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2]
《推背图》归序全解
·盛世血路6-7遥视真相:金匮之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8遥视真相:犹豫对抗《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9遥视真相:烛影斧声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0遥视真相:烛影斧声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1遥视真相:太祖遗言《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2遥视真相:皇后力搏《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3连下毒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4连下毒手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5伪装败露《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6天数两度变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7天数两度变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8天数两度变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9天数两度变4《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0天数两度变5《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1惨烈的恶报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2惨烈的恶报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3惨烈的恶报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4沉重的警醒《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7-1逆天成大错《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3:科学犯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4:正史的死结1服毒不死?《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5:正史的死结2赴汤蹈火《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6:赏赐不公 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7:首级停战 史书混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8:尉迟恭辞令过人?《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9:赏赐不公,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0:秦琼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1:大失水准 欲盖弥彰《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2:齐王见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3:史书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错位的同情,颠倒的心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5:玄武门之变的背景《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6:李世民威震宇内《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7:太子谋反?《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8:太子巧辩,李渊信谗《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9: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1《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0: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2《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1:秦王剪羽 危在旦夕《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2:太白昼见的真机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3:太白昼见 杀气冲天《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4:灭佛灭道 节外生枝《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1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5:傅奕谤佛《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6:太白经天 吓坏李渊《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有人说她看到了“太白经天”?如是真的,请提供地点
·
·《推背圖》歸序全解(上、下) 封面
·《推背图》归序全解--千古之谜,归序得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象)开篇论循环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象)唐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7象)澶渊之盟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8象)太后垂帘 圣明气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9象)误用安石 平戎大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0象)蔡京乱政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1象)靖康耻,北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2象)南宋建 祸水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3象)蒙古崛起 南宋将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4象)崖山海战 南宋灭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元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1伐性之斧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2被文化「征服」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6象)元朝亡于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7象)明朝立国 和尚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8象)燕王夺位 帝落空门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9象)仁宣之治 明朝盛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0象)土木之变 夺门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1象)魏忠贤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2象)明朝灭于闯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3象)清朝立,传十帝
·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4象)清朝圣主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5象)太平天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6象)英法侵华 同治中兴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7象)甲午战争 弃朝割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8象)义和团与八国联军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9象)八国联军瓜分中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0象)民国立 清朝亡 袁登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1象)第一次世界大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2象)二战:抗日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3象)二战:太平洋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1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2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5象)二战胜利 内战隐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2

第七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1)


   
   (接前文)
   
   前面三章,经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史料剖析,我们基本还原了北宋“澶渊之盟”那段真实的历史,现在,我们可以展现那接踵而至的三个天象之下, “天人合一”的精妙天意了。

   
   天象并不是高深莫测的,如果真是深邃难懂,人人不解,那还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其实只要引经据典,就能基本给出正解——可惜,契丹当时没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监,因为一知半解,全部错解,酿成了宋真宗逆天而为的千古大错!
   

2.日晕抱珥天机泄,天数尽显全误解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2

   图7-3: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癸酉(1005年1月6日)下午“日晕抱珥”天象示意图。
   
   前面我们抽丝剥茧,还原了1005年1月6日下午“日晕抱珥”的天象,说过天象官 “日晕抱珥,黄气充塞,宜不战而却。”这个解释完全错了[2]。
   
   其实,有道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不战而却”,是占卜算卦的结果,有两种意思。第一种:不战、自己退却,凶兆;第二种:不战,使对方退却,吉兆!后者也符合古汉语语法。显然,天意是第二种,因为最终的结果是第二种,宋军不战而退敌。因为人间最终都要顺天意而发展,所以天意无疑是第二种意思——但是,天象官和宋真宗,显然都理解成了第一种意思,以为大凶,自己该退却,于是乎,真宗吓得要南逃,后来是在宰相寇准、太尉高琼、侍卫长王应昌三方正能量的强谏之下,才放弃了逃跑的打算,硬著头皮北上。
   
   要解开这天象,必须借助于天文学、天象学专著《乙巳占》。前面说过,天象学的真传在北宋就断代了,又回到了大道的师徒单传之中,天象学的巅峰是在盛唐,以《乙巳占》为代表。李淳风在《乙巳占》中不但讲述了他发明的“三重环浑天仪”的结构和使用,还全面介绍了全天恒星、星座分区,详尽描述了日月五星的运行规律,只是后面大量天象占卜、预测的内容不被近代人理解,被视为“糟粕”——其实那正是中国古代顶尖的科技,正是凭著那些精髓,李淳风毫厘不爽地推算日食、预知未来。
   
