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金光鸿文集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女性问题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金光鸿律师
   

   
   《论语•阳货第十七》: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一 引子
   
   
   今天,在大纪元博客上读到于阳先生的一篇博文《谈有关中国女性的传统观念和道德规范》,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这话出自《论语•阳货》,原文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因为是孔夫子说的话,所以被认为是权威的歧视妇女的根据。但此话在学术界历来都有争论,古文没有标点符号,如果断句不同,意思就满拧。孔子提倡孝道,且自幼丧父,靠寡母拉扯大,怎会如此歧视妇女。学界一般认为‘女’是‘汝’的意思,有一种说法认为,‘汝子’是具体指某人,或指子贡,或指卫灵公及其宠妾南子,是以某人和小人同比。‘养’是对待,侍候的意思。古汉语明确简洁,没有‘女子’这种如儿子、孩子等附加式后缀词组,‘妻子’就是指妻子和儿子(但也有例外,如君子一词,是以区别于君主)。
   这里我赞同吴正中先生的观点,吴先生认为:‘唯’是应答词,对的意思,有成语‘唯唯诺诺’为证;‘女’是汝,表单数,是对称代词,《论语》中汝都用女;‘与’是欤,是语气助词;‘子’是先生的意思;‘养’犹待也,对待、侍候、对付的意思。整句的意思是‘对,您(这位)先生(说的对)啊,小人实在是很难对待(对付、侍候)的,亲近则傲慢不恭,疏远则怨恨在心。’这句话断句则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网址链接:http://yuwslz.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43427)
   
   这段话中对孔子之“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解释超出了我以前读书求学得来的知识,属于另类解释吧,一般认为孔子这段话是在概说女子和小人这两类人的本性有共通之处,有人甚至认为是孔子对妇女的歧视。
   
   出于求知,在网上查了很多解释,现罗列如下:
   
   皇侃《论语义疏》:君子之人,人愈近愈敬。而女子小人,近则其诚狎而为不逊从也。君子之交如水,亦相忘江湖。而女子小人,若远之则生怨恨。言人不接己也。
   
   朱熹《四书集注》: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近、孙、远,并去声。此小人,亦谓仆隶下人也。君子之于臣妾,庄以莅之,慈以畜之,则无二者之患矣。
   
   邢昺《论语注疏》:“此章言女子及小人皆无正性,难畜养。所以难养者,以其亲近之则多不孙顺,远之则好生怨恨。此言妇子,举其大率耳;若其禀性贤明若文母(周文王之妻,武王之母。西伯治外,文母治内,德政流布,风化大兴。)之类,则非所论也。”
   
   今人的解释:
   
   杨伯俊《论语译注》:孔子道:只有女子和小人是难得同他们共处的,亲近了,他会无礼,疏远了,他会怨恨。
   
   钱穆:齐家之道--如何处理同仆妾之间的关系,此处女子小人指家中仆妾言。妾视仆尤近,故女子在小人前。因其指仆妾,故称养。待之近,则狎而不逊。远,则怨恨必作。善御仆妾,亦齐家之一事。白话试译:先生说:“只有家里的妾伺和仆人最难养。你若和他们接近了,他将不知有逊让。你若和他们远了,他便会怨恨你。”
   
   李敖:女人性格、小人性格--现代版解读,孔子在说这些话的时侯,他的原义,不是特指而是泛指的原因,乃在于他颇能体味出女子与小人基本牲格的那一面。从这种体味里,孔子这段话的现代表达法该是:“只有女人和小人才是最难同他们相处的。你对他们好,他们便不知天高地厚,试探你、冒犯你、搅你;你对他们板下脸来,他们便埋怨个不停,说你对不起他。”
   
   南怀瑾《〈论语〉别裁》则这样写道:“孔子说女子与小人最难办了,对她太爱护了,太好了,她就恃宠而骄,搞得你啼笑皆非,动辄得咎。对她不好,她又恨死你,至死方休。”
   
   李泽厚《〈论语〉今读》的译文这样写道:“孔子说:‘只有妇女和小人难以对付:亲近了,不谦逊;疏远了,又埋怨。’”
   
   ……
   
   其他恕不一一列举了!
   
   
   二 孔子歧视女性?
   
   
   首先谈谈阳先生提到的关于孔子歧视女性的问题。
   
   据我所知,由于中共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对孔子歪解、曲解,这个说法在中共国坊间流行的说法中相当普遍。
   
   但是我要说,只要我们拿起《论语》这本书,读上若干章节,稍微用脑分析一下,就知道这个说法是相当荒谬的。
   
   我们知道,孔子传的儒道讲的是一个修身的理,还讲了“仁者爱人”。
   
   孔子无疑是仁者,仁者是爱人的,歧视女性无论如何说不上是爱女性,只此一句,足以推翻那些说孔子歧视女性的说法,当然也足以推翻孔子歧视小人的说法。
   
   只是一般认为儒家是爱有差等,因为孔子讲的是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但不能说儒家的爱有差等就等于孔子会歧视某些人,孔子在这里其实讲的是一个社会伦理。
   
   什么社会伦理呢?
   
