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金光鸿文集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传统哲学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最新
·中国的精英们要在政治上成熟些,更成熟些 --点评资中筠讲话
·君子之争
·不想当官的民运不是好民运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英雄来救美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追随李洪志先生得永生 追随金光鸿律师得水牛
·必须将朝核问题上升到终结共产极权制度的高度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我要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我们所要的民主?
·關於未來民主中國政府如何解決中共出賣的領土回歸的問題
·政客是最靠不住的 --敬告香港同胞
·高手過招……
·遊日月潭
·各省宣布独立的政治意义
·不要纠缠个人恩怨
·中华自由邦(United States of China)临时宪法大纲(草案)
·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道不同,不相为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金光鸿律师


   
   
   天灭中共也好,谁灭中共也好,五千年中华古国,一朝去了一朝来,你方唱罢我登场,每一个王朝开始时都做着万岁万万岁的梦,到后来也都是灰溜溜地谢幕,历史就是这么演绎的,概莫例外!
   
   
   
   时下的反共力量,成规模的,不成规模的,地下的,地上的,和平理性地,叫嚣暴力的,实施暴力的,著文的,行动的……林林总总至少也有一百多支吧,我想。
   
   
   
   我从来都是这样的观点:对于中共何时垮台,以何种方式垮台,我是从来都不过多忧虑的,我只是想着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尽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谈这个题目也是出于这个动机吧!
   
   
   
   先跟大家说一点我自己的往事。
   
   
   
   记得我还在武汉大学读中国传统哲学研究生的时候,那时我承担了一些学生社会工作,中共治下叫学生干部,其实在西方就叫义工或者公益活动,是义务的,而且都是出于公益心,但是在中共治下却走样了,学生当干部也搞得跟官僚似的,而且大多动机不纯,不是为了服务学生,服务大众,而是为了捞什么所谓的政治资本或者为了能加入中共将来找个好工作。
   
   
   
   我是什么动机呢?
   
   
   
   大学时代,我的动机是响应刘道玉校长的倡议,在学习文化知识的同时要锻炼自己的社会活动能力,所以,我就出来跟另一名叫李川的同学作副选竞选班干部,锻炼自己的“能力”,就因为这个说法,班上有同学对我很不满,说我竞选班干部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本来嘛,当干部是为了服务学生,你锻炼什么能力呢,同学有不满情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当然,作为校长、老师来讲,他还是希望你能在大学里全面发展的。
   
   
   
   读研究生时,由于机缘巧合,我又被推举出来作干部,这回动机还是一样:不过这回不是锻炼什么社会活动能力了,我这回想的是要培养自己的领导才能,后来我还参加了一次校研究生会主席竞选,落选了,只好委屈当了部长。
   
   
   
   说实在的,三年研究生,我学业没什么长进,但我自认为,领导才能是培养了不少,只是一言难尽,这里只想跟朋友们分享一点。
   
   
   
   我从老子的“功成弗居”和“功遂身退”当中悟出了一点,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可以长久的,一个人被推到某个位置上,干成某件事,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加上很多客观因素促成的,不是一人之功,在佛家叫因缘际会,所以没有什么值得居功自傲的,更不能因此而赖在那个位置上不走,要把舞台让给后来者。所以,我那时当学生干部就一直本着这么一个态度,那就是,如果有人比我干得更好,我就退下来!可以说那时我在精神上是超越的,在心情上是轻松的。
   
   
   
   正是因了这个人生哲学,以致我从学校毕业以来,可以说我从来不跟人争什么,抢什么,该我的就是我的,社会上发生的一些争抢斗的事,我一直都是持冷眼旁观态度的,小事情比如,房改时很多人挖空心思想弄一套房子啦,车开始流行了有人急急忙忙想学车或弄一辆车啦,以致后来中共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谎言……我一直都是没介入的,就是一个旁观者的姿态。
   
   
   
   而且我在大学本科时就发现自己跟这个世界好像有点格格不入,想溶还溶不进去,就是一个旁观者,我想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点这种感觉吧,正如村上春树所说,人,人生,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但人为什么人会感到孤独,没人能说清楚,李洪志先生告诉我们的是,“人多来自天堂”,所以,人都是红尘的一方过客,不感到孤独才怪!
   
   记得那时我对中国传统的儒家、道家和佛家人生哲学是一无所知,如果说知道一点的话,那也是从中国古典小说里知道的那么一点点,后来知道了,才知道这叫“出世”之姿。我一九九二年分配到厦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玩周易的教务处李儋老师,他说我有“仙风道骨”,说实在的,我那时也没什么太大感觉,现在想想,是不是因为我在读研究生时,道家和佛家哲学的影响呢,我想恐怕似的,其实我的骨子里一直流的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和“济世安邦”的血液。
   
   
   
   可以说,在二零一零年修炼法轮功之前,我的思想一直在儒、道、佛三家之间出入,一会想济世安邦,救国救民,一会又想着安时处顺,一会又想着归隐山林,想过出家当和尚,想过去武当山当道士,想过晚年回老家农村隐居,教太极拳什么的……
   
   
   
   其实,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个问题,当然可能有点关系。
   
   
   
   我想说的是,目前有一部分(我不敢说大多数)反共力量和反共人士,他们反共所运用的武器还是中共式的:谩骂、诋毁、恶语、恐吓、暴力、谣言、挖人祖坟(他不是东西,他父亲也不是东西之类,所谓“英雄不问出身”,反过来也是这样的)、揭人隐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一坏全坏,把人说得一无是处)、下流话、贬损人格尊严、自戕……一句话,都是与《世界人权宣言》的主旨和精神相违背的!
   
   
   
   我就在想,有没有一条路让我们能成为一个高贵的反叛者呢?
   
   
   
   当年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军战败,有士兵向李将军建议,到平民区去打游击,李将军说,战争是军人的职业,我虽然称不上是个好军人,但打游击战就意味着把战争的风险转嫁到平民身上,因此,我们不能这么做。--我觉得这个李将军就是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最近我看到有公布出来的历史照片,说中共军队攻打孟良崮的时候,把所谓的地主老财(实际上是有产者)的大姑娘小媳妇脱光了衣服在前面打头阵,在我看来,这就不是高贵的反叛者(那时的中共就是反叛者)。
   
   
   
   如果说律师的武器是法律,战士的武器是枪枝,知识分子的武器是学识,那我们反叛者的武器是什么呢?
   
   
   
   我想应该是道义吧!
   
   
   
   自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时下反共人士用的武器如谩骂、诋毁、恶语、恐吓、暴力、谣言、下流话、挖人祖坟、宣人隐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我想无论如何称不上是有道义的,更说不是高贵的!
   
   
   
   鲁迅先生当年说,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在我看来,辱骂和恐吓怎么是战斗呢?!那就是泼妇骂街,这样的人能称为战士吗?显然不能!
   
   
   
   一个高贵的反叛者,他的思维、语言和行动都应该是高贵的!
   
   
   
   我不能说一个驱赶有产者的大姑娘小媳妇裸体打前阵,用活摘良心犯的人体器官来打压异见人士的中共是高贵的,同样,我也不能说一个制造暴力恐怖事件滥杀无辜、或者用恶语攻击同道或者中共的行为是高贵的!
   
   
   
   一个不高贵的行为当然也不可能是道义的!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11:16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下午5:18修订于美国马里兰银泉镇
   
(2017/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