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1]
《推背图》归序全解
·盛世血路50:木罂偷渡看真相《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1:心理战大师《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2:韩信带将神勇无双《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3:韩信灭代,奇袭阏与《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4:阏与强争,刘邦做梗《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5:阏与完胜,汉史掩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6:井陉天险,韩信闯死关《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7:陈余伏兵扼天险,韩信奇谋破死关《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8:巧计迷惑闯死阵《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9:背水一战辨真假《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0:史笔空想,后人怠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史笔再空想,空腹上战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盛世血路:宋太祖天难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烛影斧声千古疑案《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3欲盖弥彰金匮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4亲王尹京证明合法?证明阴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5当年改元心虚现《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6离奇死亡见凶相《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7遥视真相:金匮之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8遥视真相:犹豫对抗《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9遥视真相:烛影斧声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0遥视真相:烛影斧声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1遥视真相:太祖遗言《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2遥视真相:皇后力搏《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3连下毒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4连下毒手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5伪装败露《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6天数两度变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7天数两度变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8天数两度变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9天数两度变4《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0天数两度变5《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1惨烈的恶报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2惨烈的恶报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3惨烈的恶报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4沉重的警醒《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7-1逆天成大错《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3:科学犯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4:正史的死结1服毒不死?《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5:正史的死结2赴汤蹈火《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6:赏赐不公 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7:首级停战 史书混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8:尉迟恭辞令过人?《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9:赏赐不公,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0:秦琼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1:大失水准 欲盖弥彰《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2:齐王见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3:史书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错位的同情,颠倒的心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5:玄武门之变的背景《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6:李世民威震宇内《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7:太子谋反?《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8:太子巧辩,李渊信谗《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9: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1《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0: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2《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1:秦王剪羽 危在旦夕《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2:太白昼见的真机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3:太白昼见 杀气冲天《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4:灭佛灭道 节外生枝《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1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5:傅奕谤佛《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6:太白经天 吓坏李渊《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有人说她看到了“太白经天”?如是真的,请提供地点
·
·《推背圖》歸序全解(上、下) 封面
·《推背图》归序全解--千古之谜,归序得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象)开篇论循环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象)唐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7象)澶渊之盟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8象)太后垂帘 圣明气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9象)误用安石 平戎大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0象)蔡京乱政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1象)靖康耻,北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2象)南宋建 祸水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3象)蒙古崛起 南宋将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4象)崖山海战 南宋灭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元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1伐性之斧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2被文化「征服」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6象)元朝亡于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7象)明朝立国 和尚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8象)燕王夺位 帝落空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1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1

   图8-2:1005年1月6日澶渊之战开始时,日晕抱珥奇象的当夜天象图,火星从危宿驶向壁宿。
   

第八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2)


   

   前面四章,经过去伪存真的史料剖析,我们还原了北宋“澶渊之盟”的真实历史,揭开了掩藏了1000多年的三大天象,在对“太白昼见”、“日晕抱珥”天象的解读中,大家在不断惊叹天人合一的同时,也看到了天道所在,认识到宋真宗屈辱议和是逆天之举。天道展现:澶渊之战应该议和,应该开启和平盛世,但是不能像宋真宗那样屈辱而为。
   
   由此,我们再追溯历史,看看当时的环境时局,如果顺应天道,能是什么样的结果。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
   

3. 对中有大错,逆天出恶果

   
   天机在过去是不能直白地展现在人间的,所以,人类对历史的认知,很多都是背离天道的。就拿澶渊之盟来说,一直被后续主流历史学派赞颂,一直在压制着质疑的声音,可是当我们把天象与人间的正道展现出来的时候,大家就能惊讶地看到真机所在。
   

30万岁币,多不多?

   
   现代学者都认为,30万两岁币,对比北宋当时1亿两银绢的年收入来说,很少很少,买来宋辽120年的和平,太合算了!
   
