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独往独来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在四月底到五月初的不到一周之内,《中国时报》系统的报刊连续发表八篇攻击我的文章(外加同属红顶商人蔡衍明的中天电视节目)。台湾媒体朋友告知,批我是《中时》高层的决定。当然。除了中共的文革时代,你在当今任何文明社会都找不到一家报刊(因政治观点而)连发八篇文章批一个政治评论员的情形。连《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日报》对揭露中共高官贪腐的商人郭文贵都没这么疯狂。可见《中时》总编辑王峤奇为讨好那个在中共国台办“屁股只敢坐三分之二、双手紧放在大腿上如老鼠见猫状”的老板蔡衍明,不惜把自己堕落到赶超中共文革时代打手的地步。在今天民主的台湾,《中时》之举实可做新闻学院的反面教材用。
   
   
   
   在台湾遭这种共产党傀儡报系文革式的批判,我本应当作广告消遣就好,但由于这些文章在手段、内容、语言、廉耻心等四个方面的恶劣程度都超过了当今的《人民日报》,成为我的“最坏的中国人在台湾”一说的又一个强有力的佐证,所以我不能放过这个证明我的“发现”之正确的机会。在台湾超负荷地忙碌了两个月之后,现在我回到美国,终于可以喘口气,得把这个坏过当今《人民日报》的《中时》和其作者们拉出来示众一下——
   
   
   
   第一,手段。手段恶劣是恶之最。不惜任何手段要达到的目的绝没有好的。《人民日报》要批判某人,要么用社论、要么用真人署名文章,最次用(不知真人是谁的)笔名。而《中国时报》竟然盗用绿营学者和中国异议人士的名字!
   
   
   
   由于我本人是清楚地支持绿营、支持台独,《中国时报》因为拿不出任何理直气壮的观点来批驳我支持台湾人民选择权的言论,连用统派观点跟我辩论都绝无自信,于是就公然盗用给台独老将史明写过传记的绿营学者苏振明的名字。苏振明先生在当天就出来辟谣,说文章不是他写的。那么会不会是重名呢?绝不是!因为台湾再没有第二个“资深媒体人苏振明”,不信大家去谷歌搜。《中时》如果不承认盗名,请让这个“苏振明”出来给公众亮一下相!哪有从未在媒体出现过的“资深媒体人”?
   
   
   
   为了打击支持绿营的人,不惜盗用绿营学者的名字。这种做法,等于是恐怖分子劫持好人的飞机和无辜的乘客去撞世贸大厦,程度不同,其邪恶的性质是同样的!这种卑劣的行径是我在正式的中国媒体上从未见过的。原来国民党教育下的文人,可以阴毒到超过共产党世界的人,可以想出这么下作的手段!
   
   
   
   而且,他们不仅盗用台湾绿营学者的名字,在《中时》总编辑王峤奇的指挥下,那几个效忠蔡衍明却没有写作能力的“署名五毛”不仅你抄我、我抄他,也压根没采访到任何一个人;他们把自己编造的内容贴个“知情者”的标签,自知骗不过读者,索性就编造中国民运理论家“胡平的话”来攻击我。
   
   
   
   由于我跟胡平打过笔仗,加上网上有一大堆造假的“胡平和我”相互谩骂的文字(我们的笔仗只以《北京之春》和《曹长青网站》上的为准),我一开始还以为《中时》是故意引用那些编造的我们俩人之间的批评(说《中时》故意,是因为那种烂文字和网站本身一看就是假的),没想到随手到网上浏览了一下,发现连网上五毛造假的言论都不是,而是《中时》的谎言记者陈柏廷、宋秉忠自己编造的!否则他们可以去跟胡平本人核实。胡平是公众人物,他的通讯处随手可以找到。
   
   
   
   台湾正式报纸的署名文章公然编造中国民运名家的话,这是我在独裁中国都从未见到过的事情。也就是说,我还从未见过中共的报纸盗用异议分子的名字批判另一个异议分子的情形。在民主国家卑劣至此,更是罪加三等,是文明社会不可原谅的邪恶!真是“最坏的中国人在台湾”!
   
