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金光鸿文集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金光鸿律师
   
   《论语·子张第十九》: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在网上找了几条翻译,都不满意,自己试着解读一下:
   
   子贡说,纣王的不善,不如传说中的那样,两者相差太远了,所以,大人物如果你自己不想做好,放纵自己,那天下所有的坏事都会算到你头上。君子,古代有学问、有修养、有节操、德行高的人,也指身居高位、有社会影响的公众人物。恶居下流,不喜欢自甘下流,恶,厌恶、讨厌。
   
   这里,子贡只说纣王的不好,注意,子贡没说纣王无道,纣王是昏君之类的话,甚至都没说纣王为恶,只说他“不善”,就说不好,说这个人不好,他不好但不一定就是坏,也不一定是为恶,就是干坏事。就因为纣王的不好,但由于纣王身居高位,天下瞩目,就因为你放纵自己,甘居下流,所有天下所有的坏事都会算到你头上。可见在孔子时代,人们就开始怀疑纣王无道的传说的正确性了,到后来,越来越离谱了,纣王简直就是暴君的代名词了!
   
   如《呂氏春秋.貴直論.過理》:
   
   “糟丘酒池,肉圃為格,雕柱而桔諸侯,不適也。刑鬼侯之女而取其環,截涉者脛而視其髓,殺梅伯而遺文王其醢,不適也。文王貌受,以告諸侯。作為琁室,築為頃宮,剖孕婦而觀其化,殺比干而視其心,不適也。”
   
   《史记·殷本纪》:
   
   “帝纣资捷辨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于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战,而盈巨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于鬼神。大最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于是纣乃重刑辟,有炮烙之法。……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太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佯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太师,太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于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
   
   在民间享有广泛的影响力小说,明朝许仲琳所著之《封神演义》,盖取材于此也!
   
   个人觉得比较靠谱的是《尚书·牧誓》中关于周武王伐纣前作的誓词,相当于现在的檄文之类,不过誓词是祭天的,就说我干的这件事,成与不成,就看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了,所以与檄文还不完全是一回事。
   
   武王戎车三百两,虎贲三百人,与商战于牧野,作《牧誓》。
   时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
   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勖哉夫子!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于商郊。弗御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
   
   这里,列了纣王所谓的六条罪状:
   
   1、“惟妇言是用”。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听女人的话,怕老婆,这在今天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为什么武王伐纣也可以堂而皇之地把听女人的话也列为纣王的一条罪状呢?
   
   《易传·系辞上》上说:“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是故刚柔相摩,八卦相荡,鼓之以雷震,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这里是说,男为乾、为天、为尊、为贵,女为坤、为地、为卑、为贱,这是女性在社会和家庭中的地位和角色分工、男以动、刚、易、知为功、为美德,女以静、以柔、简、从为美德,各司其职,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女人有一条美德是“从”,即“《韩非子·忠孝》中所说“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天下治;三者逆,天下乱”,汉董仲舒《白虎通義·三綱六紀》稱“三綱者何﹖……君為臣綱﹑夫為妻綱﹑父為子綱。”结合儒家之五德“仁、义、礼、智、信”,合称“三纲无常”,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常识。
   
   用现代的话来说,男人理性、女人感性;男人擅长抽象思维,女人擅长形象思维,前者能迅速从个别上升到一般,从事物的表面看到事物的本质,这种思维能力能使男性迅速地作出判断和决策,但如何能把你的判断和决策让别人理解,尤其是让女性理解,这就是男人的责任了,所以《易》说,“乾以易知”“易则易知”,就说你要把你的意思用一种简单明了的语言也好、动作也好,表达出来,越简易,别人越容易理解,越容易追随你,这是一种美德;
   
   而女人则是“坤以简能”“简则易从”,就说女人要单纯,单纯的女人就比较容易听从男人、服从男人、追随男人、协助男人,共同做成一件事,完成一件使命,
   
   无论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复杂了都不好,越简单、越单纯也好,其中的奥妙、精妙、微妙之处,非潜心向学、细细揣摩也好、玩味也好,不能尽其妙也,周易在这里讲了一个阴阳之道,一个宇宙人生的真理!
   
