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罗列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兼谈郭文贵时代的中国

    看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读到明政治黑暗——神宗 熹宗时代,攀附权相和阉竖,指出,“在一种黑暗的权势下面,鼓荡出举世献媚之风,而同时激起名节之士之反抗,而党祸于此兴。”(商务印书馆《国史大纲》下)

    ——这分析让我想起,不同时代的黑暗也大致相同,诸如吏治败坏,贿赂成风,冤狱弥漫,公器私用类,但既然改朝换代,其表象与君主专制时代也大概大相径庭的。

    邓以后的政治高压,颇有点图穷匕见的感觉,翻阅以前的文字,邓时代对魏京生徐文立等人似乎酷刑的较少,后来就不同了,以高智晟和七零九律师为代表的反抗群体,所传出的信息似乎没有不被暴力摧残的,倒是商人郭文贵反应敏捷如狐,他保钱保命报仇的人生信念,一而在再而三地令世人瞠目结舌,他说出了许多企业家欲说不敢说的言语,“希望政府不要把我们当猪养,养大养肥了杀我们吃肉还不让我们吱声……”

    郭文贵也是商人中的另类,面对中国政府的磨刀霍霍,他选择的是出逃和发声,让子弹飞,虽然这个人好用错成语,但你不得不承认他口才的优秀和视野格局的阔大,他无疑会进入中国的史册,是褒是贬就看写史者立场了!

    昨日郭说自己的twitter关注者超15万了——都有哪些人呢?他自己也说有五毛!余杰说的比较有贬义,郭是当今中国权力与资本结合的怪胎,可我觉得他与其他资本大鳄不同的是,他对中国了解的更深,每次出逃时都跑的远远的,不像肖建华那样居然还相信一国两制的香港是安全的。

    何清涟女士在VOA的博客上,探讨海航陈峰的席卷式发家的缘由,其也引用了郭文贵爆料中的东西。

    舆论中的趋向,有点将海航的鲸吞引向王岐山妻子的家族——姚明珊姚明端姚庆,前中共元老姚依林的女儿和嫡孙——红色血液的基因,在中国官商界畅行无阻,依靠这些,一些红二代暴富,衍生了权贵资本,尽管权贵资本浸食国家,最高当局处理真的做到了慎之又慎,否则很难说不会遇到蒋经国先生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在上海打虎遇到的尴尬,李克强所说的改革进入深水区,需要壮士断腕,习近平所说的撸起袖子等精神,绝不是指向羽翼已丰满的红色家族的。

    网上居然有人把王岐山先生比作厂公——作为明朝皇帝打压异己威胁皇权的利器——公器私用的太监,在影视作品中,其行事风格也雷厉风行,信誓旦旦道貌岸然的——这比喻用在王岐山先生身上,是污蔑还是适事?现在很难判断,“颂声交作莽岂贤,四国留言旦犹圣”。对于王岐山先生,现在不是下结论的时候。盖棺未必能定论,何况目前呢?

    无论郭文贵的资本,是否从头到脚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有一点似乎已确凿无疑,那就是,他是一代奇人,不知他一人的力量,能否让中国的潘多拉盒子撬开个缝。

    回到本文的开头,套用钱穆先生的话,大概也可以这么说,“党的内部权力斗争,迫使每个大的商人必须与政客选择性站队,随着政治斗争的白热化,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事必将接二连三的发生!也必将激起大陆的异类商人对权力的专横和霸道忍无可忍的反弹。”郭的爆料,大陆政权肯定能自我消化,维京群岛和巴拿马离岸文件的事,党和政府都能在大陆处理的波澜不惊,信息封闭下的大陆多数民众,早已被权力驯服,呈散沙般的状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类传统文化的糟粕早已深入他们的骨髓。

    郭先生twitter的关注数日益增多,无疑是表明大陆还有一些人知道官方垄断的媒体信任的欠缺,也客观上测试了大陆能翻墙人的比率,但郭先生昨日忽然宣布关注他twitter 的人数减少,他怀疑有人操纵这些事!很难猜出郭先生在开全球性的新闻发布会前,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戏早就演了,只是我们还渴等着高潮!郭的爆料,搅动的只是中国的极少的上层!

    ——改修于2017年6月12日

(2017/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