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瞰天下
[主页]->[新会员区]->[瞰天下]->[12000字长文告诉你们,为什么不要幻想推翻中国]
瞰天下
·全体指控郭文贵,一个欺世盗名者的意外破产
·骗贷案和骗汇案,首先表明郭文贵是个骗子
·【陨落的西方】窃国者侯:国外的那些政商丑闻
·大连开审,郭文贵的底细已经隐约浮现
·打开天窗说亮话 文贵且行且珍惜
·展现自信:盘古氏骗贷骗汇案微博直播
·脏资?腐资!一不小心刨到了 “资姓丑事”的“腐根”
·【陨落的西方】你绝对想象不到,西方政商丑闻居然有这么一箩筐!
·【陨落的西方】西方竟有这么多金钱政治丑闻!
·【陨落的西方】政商现形记:资本主义那些事儿
·【陨落的西方】隐藏在西式民主画皮的,居然是……
·【陨落的西方】万万没想到,“资姓”主义下竟还有这样令人不齿的“污”闻…
·【陨落的西方】搅动印尼政坛几十年的美国公司自由港之谜
·【自信中国】希望和底线,为何中共政权坚不可摧的两个关键词!
·【自信中国】为何内外敌对势力总是输?从六十八年国史看中国
·【自信中国】这些事实决定了,中国绝不会成为苏联!
·香港人竟然是这样看大陆人的
·【自信中国】尔等宵小之辈为什么没法推翻中国?这就是答案!
·【自信中国】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打不垮我们?
·【自信中国】带路党的努力,为何最终只换来一声被欺骗的惊叫?
·【自信中国】连新疆都发展得这么好,谁还有理由对中国没信心?
·【自信中國】這樣的中國,你不自豪麼?
·【自信中国】想颠覆中国的那些小丑,奉劝你们先掂量掂量分量
·骄傲!“中国速度”跑出“自信中国”!
·假使你长着一颗龅牙,开心的时候也要笑一笑
·【自信中国】我是怎么从羡慕到自卑,再到自信的 ?
·【自信中国】点击中国“愈合力”——试问还有谁能承受这些“不能承受”的伤
·【自信中国】你知道为啥现在没人敢欺负我们了吗?——就因为有我们这些兵!
·一段微信对话,彰显大国自信
·刘晓波对中国道路与西方模式的误判
·你走了,你的愿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了
·螳臂当车,挡不住种花家的辉煌——叛国者的挽歌
· 害死刘晓波的,正是他的“西方民主朋友”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对这个国家更有信心”
·【自信中国】离开网络,走向现实,带你看中国人自信的来源
·【自信中国】离开网络,走向现实,带你看中国人自信的来源
·【自信中国】歪果仁说,如今离开中国就是在倒退
·【自信中国】动辄行推翻之实的西方人,请停止你们的傲慢!
·【自信中国】颠覆中国?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自信中国】中国对印度的自信,到底来源于哪里?
·【自信中国】我强大的军队!我强大的国!
·【自信中国】战狼们,你们凭什么狂?
·自信中国说:细数风流,还看今朝
· 少看些所谓的“内部消息”多来中国看看
·郑永年:中共十九大前奏的大局面
·所謂“北戴河會議部分內容曝光”文章成色幾何?
·郭文贵是"习近平公开信"的操盘手 反习王并非只是反腐结怨
·【自信中国】我是怎么从羡慕到自卑,再到自信的?
·【自信中国】想颠覆中国的那些小丑,奉劝你们先掂量掂量分量
·【自信中国】这样的中国,你不自豪么?
·【自信中国】连新疆都发展得这么好,谁还有理由对中国没信心?
·【自信中国】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打不垮我们?
·【自信中国】带路党的努力,为何最终只换来一声被欺骗的惊叫?
·自信中国】尔等宵小之辈为什么没法推翻中国?这就是答案!
·【自信中国】这些事实决定了,中国绝不会成为苏联!
·自信中国说:细数风流,还看今朝
·【自信中国】为何内外敌对势力总是输?从六十八年国史看中国
·【自信中国】你知道为啥现在没人敢欺负我们了吗?——就因为有我们这些兵!
·【自信中国】你走了,可是你的愿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了
·【自信中国】希望和底线,为何中共政权坚不可摧的两个关键词!
