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儒学入门(下)]
金光鸿文集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学入门(下)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金光鸿律师
   

   三
   
   我们再来看看《论语⋅学而第一》开篇之第二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此句表面意思不难理解,即便是现在,有朋友自远方来,也是不亦乐乎,不过是忙得不亦乐乎,有的甚至是叫苦不迭,个中滋味只有自己体会了。
   
   不过,圣人在这里说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可不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那样,来了朋友,酒桌上拼搏一番,然后再在麻将桌拼搏一番,有的还少不了歌厅、洗脚店、红灯区去享享艳福,有道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还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真是不亦乐乎?!
   
   要理解圣人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关键是“朋”作何解。
   
   在春秋,朋和友一般是分开用的,查《象形词典》:http://vividict.com/
   
   朋,甲骨文 像系在一起的两串玉片 。造字本义:系在一起的两挂玉串。古代货币单位,以五贝为一系,两系为一朋。金文 承续甲骨文字形。篆文 另造象形字“鹏”,以并列的羽毛 强调并列含义。隶书 将篆文简化成两个“月” 。 附 文言版《说文解字》:朋,古文凤。象形。凤飞群鸟从以万数,故以为朋党字。 附 白话版《说文解字》:朋,古文写作“凤”,像凤的形象。凤高翔时多以万计的鸟群追随,因此用凤翔之形作为“朋党”的“朋”字。
   
   可见,朋,类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之意,一般认为,在古代,同门为朋,同志为友。通俗讲,就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弟子,才叫朋。
   
   在古代,交通和通讯都不发达,学生离开老师后,各回各家,各修各的,平常难得见上一面,而且春秋时代,纸张没有发明,书信都是写在竹简上,也没有现代的邮局,书信往往都是国书或士大夫才偶一为之,所以,同门好友大老远来看你,当然高兴了,即便是在现在交通和通讯这么发达的情况下,同班同学大老远来看你,仍然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这是其一!
   
   其二,为学也好,为道也好,是不能没有朋友交流和切磋的,一个人独修、独学進步慢,我们且看契诃夫《打赌》中的一段:
   
   “在律师陶醉于阅读期间,银行家还收到他的这样一封信:
   
     亲爱的典狱长:我用六种文字给您写信。请将信交有关专家审阅。如果他们找不出一个错误,那么我请求您让人在花园里放一枪。枪声将告诉我,我的努力没有付诸东流。各国历代的天才尽管所操的语言不同,然而他们的心中都燃烧着同样热烈的激情。啊,但愿您能知道,由于我能了解他们,现在我的内心体验到多么巨大的非人间所有的幸福!
     囚徒的愿望实现了。银行家吩咐人在花园里放了两枪。”
   
   文中的主人公,一个人关在一间房里,虽然有书看也算有寄托,可是,没人交流是不是也很苦闷啊?
   
   《论语⋅学而第一》中记载了一段孔子师徒之间答疑的故事: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论语 学而第一》)
   
   子贡为学,有了心得,想跟老师讨教,孔子就回答了他,读者不难分辨,先生境界自是高于学生。子贡当然高兴了,紧接着追问老师一句,说,这是不是说为学需要跟人切磋的意思啊?孔子师徒先是在讨论贫者和富者各自如何自处的问题,孔子给了学生一个答案,学生从中又悟到更有普遍意义的更高一层的学理,先生当然予以肯定了,就是:子贡啊,你不错啊,我可以跟你讲诗了,告诉你过去,你就知道未来了!就是举一反三的意思,通俗讲,就是悟性好!孔子师徒留下的这一段佳话也可算作是为“有朋之远方来,不亦乐乎”之内涵作一点旁注吧:学人有得,与人切磋,乃人生一大乐事,弟子跟老师讨教,老师点化一下,也乐在其中吧,我想!
   
   史记里面也记载了一段孔子向老子问礼的故事,可见,圣人也是要与他那个层次的人切磋和交流的。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
   
   李洪志先生有一首叫《心明》的诗云:
   
   “为师洪法度众生,四海取经法船蹬,十恶毒世传大法,转动法轮乾坤正。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六日于亚特兰大”
   
   可见,要度人救人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从李洪志先生的诗可以看出,为了传法救人,李老师也曾经“四海取经”。
   
   《庄子⋅秋水》里面也记载了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叫“濠梁之辨”, 我上网查了一下,至少在我知识所及范围之内,没看到一个解释是令人信服的。
   
   原文如下: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女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这就是著名的“濠梁之辩”,简言之,它实际上讲的是庄子和惠子两个道友切磋的故事,试析之:
   
   庄子跟惠子有没有同过学,是不是一个师传,我不得而知,这个故事说的其实是一个“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故事。
   
   从文中背景看,应该是惠子去拜访庄子,庄子带他的道友在濠梁之上散步,当时庄子的心情非常好,正好看到河里有一群鲦鱼游过,(按《百度百科⋅鯈》:鯈,就是白鲦。很小,形体狭窄扁平,类似柳叶,鳞细整洁,洁白可爱,喜欢群游。浮于水面。)就借物咏志,感叹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
   