   可是多不多,不能脱离历史环境,不能用现在人的眼光来衡量,要看当时人的评判。史料记载:澶渊之盟达成后,在真宗离开澶州返京的前一天,因重病留在京城的首席宰相毕士安那时已经病好了,到澶州朝见皇上,当时很多大臣议论:“30万岁币太过丰厚了。”毕士安说:“不这么多,契丹看不上的话,和平恐怕不能长久。”[1]
   
   别看北宋财政年收入1亿,可是军队常规开支就要用去将近5/6,还有庞大臃肿的官僚体制,丰厚的官员待遇,支出庞大,结余并不多,这才是当时官员认为“30万岁币太过丰厚”的真相所在。脱离这个历史背景,用30万岁币对比财政总收入,是不恰当的。
   

该不该给濒临惨败的辽国岁贡?

   
   这才是问题的实质,尽管当时的外交辞令是“助契丹军旅之费”,实际就是年年进贡。
   
   37年后,辽国趁著北宋对西夏小国屡战屡败,中原财政匮乏之际,公然违约,集结重兵准备南侵,派使者先礼后兵、寻衅滋事,向宋仁宗索要瓦桥关(今河北保定市雄县西南)南十县之地。尽管后来北宋以增加20万银绢岁币化解了战争,但是从此被迫定为向辽国“纳币”,显然是称臣纳贡之意——究其源头,澶渊之盟实质就是纳贡。
   
   辽军南侵宋朝,一路劫掠残杀,抢到的财物驮在马上,掳掠人口为奴,这样的侵略军,在即将战败难以自保的情况下,宋真宗不但积极答应讲和,还下令600里的州县和各路宋军放行,任凭辽军带着抢劫的财物和人口离开,懦弱如此,可有国家的基本尊严?
   
   更有甚者,辽军全身而退,快到边境又放纵游骑军兵劫掠北宋百姓——不管这是不是契丹朝廷的默许,都是代表国家行为的公然违约。宋真宗对此的态度,只是下诏做了表面文章:派两万宋军跟踪契丹撤退军队,如果有劫掠就全部围歼,又给归降辽国的北宋“烈士”王继忠赐手诏:责令放回劫掠的宋朝老幼(年轻的不用放回?)[2],而后就没有下文了,可见没有任何结果,辽军早全身而退了。事后宋朝不追责,辽国也没做出任何解释。
   
   而且,在真宗从澶州撤回之前,副宰相王旦上书:“请求用重金,赎回被辽军劫走的北宋百姓。”结果不了了之[3]。王旦的提议可行,但是太丢人,君主不愿给受害的百姓做主。这样的君王,还能享有举国赞颂的荣耀么?难怪王钦若谗谤寇准时,能一语击中了真宗的要害。
   
   (未完,待续)
   
   --------------------
   
   [1]《续资治通鉴长编》:癸巳(十二月十四1005年1月26日),大宴于行宫。宰臣毕士安先以疾留京师,是日来朝。议者多言岁赂契丹三十万为过厚,士安曰:“不如此,则契丹所顾不重,和事恐不能久也。”……甲午(十二月十五1005年1月27日),车驾发澶州。”
   
   [2]《长编》:北面诸州军奏:“侦得契丹北去,未即出塞,颇纵游骑骚扰乡闾。贝州、天雄军居民,惊移入郭。”诏高阳关副部署曹璨帅所部,取贝冀路赴瀛州。以保州路部署、宁州防御使张凝,为缘边巡检安抚使,洛苑使、平州刺史李继和副之。选天雄骑兵二万为璨后继,以蹑戎寇,敢肆劫掠,则所在合势翦戮。仍遣使谕契丹以朝廷为民庶尚有惊扰、出兵巡抚之意。又赐王继忠手诏,令告契丹悉放所掠老幼。
   
   [3]《长编》:癸巳(十二月十四1005.1.26),大宴于行宫……诏参知政事王旦权东京留守事,即日乘传先还。时两河之民颇有陷敌者,旦上言:“国家揽四海之富,不急之费动至亿万,愿出金帛数十万赎其人。”或有沮议者,遂止。(陈贯亦有此议,具明年。)
(2017/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