·【自信中国】离开网络,走向现实,带你看中国人自信的来源
·【自信中国】希望和底线,为何中共政权坚不可摧的两个关键词!
·【自信中国】动辄行推翻之实的西方人,请停止你们的傲慢!
·【自信中国】歪果仁说,如今离开中国就是在倒退
·【自信中国】颠覆中国?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自信中国】骄傲!“中国速度”跑出“自信中国”!
·【自信中国】我强大的军队!我强大的国!
·【自信中国】点击中国“愈合力”——试问还有谁能承受这些“不能承受”的伤
·中共新一屆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是這樣誕生的
·中共政治局常委是这样产生的
·李世默:两岸猿声啼不住,中国已达“新时代”
·张维为:中国选贤任能模式是如何超越西方模式的
·给美国人民的一封信
· 反性侵签名难回应,川普下架白宫请愿网
·正如班农所说,税改的胜利属于共和党建制派
·班农节外生枝引火烧身,但最难受的是川普
·坑苦了川普的不只是班农,还有塞申斯
·接班人还是掘墓人?班农要亲自竞选总统?
·班农有可能比郭强奸更早去坐牢
·把富豪郭强奸扔给川普,是Loser班农的复仇
·开掉班农之后的川普,在政治上成熟起来了
·川普会被弹劾么?
·川普的思维方式,郭强奸的悲惨下场
·川普的好日子不多了,他正在调整自己的身姿
·过气网红郭强奸还能骗到关注吗?
·郭强奸是时候跳楼了吗?
·川普怒怼朝鲜,是默认失败还是指桑骂槐?
·班农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为什么郭强奸和班农见面次数那么多?
·班农的信用已经破产,郭强奸的也是
·班农和伊万卡夫妇掰手腕儿,谁会赢?
·信息战里罗杰斯通的观点,八成是从我这里抄的!
·把川普惹毛之后,班农为什么会怂?
·班农再一次丢了工作,但他的厄运才刚刚开始
·郭强奸和班农,谁将先被送上电椅?
·国师班农犯事儿了,司法部长塞申斯能否独善其身?
·司法部长塞申斯会对班农和郭强奸动手吗?
·众叛亲离的班农还会闹出什么动静?
·班农会成为美国的崔顺实吗?
·川普为什么必须抛弃班农?
·班农为什么看上了郭强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2000字长文告诉你们,为什么不要幻想推翻中国

作者:RX实验室
   前言:最近“郭文贵们”在境外媒体上爆料爆得不亦乐乎,以郭文贵为代表的人群甚至产生了一种幻觉,认为自己开始具有了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认为自己能够在当下的中国煽动起大规模民众上街的群体运动。本博接下来将联系推出“中国自信”系列文章,用一个个细节和现实告诉大家,别看你们造谣、爆料闹得慌,颠覆中国永远只会是你们的痴心妄想。话就放这了,现实会给我们最好的答案。别着急,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想灭掉一个党派,可以很简单,想灭掉一个为民着想的党派,也不是没有可乘之机,但是,想灭掉一个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且时刻不忘自净的党派,恐怕就难以实现了。
   想颠覆一个政府,或许并不难;想颠覆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或许…也可以实现,但是,想颠覆一个强有力且受人民拥护的政府,就远不是那样容易了。

   征服一个国家也不难,征服一个强大国家历史上也不是没发生过。但,若想征服一个具有完整文化体系且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正在崛起的强大国家,历史上还很少有过实例。
   消灭一个民族也不难,但消灭一个具有强大凝聚力的民族比较难,消灭一个集智慧与强大凝聚力的民族难上加难。
   同样,让一种文化消失也不难,难的是摧毁一个文明。当然,如果你想摧毁的是一个具有优良传承性,且拥有强大包容性、凝聚力和生命力的文明,便是难于上青天了。
   有人会问:如果上述这些【最难搞定】的条件聚集到了一起会怎么样呢?答案再简单不过----你将看到一个由难以搞定的民族建立的难以搞定的国家。
   事实上,放眼全球,这样最难搞定的国家其实并不只有一个,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是其中之一。
   但这毫不妨碍有人不遗余力地打着颠覆和推翻中国的算盘,原因同样非常简单----只有当你跪着的时候,这个世界才可以是一团和气的,因为那些挥刀宰割你的既得利益者皆是喜笑颜开,而你又不敢说什么。当然,被宰割者没几个想拥有这样的“和气”,所以,其必然要竭力站起来,而在这一过程中,那些赚的盆满钵满的既得利益者也就必然要面对利益上的损害,这对他们而言是绝不能接受的:你翻身做主了,我们从谁身上攫取利益去?