   其隐含的意思是,我庄子能携你老朋友惠子“从容出游”,是我的快乐,您老人家来看我,想必是公务繁忙,拔冗与我相见吧!这里有暗讽之意,讽刺惠子为权欲所累,不得从容。
   
   两个道友相聚,当然不会像现在同学相聚一样,就是喝个小酒,打个小牌,热情的有的还把女同学支开,带男同学到歌厅、洗脚厅还有什么红灯区去风流快活一番。古代道友同门师兄弟相见,都是要切磋学问,相互考校,互相勉励的,以期共同精進,道业学业有成,不负师恩的。
   
   惠子一听庄子有暗讽之意,马上就跟上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一般翻译成:“你又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呢?”我个人觉得不是很贴切,至少不是很全面,比较贴切的翻译是:你又不是鱼,你又怎么能知道或体验到鱼的快乐在哪里呢?
   
   惠子是春秋名家一派,大致相当于现在的逻辑学家,表面上看,惠子在这里实际上谈的是一个现代逻辑学上的“类”的问题,人和鱼不是一个类别,所以人没法知道或者体会到鱼的快乐何在,就像惠子没法体会到庄子的快乐会在,他俩也不是一个类别的。另外,说简单一点,从现代逻辑学的角度来看,惠子实际上是想借讨论逻辑学上的种(类)概念和属概念的关系问题,跟庄子交换看法。庄子、惠子、人、鱼是种概念或类概念,快乐是属概念。
   
   惠子当然明白庄子的规劝之意,这句话就是惠子给出的答案。
   
   其隐含的意思是,你庄子又不是我,你怎么就知道我为官不乐呢?这里,惠子的回答仍然是处于守势,没有去非难庄子,也没有硬拉庄子去做官,因为庄子想的只是山林野趣之乐,宁可当一只快乐的野猪也不愿意做官;可庄子就没有这么洒脱,一见面就跟惠子干上了,意思是你做官有什么好,做官受拘束,你看我多从容,多快乐,就像河里的鲦鱼一样无拘无束。
   
   请看以下关于惠子和庄子的史料记载:
   
   先看关于关于惠子的记载
   
   1、刘向《说苑》:梁相死,惠子欲之梁,渡河而遽,堕水中,船人救之。船人曰:“子欲何之而遽也?”曰:“梁无相,吾欲往相之。”船人曰:“子居船楫之间而困,无我则子死矣,子何能相梁乎?”惠子曰:子居船楫之间,则我不如子;至于安国家,全社稷,子之比我,蒙蒙如未视之狗耳。”
   
   梁国总理死了,惠子要去竞选总理,渡河太急(遽,急也),掉到河里去了,还讲了一通狗屁不通的什么“安国家,全社稷”的大道理,骂救命恩人船夫是“狗”,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要让我来说,掉進河里,不是船夫搭救,连命都保不住,急急忙忙去争相位,己尚不能安,何以安国?不是船夫搭救,命尚不能全,何以全社稷?通俗讲,命都没有了,那个狗屁总理给你当也当不了,去阎王爷那当相爷去吧!不知现在几人能知这个道理?所以庄子才说“两臂重于天下也!”
   
   2、《庄子⋅秋水》: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吓 !’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惠子当了梁国总理,庄子想去看老朋友、老同学,结果有人造谣说,庄子要来夺你的总理职位。惠子害怕极了,就利用总理职权派人搜了三天三夜,庄子也不怕,照样去拜访老同学,跟他说,你就像一只鸱鸟一样,拿一只死耗子的臭肉当美味,还怕鹓雏来抢,你的那个梁国总理的职位于我,就像一只死耗子的臭肉一样!谁稀罕啦!别吓唬我!
   
   那意思是,你把一只已经腐臭不堪的死耗子肉看那么紧干什么?!以庄子的修为,当然不会是去跟这位老朋友斗气,而且总理这个职位,为善为恶全在个人修为,与总理职位何干?!庄子和惠子也是人各有志而已,不然,焉有他的命在,早就如孙膑、韩非子之结局了!依我看,庄子是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位老朋友在名利权斗场中迷得这么深!正是:“悠悠万世,几人不迷”(李洪志《转法轮》卷二)!有人能看得透,放得下,才是一等人!
   
   不知江泽民和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不是害怕李洪志先生来抢他的早已腐败变质的死耗子的臭肉啊?我看是!后江泽民时代的中共,以及前江泽民时代的中共,他们干的一切都是为了这块腐臭的死耗子肉!大法弟子传九评,劝三退,当然不会是为了这只早已腐臭的死耗子肉,他们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他们的同胞迷在名利情仇中不能自拔!李洪志先生诗云:“功名利禄不长久,世道兴衰全在天”!小到个人命运,大到国家民族的兴衰存亡乃至宇宙之成、住,坏,皆是有定数的,又岂是人力之所能左右哉?!众生无非是按预先安排好的角色,照着早已写好的脚本在演戏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