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金光鸿文集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女性问题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金光鸿律师
   

   一
   
   一踏入美国国土,我就对美国和美国人民充满了深深地感激之情,尽管我不是美国公民,美国也不是我的祖国,但是,当我看到美国国旗的时候,我的内心仍然充满了激动之情,我知道在这面美国国旗的背后,美国和美国人民对全世界人民的作出的牺牲和付出,也知道这面美国国旗背后的含金量和内核。
   
   美国的先祖们,为了逃避宗教迫害,追求信仰自由,远渡重洋,踏上了这块新大陆,而后,又为了国家的独立,跟英国殖民者干了一仗,矗立在纽约自由岛上的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是由法国雕塑家巴特勒迪设计,落成于1886年10月28日,是法国人民送给美国人民的礼物,形象为罗马神话中的自由女神身披长袍、右手举火炬,左手的册子上写着美国独立宣言发表的日期:1776年7月4日,成了美国核心价值观的象征:独立和自由!
   
   这个伟大的国家,还有伟大的美国人民,独立两百多年以来,历经风风雨雨,恪守这两个立国之本,他们不仅维护自己的独立和自由,也尊重他人的独立和自由,也愿意为他人的独立和自由而战,保护那些失去独立和自由、失去祖国的全世界的人民。无数的我的中国同胞,非洲同胞,亚裔同胞,拉美同胞……或为了逃离暴政,或为了逃避信仰迫害,有的甚至是为了生计,来到了美国,但是美国毫无怨言地接纳了他们,而且合法难民还拿着美国政府的食品补贴,基本可以维持一个月的生活,当然是美国纳税人掏钱了。最近,美国国会正在为通过难民法而辩论,据报道,有的地区美国人游行请愿,让美国政府让一千一百万的非法难民合法化,就为了一个理由:要给这些非法难民一个公平的机会!尽管美国也在遭受经济危机的困扰,美国人民自己也有衣食之忧。
   
   然后,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应该为美国和美国人民做点什么。
   
   做什么呢?
   
   美国是太平盛世,政府是为公的,法院是独立的,国会是民选的,信仰是自由的,美国宪法还明文禁止国会制订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私产是受保护的,美国人民是友好的,学术是没有禁区的……
   
   想到学术,我随手查了几个大学的网站,发现他们的大学里一般只讲授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传统的西方哲学,却很少有开讲《论语》和《道德经》的,在网上看到李泽厚先生有在美国开讲《论语》,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李泽厚先生于我而言,有如泰山北斗一样,只能景仰的,我上大学的时候,李泽厚先生的书我是每书必买,每书必读(只有一本研究康德的书我读不懂,就没读),受益非浅,至今不敢忘恩。大致为学之人,必先有师从,而后自己不断精进,终至学业有成,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没有听过李泽厚先生的《论语》课,但我也曾拿过一个武汉大学中国哲学的硕士学位,因自己不用功,又恰逢八九乱世,学之不长甚矣,后读南怀瑾先生的国学书籍开了点窍,现在又拜读李洪志先生的大作,又开了点窍,对孔老之学颇有点一得之见。
   
   有感于美国和美国人民愿意为他国人民所稀罕的自由和独立而付出,愿意保护弱者,我没有能力保护弱者,我自己现在也是弱者,在寻求美国政府的保护,因为中国警方说我在网上发表了不当言论,我的一位当事人李铁因为不当言论被武汉法官判了十年,还不许律师辩护,我曾经因为卷入茉莉花事件惊动过北京警方、厦门警方、湖北警方,这一次,一不小心又惊动了他们,还好,在中国,像我这样的弱者举国皆是,我也不是什么重量级的人物,所以走得无声无息。
   
   但美国也有他稀罕的,那就是正统的中华文明。因此,前有李泽厚先生开路,新儒家之杜维明先生、林毓生先生、余英时先生等更是前辈先贤了,也曾拜读过他们的书籍和论文,估计在美国大学也没少讲论语,还有中共官办的孔子学院估计也没少讲论语,还有陈鼓应先生估计也没少讲老庄,但对美国和美国大学来讲,仍然是江河一粟,美国人是言必称希腊(我曾经就在美国的航天博物馆前碰到一个老美,大谈特谈古希腊民主制),就像从前的中国人言必称孔老,现在的中国人言必称马列,就包括我素来尊敬的易中天老师。
   
   我从前在武汉大学就听过易老师开讲的《中国美学史》,那真是,两百人的大教室连走廊上都坐满了听课的学生,后来到厦门大学又有幸与易老师说禅论道,大谈特谈中国的修道文化,后来易老师在中国的“遭殃电视台”开讲“三国”,窜红全球华语界,将学术带入寻常百姓家,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我最近在网上看了一篇易中天老师在北大的演讲:《文明的意志与中华的位置》,仍然是言必称马列,这我就不敢苟同了,西哲亚里斯多德曾说,吾爱吾师,但吾尤爱真理。中国的圣人孔子也说,当仁不让于师。我不敢请问易老师,您读过《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吗?我就觉得这是两本奇书,其中,《九评共产党》揭露了中共的本质,而《解体党文化》则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学术概念,足以令学人醒悟了。
   