   于是,他们开始拿出各类手段变着花样打压你----在你挣扎着起身的时候,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把你按在地上,如果按不住,就用钞票和手腕制裁你,孤立你,同时试着利诱你。若再不得法,他们便会拿出扩音器唱衰你,说你的坏话,试图以这种方法让你自己失掉自信……一句话,他们万万不能看到有人在他们面前站起来。
   而这些恰恰就是中国过去近两百年来所经历的东西。但有趣的是,即便是在一众既得利益者胜算最大的时候,他们也终没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取得彻底的成功,时至今日,这个国家挺过了几乎所有的打压手段,甚至连唱衰也愈发没有市场了——“中国要完”喊了几十年,非但没完,而且越喊中国越强,直到今天已经没人敢小瞧这个世界东方的大国了。
   虽然那些想着把中国送进天堂的人依旧在不遗余力地重复着他们的一贯套路,还不时“推陈出新”一番,但除了在中国舆论场上掀起各种喧嚣之外,似乎并没有取得他们想看到的诸如在俄国和中东地区的效果,尽管他们在中国进行的这方面的投入并不少。当然不是说他们这一套在中国就全部奏效,但起码,距离他们的预期目标相差甚远。
   那么,这是为什么?今天,我们就替那些想搞定我们的人动动脑子,想一想他们为什么一直没有成功,或者说,中国为什么如此“难搞”。
   你们说的,我们都有,而且还可能更好。
   如果说,50年前,那些不怀好意者还可以在他们最知名的刊物上大肆指责中国贫穷落后,那么到了30年前,他们便将话题的重点转向了中国同他们的经济差距上,10年前,经济唱衰也不奏效了,他们于是又拿技术领域的问题说事。当中国在科学技术领域奋起直追,乃至在一些领域确立领先地位和强大国际竞争力的时候,他们于是又吹嘘起了所谓的“国民素质”和“生活质量”,但没有多久再次被事实抽了脸蛋。是的,中国一直在进步,创造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奇迹,这样他们可诟病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少,虽然中国自身在发展过程中依旧会在客观上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的速度和效率已是以往难以相比的了。这就让他们越发觉得,靠咬死某一具体的事物不放来对中国进行唱衰并以此使中国人丧失自信力,沦为西方价值观的策略已经越来越不靠谱,而且极易于不久后在飞速发展的中国面前遭致无比的尴尬,毕竟,他们说我们没有的东西,我们很快便会拥有,甚至还会做的更好。
   那怎么办?所幸,他们还剩一个极其稳妥的手段----在国际社会主导话语权。毕竟生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他们,曾频频抓住绝佳的历史机遇,并由此一度主导国际秩序。而这所带来的结果之一就是他们可以用自己的声音在这颗星球上定义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人权】和【法治】,什么又是【政治正确】----尽管他们做的许多事情和他们定义的内容并没有太大关系,过去在风帆战列舰时代是这样,现在在这个遍布电子设备,特别方便进行各类监听活动的时代也是这样。
   但这无关紧要,因为即便如此,也完全不妨碍他们和他们的追随者们去给他们不喜欢的人和让他们无从获利的人加以“不民主”、“不自由”、“无法治”、“奴才”等一系列罪名。关键是这一系列东西还是万能的,毕竟只要有负面新闻就可以这样套上去,把一切归咎于攻击对象的“体制问题”。如此岂不美哉?事实上这种惯用套路放到现在也是爷爷级别的了----当年他们对世界上第一批红色政权如此,之前对那些已经被颠覆的不听话的国家如此,如今对中国也是如此。更何况,在经历了上世纪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国际共运陷入低潮后,他们的这一套路更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以至于进入了“灭国于无形”的境地。“阿拉伯之春”招致的战火烧得正旺,乌克兰动荡的局势下又出现了他们的影子。以“民主自由”的名义,他们似乎总能颠覆一个又一个与他们价值观不符的国家。但是,在中国这里,他们碰壁了。以至于现在,他们在唱衰民生、经济、科学技术等而不得的情况下,遇事便高呼“不民主”、“不自由”、“体制问题”时,非但越来越没有市场,而且还招致了越来越多中国民众的反感。
   为什么这种屡试不爽的套路在中国也开始碰壁?原因也不难想到,同样如本节小标题一样----你们说的,我们都有,而且还可能更好。这句话在中国人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上同样适用。
