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识别真假的功夫--《天启篇》之十五]
生命禅院
·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五)/雪峰
·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六)/雪峰
·给三分院兄弟姐妹们的公开信/雪峰
·给三分院驻地村委会李副主任的公开信/雪峰
·十万火急/雪峰
·生命禅院十万火急通告/雪峰
·生命禅院非暴力不合作内容/雪峰
·被迫撤离三分院后末尾的点滴(1)
·被迫撤离三分院后末尾的点滴(2)
·Action against the Four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 is Starting/Xuefen
·The Full Story of the Second Home Event
·The Disbandment Measure to 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Second Home
·International Help for the Second Home
·哭泣的小草 坚韧的小草/雪峰
·在三分院拍到一些照片/地祖草
·在三分院拍到的一些照片/神仙草
·第二家园中受惊的孩子们
·160条人命(老人孩子)谁来为我们赶走强权和野蛮的侵犯
·中央政府若再不出面 恐怕要出人命/雪峰
·我被暴力了/连心草
·继殴打事件案发后的又一次恶劣断水
·神功草宣言
·致中国公民们的公开信/雪峰
·坚决反对以自杀方式维护家园/雪峰
·第二家园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刑事犯罪
·笑纳八面来风/秋实草
·坚守文明就是守道/恒德草
·党恩党情永难忘/珠峰草
·你 永不枯萎/智师草
·生死存亡,人类希望/智师草
·苍天啊小草向您倾诉/恒德草
·生死边缘我的立场和表态/悠缘草
·破坏升级!法律的权威在哪里/悠缘草
·致生命绿洲四分院所在地的村民们/雪峰
·生命禅院楚雄三分院被非法侵占全过程图解/逸仙草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侵犯人权犯罪
·活下来的禅院草不要忘了楚雄欠的债/雪峰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恒德草
·文明社区遭不测 呼吁中央政府来解决/苍茫草
·习主席最新讲话解生命绿洲困局/雪峰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迫害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家园兄弟姐妹在迫害中成长/雪峰
·雪峰昨夜得一梦/雪峰
·12月5日暴徒骚扰四分院事件
·无我无相 走向涅槃/雪峰
·我的公开信——致所有我有缘相逢过的人/凤性草
·生命禅院破坏家庭了吗/雪峰
·性命攸关的请求和呼吁
·对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的欲加之名何患无辞
·致临沧市临翔区森林公安/雪峰
·祈愿上帝给家园恩赐几位善于外交的禅院草/雪峰
·我坚信习主席是圣人思想圣人胸襟圣人情怀/雪峰
·三分院非暴力不合作实况报道后记/神功草
·友好的协谈/恒德草
·生命禅院的二十六个不动摇/雪峰
·毛主席的这些教导应当牢记/雪峰
·向地方政府道歉 请政府给我们指一条路/雪峰
·危机时期对家园的任何帮助弥足珍贵/雪峰
·中华民族难道不愿有位大思想家吗/悠缘草
·日本木之花代表Michiyo与雪峰交流及四分院生活照/同心草
·风物长宜放眼量/雪峰
·通告:接受政府指令 解散生命绿洲/雪峰
·解散家园步骤/雪峰
·希望政府千万不要逼得太急/雪峰
·请家园每一位陈述解散家园后的困难/雪峰
·政府不讲信用 欺人太甚/雪峰
·谨防地方政府阴谋/雪峰
·庄严宣告:生命绿洲不解散了/雪峰
·试问云南地方政府九个问题/雪峰
·致楚雄市原三分院房东的公开信/雪峰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雪峰
·我们不要政府同情怜悯 只要宪法赋予的权利/雪峰
·云南省副省长丁绍祥与生命绿洲遭受的迫害有关/雪峰
·原形毕露后的极品下作狗急跳墙/悠缘草
·保住共产主义生态社区的价值和意义/雪峰
·邀请媒体和专家学者来体验共产主义生活/雪峰
·打压第二家园者必将成为人类的千古罪人/雪峰
·法新社记者Tom 在生命绿洲体验及与创始人雪峰交流照片
·坚信严寒过去,就是春天/秋实草
·给临沧市临翔区忙畔乡政府的请求书/雪峰
·建议把第二家园纳入临沧生态文明典范计划/雪峰
·危机面前禅院草们为什么气定神闲/雪峰
·Invit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Largest Project in Human’s History
·Invitation to the Media, Experts, and Scholars Come and Experience the
·要求楚雄市地方政府还回我们的三分院/雪峰
·金钱激励和理想激励谁更有效/雪峰
·你敢有远大理想吗/雪峰
·猪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人呢/雪峰
·建设绿色中国,已迫在眉睫/秋实草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1)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2)
·The 3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BEFORE)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雪峰
·森林公安车辆堵塞了家园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悠缘草
·森林公安限制了宪法赋予我们的自由/雪峰
·读万民草《新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感受/雪峰
·森林公安用高音大喇叭向我们做法制宣传/ 袭黛草
·迫害升级 森林公安预谋杀人/雪峰
·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将无与伦比/秋实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识别真假的功夫--《天启篇》之十五

