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姜维平文集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姜维平
   
   自从郭文贵流亡海外,高调劲爆王歧山家族贪腐丑闻,而安邦公司扬言起诉《财新传媒》,挑战胡舒立,引来中共官场与商场新一轮震荡,非但未能力阻“老王”强势打虎,反倒连累民企灾难升级,继肖建华之后,又一位民企老板,安邦保险董事长吴小晖被抓,国内的官场商场交界处,一片哀鸿,郭是酒店业,吴是保险业,肖是证券业,他们接连出事,会使人们产生联想,下一个也许是地产业,而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是中国的特色,所谓的世界华人商业地产首富王健林,在目前的中国体制里,虽然不断高调亮相,6月20日,还在青海省西宁市出席第18届中国青海绿色发展投资贸易洽谈会,并发表演讲,但一夜间被带离调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变故。


   
   据媒体报道,在今天的债市上,万达的债券被狂抛,价格出现意想不到的新一波断崖式下坠,截止中午11点29分,16万达01债早盘价格一度跌逾2.3%,目前跌1.92%;16万达02债价格跌3%;16万达04更是暴跌9.9%。而16万达04上市日期是2016年6月30日,期限是5年期,最终发行规模是30亿元。不但国内市场上债券价格被抛售、价格暴跌。在美元债上,上午,万达2024年到期的美元债券也大跌1.9%。债市上的雪崩飞快传导到了股市。今天早盘,在A股股指上扬的时候,万达在A股唯一的上市公司万达电影开盘后震荡下行,盘中突然快速下跌至几近跌停,最低报51.92元,截止上午收盘跌幅为9.87%,成交量放大至逾11亿元。截止11点30分,万达电影的换手率高达5.42%,无论债券在二级市场上涨与跌,最终,王健林旗下的万达集团都要还本付息。在股票方面,截止上午收盘,王健林和第九大股东王思聪共被“蒸发”4086439330,40.8亿。当时传言,几大国有银行都在抛售万达上述债券。
   
   虽然,此后万达集团出来辟谣,好言奉劝人们别听信传言,但作为一个了解王健林的记者,可以坦言,由王健林创业初的“原罪”而论,只要中国没有独立于党派之外的司法系统,只要他无法通过并购外企远离国内,分分秒秒出事都是可能的,也许万达告别上个世纪的历史,可以抹去大连人的有关王老板的负面记忆,并以不行贿的指令而要求新的公司高管,但往昔的类似辽宁省本溪市法院判决书指控的,行贿某些其他大连官员的案情,也可能连累万达,假定有关方面要追查更多有关薄熙来的余罪,甚至发现福建商人黄如论的总后台,以至更高层官员的腐败问题,“脚踏几只船”的王健林,落水的概率就比较高。因此,我不认为,万达债股雪崩的原因仅在于经济层面,比如,万达商业合并口径债券存量870亿,贷款存量约1000亿,信托存量约500亿,该公司2016年上半年的资产负债率是%72.6,而更可能在于政情方面。
   
   媒体报道说,上述消息发布后,很快,就有疑似相关人士的分析流传开来:“与有非常熟悉关系的X行自营、X行资管以及有X行公募及专户的基金打听,均表示没有相关行动”。我想,既使不是这些银行或基金会,也是众多的散户,不论如何,都与目前国内19大之前严峻的政经形势有关,互联网,尤其是自媒体是新的交流平台,中共自欺欺人的封网,已无济于事,无疑的,延伸到海外的,主要是在美国的中共两个派系的决斗,非常明显而激烈,以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人为首与郭文贵组成的利益集团在上个世纪走上鼎盛,而近期步入衰落,他为扳回败局的利剑,只能是指向对立权贵的软肋生死一战,而王歧山必定要以力度更大的反腐而断后,防止遭到“江派”残余势力与党内同情郭的对手连盟,对自己的反攻倒算,因此,抓捕对立派的贪官,必得先行控制与其交往密切的民企富豪为证人,而走法律程序,所以,富翁们享受物质的快感抵消不了恐惧的痛苦,郭文贵,肖建华和吴小晖等都是前车之鉴。
   
   另据6月21日《福建日报》报道,被传曾遭中纪委扣查的大陆富豪黄如论,日前被免去福建政协常委职务。黄如论被曝不但与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关系密切,还是江泽民亲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钱袋子”。我记得中纪委2012年在大连设组查办薄熙来案时,有知情者说,包括王健林在内的一大批大连民企老板被约谈,有很多人被疑似有行贿行为,但由于王健林与贾庆林关系密切,中纪委扛不住说情,且忧心案情涉及众多企业,抓人太杂或影响经济形势和投资环境,而只留下徐明,唐晓林两案,也有传言说,上层已定薄熙来刑期,不得不量体裁衣,而切割一大批民企老板,王健林也在其中,虽然,这些耳语一时难以证实,但王健林深感不安全,从此变得高调,确是事实,他以海外并购为借口,实行战略转移,一度非常成功,但是,2017年4月,王以10亿美金收购美国电视制作公司DCP的交易,疑似向海外转移财产被有关方面下令撤消,结果赔了违约金5000万美金。
   
   我觉得,王健林一定有苦难言,牢骚满腹,但他与其责怪国家外汇管制,忍气吞声,不如将巨资从海外撤回,转投国家贫困地区,以洗刷薄熙来与其关系密切的嫌疑,我作为他的一位家乡人,早在2009年,曾以《王健林应当与薄熙来保持距离》为题,对其善意提醒,后被2012年发生的王立军以及薄熙来案件证实是先见之明,我可能人微言轻,不被由“穷光蛋”变为亿万富豪的王健林看重,但自古财富流动性大,太多只能招灾,况且,他又是薄熙来培养起来的大连民营企业家之一,难以在名利场上永远左右逢缘,而爱子高调炫富更是雪上加霜,招至忌恨,不该有的过多财富,无法带来好运,虽然,这次万达债股下跌后可能再升,未必王健林落马,但也要有忧患意识,听信老乡一言:立即把大部分的钱财,全部用于国家建设项目,只留一点点,回大连养老吧,这才能永绝后患。
   
   2017年6月22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6月22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7/06/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