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徐水良文集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徐文立


   

(2017年6月11日)


   

   
   正如范似棟很中肯說過:「陳爾晋是個天資很高、意志堅強的人,而且異常勤奮和勇敢。可惜少年時代命運不濟,高小畢業以後就失去上學的機會。以後他刻苦自學,但耳濡目染,能學的全是共產黨的那一套。他自己也承認這一點。」
   
   又如范似棟很智慧說的:「陳有問題的地方多得是。陳當年的蠢動不能說是詐騙,但害了不少人,包括他自己,愚蠢至少不是好的品質。」「害人不淺,害已不淺的人,不應說是壞人,比較準確的是蠢人。但這個蠢人又很聰明」。
   
   聰明過了頭,就難免愚笨。
   
   僅僅舉大中小三例:
   
   (一)在中國,陳尔晉本想寫一部大部頭和種種條陳,犯險獻「投名狀」給中共歷任出爾反爾的最高魔頭們: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怎麼轉而「陈泱潮致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敕令——(引自陳語)」起來?!匪夷所思。
   
   (敕令:chì lìng,也寫作『勅令』、『敕諭』、『法旨』。詞典上的解釋是指帝王所發布的命令、法令或立法。——百度百科)
   
   中國紅色皇帝的謀臣、國師都當不成,反而要「敕令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引自陳語)」,這明明白白是離魂的瘋狂嘛!你問過自己嗎?全世界「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哪怕有一位知道你陳尔晉、或者陳泱潮呢?殘酷的現實是:沒有。知,都不知道,他們就會承認你是上帝人子?彌勒在世?全世界所有宗教的統一者?全人類的共主?甚至可以相信你能淫亂幾百年前的陳圓圓?他可說得頭頭是道、信誓旦旦。
   
   所以在他眼里,凡不信服者統統都是「王倫」!黑道枭雄!
   
   一旦誰都不理會他,他就唯有以撒潑打滾,來吸引眼球達幾十年之久,真是「異常勤奮和勇敢」哩!
   
   每每想起2006年在德國柏林機場外,陳尔晉斜掛「綬帶」、一個人拉著十幾米長的大型標語,強拉每一位民運參會者和他合影、並一定要我當場答應加入他的什麼大聯盟(他一再「誠懇」地表示「成功不必在我」的大公無私,但是務必容他先當第一屆盟主,承諾我當第二屆盟主)的情景,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本質上,他的專斷獨行比中共還要赤裸裸!真是「一言九鼎|:天下事,他一個人就包辦了。
   
   這叫什麼民主?連一點點民主的影子也沒有啊!
   
   見過無恥的,真還沒有見過這樣愚笨又無恥的人!
   
   聰明乎?愚笨乎?此其一。
   
   其實,我並非不相信超自然的神蹟奇事。但是,神蹟奇事總是青睞謙卑的人,而不會是毫無底線、無處不為自己臉上貼金愚笨又無恥的人。
   
   (二)1979年《四五論壇》編輯部出於對一位來自祖國西南邊陲、自學成才、獻書毛澤東不成反遭監禁、雙臂被繩索勒進肉里、一再獻書無門的人的高度同情和義憤,而奮力出版了陳尔晉的《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
   
   當年的《四五論壇》編輯部成員基本上是業餘鬧「異議」,一天上班(包括政治學習)10小時之後,完全義務的工作:審稿、討論、進原材料、刻板、一頁一頁地推油滾子、裝訂、運輸、出售、會計結帳等等……常常臥地而息,徹夜不眠。
   
   此時,陳尔晉「聰明」地實現了在北京出版十幾萬字書的第一步,未成想,他與此同時就開始了種種「愚蠢」的充份暴露,正應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
   
   (1)陳尔晉從我手中接過第一個月的20元生活補貼(我當年的月工資才是39.80元),他就忙不迭地外出「把頭髮染了個黑,又吹了一個毛式大背頭」「吊腳褲下,露出一雙猩紅的新襪子和新皮鞋」,再趕回來吃家里的飯。
   
   (2)他不再是見人就點頭哈腰的陳尔晉了,而是左手如毛澤東樣式地叉在後腰上,時不時揚頭撫髮,搔首弄姿,高談闊論,頤指氣使,裝腔作勢。可是,依然是見了女人就沒了脈。
   
   (3)不久就讓中共知道了我徐文立「安排严涛护送我(陈尔晋)离开北京,到郊区密云县一个名叫尚峪的古长城要塞隐蔽起来——(引自陳語)」。
   
   陳尔晉啊,全然活脫脫一副沒見識、淺薄、得意便猖狂、不顧別人死活的架勢,他哪有一丁點尊重別人的民主氣息、風度?!此等人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萬萬沾不得!他只有一條出路:死不悔改,孤家寡人,終老一生。
   
   聰明乎?愚笨乎?此其二。
   
   從此,陳尔晉也就從我和《四五論壇》多數人的視野中被抹去了。《四五論壇》有些人甚至恨不得想要抽他!被我制止。我則是再也不對他說什麼,不說什麼;做什麼,不做什麼有絲毫的興趣了。實在被他纏得不行時,只有「虛與委蛇」,盡可能避免更大的傷害。
   
   我1993年5月26日才被假釋出獄,我怎麼可能在1992年就請査建國找他聯絡?1994年左右我怎麼知道不知所蹤的他的電話號碼?還主動給他打了電話?!真是撒謊不用打草稿啊。
   
   可是,他還在那裡:做他那真命天子、我為他做所謂「周恩來」的一廂情願的春秋大夢呢!可悲,還是可笑啊?都不是,只有噁心!
   
