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徐水良文集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徐水良


   

2017-06-24日


   

   
   seeyou:曾庆红旧金山暗杀法轮功创始人又遭失败,网曝暗杀接连失败内幕
   
   徐水良:发这种文章是贬低主神主佛,连他手下的上帝佛陀都不怕暗杀,主神还怕暗杀吗?他应该光明正大大张旗鼓到会场,让大家看到中共暗杀奈何不了他;而不应该逃避,让大家认为他怕暗杀,怀疑他不是主神主佛。
   
   seeyo:李先生多次公开说只是普通人,不是学员没必要相信法轮功的宇宙观
   
   徐水良:我听过他以主神主佛姿态的讲法,别打马虎眼!
   
   刘因全:李洪志大师真的很伟大,中共千方百计暗杀他,都不能得逞
   
   博讯螺杆:李洪志个人操守无瑕可击,所以土共也钻不了空子
   
   徐水良:你什么时候都要站到投共人士一边,给予保护或吹捧。
   
   归去来兮:李土生先生一文 其中有揭徐水良崇拜的中宣部官员于光远
   
   徐水良:民运人士与科学界人士一样,基本上支持于光远,只有你们法轮功与江湖骗术及钱学森之流站到一起。
   
   你们法轮功根本不了解理论界及民运情况。一来就污蔑攻击倾向于民主的人。你们根本不知道,于光远是同情倾向于理论界科学界民主人士的一个学者型官员,理论界科学界的民主人士都与他有联系。严家祺先生和许多人,都有赞扬于光远的文章。你们就去忙着去揭发吧!
   
   归去来兮:徐水良把反对于光远的学者帖上法轮功的标签
   
   徐水良:批评自由,任何信仰都可以批评,批评你们法轮功,没有错。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剥夺信仰自由,才是错误,才是专制。
   
   难道我们反对江泽民镇压,剥夺你们信仰自由,就必须支持你们法轮功江湖骗子的信仰本身?
   
   归去来兮:是否江湖骗子由信奉马列邪教中宣部高官于光远及信徒徐水良衡量?
   
   徐水良:我行使和表达我发表意见和批评的自由。只有你们法轮功与中共一样,容不得任何批评。
   
   你轮子或假轮,张口一翻就诬陷。我一贯反对何祚庥的人,立刻就变成何的同伙。于光远创立了什么教?我竟然成了他的信徒?
   
   我倒有自己独特的新人本主义等理论,你们反过来说于光远相信我的理论,也许还有人会相信。
   
   再说一遍,我开始批判马列的时候,你们法轮功还没有出世呢!你主神主佛还在与马列共匪勾结呢!你们有什么权利污蔑比你们早得多,也彻底得多地批判马列的人,污蔑成马列邪教?
   
   动不动就造谣诬陷他人,容不得任何批评。别人一批评,你们不断纠缠攻击他人,污言秽语动手动脚,围攻他人,什么都来。这样的轮子,竟然还有脸自吹真善忍。
   
   徐水良:于光远与钱学森论战,以及法轮功人投共还要反诬他人投共的无耻
   
   
   平正:那几个人N次传播甚至炮制“习王即将对付江曾”的流言,主要目的是蒙骗他们下边的普通成员,借力谋私利。说不准他们的真正主子是周带鱼之流。:))
   
   如果这几人真有“信仰”,早就应该自我了断了。
   
   归去来兮:中宣部科教处处长于光远看来是徐水良的教父
   
   徐水良:我不信法轮功,许良英先生和其他许多科学家和民运人士,都反感法轮功,严家祺更是于光远学生,写过许多赞扬于光远的文章,你们就赶快都去污蔑吧!
   
   归去来兮:徐水良象何作秀这样的伪科学家一样跟随于光远马列邪恶唯物辩护法
   
   徐水良:再说一遍,许多著名民运人士例如严家祺先生,都赞扬或对于光远有好感,你们法轮功发疯去吧。
   
   归去来兮:徐自己在精神上投共,却非要栽赃法轮功投共
   
   徐水良:你们法轮功才是与共产党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个正面,一个反面。
   
   你们任意污蔑他人,只能暴露你们与马列邪教及共产党一样专制,都属于专制势力。
   
   我们支持你们的信仰自由,但绝不支持你们江湖骗子专制信仰的本身。
   
   归去来兮:于光远信徒徐水良诽谤法轮功,我才说明一二
   
   徐水良:法轮功江湖骗术功法信仰,批评不得?谁批评就是诽谤?你们可以任意剥夺别人的批评自由?你们与共产党有什么差别?
   
   归去来兮:其实我非常欢迎批评,徐水良按马列伪科学家于光远的手段
   
   徐水良:我批评马列邪教时候,法轮功还没出世呢!有你这样任意污蔑的吗?
   
   归去来兮:你口中批评马列邪教,心中信奉正是马列邪恶主义唯物辩证法
   
   徐水良:佛教和大量科学家信无神论,美国革命之父潘恩也是无神论,他们都是马列邪教?
   
   归去来兮:徐水良诽谤法轮功投共及象江泽民一样给扣邪教帽子
   
   徐水良:你轮子总是张口一翻就造谣,我迄今没有说过法轮功邪教。但是不是邪教,并不由江泽民来定,也不是由你们自己来定。
   
   也许我确实该认真研究一下你们是属于正教,还是属于邪教。
   
   反正,一般的佛教和基督教,都坚决不承认你们是正教。
   
   邪教只要不犯罪,信邪教也属于信仰自由,不要以为支持信仰自由,邪教就不存在了。美国有无数邪教,其中包括无数一神教邪教,以及马列邪教,但绝大部分仍然属于信仰自由范围。
   
   一般人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认为你们法轮功是邪教,那也是他们的思想和言论自由。
   
   你们有什么权利强迫别人承认你们是正教?
   
   我看你们马列共产党翻版,历史上的正教也没有你们法轮功,你们性质也不太可能是正教。
   
   归去来兮:诽谤投共,扣邪教及江湖骗子帽子等均并非正常批评
   
   徐水良:遵守坛规,我也不屑于与你们轮子再争论。说实在的,我实际上只是引导你们自我暴露暴露你们法轮功与马列邪教及共产党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容不得任何批评的专制邪恶本质。
   
   刘因全:(赞同归去来兮)是的,是共产党的帮凶!(指所有批评法轮功的人)
   
   徐水良:轮子与马列邪教及共产党一个模子里铸出来、一正一反、容不得批评的专制信仰。这几年还长年累月吹捧习近平和习共,投共媚共,攻击揭露爆料中共贪腐,为中共洗地,才是共产党帮凶。
   
   再说一遍,遵守坛规,楼下无法回答轮子任意污蔑。如果你们坚持自我暴露你们轮子容不得任何批评的邪恶和专制,我不反对,乐观你们的自我暴露成功。我旁观,非特殊必要就不回答了。
   
   法轮功靠人多势众,靠专制纠缠围攻来压制不同意见,那也不过是纸老虎。各位争取民主的朋友别怕。他们既然这样做,那在争取中共垮台推翻中共的同时,击败全力媚共护共,攻击揭露暴露贪腐,帮助中共洗地的轮子,不为未来民主留后患,也就是不得不作的最好选择。
   
   博讯螺杆:反郭就是亲共?挺郭就是反共?这谁划的线?什么逻辑?
   
   平正:原来你也认同“习明君比戈尔巴乔夫更伟大”啊。看来抓律师、封网你也支持了。
   
   徐水良:他本来就是共产党员,是他们的人。过去想隐瞒。现在瞒不住,只好公开。
(2017/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