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苏明张健评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2017-06-23

   

   如果说共产匪类从打拉帮结伙的那天起,直到现在的九十多年,始终是在搞破坏,破坏天地万物的一切,尤其以破坏人命、人性、良知、道义、尊严最为惨烈的话,应该不会有几个人反对。即便在共党大崩溃在即、面临大清算的最后时刻,习政权仍在千方百计地毁灭青年一代。

   6月16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对北大、清华等十四所中央直管高校的巡视反馈情况,指控这些高校存在着严重的政治问题:“党的领导作用发挥不够,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责任制普遍不到位,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普遍不到位,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不到位。高校纪委履职宽、松、软。”

   6月18日喉舌《解放网》发表报道说:“纵观这几所高校的反馈情况,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均表示,巡视反馈找准了结症,反馈意见指出的问题针针见血,令人警醒。对学校全体党员干部是一次十分深刻的党性教育和警示教育,起到了红脸出汗的作用。各学校党委强调将照单全收,诚恳接受,全面整改。”

   从这上下唱随的情形看,又是半个世纪前煽动文革的老手法再现,无非就是再次地破坏教育,毁灭大学精神。要把这一大批即将崛起的青年一代,毁灭成红暴徒式的脑残体,于是就符合了“中国的大学要成为党的工具,成为党组织的堡垒,要更加重视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就指示教育部,今后大学不要使用含有西方价值的进口教科书。令人费解的是,习的女儿和李克强的女儿都在美国读大学。

   共党有一条最基本的原则,那就是已经写进宪法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共党卑微地不做解释。尽管承认这一条的人越来越少,喊出了“打到共产党”的人越来越多,但始终存在着一个“谁解其中味”的问题。

   本人四十年沉浮在共党统治下,遵照毛魔头的一句“凡事都要问个为什么”的说法,确实在生活与工作上对共党的所为,私下心里问了几百上千的“为什么”了。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明白了共党为什么死皮赖脸地要坚持领导了。简而言之一句话,共党出身不正,历史、现行罪恶累累,侥幸篡政成功,等于骑虎难下。一旦失去政权,全民对它的大清算是它们逃不脱身家性命的一道坎。所以即使苟延残喘,也要死撑到最后一刻。这就是共党所谓的基本原则,而且时时事事处处都在拼命似地去表现这一原则。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共党在干部提拔条件中增加了年轻化和知识化的两个标准后,又提出党政分工,改变一直以来的党领导一切和外行领导内行的做法。于是一大批学有所成的中青年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上。这一做法的另一个后果,则是一大批基层、中层的年龄介于退休、且又三十多年始终以大老粗自豪的党务干部退了下来,改称为监督员。这帮心黑手辣、专以整人为能的党棍们,从此就在一张报纸一杯茶混一天的日子里,又加上了指天划地为自己鸣屈抱不平的活动和噪音。

   当时正是处在全国大办贸易公司的风潮中,这帮督导员们挪用单位的生产资金、周转金乃至行政办公费,也加入了大办贸易公司的风潮。几年后不但没有一间公司盈利,反而亏损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然而这些督导员的家境和生活却今非昔比了:它们穿上了西装,打上了领带,整年包着出租车、带着女秘书出入饭店、宾馆,美其名曰谈生意,要把亏损的钱找回来,并口口声声说它们是在“花钱买经验”。

   六四屠城血案发生后,这群督导员立时脱下西装,换上了毛制服,一改几年染上的下流奸商的嘴脸为整人的极左嘴脸,在单位里不时地大声说:“阶级斗争不抓行吗?”“没有党的领导,国家差点变了颜色。”个个面带一副替天审判人类的丑恶嘴脸,耀武扬威。

   本人所在单位的党委书记,自称是1945年的抗战干部。六四大屠杀前,被派去党校学习,据说很可能在退休前再晋上一级。大屠杀后一个星期,这位书记从党校提前回来了,大会小会地喊叫“党必须重新领导一切”。不想几天后,他就遇到第一个难题。

   江泽民上台后的第一个记者招待会上,一位法国记者叙述了一位女大学生参加民主运动被捕,一个星期之内在监狱被强奸了两次。记者的提问是,“总书记对这件事的看法。”江当即的回答是:“那是罪有应得。”央视在前一天的晚间新闻中报道了记者会的实况,但在第二天的早间新闻中删除了。这位法官记者的提问和江的回答,造成了全市的工厂、机关和学校停工、停课,民愤激昂,纷纷准备走上街头质问共党政府,是否有女人犯法就要被强奸的法律。

   我单位的职工已陆续结集在大楼前的一块空地上。这位书记立时召开了党委五个常务的紧急会议。他首先下令门卫关闭大门,不准任何人出去。接下来他要求表决,立即要求戒严部队前来镇压。五个常委两次表决都是二比二,其中一人弃权。外面职工的愤怒似乎是由江泽民的“罪有应得”,转移到书记下令关大门上了。这位书记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我不能让暴乱的事在这里重演。”便扑上去抢电话去叫戒严部队。