   我当年在厦门大学当老师时,经常在课堂上给我的学生讲这个问题,我说男人理性,女人感性,男人擅长抽象思维,女人擅长形象思维,天下的女人都做衣服,但一流的服装设计师是男的,天下的女人都煮饭,但一流的厨师是男的,男人有艺术细胞的不多,女人天生就是艺术家,可是一流的艺术家大都是男的,皆是这种思维方式的差异之功,但是没有女人也不行,没有女人,这个世界难免枯燥、单调、乏味,男人创造世界,女人装点世界,男人是太阳,发光发热,女人是月亮,以柔顺为美德,做太阳的就充分的发光发热,做月亮的就象月亮一样温柔,后来我安排学生演讲,有个女学生在课堂上反驳我的观点,她说她想作太阳,不想做月亮,还说有的女人就想做太阳,为什么要我做月亮,以致我不得不又在课堂上就这个问题做补充解释。
   
   这样女同学的观点在当今中国还不是一例两例,差不多是一个普遍现象了,而很多男人也是自甘堕落,干脆什么也不管,交给女人当家,图省事,易说,“乾知大始,坤作成物”,如果乾不想作“大始”了,女人也不知道如何“成物”,所以整个社会才一片乱象,“大始”者,方向也,纲也,牡(公)鸡不司晨,整个社会没有方向感,焉得不乱?当年的纣王不想做太阳,要让女人做太阳,把决策权交给女人,“惟妇言是用”,一者,根据男女思维方式的特点,女人能做出什么好决策?男人们常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此之谓也!女人一般比较短视,商纣王把决策权交给女人,诸侯都不服,这算个什么事?!有悖人伦天理嘛!那是亡国之兆!
   
   唐朝女皇武则天,690年10月16日-705年2月22日在位,计在位十五年,民国史学家岑仲勉说,“武后任事率性,好恶无定,终其临朝之日,计曾任宰相七十三人”,十五年任命了七十三位宰相,真是够“率性”,够“无定”的,而“率性”“无定”乃女人天性;清朝亡于慈禧之手,亦是女人之“率性”“无定”天性所致,二者皆是牝(母)鸡司晨,牡(公)鸡不司晨之果,据《维基百科》之“慈禧太后”词条:“1908年11月15日下午5时,慈禧驾崩。就在她死的前一天,光绪帝也在瀛台突然病逝。民间普遍传闻光绪帝是被慈禧毒死的。其遗言是:‘此后,女人不可预闻国政。此与本朝家法相违,必须严加限制。尤须严防,不得令太监擅权。明末之事,可为殷鉴!’慈禧以女人之身听政至死,死前却留下“此后女人不可预闻国政”的遗训,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
   
   后蜀后主孟昶沈迷於酒色,以致國事日非,後蜀廣政三十年(965年)孟昶投降趙宋,花蕊夫人徐貴妃诗云「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据说此诗甚受宋太祖趙匡胤賞識。我看没有一个男人不叫好的吧!但女人肯定都会骂花蕊夫人是狐迷子,把男人迷得不理国事,按我说,孟昶沉迷酒色,荒废国事,你花蕊夫人没责任?!他不就是迷你吗?
   
   当然,我也很有可能是冤枉花蕊夫人了,因为花蕊夫人是贵妃,我不是很懂古代宫廷女人中的地位,但在民间,大概妻对夫是有规劝之责的,至于妾,大概是没有这个责任的,宫廷中的贵妃呢,应该是低于皇后的,大概也是民间妾的地位,以美色取悦君王,没有规劝之责。
   
   说到妻对夫的规劝之责,多说几句,易说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男女刚柔相摩相荡,乾知大始,坤作成物,男人有错,女人亦失规劝之德,当年唐太宗受不了魏征的严厉斥责,回到后宫还在气哼哼地说,我一定要杀了这个乡巴佬,结果长孙皇后正装相贺,说你有此诤臣,乃国之福也,太宗乃悟,命史官记录下来,传之后世,魏征死后,太宗皇帝伤心地流着眼泪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魏征没,朕亡一镜矣!”,唐代有此大度大量的太宗皇帝,有贤德如长孙皇后,诤臣如魏征,猛将如秦琼、尉迟恭等,乃大唐众生之福也。
   
   另据新唐人电视台《传彭丽媛劝阻习近平:有什么好斗的》(http://goo.gl/K6PLDb)一文:“李柏光在习近平主政福建时,曾多次帮助福建农民维权,指导农民用法律手段罢免官员,成为律师界维权的代表。据说习近平听闻李柏光又要来杭州,在饭桌上生气地说:‘这次我非得好好和李柏光斗一斗。’正在杭州的彭丽媛立刻劝阻:‘李是博士,你也是博士,博士之间有什么好斗的。’”这即是说彭丽媛有规劝之德,如果此事不假,其贤可见!中共治下,中国大陆众生好容易等到一个贤惠的“国母”,这是不是中国大陆人民即将走出苦难之吉兆呢?我不敢说,读者自己分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