   
   
   更值得深思的是,《中时》系统在一个民主国家的堕落超过独裁国家的官媒,而且其报刊主编和记者连五毛的廉耻都没有(五毛可以编最恶毒的谎、骂最肮脏的词,起码还知道把脸藏起来),就像陈文茜,欺骗台湾人民,还得意地去中国招摇她撒谎撒得多么妙!这种邪恶源于何处?
   
   
   
   第二,内容。新闻这行主要有两个功能:一是新闻报导,二是新闻评论。新闻报导最坏当然是制造假新闻;新闻评论最坏是故意扭曲你的观点(不是误解),甚至扭曲到跟你的本意正相反,然后义正词严地批判。这两点《中时》仅仅是在批我一个人时就都做到了,难以想象他们曾经、正在、还将对多少人实施这种恶行。
   
   
   
   去年我在【正晶限时批】节目上谈到中西文化的不同——西方人追求的是“不自由毋宁死”,而中华文化的传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连东方小国东帝汶都以牺牲20万人的代价换来了独立和自由,强调的是两种哲学理念的不同。与此同时,我多次在文章和电视节目上强调,台湾要独立,中共不敢打,没有能力打,没有本钱打。他们绝无法确保美国不参与。美国有《台湾关系法》保障台湾的安全。跟美国打,中国绝打不过美国。中国的绝大多数老百姓也绝不会愿意跟美国开战。除此之外,打一个全世界公认的民主国家,仅仅是经济上,中国的股市会大跌,贸易严重受损,会受到全球民主国家的经济制裁,很可能把他们自己的政权打垮。跟要把台湾打下来相比,保住他们已经在手里的政权(这个大西瓜)才是更重要的、最重要的。所有,喊打台湾只是为了巩固中共自己政权的一个煽动民族主义口号、一个意识形态的武器而已。如果打台湾有任何一点点动摇共产党政权的可能性,他们就绝不会打的!精明的中国共产党人是非常非常现实的,他们不会像伊拉克的萨达姆那么蠢,稀里胡涂把命和政权全丢了。所以,只有两岸的大国沙文主义者(带着一帮愤青)用他们自己根本不相信的“中国会打”来吓唬台湾人民、吓唬台湾人民、吓唬台湾人民!
   
   
   
   结果《中时》就敢造多大的谣呢?“曹长青要台湾人死600万”,“曹长青靠一张嘴,就要台湾死800万人,真是别人家的小孩死不完,台湾人的命不值钱!”“曹长青公然鼓吹台独,甚至说台湾人为独立建国,死再多人都没关系。”从600万到800万,随手就往我嘴里塞几百万人。
   
   
   
   他们要真相信曹长青靠一张嘴就能让台湾死800万人,不怕我先把他们给吞了吗?“曹长青公然鼓吹台独”?蔡衍明和《中时》公然亲共,却理直气壮。原来在《中时》这些泛红们眼中,台独是比共产党更可恨的洪水猛兽!
   
   
   
   制造闹剧般的假新闻也罢了,更恶毒的是,(中时的报导显示)他们看了我的文章“我的身分和中华民国的猴戏”,清清楚楚地知道我对中华民国宪法完全持否定态度,却邪门地写道,为了能在台湾上节目,“曹长青从鼓吹台独建国,摇身一变成为中华民国宪法的捍卫者。” 《时报周刊》打手刘建宏这种故意的编造、其顶头上司黄树德心知肚明地发表,真正让我明白了中文“歹毒之心”的含义。
   
   
   
   我一开始还觉得他们太可笑了,居然看不懂【政经看民视】主持人彭文正就我在台湾上节目被内政部发函指控“非法打工”而对中华民国宪法的调侃;后来才醒悟过来,他们是故意、刻意。网上有无数中共五毛编造各种谎言骂我,但还没看到有一个像《中时》这几个“署名五毛”这么邪门、把谎撒到这等地步的。
   
   
   