   两位常委上前按住了电话。一个说:“我不能让军队在这里制造暴乱。”另一个则对书记说:“你没有权力调动部队。”正在这时,行政办公室主任冲了进来说:“市府发下通知,要全市所有的单位马上放假。”这位书记的难题解决了,但他狰狞的心理仍在搏动着。

   此事过去三个星期左右,他又召集了一次党委会议,讨论将一份190多人参与“暴乱”的名单送交戒严部队。整个单位的职工总数是920人。这位在共党毒素中浸淫透了的书记,毫不在乎在190多人的黑名单中,有一多半是能使这个单位正常运作的科技人员和行政人员。当然这份名单被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了。

   接下来的事,便是当年的秋天,罗马尼亚人民起义,推翻共党政权,并处决了齐奥塞斯库夫妇。北京市政府连夜召集各单位负责人的紧急会议,为的是统一口径为:“尊重罗马尼亚人民的选择”。天亮后,许多大学的学生摔小瓶(平);各单位职工打扑克、喝酒,甚至用电炉子涮羊肉,都在高声祝贺罗马利亚人民终于推翻极权获得了自由的新生。更是在大声地质问:为什么罗马尼亚人民的选择被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就被屠杀、被镇压了呢?

   那一天,这位书记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当然也没有召开紧急会议。倒不是他大彻大悟,而是他的铁杆支持者的副书记的儿子参加了那场民主运动后,因被通缉,逃去了香港。又得到了香港<黄雀行动>的帮助到了法国后,即来信要求他父亲给他寄些钱去。这位副书记马上委托单位里的一个高干子弟为儿子寄去了两万美元。在二十八年前的这两万美元,可是个大数字。估计有所悟的是这位副书记,而那位书记显然是因为保政权不力,后被军队派来的一个军官夺走了他的实权。

   这一段对往事的记忆始终挥之不去,我更不想淡忘。

   共党从不在乎杀人如麻,但它也知道政权杀平民是个罪恶。为了要掩盖已犯下的罪恶,共党可以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说一番自以为有理的劝导国人的好话,接下来就是犯下一场更大的杀人罪恶去掩饰过去的罪恶。它始终都是以杀鸡儆猴的把戏去震慑部分中国人。但是这套把戏对过来人来讲,已是毫无作用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共党进一步,人民退一步,最终将把人民逼上死路、绝路。这不但于共党无损,反而造成它们大捞大贪的机会。所以现在抗争的人多了起来。

   但共党的毁人政策却是一以贯之的。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洗脑灌毒,确实造就出不少的猴子们、猪狗们,使得青少年知之不多,少知无识,有文凭无文化,有学位无常识,不会思考,更不懂逻辑,甚至不知人为何物。于是拿着谎言当真理,当然以为杀只鸡恐吓一下,就可以震慑住。

   美国记者林慕莲女士在今年走访了中国大陆的四所大学,采访了一百位大学生。其中只有十五名大学生知道六四事件,其中几个大学生的观点是:“如果当初政府不这样处理的话,今天中国就不会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

   年轻的学子带着这种杀人有理的思想,将来走入社会,必将成为邪恶政权的帮凶,甚至冷血的直接杀人犯。这或许就是共党在灭亡之后留在社会民间的最大的毒瘤。本人一介草民,且又不才之辈,但深望在校学生一定要明白,读书是为了明理,培养自己的自由精神、自主意志、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能力。至少将来不会站错立场,成为众矢之的,为自家的祖先保留一份尊严。

   6月21日,首轮美中外交与安全对话在华盛顿举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与共党的杨洁篪和房峰参加。这次对话从早间开始,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才告结一段落。在将近三点钟时,美方举行了一场简短的记者会。蒂勒森在会上说:“中国理解朝鲜对美国而言是最大的安全威胁,我们再次呼吁中国,如果中国希望避免紧张局势升级,就有外交责任向朝鲜政权施加大得多的经济和外交压力。”

   蒂勒森还说:“美国对南海的立场不变,反对通过军事化和越权的海事主张而改变现状。”最后他说,“双方讨论了川普政府将会如何维持人权等普世价值,美国不畏惧向中国表达其对人权问题的关切。”

   共党方面既没有参加这个记者会,也没有举行记者会,但对国内的宣传则是:“中国对南海群岛及附属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有权采取措施维护自身领土的主权和海洋权益。”似乎是义正词严的谎话,实质上是在掩盖共党出卖了181万8千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和至少23万平方公里的领海的罪行。

   美国的贸易代表罗伯特发出了一份同时针对中国和世贸组织的警告。在这份警告中他说:“提醒任何将中国列入市场经济国家的举动,都会对世贸组织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中国人不知道自己国家的真实经济情况,跟着共党喊强大、老二。但国际社会却看得很清楚,并一致认为大陆经济现状就是一场大灾难。至于是与否,是要每个身在其境的人自己去想,去分析。

   古人说:“兼听则明。”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确实不必跟着共党起哄,更没必要去为它唱赞歌。如果想唱的话,那就去为人民唱,因为伟大和英明的是人民。

(2017/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