   下面我们就看看北宋澶渊之战时的天象,在300多前的《乙巳占》中,是如何给出正解的。
   

《乙巳占》:日月气见,风雨不占

   
   日晕月晕,古代也知道是一种“天气预报”。现在有“日晕雨,月晕风”的谚语,《乙巳占》中说:“所有日月旁的晕气,3~7日内一般会有大风或大雨,如果7日内没有风雨,就是异常的天象,就有预示意义,可以占卜灾祥了。”[3]
   
   从史料上看,宋真宗见到日晕抱珥的天象,7日内没有大风雪,因此可以作为天象解读。
   

《乙巳占》:日晕双珥,两国战

   
   《乙巳占》中关于日晕天象的解读:“在有战争的情况下,日晕有一珥,是一国内战,二珥为两国兵战。”[4]显然,完全吻合300多年后宋辽交战的实情。
   

《乙巳占》:日晕有珥,外军有悔

   
   《乙巳占》中这个天意的展示[5],也被人间的实情所验证。北宋出兵在外,抗击外侮,外国(契丹)军队有悔了——战局对契丹极为不利,孤军深入600里,只打下4个北宋小城,2个还是宋朝主动放弃的,损兵折将,前锋受阻,后路实际被北宋多路州城军队所断,又死了大帅,面临全军覆没。辽军无心恋战,议和只是虚张声势,兵将只想安全带着劫掠的财宝和人口回家。
   

《乙巳占》:军珥为喜,和解大吉

   
   《乙巳占》:“有军战的时候,出现日珥是喜事。这是两军相当,战场要和解之象。日珥临近的一方有喜。如果非要交战的话,日珥在太阳的南方,南军胜;日珥在太阳的北方,北军胜。”[6]
   
   看上面还原的天象图,当时的日晕不是单珥,是双耳,不偏不倚,所以两军和解。澶渊之盟,完全证实了300多年前《乙巳占》展现的天道轨迹!
   
   如果在日晕抱珥天象发生之时,司天监这样给解读,宋真宗还会吓得裹足不前、一再想南逃么?绝对不会!他是被司天监的“凶兆说”吓怕了。
   

《乙巳占》:日晕有抱,忠臣顺主

   
   《乙巳占》中说:日晕如果有“背气”(短弧形的背离太阳的云气光影),是臣下背叛的征兆,凶。而有“抱”(短弧形的朝向太阳的云气光影),是顺利之兆,“忠臣辅佐,王者顺喜,政令畅行”。
   
   澶渊之战,寇准握有重兵,但是毫无造反、欺君、胁迫之意,他最终放弃了自己的“进取计划”,转而完善宋真宗的议和决策。完全应验了天象。
   

《乙巳占》:日晕抱珥,上将易

   
   前面我们深入辨析过,日晕抱珥的天象,发生在景德元年十一月二十三,癸酉日,西历1005年1月6日。而辽军先锋、一路元帅萧挞览被北宋床子弩射死,是在十一月二十四~二十五日之间,即西历1005年1月7日~1月8日之间。完全应验了唐朝《乙巳占》 的天象预言:“日晕抱珥,上将易。”
   
   读者在惊叹之余,可能会有严谨的疑问:两军打仗,当然有不死上将的情况,可是死上将也是常事,死辽军上将,和死宋军上将,都能吻合预言,这不有点两头赌么?
   
   其实,这就是对天象文化了解不深入造成的。
   
   首先,这次天象预言的是在“外军有悔”、不打仗、和解的情况下“死上将”——澶州城下的大战并没有发生,萧挞览是在探察宋军大阵虚实的情况下,被巨弩冷箭暗算的,而后就议和了。所以这不是在交战的情况下“两头赌”。
   
   其次,死哪方的上将,在懂天象的修道人中是一目了然的——死逆天的上将!天意要和解,逆天妄自而战的上将,必遭天谴,这就是萧挞览。
   
   十一月初一出现 “太白昼见”天象,天意昭示退兵(《乙巳占》还揭示了太白昼见在军战中的天象意义:“太白昼见,有兵兵罢,无兵兵起,不出六十日。”),萧挞览还在指挥辽军一味打仗。辽军先是在洺州(今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广府镇)击溃遭遇的宋军,而后攻打大名府天雄军(邯郸市大名县东南部)不克,又设下伏兵,差点歼灭了天雄军的宋朝精兵;随后攻下了德清军(今河南清丰县西北);二十三日出现“日晕双珥”天象,萧挞览又在澶州城下侦察宋军主力的两座大阵,以制定作战部署,这是典型的逆天而为。
   
   更逆天的是,《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宋真宗对澶州知州说:“今年契丹大军南犯,都是萧挞览的谋划。听说自进犯边境以来,敌军累战不利,萧挞览于是号令部下,凡是抓获大宋15岁以上的男子,皆杀之。”[7]如此残杀无辜更是公然的逆天。
   
