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文集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温斯顿是奥威尔《1984》小说中的男主角,他可能具有天生的叛逆性格,当然也可能生性爱自由,所以一直跟以老大哥为首的党对着干。我说的对着干,不是指寻衅滋事,上街游行示威贴反动标语,也不是说将炸弹定时装置放在伦敦的地铁或汽车底下,而是说,只要在自以为安全的状态下他就写日记。他的目的:一是拒绝遗忘,二是试图唤醒过去的回忆。这也难怪,他已记不清母亲和妹妹什么时候死的,他只记得她俩为他而死,还记得他不仅抢了妹妹的伙食,还抢了她手里的巧克力。值得一提的是,写日记他有时孩子气,把“打倒老大哥”这几个字连续书写五六遍。
   
   小说开始时,他39岁,右脚踝患静脉曲张,工作单位在记录司,一天到夜负责涂改数字,比如糖精和鞋袜的月产量和年产量,还要参加仇恨周活动,两只耳朵聆听电幕喋喋不休的新闻报道,比如大洋国在跟欧亚国打仗,或者跟东亚国打仗。究意跟谁打仗、有没有打仗,说实在的,他都搞不清了。甚至大洋国的统治者——老大哥,是否存在,多大年龄,他也持怀疑态度。他知道这是危险思想,一不小心要被思想警察侦知,所以极其克制,喜怒哀乐不形于色,一直像老鼠那样活着,可是那无法把握的眼神仍打开了心灵的窗户。


   
   终于,这双闪烁自由欲望的眼神,被思想警察奥勃良发现了,同时也被一位不到三十岁的黑发姑娘捕捉到了,并且有了兴趣。黑发姑娘可能是个小说司里的写作机器维修工。她尽管一手油污,一脸雀斑,却身手敏捷,活力四射,她跟温斯顿一样,也是公务员,穿蓝色制服,有权吃胜利杜松子酒。要知道,贫民窟里的无产者无权吃该酒,有些穷女人就为了一杯酒,跟公务员上了床。
   
   黑发姑娘身在体制中,却无如意郎君,甚至连个唾手可得的男人都没有,性欲煎熬走投无路时,曾委身于六十岁的老头。当然她有责任,从十六岁起,她为了活命就伪装进步,参加反性同盟,纤细的腰还束了象征贞节的红缎带,这意味为了党的利益,她愿意阉割情欲,将精神上的初夜权献给党的导航——就是那位既形影不离又远在千里的老大哥。
   温斯顿一直被红缎带所蒙骗,因此,尽管好几次碰到这位黑发姑娘,后来幽会才知道叫裘莉亚,却对她一无好感,还怀疑她是监视他的思想警察,至少是个急于立功请赏的自干五。裘莉亚利用一切机会的追求,以及眉目传情,在温斯顿眼里却成了监视诱惑与跟踪。温斯顿做梦也想把她奸污,然后一刀刺穿她的喉咙。
   
   两人从猜疑到信任直至相爱,有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互相试探、躲躲闪闪、若即若离、传递纸条,直至费尽心机幽会,简直不像恋爱,而像在进行间谍活动。第一次幽会在郊外一个偏僻的小树林里,那儿没有监视的电幕,也不大可能有窃听器。裘莉亚解下红缎带,脱掉蓝制服,露出一对结实的乳房,和一身洁白的皮肉时,温斯顿要紧说,年记大了,腿有毛病,还有一个名义上的现已失踪十年的老婆。裘莉亚轻声说:心爱的,我不计较。只要党不让干的事,我都喜欢干。
   
   在温斯顿眼里,他的老婆似党的录音带,她认为满意的交配如同造反,为了追求快感而性交是耻辱的,为党的事业生儿育女,是我们的义务。寻欢作乐便是对党的背叛。因此温斯顿对清心寡欲的老婆,那有目的温存觉得索然无味,他不愿玩木头人,或者说玩婚姻的尸体,他宁可花几个钱,从妓女身上获得愉悦。这种同床异梦的状态持续了十五个月。
   
   性爱并不一帆风顺,为了安全,甚至在短时间内不敢重游旧地,甚至还想乘火车找新的偷情地点。他俩在满是鸽子粪的钟楼里将就,在热闹的场所,蜻蜓点水交流二三句。要提防巡逻队,身穿便衣的思想警察,以及线人。这种劳心劳力,几乎超过了性爱所需的能量。当时又没有钟点房,所以挤出时间进行一次野合,费尽了心机。
   
   终于找到一间地处楼上的出租屋,可以看书、饮牛奶、品咖啡,吃面包,尝果酱,看窗外的阳光,温斯顿还可以躺在床上,看涂了脂粉、抹了口红的裘莉亚,当然也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交媾嘛,也随心所欲,有四五次,还是六七次,色令智昏的温斯顿也记不清了。裘莉亚甚至宣布:我要穿丝袜,穿高跟鞋,做个女人,不做党员同志!
   
   谁想到这人间仙境,这温柔乡是思想警察设置的陷阱,伪装跟温斯顿同道的奥勃良,早就掌握了他写日记玩偷情的即时动态。有一天出租屋墙上的画框突然掉了下来,露出了电幕。电幕里有个声音在喊:“站在房间中间来,背靠背站着,把双手放在脑袋后面,互相不许接触!”
   
   江苏/陆文
   2017、6、24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2017/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