   这些“在台中国人”的“署名五毛们”一边编造我咒台湾人死800万,一边把我支持台湾部署萨德飞弹(以防最坏的万一)当成罪恶。如果不是为了证明“最坏的中国人在台湾”,我理都不会理这些神经错乱的疯子们。
   
   
   
   提到萨德飞弹,我借机插一句,国民党泛蓝为什么极力阻止台湾部署萨德飞弹?就因为他们比我更不相信中共会打,因为一旦打过来,台湾这么小,飞弹可能正好落在国民党总部,或者蔡衍明的《中国时报》大楼。但他们就硬是要用“中国会打”来吓唬台湾人,不让台湾人民公投、制宪、建立自己的国家,不让台湾人民过上有尊严、不受恶霸欺辱的日子。这些身在民主台湾却捍卫专制价值的“在台中国人”实在是比被共产洗脑的真中国人更低劣一百倍!
   
   
   
   第三,语言。中时在台湾发行量早就跌到个位数,严重亏损是人所共知的。但蔡衍明靠谄媚中共在中国赚的钱(旺旺集团目前主要获利都来自中国)怎么也应该雇几个稍有点写作能力的人来冒充记者,否则除了撒谎就是相互抄袭,再弄几句像半个世纪前中国小村庄开批斗会式的口号,不怕被业界嘲笑吗?
   
   
   
   不信瞧瞧《中时》这些句子,“两岸大恶人曹长青 瞎挺台独捞民运财”(我从未参加过任何民运组织,想捞民运财门路在哪儿呢?),“恨透自己祖国的曹长青”“丧心病狂”…… ,前几天又弄出个“两岸大罪人曹长青”……
   
   
   
   这种大盖帽言辞,在中国从毛泽东死后我们这批人上大学的1977年,也就是40年前,都几乎无影无踪了。而且,中国文革时代那种批斗用语是被政府逼迫出来的,但半个世纪后在民主台湾竟然有正式报刊用这种句子做大标题,我还以为一觉睡回上世纪。《中时》为批台独把自己作践到中国文革时代,真不知王峤奇、黄树德的脸往哪儿放?
   
   
   
   第四,廉耻心。在中国人里(我指所谓“中国大陆人”)跟我打过笔仗的可谓不少,五毛们用各种假名骂我的更可谓数不清了。但真名真姓的正职记者,即使在网络上,我都没见过谁像《中时》这几个“记者”,档次低到如此不堪。五毛网军和愤青们不敢用真名,说明还知耻、心虚,知道自己是在做坏事,是不能站在阳光下的。而《中时》的“五毛记者”就用真名真姓理直气壮地撒谎,说明他们像陈文茜一样,不以撒谎为耻。
   
   
   
   也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们首先看《中时》老板蔡衍明什么档次——为讨好中共否认六四大屠杀,为讨好马英九要求记者“不应批评总统与政府官员”,因为“公司老板不好,你应该做的是离开公司,而不是批评老板,马英九就像是大家选出来的老板,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批评”。民主国家的媒体老板如此高论真是够经典,他需要找个老师教一教“第四权”为何物。蔡衍明自己也知道,“我本想做学生、年轻一代的偶像,没想到居然成为学生们呕吐的对象。”
   
   
   
   那还用说吗,一张曾反共的大报,在蔡衍明手里比流星还快地坠落到比《人民日报》更低档的程度。我特地去网上翻了一下当今的《人民日报》,当然照样是成天给共产党歌功颂德,但从形式、内容、文字上等等来说,做个比喻,那是一张正规的纳粹党卫军报,而《中时》则是土匪宣传单。
   
   
   
   那么领导这种档次的《中时》社长兼总编辑王峤奇何许人也?网络上翻十几页到底儿,只找到这个总编辑写的一篇文章,歌颂蔡衍明的。不到一千字的小短文,既无构思,更无文采,连叙事都没头没尾、不清不楚,难怪他主导下的报刊连西方小报水平都不够。我就纳闷,这位常去跟对岸交流的所谓媒体人,在民主台湾把《中国时报》办到劣过独裁中国的《人民日报》,不怕连专制国家的同行都笑话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