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徐水良文集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对特线陈大骗子的几点驳斥)


   

徐水良


   

2017-6-19日


   
   
   陈泱潮漫天造谣,造了海量谣言,这些天又不断发帖,攻击本人,徐文立,王希哲和其他人,干扰纪念64和郭文贵爆料事件,例如:
   
   陈泱潮: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是【中共苦肉计战略特务】不是民运人!
   陈泱潮:除了中共安排你实施苦肉计之外,民主墙时期你有过什么实际言行?
   陈泱潮:你是专门对付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的战略特务!怎么客观法?
   陈泱潮:10万安家费的秘密和为什么徐水良在美国从不打工却生活得很滋润?
   
   以及“攻击特权论作者的苦肉计特务”,(你自己)“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等等等等。
   
   (还有其他无数无数造谣,为节省篇幅,只列举上面几条。)
   
   为了排除干扰,我不得不再回击你大骗子一次。
   
   软骨头特线陈大骗子:
   
   第一、你蠢货造谣都没本事,你漫天造谣抹杀的,颠倒的,几乎全部是众所周知事实。包括诬我79民运没活动,我出来到海外后不打工之类。而且连个简单的打听都不做,就马上信口造谣,你能不出丑吗?
   
   第二、我的民运活动,79民运,尤其是南京和江浙一带的79民运人士,众所周知。你那种弥天大谎,除了让他们知道你是漫天撒谎以外,能对我起什么伤害作用吗?
   
   你蠢货都不知道迄今国内民运的微信群中,79民运人士和许多知道我的情况的人,向大家介绍我时,说的就是我是最早搞民运的,是南京民运的领头人。民主墙时期和前后,南京民运那么多活动,我不领头或组织,那南京民运,倒是你来领头或组织的?
   
   第三、我出国后就去打工,靠打工谋生,这也是大家众所周知的事情。你大骗子在国内,正在搞诈骗或者与中共做你当叛徒线人来免诈骗罪的交易,你当然不知道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你连最简单的调查打听也不做,就马上开始漫天造谣,说我不打工。对你的造谣,我连回答都不回答。你说得越多,就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漫天造谣,是带任务污蔑攻击抹黑在下的特线大骗子。
   
   你还要纠缠?众所周知的事情,我需要告诉你吗?你那时正在诈骗人家近千万,或者正在同中共交易,从贴地洞子里派住来,到海外当特线呢!
   
   第四、只有你大骗子蠢货才又把华开一朵的造谣拿出来。那华开一朵后来自己都否定了,说是9千8百。一万以下,不用报关,需要放到裤裆里去吗。
   
   你以为你主子是像你一样的空前愚蠢,秘密给我钱,却要在虹桥机场大庭广众之下搜出来,曝光于天下,竟然把自己秘密送出的钱和秘密派出的特务,在光天化日下暴露出来?你以为你主子像你一样,都是精神病?
   
   实际上,当时大家都知道那是花开一朵信口胡说。因为十万美元,很大一包,根本不可能放到裤裆里。中共也不回蠢到把自己秘密送出的钱和秘密派出的特务,在光天化日下暴露出来。大家虽不知道他是上海特务,但知道他故意胡说,以为是开玩笑,笑笑而已。他自己,也不会认为别人会相信,而是捣捣蛋而已。只有你这个小学没毕业特别愚蠢软骨头线人,才会当作至宝,不断地一次又一次重复造谣。
   
   第五、说说你其他一些漫天造谣的例子:
   
   1、陈大骗子,先说第一个你漫天造谣的例子。我因为看不惯你,后来与你几乎没有来往。你后来多次进出南京,我几乎全部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到南京的事情,你在车站被捕,还是綦素华事后跑到我家告诉我的,你竟然能说很可能是我告密的。你那里,除了此种无耻的漫天诬陷,还是此种无耻的漫天诬陷。
   
   2、文革我在浙江浙大,你竟然说我文革迫害南京南大师生,你事后被戳穿,还若无其事轻描淡写地说搞错了。
   
   3、我作为民联主席,把我们民联曼谷分部的负责人名字告诉你,你竟然说我要诱捕你。
   
   4、你毫无根据地说我从来没有参加79民运。连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说我编辑出版《学习通讯》第六期,你也毫无根据地坚持那是假的。在王希哲徐文立等出来作证是真的以后,你仍然坚持是假的。
   
   但这一次,你又若无其事地更改,说只有《学习通讯》编辑出版是真的。你大骗子这种不断撒谎诬陷,只能让你自己暴露诈骗犯一贯漫天撒谎的面目。不过,同时也暴露你半文盲土老冒骗子的骗术实在拙劣,太低太低。
   
   第六、你的撒谎造谣,一再遭到别人驳斥,别人用充足的大量事实驳斥你撒谎造谣,包括本人、王希哲和徐文立的驳斥。如: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https://twishort.com/yUimc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https://twishort.com/QXhmc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
   https://twishort.com/V3imc
   
   澄清几个问题
   https://twishort.com/Xqhmc
   
   再笑陈泱潮大骗子
   https://twishort.com/ZvTkc
   
   江系神棍大骗子陈尔晋陈泱潮的真面目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2840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丹麦和原缅甸果敢特区军人等朋友调查揭发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xushuiliang/21_1.shtml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7/xushuiliang/1_1.shtml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1/xushuiliang/12_1.shtml
   
   还有其他无数揭露文章。这些揭露说的是大量事实。可是你陈大骗子只能与所有揭露你的人纠缠,包括你不认识的缅甸果敢军人受民运人士之托,调查你诈骗犯犯罪确凿事实,你都是不断纠缠耍无赖,你的驳斥,几乎只有一句话:别人攻击你《特权论》作者,弥勒佛,上帝之子,那就是特务。
   
