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藏人主张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东赛按语:虽然这篇文章有商榷之处,但是,从一些细节看,应该不是完全造假,因此,供大家参考。
   ——————
   
   [转载]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2013-09-09 11:03 新浪博客

   原文地址: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原文作者:吉祥勇士心
   
   原文地址: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原文作者:吉祥勇士心
   [转载]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X
   郭云梦近日出版的《沧桑》一书中,作者郭云梦以第一人称讲述了自己在文革中与十世班禅活佛的交往。
   [转载]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1964年,拉萨,照片中的十世班禅正遭到批斗。
   1970年2月下旬的一个傍晚。
     我和我的战友们早已整好了行装,准备去执行新的任务。
     排长带着几个班长到值勤点接勤去了,据说新的值勤点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那里关押着一些很重要的'犯人'。
     我们主要任务是监护。
     从字面上理解,就是监督保护,具体为监护对象做到四不:不死,不跑,不见面
   ,不串供。   他们分别单独住在一间约有八九平方米的斗室里,一个大约只有十来瓦的灯泡高高地悬挂在屋顶上,光线极其昏暗,别说老年人,就是年轻人,晚上看书也很成问题。
     房内除了一床、一桌、一椅,就是暖瓶和洗脸、刷牙的用具。其它的用品,如刮脸刀、剪刀、钢笔等,凡有可能会伤害他们的东西,统统都放在连部里。
     他们每个人的窗户上都安了一个漏斗状观察窗,哨兵在外面可以看见里边的一切,而在里面却看不见外面的任何动静。
     在这些人中,除了彭德怀元帅、谭政大将、罗瑞卿大将、黄克诚大将,就社会的知名度而言,恐怕十世班禅就是最高的了。
     他不仅是西藏黄教两大活佛之一,而且还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副委员长。
     我到什房院的头一天晚上就见到了他。
     
   活佛虎威
   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的确与众不同,他身材魁伟,膀阔腰圆,个头儿至少在1.85米以上。
     他是活佛,自然不留头发,因身在'囚室'中,对此他也不是太讲究,大约是半月左右理一次发。
     班禅大师当时只有32岁,身体比较强壮,头发长得很快,而且也比较密。
     在我的印象中,他头一天理了发,第二天,就能看见黑乎乎的头发茬子了。
     他的脸型是椭圆的,一脸络腮胡子,由于经常刮脸的原因,脸皮显得有点发青。
     在没见到班禅大师之前,就听说过不少有关他的传闻,那不过是些小道消息而已。
     但有一条,我和我的战友们在当时都是深信不疑的。传说他自幼习练武功,内功造诣很深,若是徒手格斗,十个八个人都很难近身。这些传言是真是假至今也无法证实,但他身材魁梧,走路昂首挺胸,步履稳健,的确像是个练家子。
     他当时还年轻,脾气相对要显得急躁些。
     在什房院,因多次报告解小手而不能及时得到处理,然后解到痰盂里的现象并不少。除了罗瑞卿大将为此而愤然抗议过外,只有他曾用'暴力'形式'抗议'过。 班禅大师3岁就被当作活佛供奉起来,有多少人为他服务是可想而知的,他不习惯在房中解手。
     那天,上一班的带班员大概是提前离岗了。
     班禅大师接连向哨兵报告了3次需要解手没有得到回应,他终于耐不住了,大吼一声:'把门打开!我要解手!'说着,拳头就砸在了窗棂上,整个玻璃都被震碎了。
     那天是我准备接班,我到哨所的时候,他已经发过'虎威'了。
     我问哨兵发生了什么事?
     哨兵把原因告诉了我。
     我就推开了他的房门。
     他当时仍是余怒未消,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这一件事他虽然处理得不够理智,但我明白,责任在上一班的带班员,而不在他。 所以,对这件事我们就保持了沉默,并没有责怪他。
     第二天,排长命人出去划了几块玻璃,重新给他安上了。
     在我带人安玻璃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看书。
     这时,我发现他的表情很不自在,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边用书本挡着脸,一边偷偷地看我。
     我知道,他的心里已在'忏悔'了,但他不愿明讲。
     大师念经班禅大师有个腰疼的毛病,大概是风湿性的,每到阴雨天就会发作。为此,他专门买了一个热水袋,睡觉时,灌一袋开水,把热水袋放在腰部,以缓解疾病的折磨。
     大概正是因为他有这么一个毛病,就破例地受到了一点小照顾,白天可以躺在床上看书。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在'文革'中什房院这个小天地里也就显得'特殊'了。
     罗瑞卿大将因为断了一条腿,才勉强换取了白天坐床沿的'福分',别的人白天是一概不准挨床的。
     他在床上的姿势大体上分为两种。
     一种是把被子靠在身后,半躺着诵他的藏传佛经。另一种是盘腿坐在床上,闭着眼睛,嘴唇不停地蠕动着,好像在默读什么。
     我见过他的经书,由于是藏文,有的也可能是梵文,我一个字也看不懂,所以,搞不清经书里面是些什么内容。
     在什房院,除了吃、喝、拉、撒、睡和室外活动,他的几乎所有时间和全部精力都用在研究佛经上了。
     但他也有烦恼的时候,那时就会躺在床上大声诵经。声音很大,呜哩哇啦的,谁也听不懂。
     在这个静得要死的小院里,他的诵经声搞得大家心神不宁。
     哨兵为此曾对他提出过抗议,但每次抗议的结果,不仅没有使他放低声音,反而促使他提高了分贝。
     这天,我刚来到哨所,从他的房间里就传来了哇啦哇啦的读书声。
     我推开了他的房门。
     他用不友善的目光瞟我一眼,身子微微动了一下,继续大声诵经,而且分贝比先前又增加了。
     我知道,他很清楚我进屋的意思,对我的劝阻,他是带有一定的抵触情绪的。
     我看着他,不动声色地说:'你诵经的声音低一点好不好?'
     '我……就……就是……这个样子。习……习惯了。'
     他讲汉语本来就不是太自如,每当紧张的时候,说起话来往往会显得有点结巴。
     我说:'不好的习惯应当改一改。这么个小院儿,住着这么多人,大家有各自的生活习惯。你这样大声,就不怕影响他们?你曾经对我说过,在这个院子里你最年轻,他们都是些老头子,应该关心他们。你这个意见很好,我们采纳了。可现在你自己为什么又不关心他们了?'
     