   在他们的论调中很常见的一点便是将“中国文化不具备民主的土壤”,“中国思想是奴性思想”,“中国人不具备公民意识”等作为中国应当全盘西化、完全套用西式民主的理由,于此对应自然称西式民主是真正的、唯一的民主,而支持西式民主,自然就是公民意识的提现。他们甚至给出了这样一种理由:因为中国经历了极长时间的封建社会,故而奴化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不似西方社会那样“开化”,也就体会不到“民主”和“自由”。
   然而事实上果真如此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只需对基本的历史知识稍加浏览便不难发现,中国人的内心世界里是从不缺乏对独立与自由的渴望的,而且,中国人民也从未甘愿做过奴隶。
   正如那篇著名的知乎回答所述:
    天破了,自己炼石来补;
   洪水来了,不问先知,自己挖河渠疏通;
   疾病流行,不求神迹,自己试药自己治;
   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被太阳暴晒的就把太阳射下来;
   谁愿意做拣选的石子就让他去吧,谁愿意做俯伏的羔羊也让他去吧;谁愿意跪天子跪权臣就让他去吧,谁想不问苍生问鬼神也让他去吧;
   斧头劈开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不愿做奴隶的人。
   这就是这个民族不可亵渎的东西。
   没错,这就是这个民族不可亵渎的东西----自爱自立,自强不息。这种不可亵渎的东西,并不存在于某座神坛之上,也不存在于哪个帝王的宫殿中,更不存在于某些老爷们的宅邸里,那么它存在于何方?我们也说不清楚,或许因为它无处不在吧……比如它可以存在于上古神话的天马行空里,也可以存在于文人墨客的笔走龙蛇间;它可以是竹林七贤的放荡轻狂,也可以是陶渊明的飘然闲适;它可以是范仲淹的忧与乐,也可以是文天祥的生与死;它可以是《石头记》满纸的荒唐言,也可以是《水浒传》豪迈的一声吼……它在由千千万万短衣帮们耕作出的广袤土地上生长,化作辛亥的一声炮响,又化作南昌的一面红旗,在这个国家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它聚则是中华民族最后一股元气,散则成足以燎原的漫天星火;到了黎明前最黑的夜,它便是启明星,是红色的激流,是那轮即将升起的红日……
   一句话,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人们,他们多是不会看着别人的眼色弯下脊梁的,如果有,则必将成为众矢之的,为世世代代所不齿,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这一点,这些人至今还被挂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就是因为他们亵渎了某种不能亵渎的东西。
   诚然,中国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也有过太多的皇帝和老爷,但是比起上述这些,他们算得了什么呢?他们虽然被尊为天子和大人,龙袍加身,冠冕齐整,也被扶上庙堂,加以顶礼膜拜,看上去那样的不可一世,也或许执掌生杀大权,无限接近于封神。他们中也不乏有人自称天下是他自己的。然而即便如此,有些话却仍被这些统治者们忌惮了千年之久,譬如“养民也惠”、“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云云。故而他们大多数人虽是荣华富贵极尽奢靡,但却也有怕的东西,只不过他们将自己所怕的藏得很深,又包装了一番,以“仁”、“圣明”、“恩德”等面目示人。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些不过他们是在极不情愿地守着那一丝赖以自保的底线,是他们对千千万万民众挥之不去的那一份敬畏。
   当然有人着实突破了底线,将这般敬畏轻蔑地抹去,那么他的下场一定很惨,事实总是如此----从武王伐纣到国人暴动,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从“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到“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从“等贵贱,均田免粮”到“有田同耕,有钱同使”,无不可以看出,当人民的怒火烧起来的时候,纵使你世代为君,或权倾朝野,或富甲一方,又如何能够平息?这是自古以来就已经存在的教训,警示着后世每一任执政者,千万别得罪了最普通的老百姓。可以说,在任何时候,千千万万的中国人都没有甘愿去做一辈子奴隶,他们始终没有放弃靠斗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且在必要的时候行使它。中国,可以说是农民起义最频发的国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