   当然,如果人能够看到或悟到更高的真理,也会很容易知道马列主义是个什么玩艺的,当年林昭女士是从北大图书馆的线装书中悟到了更高的真理,并且守道之死,我现在则是从李洪志老师的书中悟到了更高的真理,方觉今是昨非,如梦方醒,虽然从前也从孔老之学中获益非浅,但终究游学日浅,又不得明师指点,而我又没有宋人杨时杨中立先生“程门立雪”向程颐求学的精神,更没有祖宗二祖慧可“断臂求法”向达摩老祖求法的勇气,这不,李洪志先生的法轮佛法送到门上来了,差点堪堪错过这万古机缘,当年释迦牟尼佛传佛法时,我不知道到哪去了,据说,有人在佛住世的时候,与佛觌面相逢不识,堪堪错过,不知这人是不是我。幸而老天有眼,怜我此生求学求法求道之不易,引我入门。只要是真正的修炼人,只要是有过一个苦苦的寻觅过程的人,一定会明白,这是真正的高德大法。谁没有苦苦寻觅过,谁没有认真思索过,探索过,谁就不会知道他的珍贵。
   
   《 修真录》有云:“人身难得,大道难闻,明师难逢,中土难生。”前三句不难理解,稍有佛学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唯“中土难生”难解,中土,中国也!难生,言其珍贵也!《大涅槃经》上也说:“世有六处难可值遇,何等为六?一是佛世难遇;二是正法难闻;三是善心难生;四是难生中国;五是难得人身;六是诸根难俱。”
   
   但我们只要看看历史就知道,且不说历史上中国如何战乱频仍,前不久,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来美国首都华盛顿Georgetown University讲演,提到一个数据,说中国历史上有6000多次大小战争,那就是中华五千年历史每年都有战争发生,何作庥先生也有句名言叫:“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 网易曾作过“如果有来生,你是否愿意生在中国”的调查,结果有64%的人来生不愿再做中国人,这样表面上看来,生在中土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知道,释迦牟尼传的是佛法,他讲出的话是有法的力量的,可不是常人随便乱说的一句什么话,而且当年释迦牟尼佛讲的法并没有完全流传下来,现在流传下来的佛法是释迦牟尼涅槃500年之后,佛弟子整理记录下来的,难免挂一漏万,这句“中土难生”“难生中国”流传下来,一定是有他的缘由的。
   
   试想,你若是生在美国,又不懂中文,那你就看不到原汁原味的李洪志老师的书籍,而且这里还有个中西思维方式的差异,文化的冲突问题, 我之想在美国大学开讲《论语》和《道德经》,也是想向美国人介绍一种异于西方之科学理性文化的修炼文化,异于西方之形式逻辑思维的辩证逻辑思维方式,如果你是传统的中国人,理解修炼文化和辩证逻辑思维岂不是易如反掌,因为你整个人就浸泡在这种文化氛围中,你的记忆深处,你祖宗的血脉都是这种文化因子一代又一代的承传,即使马列外来文化之习染亦不能掩盖其本色,一遇合适土壤,就会生根发芽,不然何以解释从李洪志先生1992年5月洪传法轮佛法至1999年,修者近亿?若不是中共暴政强权恐吓,谎言欺世,则真有可能正如内蒙古阿尔山市警察国保大队长陈国东所担心的那样,那真会有十三亿中国人都来学法轮佛法的!岂不是“中土难生”幺?当然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内涵,我不敢说,读者自悟吧!
   
   要讲《论语》不难,孔门儒学,是有形之形,有所为有所不为,讲的都是如何做君子、如何做好人的一些道德规范,你能理解多少理解多少,你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相比之下,讲《道德经》就难多了,老子之道,是无形之形,无为而无不为, 最难把握,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论语⋅子张第十九》:“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为学固然不易,稍一不慎,就误入歧途,但人最难的还是“损”,也就是放弃。
   
   换句话说,要讲《论语》,谁都能讲上几句,至于是不是通达圣人雅意,在所不论;至于说要讲《老子》,难!不惟通达圣人之雅意难,即便你悟到了什么,要表达出来,有时要找出合适的词句来表达也难,人类的语言太有限了,表达不了高深的意境和道理,遑论大道!很多时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正是此意。 人类的语言实在太有限了,有时连平常人那点事都说不清楚,更不用说要表达高深的修道之境界之一二了,而且高境界的人交流一般很少用语言的,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三讲中说:“那个觉者互相之间一见面,俩个人一笑,什么都明白了。因为这是无声的思维传感,接收到的是带有立体声音的。他俩一笑的时候,已经交换完了意见。”一般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不是也讲个心有灵犀吗?我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二
   
   我想我还是先讲《论语》吧!要给老美讲《论语》,自然是要找英文版本的。
   
   在谷歌上搜了一下,找到了A. Charles Muller教授翻译的《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网址链接:http://www.acmuller.net/con-dao/analects.html
   
   First translated during the summer of 1990. Revised 2013-01-17
   
   请看“学而第一”之开篇:
   
   [1:1] The Master said: “Isn't it a pleasure to study and practice what you have learned? Isn't it also great when friends visit from distant places? If people do not recognize me and it doesn't bother me, am I not a noble man?”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