   所以,我早就對一些知己的朋友說過:「本質上,他(陳尔晉)和中國真正的民主運動沒有任何關係」。
   
   (三)再說一個小小的例子:
   
   陳尔晉為了說明他是第一等重要的政治人物,他還真舔著個臉,說得出口:他「有期徒刑10年,附加执行有期徒刑被剥夺政治权利刑期5年(我的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是有期徒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最高刑期,徐文立只是4年)——引自陳語」。
   
   可是,人們都知道:徐文立在民主牆案是被判了最重的徒刑的人——15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
   
   那麼,是剥夺政治权利多1年罰重,還是有期徒刑多5年罰重?這是每一位正常的人都能夠算得清楚的小帳 ,遠超「神人」的陳尔晉反而算不清了,利令智昏啊!
   
   聰明乎?愚笨乎?此其三。
   
   我的人生信條是:絕對不和太過自以為聰明的人共事和做朋友。
   
   當然同時,我也知道這類人是得罪不起的,因為他們是……。
   
   這次例外了。因為我也是74歲的人了,我不希望多數人至今不了解我徐文立、和不了解我看人共事的「人性、人品角度」,更希望陳尔晉就是死也要死個「明白」 :我這位被他2003年來信稱為「小市民」、還威脅「敢不敢請他作同窗」的我(同窗是同學啊,而不是他現在所承認的所謂「訪問學者」啊;實際上我是「WENLI XU,L.H.D. Senior Fellow, 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Brown University. Xu Wenli 's main works [ A Theoretical Inquiry into the Rational Structure of Human Society ]——徐文立 人文科學榮譽博士,布朗大學沃森國際研究院資深研究員,主要論著《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為什麼長期地不理睬他。
   
   還是范似棟先生說得好:「好歹為當年的異議人士留點臉面吧」。不再說了。惟此一次。
   
   ——————————————————————————————————
   
   附件(1-2)
   
   1,鲁凡:陈尔晋“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2007-05-12發表於《中國郵遞》)
   2,陈尔晋写关于徐文立(2017-06-10 見於《獨立評論》)
   
   ——————————————————————————
   
   附件一:
   
   陈尔晋“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695956
   
   作者: 鲁凡 “特权论”“是针对共产专制暴政的民主运动启程碑”吗? 2007-05-12 12:22:39
   
   核心提示:“特权论”是“文革造反派”马列毛思想“极左派”的代表作,是共产主义、共产党、马列毛思想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对毛泽东的效忠书。
   
   “特权论”“是针对共产专制暴政的民主运动启程碑”吗?
   鲁 凡
   2007年5月12日
   
   ——“特权论”对马列毛共产思想的同质性、继承性、发展性、顶峰性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与“民主革命”辨析 截然不同的体系
   ——“特权论”对当代民运的诡辩、偷换、混淆和颠倒
   ——“特权论”的主标题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特权论”举证揭秘
   ——比对“特权论” “民主墙”是现代“人权文化”“民主法治”启蒙运动的举证。
   
   陈泱潮(陈尔晋)文:
   “《特权论》是和《资本论》相对应的著作”,“文化大革命中新思潮的巅峰代表作《特权论》首次明确提出了在共产世界进行民主革命的完整的理论体系”,“是针对共产专制暴政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民主运动启程碑”,是“迄今为止亦无的思想理论体系”,“令人惊讶的超前著作”,“在《特权论》成书数年之后,才爆发了民主墙运动”,“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第1部分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陈泱潮(陈尔晋)是民主墙的老战士,民主事业的忠实追随者,国家、民族命运的冥思苦索者,铁窗民运志士,是民运队伍值得敬仰的活跃老将。76年,他作为忠诚狂热的中共“文化大革命”的造反青年成文上书的“特权论”是那个时代诠释共产主义,修正主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卓越思考。他从马列主义者成长、觉醒为民主主义者是当今“自由民主派”民运群组的一个缩影。
   
   2006年陈泱潮(陈尔晋)就《特权论》写作时代背景等若干问题答研究者说:
   尽管毛泽东有过关于反对“官僚”反对“特权”的支言片语,但是,无论毛泽东或者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此都没有有份量的专著,因为他们的社会存在使他们还不可能形成这样有份量的著述。
   
   陈泱潮始终向人们诉说着一个道理,即“特权论”具有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同质性、继承性、发展性、顶峰性。
   
   文革后期,有的造反青年经由马列主义本身已经认识到共产社会主义的超经济历史发展的空想性,在否定了社会主义实践应补资本主义之课的觉醒之际,“特权论” 却发明了“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二阶段论”,“确立共产党的两党制”,设计了“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上层权力机构”的“三权分立”是“马克思主义法制”的“人民代表会议制”。
   
   “陈泱潮(《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明言第十一、关于科学社会主义部分请读者留意的地方(写道) 首先,关于无产阶级专政问题。 这里提的两党制,是共产党的两党制、无产阶级的两党制,是马克思主义成文宪法及与此相应的法律体制之下,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之上的两党制。
   “重印前言”再次声明了原作的鲜明思想立场是:
   ★“共产党的两党制”不同于“共和民主”和“社会民主”的“现代多党制”;“马克思主义法制”不同于“宪政主义法治”;“人民代表会议制”不同于“议会民主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