   古代认为人间的道德是天定的,所以都把违背人世间的伦理道德,叫做逆天。这是种简明的判定,是中国古代通行的价值观,直到当代还是这样,把大逆不道称做“逆天叛道”——这是人间最简易的判断标准。
   
   萧挞览被《辽史》誉为“通晓天文”[8]的才略大将,从中也能看到当时辽国天象水准之差,没有真懂天象的人。萧挞览如此逆天,必遭天谴。所以,“日晕抱珥,上将易”所预示折损的上将,当然是他。
   

《乙巳占》:日晕兵大作,出战必大挫

   
   《乙巳占》:“日晕七日无风雨,兵大作。不可起兵,众大败。”我们看日晕抱珥是在十一月二十三日(1005年1月6日),第七天十一月二十九日(1月12日)。7日之内契丹主力大军兵临澶州,兵势大作,但是第2、3天的下午,辽军主帅萧挞览布战窥营,就被射死了,萧太后扶车恸哭不止,契丹遭遇大挫。
   
   “不可起兵,起兵则大败”——首先指北宋,因为北宋当时是华夏正统,天象是展现给正统天子,传达天意的;其次,才指辽国。也就是说,谁忤逆了“和解”的天意,谁要死战,谁就会大败给顺天的对方。假如双方同时决一死战,等于都逆天,就是双输的局面,北宋是彻底战败,因为天子逆天,报应更大。
   
   可能读者会问:你前面不是说辽军已经无心再战了么?20万辽军孤军深入,战绩很差,又死了先锋大帅,前有北宋重兵堵截,后有北宋重兵切断归路,怎么说决战起来,北宋会惨败呢?其实抛开天象不谈,按常理想一想就明白了:真要双方决战,宋军真要围歼辽军,在没活路的情况下,辽军就是兵于死地而后生了,士气能被逼到玩命的极点,宋军再多,兵溃大败可想而知。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2

   图7-4:1004年12月1日天象图:金火相犯。
   
   上面1004年12月1日(景德元年十月十七日)天象图,两颗著名的罚星相犯,距离很近,很凶险。《乙巳占》中:“金星与火星相犯,是大战之兆。金星如果在火星南边,南邦败;如果在北边,北国败。[9]”上图的金星,在火星南边,宋朝位于辽国的南方,天象预示如果大战,宋朝必败。
   
   就在这一天,北宋开始大规模调兵,下诏让威虏军(今河北保定徐水县西)魏能、保州(今河北保定)张凝、北平寨(河北保定顺平县)田敏、缘边都巡检杨延昭,这四员大将各自统帅精兵独立牵制敌军,诏令主帅王超回师澶州,准备一场大战[10]。
   
   这个天象,和36天后“日晕抱珥”天象中的“兵大作、不可起兵、众大败”的意义,是一致的。都是把天意昭示人间,特别是警醒北宋天子。
   
   宋真宗坚决不让出战,这一点是顺天意而行。可惜,这不是他读懂天象的结果,而是被司天监一次次凶兆错解,吓得不敢出战,阴错阳差地顺应了这个天意。
   

《乙巳占》:黄云入箕,蛮夷来贡!

   
   宋真宗的司天监解释日晕抱珥天象时说:“黄气充塞,宜不战而却。”吓得宋真宗又想南逃,显然是因为错解为凶兆。上面我们辨析了四大吉兆,再看史料记录的“黄气充塞”,同样大有文章。
   
   《乙巳占》指出:如星昼见、日云气等天象是在白天,看不到天象所在的分野,要推算星宿分野,才能预知灾变、祥瑞发生的位置范围[11]。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2

   图7-5: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癸酉“日晕抱珥”天象分野示意图。
   
   上图是用天文软体展现日晕抱珥天象的分野格局。史料记载的“黄气充塞”,可见日晕内部黄色云气很多。黄色云气,一般在高空少,低空多,既然黄云气充塞在日晕之中,可能当时高处的 “虚宿”范围也有,《乙巳占》说:“黄气入虚,天子以喜。”但是不能确定这个位置是否有黄气,但是低空的“箕宿”范围肯定会有,因为低空会被黄气弥漫,这是大气低空折射的效果。《乙巳占》:“黄云气进入箕宿, 有蛮夷来进贡。”这是真正的天机所在!天道所在!
   
   蛮夷,古代泛指华夏民族以外的其他民族。最初以方位划分,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后来统称为蛮夷,或者四夷。契丹起源东北方,这里的蛮夷,显然喻指契丹辽国。
   
   “黄云入箕,蛮夷来贡”这个天意,显然展现天道最正的结果是:不战、和解,敌人自退;辽国蕃邦给正统国大宋进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