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金光鸿文集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金光鸿律师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李白《侠客行》
   
   题记
   
   治世当有所为,乱世当有所不为!
   
   导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的想法越来越多:我想写东西,我想当作家,我想买房子,我想买车子,我想娶老婆,我想生孩子,我想当国会议员,我想当法官,我想当律师,我想当大学老师,我想当牙科医生,我想发财,我想在美国买块地皮盖中国传统风格的房子,我想在美国搞个中国传统园林,我想把优秀的传统中国文化介绍给美国人……
   
   正文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現,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論語 ‧ 泰伯第八》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爱做梦了!
   
   在中国大陆,我是不敢做梦的,连睡觉都睁着眼!
   
   在中国大陆,我不敢买房子,不敢买车子,不敢娶媳妇,不敢生孩子,不敢上学,不敢看医生,不敢做生意,不敢当老师,不敢在城里摆摊,不敢跟朋友在一起聚餐,不敢礼拜上帝,不敢炼法轮功,不敢发微博,不敢写文章,不敢接受外媒采访,不敢跟“海外反华势力”有任何联系,不敢给美国国会写信,不敢跟人谈我的梦想,我唱着红歌喊着毛主席万岁读完了小学中学,战战兢兢地在本地几个中小学当了三年中小学代课老师,后来又在武汉大学战战兢兢地读完了大学和研究生,在厦门大学战战兢兢地当了十年大学老师,后来又战战兢兢地当了几年律师---不敢乱说,不敢乱动,连想都不敢乱想,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啦,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和追求自己的梦想,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只要不触犯法律,就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实在生活没着落还可以领政府和教会的救济,是胡适先生说的“有面包也有自由”!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想写东西了。
   
   当年,我在厦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因为怕写东西犯忌,而我又不屑写官样文章,所以打定主意不著一文,当终身讲师了此一生,后来还是因为在课堂上宣讲传统哲学犯了忌,被校方解除了教职,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啦,美国人喜欢阅读、写作是出了名的,在公共场所,很多美国人都是人手一书在阅读;很多退了休的美国人还爱著书立说,读书写作是美国人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一说,更没有一人高考,全家服务一说,美国言论自由、学术自由,更没有因言获罪一说。
   
   晏子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桔生淮北为枳,楚国人在楚国不为盗,可是到了齐国却喜欢偷东西,就说环境能影响人,我从前在中国大陆,没写什么文章,还以为自己就那样,可是到了美国,我却有了写作的激情和冲动,当年,我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导师唐明邦他们那一代的同学像方东美、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中共占领大陆后,他们流落到海外,一个个都是著作等身,而留在中国大陆的那些搞传统哲学研究的,只编了寥寥几本中国哲学史的教材,还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所谓阶级分析方法指导下研究出来的,我常听学兄郭齐勇等每言及此,唏嘘感叹不已!
   
   在美国,有一次我在一个电台里听到一个节目,一个大陆来美国的移民,女的,以一九四九年中共窃国后的苦难史为背景,写了一本畅销书,名利双收,电台请她去与读者分享成功的经验,她介绍说,就是尽快融入美国社会。现场一个女留学生向她请教如何学英语,她说了句,英语太简单了!我听到在场的美国人、节目主持人都大笑起来了,不以为忤!
   
   由此可见,在一个政治清明的国家,人们就会有创业也好、创作也好、创新也好,有这种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冲动,所以,孔圣人才说“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在有道之邦,只要你勤劳,肯动脑筋,人生总是充满了无穷的可能性,处处都有成功的机缘,只要你敬业,把工作做好,你就会富也好、贵也好,总之,会有前程,你贫贱,是因为你不想把工作做好,不敬业,这难道不是可耻的事吗?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想买房子了。
   
   在中国大陆,我从来没动过买房子的念头,买不起不说,还只有七十年土地使用权。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听一个也是逃难来的叫海涛的朋友讲,他太太的同事买了一幢七十五万美元的别墅,一个月只须支付三千美金,还贷期二十年。而且,在美国,每个月租房的费用分期付款的话,都可以买房子了,否则,你就只能跟人合租,合租毕竟很不方便啊,谁不希望拥有自己的一个私人空间呢!我不想买七十五万美元的别墅,等我有了正式工作,我就贷款,分期付款,买个小房子,好歹有个私人空间!如果你跟在中国一样,得过且过,按孔子的说法,邦有道,甘于贫贱,耻也!而且算算经济账,租房跟买房花的钱差不多一样啊,唯一可堪忧虑的是,买了房就只能固守一地了,美国是个流动社会,很少有人一辈子只呆在一个地方的,有人干脆就买房车,想到哪就到哪,工作随便找,不想发财,打零工也能养活自己,实在不行,还有失业救济,美国历史上还没有饿死人的报道,所以,在美国,你尽管追求自己的梦想好了!在中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那个救星年代,一家三代人挤在一间10几平米的房子里,一家人合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还饿死了四千万人,就这样还有人拥戴他当伟大领袖,这样的民众,我看只配当奴隶!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想买车子了。
   
   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买车,原先是买不起,后来买得起了,又上不了牌照,而且我这人毛病还多,其中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怕麻烦,在中国,买得起车,养不起,各种税费多如牛毛,收费站多,路上杀手也多,开车的也不知道礼让,遇上堵车什么的,还不如乘公共交通。
   
