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徐水良文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2008年
2008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率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你我都负有澄清历史的道义责任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徐水良

   
   

   
   2017-6-6日

   
   
   目录:

   正文:你我都负有澄清历史的道义责任
   附1:老王社长(王希哲)批驳陈泱潮等等的帖子:
   附2:陈泱潮子吹和攻击他人的文字摘录
   附3:几篇揭露陈泱潮问题的文章链接:
   张三一言说:看来,民运不同派之间的不共戴天之仇大大地超过对共产党!
   
   笔者回答:狭义民运圈早已是沦陷区,真民主人士与特线厮杀远超一般社会矛盾,比社会上的斗争激烈得多,这毫不奇怪。
   
   张老怎么老是与中共特线说辞一致,总是不承认狭义民运圈早已是沦陷区的事实,以及由这种事实产生的一系列现象,还要装公正?
   
   说到陈泱潮的造谣攻击。笔者认为,他多谈多造谣很好,否则,我们不容易有这么好机会来澄清他诈骗公案。
   
   这个蠢货,以为他靠造谣颠倒黑白来伤害我,就可以争夺到他梦寐以求的民运之父或者他自吹的民运奠基人头衔。不知道尽管他有他特线阵营的配合,他仍然无法伤害我只能伤害他自己,他的目标仍然无法实现。
   
   我一开始让他造谣污蔑我好几年,都不回答他一个字,他还不知道我不在乎他的造谣污蔑,他的造谣污蔑伤害不了我。现在我就让他先造谣污蔑,高兴了就回击,不高兴就随他去发疯。他还不知道他的污蔑攻击不起作用,相反只提供我高兴时,出出他蠢货自己的丑的笑话。
   
   王希哲终于忍受不了陈尔晋漫天撒谎,伪造历史抢功劳等等大骗子行为,出来澄清民刊《责任》等问题的历史了,澄清民刊协会及《责任》,与陈尔晋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好的,应该的。
   
   这个大骗子,一辈子诈骗成习惯了。什么都敢撒谎欺骗诈骗。像民刊协会和《责任》这种大家都知道与他几乎没有关系的事情,他竟然也敢漫天撒谎,说成他的功劳。
   
   他以为这像他自称上帝之子,弥勒佛,紫薇真人一样,能够骗倒别人,或者能够骗倒几个人,就算几个人。
   
   对此类伪造历史,争夺“民运之父”,把民主运动说成他们的创造物,在他们之前没有民主运功的骗子们,你我都负有澄清历史的道义责任。否则,历史就可能被他们篡改。
   
   其实,这些骗子们已经对中国民主运动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
   
   非常可悲,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和领袖人物,不是中国民主运动自己产生的,而是在中共操纵舆论和欺骗的情况下,由受骗的海外媒体制造出来强加给中国民主运动的。不了解情况的海外媒体和学者,不知不觉受骗上当,不知不觉成为中共和这些骗子们伪造历史的帮手。
   
   这陈泱潮漫天伪造的历史,竟然骗到了许多海外和国内的媒体及学者,成为他伪造的历史的宣扬者,就是一个典型。
   
   希望希哲能够进一步澄清被他歪曲和伪造的其他历史。
   
   另外,希望你完全看清这个大骗子的本质。别把他当精神病予以原谅。他不过故意装疯卖傻,使别人不敢得罪他,怕他精神病发作纠缠,而不敢澄清历史而已。
   
   澄清历史,需要勇气,需要面对这类大骗子的漫天造谣攻击和纠缠。
   
   民刊协会和《责任》的历史,其实大家基本清楚。这个大骗子竟然弥天大谎说成他的功劳。熟悉情况的人基本知道你说的那个历史,知道他是不知羞耻地撒谎抢功。
   
   不过,民刊协会和《责任》的历史,也只有你和王一飞才能澄清。多年以前,王一飞也在私下里一再对我澄清过这个历史。但如果你不出来澄清,他显然也难以出来公开澄清。
   
   他骗不了熟悉真相的人,他主要是要是用他诈骗犯一贯的诈骗术欺骗不了解真相的人,如果大家都不敢澄清他的撒谎伪造,那就像他把他在民主墙开始好几个月以后才发表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所谓的《特权论》,说成是为民主墙奠定基础的文章,是民主墙“奠基之作”,把他文章发表以前根本不为大家所知,这之前对民主运动和民主墙没有贡献的他自己大骗子,打扮成“民运之父”、民主墙奠基人一样,他的撒谎伪造就可能被全世界当作历史真相。
   
   如果我们不澄清当时的历史,即使他极其可笑地不断撒谎,捏造他是79民运“首犯”之类的历史,这些现在没有人相信的许多弥天大谎,今后都可能被人当作是真的历史。
   
   王希哲重提魏京生自认民运之父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对于魏京生接受民主之父这个称呼,确实非常可笑和卑劣,你知道,我当时是支持你的批评意见的。
   
   但是,当时为了民运的整体利益,顾全大局,在公开场合,我尽量不谈这个事情。我当时非常希望他能成为真的民运领袖、真能统一民运的领袖。现在看来,这仅仅是幻想。我当时逃避谈论这个问题的做法,也不见得是正确的。
   
   比魏京生搞民运早的人多的是,而他竟然把民运当作他生出来的儿子,在他生出中国民运之前,没有当代民运。而且,他之后一直拼命抹杀过去的历史,把当代民运说成他发起的、生出来的。这种做法,就相当卑劣。
   
