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文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陆文:肾盂肾炎 24
·陆文:肾盂肾炎 25
·陆文:肾盂肾炎 26
·陆文:肾盂肾炎 27
·陆文:肾盂肾炎 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所谓“婆奶奶”是苏北话,是外婆的意思,“奶”应读作“内”。她时常盼着我们到她家,到昆山周市蔡泾大队。每次看到我出现在她家门口,就佝偻着身子像鸭子那样摇摇摆摆地走出来迎接我这个外孙。娘舅说,她裹过小脚,后来吃不消痛苦才放了,所以脚板畸形,走路才这副模样。
   
   婆奶奶对我的招待,一是用新毛巾给我洗脸,二是用糍粑喂我肚腹。所谓糍粑,就是用糯米粉以水搅拌成浆糊状,放在锅里摊平,用菜油煎烤,完成之后,上面再放白糖。糍粑柔软,很香很甜又耐饥。在我记忆中,糍粑是婆奶奶家最可口的食物。母亲也说,这种待遇按理只有产妇才有资格享受。


   
   婆奶奶家由三间老屋和一间隔成两间的杂屋组成,都是泥墙,屋顶上披盖的则是稻草。所谓泥墙就是用打烂的泥土混杂柴草谷壳做成砖坯,在太阳底下晒几天,不经烧制直接筑墙,外面再以烂泥代替纸筋涂抹,这烂泥相当于水泥或粘结剂,几乎年年要涂一次。我到她家吃饱喝足,曾两次跟娘舅参与这类建筑活儿。
   
   婆奶奶家不能称一贫如洗,也不能称家徒四壁,因为还有一只衣柜两张板床,尽管有些东西,包括衣服只能堆放稻柴上。一贫如洗的意思,是穷得像被洪水冲过。家徒四壁,意思是一无所有,只剩四堵墙。既然有衣柜板床,用这两个成语可算用词不当。
   
   除了泥屋衣柜板床衣服农具,婆奶奶家可算是一无所有。唉,我又犯用词不当的老毛病了,唔,还有粮食。粮食对婆奶奶而言,可以说是命根子。临睡前,她总要习惯性地去那儿照看照看。婆奶奶不点洋油灯,也点不起蜡烛,她摸着黑,昏黄的眼睛像猫眼仍能看见黑暗中的米窠。米窠是用扎紧的草把制成的,外面也涂上了泥巴。三只米窠粮食堆得满满的,因为当时已处于六十年代后期,农村已摆脱了粮食的紧张状态。
   
   婆奶奶的“粮库”,没有锁,她对付偷窃的办法,一是张开眼睛,二是竖起耳朵,三是用稻草灰,粮食上面都洒了一层薄薄的稻草灰。谁要是动了稻草灰,她一清二楚。娘舅说,他娘有事没事要往那儿转,一天要走十多次,睡觉前要转,半夜小便时仍要往那儿转。
   
   尽管婆奶奶对粮食这么钟情,不过有一次临走,她仍给了我十斤米,还说,粮食不够到她家来拿。这十斤米是救命稻草,帮助我在插队期间度过了青黄不接的一星期。
   
   娘舅家的西面有一条宽阔的大河,河水清澈但很浅,村民在那儿洗衣洗菜,我也曾去游泳。由于我是城里来的孩子,细白粉嫩,村里人喜欢,有两个女孩也喜欢跟我一起下水,上岸后还跟我在田野里追逐嘻闹。
   
   婆奶奶家不远处后来造了一座水泥桥,桥的附近长了一些芦苇和开了黄花的青菜。站在桥上,看着夕阳下的老屋,挺诗情画意,有一种田园牧歌的味道。要是新来乍到,像体制作家走马观花式的采风,哪儿能看到贫困的痕迹。
   
   前几年去那儿,娘舅说,近年有可能拆迁,挖泥机已开到了他家附近,用这儿的泥土填充修筑的公路。现在每月领250元,足够买油盐酱醋,老年人还有一生共二万元的补助金。这次舅妈的丧葬费也由国家负担。
   
   自从婆奶奶死了,我娘死了,舅妈死了,我与娘舅家几乎没什么来往,也不管他们死活,也不问有无陷入生存困境,可能翅膀硬了,也可能知道所有的帮助救济都是无底洞。我想:跟贫困较劲,或许是农民与生俱来的命运。为了让城市市民日子过得顺畅,只好让八亿农民垫底、自生自灭。
   
   我对娘舅家的生存状态如此冷漠,也不知是由于天生固有的自私狠毒,还是社会的冷酷,把我整治成这副模样。
   
   江苏/陆文
   2017、6、25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7/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