   实际上,是你首先主动攻击我,我好意托欧洲朋友带你到精神病院看看,你就认为我伤了你的大面子,就开始持续不断地攻击我。我一开始让你造谣污蔑我好几年,都不回答你一个字,你还不知道我不在乎你蠢货的低水平造谣污蔑,因为你的漫天造谣污蔑伤害不了我。相反,只能暴露你自己撒谎诈骗或者精神异常。你的造谣污蔑,只是提供我高兴时,应付一下,作为出出你蠢货自己的丑的笑料。
   
   你就继续漫天造谣吧?自己没有本事造谣,还要坚持漫天造谣,只能暴露你特线大骗子真面目。
   
   所有这些造谣,我为什么不辟谣,就因为那绝大部分几乎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越是漫天撒谎,漫天造谣,造的越多,就越是暴露你特线大骗子的真面目。
   
   对付你这样的蠢货,比对付小孩子更容易,你这蠢货,竟然还不自量力,一再漫天造谣攻击,自称上帝之子弥勒佛紫薇真人,除了当你一个人的大骗子邪教神棍,竟然还想要争取当伟大领袖。而且,一个小学没毕业的蠢货,什么理论和学术都不懂,还要坚持在理论学术领域搞诈骗。此外,你最梦寐以求的,就是还要不断撒谎造假,争当伟大政治领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天底下有你这样不知羞耻,不知天高地厚到如此地步的疯子吗?
   
   你以为民主墙时期的人都不在了?你可以任意诈骗造谣了?做梦!
   
   你以为你凭你的空口白话漫天造谣,就能任意诬陷他人?
   
   再说一遍,不仅民主墙以前,本人作为当代民运第一发起人和命名者的历史,老民运全知道,而且有历史记录;而且民主墙时期和以后的历史,老民运也全知道,并且有大量文字记录。你抹杀得了吗?
   
   在下哪里像你,关键问题上,全是你诈骗犯自己的诈骗说辞。哪里像你,骨头软得一入狱就投降,出狱整整十年不敢与民运来往,诈骗案发,为避免受诈骗犯重刑,接受中共条件从洞里爬出来,当中共的卑鄙线人。出来后拼命吹捧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污蔑攻击真民运,及到近来公开投共,对海外民运起巨大破坏作用。连你的徒弟曾节明都不得不与你公开投共的软骨头划清界限,这段时间不断揭露你。你以为大家不知道你的诈骗犯软骨头投共特线本质?
   
   如果没有特线民运有组织地吹捧你,你整整十年不敢接触民运,你几乎已经是无名之辈。我发文帮你的时候,许多人都已经不知道陈尔晋是什么货色,都来问我你是什么人。刘青听到你在泰国漫天自吹吹牛你自己多么有名的时候,原本答应我帮助你的他,非常生气,立刻决定停止帮助你,你还好意思继续漫天吹牛?
   
   你为了争夺“民运领袖”“民运之父”,就不断攻击我。我即使被中共和特线民运一致封杀,但历史记录具在,你大骗子就能凭漫天造谣污蔑,取代我的历史地位?你做梦去吧?
   
   说实在的,民运大批人,包括被你拼命攻击或者抹杀的许多人,包括王希哲、王军涛、黄翔、魏京生、任畹町、徐文立等等大批人,四五运动和七九民运初期投入民运的大批人,成千上万,参加民运的历史都比你早。其中我和李一哲,是最早的,远在四五运动前几年。这个历史,你颠倒得了吗?
   
   如果不是因为《四五论坛》被你欺骗上当,帮助你吹牛撒谎,你能排得上号吗?在你的撒谎欺骗四五论坛发表你的文章得逞,是在民主墙许多个月以后。四五论坛发表你的文章以前,你对中国民运没有任何贡献。你的文章发表在民主墙开始以后好多个月,怎么可能成为你文章之前民主墙的基调?怎么可能“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怎么可能是民主墙的“奠基之作”?这明显是外国人不了解中国民运历史,听你一面之词后的受骗上当之言!
   
   大家都知道你是大骗子。所以,我们不把你这种垃圾当个东西,同时也没有时间、精力和金钱到丹麦起诉和揭发你,让你进监狱,所以才不理你。
   
   你越是撒谎造谣攻击,就越是暴露你满口谎言的骗子面目。所以才让你自我暴露不搭理你。
   
   劝你大骗子一句,你别胡闹下去。别让大家实在无法忍受,都看不惯你撒谎造谣自我吹嘘,群起揭发你大骗子。甚至气愤到上丹麦去努力,争取把你大骗子送进监狱。
   
   你除了不断诈骗,诈骗云南宣威某镇上千万人民币,案发后为免除坐牢投靠中共渗透民运當线人,装神弄鬼,自称上帝之子和弥勒佛转世,用上帝、真主、佛陀的名义给全世界政治和宗教领袖发“敕令”以外,而且迄今为止,还不断吹嘘你和你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所谓的《特权论》是“马列主义的顶峰”,吹虚你自己是多么伟大的马列主义者。你这样的东西,能够算是“民运”?
   
   现在连你的半个信徒曾节明都不得不与你公开投共特线划清界限,你诈骗犯那个一个人的邪教,只剩下你诈骗犯光杆司令,你还要不断出丑?
   
   你大骗子一遍又一遍撒谎你是首犯,有谁会相信你是首犯?你还要继续漫天撒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