识别真假的功夫--《天启篇》之十五

   

雪峰

   

   

     小时侯跟随父母去田间锄草,当时麦子不足三寸高,麦田一片绿油,看不出有杂草生长其间,可是父母弯着腰,细心地将杂草一株一株地拔出,我的任务就是把拔除的杂草挪出麦田堆放在一起。

   

     一次,在观察堆好的杂草时自以为发现了父母的疏忽大意,带着自豪且责备的口气对母亲喊道:"阿娘,你把麦子当做杂草拔掉了!""把它拿过来我看看。"母亲回应道。

   

     我兴冲冲地把拔出的"麦子"拿给母亲看,想证明母亲的错误,可母亲看都没看,就对我说:"你把它与地里长的麦子比较一下,看它是不是麦子。"

   

     我翻来覆去地比较,仍然认定拔除的不是草,是麦子无疑。"阿娘,你拔掉的就是麦子吗!"

   

   母亲于是和颜悦色地让我蹲下来比较着说:"你看,这个草叫稗子,它长的与麦子几乎一样,但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稗子的颜色比麦子稍深一些,叶子也稍微宽一点,摸起来,它的叶子没有麦子柔软,这种稗子的生命力比麦子强盛,若现在不拔出,它就能把近处的养分全吸收掉,它周围的麦子就长不好。"

   

     我认真地又比较了一下,发现母亲说的一点不错,稗子和麦子是有那么一点点差别。我照猫画虎地也在地里寻找,发现这看起来都是麦子的麦田里,竟然有许多貌似麦子的稗子,我拔出一株稗子让父亲鉴别,父亲看了一眼,用脏兮兮的手摸了一下我的头,夸奖着说:"我儿真聪明。"

   

     当时我心里的那分自豪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我也能分辨稗子和麦子了。"

   

     长大成人了,我却屡屡上当,我为什么分辨不出人中的麦子和稗子呢?

   

     伯乐能相千里马,能在芸芸众马中一眼看出那匹是劣马,那匹是百里马,那匹是千里马,而普通人无法分辨,这不跟父母分辨麦子和稗子一个道理吗?

   

     分别真假需要功夫,而这个功夫是长久观察总结的结果,任何外行是难以胜任的。

   

     由此我对所有有功夫的内行们钦敬不已,也感悟到,凡事都需要由内行的人来论定,外行们的天花乱坠的夸夸其谈不仅误事,更会扭曲真相,使人真假难辩,是非不分。

   

     我幻想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外行不要干涉内行,凡自己不懂的事不要去搀和,不要随便写文章去评论,那该多好。

   

     我想不通的是,那些对事物没有认真探究,功夫浅薄的人为什么就那么喜欢评头论足,不论是哲学、思想、政治、艺术、心灵研究,没有较深的造诣或独特的天赋,如何知晓其深层的道理?为什么不虚心一点呢?

   

     班门弄斧只能显示浅薄和幼稚,大言不惭只能表明狂妄和傲慢,一味地否定或肯定只说明无知和愚昧。

   

     否认上帝,那是因为灵觉的迟钝;否定神佛,那是因为肉眼凡胎;不承认其他空间,那是因为不了解反物质和负宇宙。人类对宇宙和生命奥秘的认识相当有限,凭什么要否定?

   

     我们的视域、听域被限定在了一个相当有限的狭长区域内,但通过感悟,我们完全有条件让思维突破视域听域的限制,进入一个无限辽阔的空间,有如此美好的未来,为什么就不探讨、不追求?

   

     我看到人类社会处处是没有与江河湖海连通的湖泊,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道教、科学都是一个个湖泊,至于进化论、宇宙大爆炸理论、基因研究、社会主义论、资本主义论、民主论、人权论等等更是一个个快要干涸的小湖泊,为什么不把它们连贯起来认识和思考?

   

     核物理专家詹克明先生在《道德--裸猿篇》中形象地把这种状况比喻为象指学、象腿学、象尾学、象牙学、象耳学,就是没有人真正地研究大象学。

   

     如果真有人研究大象学,那些研究象指学、象尾学的人们会不屑一顾,"什么?我连大象的指甲都研究不透,你还能研究出整个大象?"

   

     瞎子摸象的寓言故事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把思维局限于自己摸到的部分,偏执于自己的偏见,我们将永远不清楚大象的全貌,只能永远在"大象是一根柱子,""大象是一堵墙,""大象是一条绳,""大象是一把扇子"的无休无止的争吵争论中,到底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永远也得不到答案。

   

     最近二十多年来,许多有知识、有抱负、有理想的人们在探索如何终止专制的道路,但没有几个人是从大象学的角度来探索,只把视野局限在帝王、政党、制度等等象指学、象腿学的狭隘领域内,好象水里既能养鱼,也能种出庄稼来。

   

     我没有高深的道德,但从父母身上学到了如何区别麦子和稗子的本事,也懂得了整合人类文化的方法,可是,有几人感兴趣呢?

   

     你们闹吧!

(2017/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