   王希哲说:“水良兄,我们的分道,正是这类事,我比你思考的更深。”说了他对中国民主运动极度悲观的意见。
   
   我不同意他的意见。我认为,人和人之间,非常不同。虽然狭义民运圈早已是沦陷区,坏人充斥。但广义民运,中华民族的全民民运,不可阻挡。
   
   历史不会永远停留在辛亥革命以后的幼稚阶段。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努力,现在的中国,早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未来中国的民主革命一旦革命成功,民主制度就会真正建立、巩固和完善起来,这些坏蛋就必须滚蛋。而且,任何国家政客中间,坏人都是不少的。但是有民众和制度管着,这些坏蛋也无法再把民主变回专制。
   
   在中国,在整个民族,坏蛋毕竟只是少数。像89年北京和全国各地英勇抗暴的民众,以及目前全国各地正在默默努力,奉献和奋斗的英雄,他们就是我们民族的希望。
   
   真正的勇士,就要有大无畏的勇气,就要有即使天塌下来,即使只剩下一个人,也要把天撑起来的大无畏勇气。
   
   此外,你上面说陈尔晋,79年,是他自己说不搞民运了。其实,79年那个时候,他到处诈骗,是大家避开他,不理他,不要他,排斥他。他1991年出狱后,才是他自己软骨头害怕,整整十年不敢与民运有来往,躲到宣威某镇搞经济诈骗,诈骗当地近千万,案发后被他欺骗的同案都被判重刑,他为了逃避重刑,才从洞里爬出来到海外当线人。
   
   陈泱潮狡辩,说王一飞是他到广州搞【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南筹备组】第二负责人,以这为理由,说《责任》就是他搞起来的。
   
   实际上,你大骗子到广州时,还根本没有人想到要搞什么中华民刊协会,跟不会想到搞这个协会的机关刊物《责任》,那是很久以后,才根据形势发展产生的。而且,它们的所有正式活动,都把你陈尔晋排除在外。你还好意思继续漫天撒谎?把它们说成你的功劳?
   
   当时商量组织一类事情的人的非常多。但当时大家商量讨论的事情,只有少数事情付诸实施。之前谁说了什么,没说什么,都无关紧要。别人说的做的,都不知道比你多了多少。说过此类想法的人,有许多许多,我就接触过不少,但其中恰恰没有你。你过去说你到南京与我商量组党,我不相信你,也不会与你认真讨论这类问题。最多只有应付你几句。而且各地许多人都在你之前说过商量过此类事情,难道他们都能像你一样,把所有后来这些事情,都说成他们的功劳?
   
   《公权同盟》,很可能有是你的撒谎。即使真的组织了,也没公开过,它与民刊协会及其机关刊物《责任》,也是两回事情。与民刊协会及《责任》,没有关系。你用这个事情来抢夺民看协会和《责任》的功劳,只能说明你不顾一切抢功,完全不要脸皮。
   
   到海外后,在你整整十年不敢与民运接触,而到云南宣威某镇搞诈骗,骗取近千万人民币期间,王一飞组织过《公民大同盟》,按你的逻辑,难道那也是你的功劳?
   
   大家了解你以后,对你都有看法。不要说你上面说的这些事情,应该是你自己撒谎捏造的。即使是你真说了什么,别人也不当你回事。别人不让你介入中华民刊协会和《责任》这个事情,也不让你介入后来的《学习通讯》。别人不相信你。不让你介入,不让你参与,你还要说这是你的功劳?
   
   可惜王一飞现在不参与民运活动,否则,他应该会戳穿你的谎言。
   
   陈泱潮竟然大言不惭地说组党是他首先搞起来的。这几年来,一再漫天造谣,说我没有参与民运,没有参与组党。过去我不屑于理他,今天就回他几句。
   
   组党问题,他们跟你陈尔晋商量了?但王希哲等等恰恰跟我通过气,商量过、沟通过、通报过、传达过。我也表示过我的意见。不过,为了保护王希哲他们和我自己,监狱中、法庭上我坚决否认有这回事而已。
   
   包括民刊协会和《责任》,也有不少朋友不断跟我通报通气商量。但因为我的重点是研究理论,所以我对许多人说过:分个工,我多做点理论研究,要他们多做点实际工作。而《学习通讯》,我就直接参与了,因为那是理论刊物。而你,全都被排除在外。你还要坚持那是你发起的?
   
   你说过没说过组党,都无关紧要。组党问题,你被排除在外。你还要说是你功劳,就是无耻。
   
   至于我,从一投入民运,40多年来就一直鼓吹革命,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中共对我的起诉书裁定书等等,也都一再说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凭你大骗子造谣,就能改变历史。
   
   陈泱潮继续漫天胡吹说:“组党问题到底是谁首先提出并且付诸实践的?”说那是他先搞的,是他的功劳。
   
   笔者反问陈大骗子:甘家口组党你参与了?当时大家不断商量组党问题。你主张过,就都变成了你的功劳?
   
   组党问题,是79民运民主墙一开始就有不少人公开或私下讨论议论的问题。我出狱后,就有人与我谈这个问题。你是民主墙开始许多个月以后才参与民运的,你算什么第一个?你算什么首先提出并付诸实施?
   
   尽管有人不断找我,我也不断参与商讨此类问题,但甘家口组党我没有参与,就不能说成我有功劳。
   
   中国民主党,我是最早海外发言人,我才能说我出了一份力。但我也不需要像你一样去争功劳。甚至你大骗子漫天撒谎说我没有参与组党,我都不屑于澄清。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你大骗子不断地一次又一次撒谎说我从来没有参与过组党,我都不需要辩解,因为大家都知道那是你大骗子漫天撒谎。
   
   那无知小痞特曾节明也来胡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