   开水事件
   我的这些话是有来头的。那是发生在几天前的事。吃罢早饭以后,炊事班就会烧上一大锅开水,然后,舀到两个水桶里,由带班员分别送到他们的房间。
     这样做天热的时候还好些,天冷时就麻烦了。
     一是水桶口大,不便往暖水瓶里倒,二是又没有统一的舀水用具,开水送到每一个房间,都由他们自己用茶缸一缸一缸地往暖水瓶里舀。
     这样做不仅浪费时间,而且还不卫生。
     开水从一号转到八号时,基本上就不冒热气了。
     对于这件事,彭德怀元帅曾经对我提过建议,希望我们想办法解决送开水的问题,并为此拒绝第一个打开水。
     我把他的意见反映到连部,连长已同意把他们的暖水瓶提到厨房去灌开水,由于没有开会,别的带班员还不知道,一时没有落实下来。
     这天我刚上哨,炊事员就把两桶开水提了过来。
     当我提着水桶走进班禅大师住的房间时,水已经没有热气了。他看看水桶,又看看我,问:'这是开水还是冷水?'
     我说:'当然是开水。'
     他说:'开水怎么不……不冒热气?'
     我说:'一是天冷,再说又转了这么多房间,时间也久了些。'
     他说:'这样冷的天,喝冷水谁能受得了?在这个小院里,我最年轻,喝点凉开水也无所谓,他们都是老人,需要热一点的开水,应该关心他们。'
     我当即表态:'你的意见很好,我们会考虑的。'
     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我没有强着让他打已经不太热的开水,而是把他的暖水瓶提到了厨房,给他打了一瓶热开水。从第二天开始,带班员上哨的时候,就把他们的暖水瓶提到厨房去打水了。
     他可能觉着我是一个知错就改,办事果断的人,所以,以后有什么事儿,就要求我去处理。
     他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只听别人叫我老六(这是在什房院这个特殊环境中的特殊叫法),他误认为我姓刘,有了事就报告哨兵,说:'叫老刘来!'
     我搬出灌开水这件事说服他,他把书扔在一边,大声说:'我是个历史的渣滓,你们要杀就杀,要枪毙就枪毙!'
     他的话也激怒了我。我说:'你如果不讲道理,以后,有什么事就不要找我。'
     说完,我就掩上门走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那样大声地诵经。
     
   维权行动
   班禅大师是青海人,他生在青藏高原,长在青藏高原,养成了北方的饮食习惯。他不喜欢吃大米,每次只盛那么一小勺,就吃那么一点点。
     他的隔壁就是黄克诚大将。
     黄克诚大将是湖南人,尤其喜欢吃大米。每次吃大米的时候,他就显得特别精心,把碗盛满之后,再用小勺一点一点的往上垒,直到再也无法垒住的时候为止。
     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若碰上吃馒头,他至少要吃五六个,若吃包子,十七八个也不在话下。
     黄克诚大将对馒头、包子都不是太感兴趣,吃馒头一般是一个,吃包子至多也是两三个。
     班禅大师偏食,但他的胃却没有落下什么毛病,这大概与他的年轻和比较注意室外活动有关。
     他对每天只有一次的室外活动是非常珍视的。
     在五号、六号住房的墙壁上,有一个挂钟,是带班员专门用来掌握时间的。在什房院这帮人中,没有谁对这个挂钟感兴趣,因为,在这个小天地里,时、分之多少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睡觉和起床由哨兵通知,吃饭由带班员送来,在室外活动的时间长短,他们大多也不关心。
     只有班禅大师比较注意这座挂钟。
     每次轮着他到室外活动的时候,他都要漫不经心地看一下表,回来的时候再看一下。
     他的这些动作很随意,中间也从来没有因为时间差而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这一点。
     有一天,正是他的室外活动时间,突然,师部来通知,说专案组要提审罗瑞卿大将,轿车已经来了,他必须回避一下。因为,按规定他们之间是不能见面的。
     他被带了回来。
     在他的住房门口,他突然停下了,回头对带班员说:'今天的活动时间不够,还差15分钟。'
     带班员说:'今天是特殊情况。'
     他说:'我不管什么情况,我还得活动15分钟。'
     他不进屋,带班员也没有办法。
     那天,正好是我负责押送,我已经推开了罗瑞卿大将的房门。
     他仍站在门口不肯进屋。
     我掩上4号的房门,来到他的门前。
     我说:'你怎么不进屋去?'
     他说:'今天的活动时间不够,还差15分钟。'
     我说:'今天有特殊情况,你先进去,明天给你补上。'
     他一声不响地进屋去了。
     下哨以后,那个带班员把这件事向排长做了汇报。
     
   挂钟风波
   谢排长听说这件事后很生气,他认为,挂钟是为哨兵服务的,不是为他们服务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