   就是一个人肯定做不到爱别人的儿子跟爱自己的儿子一样的,或者爱别人的老婆跟爱自己的老婆一样的,因此,我们不能苛求别人爱自己的老婆儿子跟自己一样(那样会出问题的),这就是社会伦理。
   
   但你不能说一个人不能做到爱别人的老婆儿子跟爱自己的老婆儿子一样,就是在歧视别人的老婆儿子。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其内涵也是完全不同的。
   
   因此,说孔子歧视女性的人,根本上连孔子最核心的价值观都没有搞懂,即“仁者爱人”。
   
   而且,就修身而言,说一个人立下了修身之志,那么歧视人这种人类的负面情绪是一定要在圣人的教化中修去的,孔子为万世师表,有教化众生和奠定人类文化的使命,说孔子居然会歧视女子或者小人,不用我多说,任何人都会觉得很荒唐的。
   
   可现代就有人这么说,还居然有人信,足见现代人类已经败坏到何种程度了。
   
   三 孔子如何与女性相处(1)---孔子是孔氏家族的家长,家族女人听命于孔子
   
   
   我们说孔子不会歧视女性(或者小人),那只是我们从理上去分析,下面,我们来看看孔子是如何与女性相处的,这样,会使我们的结论更充足一点。
   
   孔子如何与女性相处,没有太多的记载。孔子有没有女弟子,没有记载。
   
   孔子当然是有夫人的,也是有女儿、侄女甚至孙女的,孔子当然是要跟她们相处的,并且是有相处之道的,我们就来看看相关的记载。
   
   在《论语》中我找到有四处关于女性的。
   
   1、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公冶长第五)
   
   2、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卫灵公第十五)
   
   3、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雍也第六)
   
   4、就是本题:「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从第1句看来,孔子嫁女是自己说了算的。也就是说,孔子是孔氏家族的家长,家族女人听命于孔子,这可从孔子嫁女和嫁侄女看出来。
   
   孔子嫁女有没有咨询孔夫人或者女儿的意见,没说。而且好像不仅孔子嫁自己的女儿自己说了算,嫁兄长的女儿也是自己说了算的,有没有问嫂子或者侄女的意见,也没说,而且看来孔子是孔氏家族的家长,还能当他兄长的家,不过,重大决定,恐怕沟通还是有的。
   
   《论语 为政第二》上说: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孔子治家,孝友为本,重大决策当然是要跟家庭成员沟通的,否则,何谈“孝”?!何谈“友”?!
   
   但无论如何,敢把自己的女儿或侄女嫁给坐过牢的人,那是要有相当的担当的,还要有眼光的,那个年代,没有现在的中国大陆,有那么多良心犯的,春秋是乱世,礼崩乐坏,坐牢大概一般不会是什么好人。
   
   女子身处内室,不能广泛接触外界跟社会,怎么会有这种眼光?担当就更不用说了,女人能有什么担当?!估计孔子就是问孔夫人的意见或者兄长夫人的意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兄长呢?既然是弟弟当家,那就弟弟说了算,也不会说什么的。
   
   小女孩儿本人就更没有这种眼光和阅历了,干脆就家长大人说了算好了,即使有回答,我想他们最有可能的回答就是,全凭先生(或叔父)作主。
   
   现代社会,女性走入社会,还有文化,男女可以自由恋爱,但我仍然怀疑现在的女孩子是否有眼光、见识来择到一个如意郎君?
   
   为什么呢?
   
   因为,我在多文中谈到,女子长于形象思维,长于形象思维者,注重的是事物的表面价值,所以,女人自己择偶也跳不出这个思维模式,不是经常有女人被骗的故事吗?其实就是这个原因。
   
   女性自己择偶能择到如意郎君的情形太少了,这其实是思维方式决定的,除非特别独居慧眼的且有决断能力的,只是这种女子太稀有难得,这就不多说了。
   
   继续。
   
   
   四 孔子如何与女性相处(2)---孔子眼里有色,心中无色
   
   
   再看第二句: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卫灵公第十五)
   
   我们先来读一段《史记 孔子世家》,这句话在这里有详细的记载。
   
   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史记·孔子世家》
   
   “居卫月余,灵公与夫人同车,宦者雍渠参乘,出,使孔子为次乘,招摇巿过之。孔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于是丑之,去卫,过曹。
   
   这就是著名的“子见南子”。在《论语 雍也第六》里收录了一句: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关于南子其人的史料:
   
   1、《列女传·卷之七·孽嬖传》:“南子者,宋女卫灵公之夫人,通于宋子朝………”
   
   2、《左传·定公十四年》:卫侯为夫人南子召宋朝,会于洮。大子蒯聩献盂于齐,过宋野。野人歌之曰:“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大子羞之,谓戏阳速曰:“从我而朝少君,少君见我,我顾,乃杀之。”速曰:“诺。”乃朝夫人。夫人见大子,大子三顾,速不进。夫人见其色,啼而走,曰:“蒯聩将杀余。”公执其手以登台。大子奔宋,尽逐其党。
   
   3、《左传·定公十三年》:卫侯始恶于公叔戌,以其富也。公叔戌又将去夫人之党,夫人诉之曰:“戌将为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