   另外,在中国,拥有一辆小车,是地位、身份和财富的象征,甚至是女人找对象,丈母娘找女婿的条件,我也没什么财富,也没什么地位,也没什么身份,穷律师一个,加上又怕养车带来的种种麻烦,我从前养自行车给我带来的麻烦让我记忆犹新,所以在中国,我压根就没想过买车。
   
   可是到了美国就不一样了,在美国,公共交通不发达,汽车就是代步工具,一家门口停个二、三辆车的是常事,不买车,上超市购个物,出门看个朋友,参加个活动,甚至有工作了上班,都是个难事,尽管我仍然害怕买车后给自己带来种种麻烦,但是从目前看来,如果不想永远“宅”在出租屋里,买车是势在必行,而且美国公路修复四通八达,直达住户门前,美国人开车都是礼让有加,车让车,车让人,没有抢道一说,也绝对没有在中国大陆常见的那种司机从驾驶窗里探出头来瞪着眼珠子骂行人不长眼睛的情形,遇上好心的司机,还能搭个顺风车什么的,如果你在开车路上出了什么意外情况,总会有热心的过路司机帮个顺手忙什么的。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越来越想发财了!
   
   在中国大陆,你想发财,不搞点歪门邪道,不学会行贿,要想靠勤劳或循正道致富,几乎是没有这个可能,而且一旦致富,会招来他人嫉妒的,弄不好就是杀身之祸,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已经太多了,前几年有个沈阳的,最近还有一个湖南的,还有重庆打黑中枉死的那些富人,他们的财富是不是循正道得来的,我不敢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都是因富致妒惹来杀身之祸。
   
   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只要你勤劳,肯动脑筋,小富是不成问题的,你用不着为买间门面、开个公司去向官员行贿,或者去拉关系、走后门,发财了,也不会招致邻居的忌妒和白眼,也不会有官员向你敲诈勒索,美国人不仇富,而且你懒也不至于饿死!当然,如果你懒,圣人可就要骂了,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就说国家有道,社会给予每个人公平的机会,你守法经营,堂堂正正就能把钱挣了,何乐而不为呢? 你说你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不思进取,你别说,那还真是一件可耻的事!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越来越想交朋友了!
   
   在中国大陆,经常被朋友劝酒,死劝活劝的,不把你灌醉不算完,自己遭罪不说,还经常得罪朋友。在美国,朋友往来,也有喝酒的,但绝没有中国那种劝得要死要活的,甚至成为一种时尚,在我老家,是凡请客,会劝酒的人,那在当地都是传为美谈的,有的甚至非要把人灌醉,看人的醉态取乐!这且不说。
   
   我这人很单纯,于中国复杂的人际关系不甚了了,经常得罪朋友,把自己也弄得很郁闷,可以说,我十分厌倦中国的这种酒肉朋友之道和复杂的人际关系。
   
   从小就看见我父亲经常因为逢年过节送礼的事发愁,在我们老家俗称“赶人情”,记得我父亲每逢没钱送礼时就会唠叨什么“人情不比债,头顶锅来卖”,就是穷得把锅卖了都要送礼,可见中国真是一个人情社会,已经到了不堪承受人情之重的程度了!有什么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否则就会被人视为另类!记得我十六岁那年,在我老家十几里地的晏桥中学任英语代课老师,那时我一个月津贴才十块钱还是二十块钱,那期间刚好有个老师结婚,要随份子,他们国家公办老师工资多少我不知道,只记得每人随份子二十元,好家伙,是我一个月的津贴还多,付不起,索性不要面子了,没去参加那老师的婚礼,把自己弄得灰溜溜的不说,总觉得做了亏心事一样,好像欠了那老师什么似的,而且我在中国,不止一次遇到这种让我灰头土脸的事!
   
   我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每次回老家农村,看到现在农村请客送礼越来越频繁,什么小孩出生、满月、生日、上学、订婚、结婚、死人、逢年过节等等,都是搜刮礼金的好机会,而且礼金越来越高,有的村官、县官,办一次红白喜事,那收的礼金就是天价,是一个老百姓几辈子都挣不来的!目前也许只有我们维权律师圈子和有志于中国民主的这帮朋友之间的人际关系还稍微简单干净一点,大家都是以道相交相知,不在吃喝,不在请客送礼,很多场合都是吃完饭大家凑钱付账,分摊费用,也没有谁去计较吃喝和送礼的事,你有钱就送,没钱也没人管你!
   
   在美国,有钱的没钱的都是自助餐,有次一个中国朋友请我去参加她的家庭PARTY,来的客人就有美国国务院的官员,没有觥筹交错,没有推杯换盏,就是自助餐,一边吃一边各自找人随意交谈;我还参加过一班美国人为一个非洲难民大学毕业举行的家庭庆典,来的客人都是那个女大学毕业生的朋友、老师和赞助者,客人要么带鲜花、要么带饮料、要么带食品,带我去的美国人让我买了一条两块多美金的大概是意大利面包,也算数,大家把带去的食品分类装进碟子,大家也是一边吃自助餐,一边自由交谈,气氛十分友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