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走仁本主义道路]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仁本主义道路

走仁本主义道路---独尊儒术微论

   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说:

   “凡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汉书•董仲舒传》)

   六艺之科即六经学科,孔子之术即孔子之道,即中道、天道、仁道、五常道,于政治为王道,也就是儒术。凡是不属于六艺之科、孔子之术的其他学科学术,都不能让它们意识形态化,不能让它们与儒学同步同位。这就是“罢黜百家,表彰六经。”此语出自《汉书》,说:

   “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遂畴咨海内,举其俊茂,与之立功。兴太学,修郊祀,改正朔,定历数,协音律,作诗乐,建封禅,礼百神,绍周后,号令文章,焕然可述,后嗣得遵洪业,而有三代之风。如武帝之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民,虽诗书所称,何有加焉。”

   这些政治举措,都是“表彰六经”的表现和结果。“罢黜百家,表彰六经”就是独尊儒术。独尊儒术,这里的术指的是道。《广雅》说:“术,道也。”道术二字连用,“术指道之用,道无术不行;术字独用,有时与道字同义。独尊儒术就是罢黜百家,表彰六经,允执厥中,以中道为意识形态,以五常道为普世价值;就是坚持仁本主义道路,实行坚持王道政治,就是以儒立国,以儒治国。

   以儒立国,是将仁义道德上升为国家精神;以儒治国,是实行中华宪政,建设兼备西方民主制、上古禅让制精华的新礼制。在此新礼制下,民众的信仰和言论自由,包括反孔反儒的自由,都可以得到切实的制度保障。当然,教师和官员例外。他们如果公开发表反儒言论,会被依礼惩处,最严重的惩处是削职为民。 很多事情,过犹不及。唯独尊儒,只有不及,没有过。不会过。因为儒学原则是中道,是仁义,是诚正。于个体,追求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圣德;于政治,倡导敬天保民的仁政。都只有不及之忧,绝无过度之虞。儒家致力于致良知、致良制、制良器。良知的光明度没有止境,政治、制度、精神、物质的文明度上不封顶。

   儒家对“性与天道”的认证最为全面正确,是真正的中道。中道主义思想体系具有至高无上的正义性、真理性、普适性。儒家适用于和平也适用于战乱年代,适用于富盛也适用于贫瘠社会,适用于治国平天下也适用于革命。

   儒家支持、参与的革命,正义性和成功概率特别高,儒家领导的革命就更高了,绝顶正义,必然成功。在中国,没有儒家支持和参与的“革命”,必非正义,是造反,乱人贼子所为。

   认为儒家只适合于和平富裕的时代,是一大误会。这个误会由来已久。鲁二生对叔孙通说:“今天下初定,死者未葬伤者未起﹐又欲起礼乐。礼乐所由起,积德百年而后可兴也。”此说浅薄。礼乐制度可以慢慢完善,王道政治随时可以实行。葬死养伤,与民休息,利用厚生,富之教之,皆王道应有之题义。

   允执厥中,就是执住了中道,执住了宇宙生命的本质之全。那样才能大本确立,也才能从善如流,海纳百川,真正的执大象,天下往。

   中道主义也可以称为仁本主义,其传承谱系就是道统。我有一句诗:摄取中西归道统,诸家共捧大旗仁。这个道统不仅统括四书五经,也可以尽摄传统诸子百家之优点,还可以摄取西方文化和文明的精华。立足于儒家,就是立足于人道、王道、中道和天道。没有比这更高明广大而又精微中正的学说了。

   有老友指出,仁本主义这个概念用字重复,主义就是本位之义,故称仁本和仁主义即可。没错,但这个概念的提出,原初之意是为了“对应”人本主义的。人本主义岂不用字重复?已经约定俗成,就没必要改动了。另外,儒学对应人道主义,可称仁道主义;对应人格主义,可称仁格主义。

   任何政治和制度背后,必有相应的指导思想。西方中世纪依托耶教,现代民主政治依托自由主义,暴秦依托秦法家,洪杨帮依托拜上帝教,古代儒式君主制(包括公天下禅让制和家天下世袭制)依托儒文化,马家政权帮依托马主义。汉初儒道并尊,非儒非道,思想杂乱,其实也是一种指导思想。

   但指导思想必须一家独尊,不能杂乱,否则国家精神混乱,政治道德紊乱,官民无所适从。汉朝政治问题重重,根源就在于思想杂乱。关此,我在《春秋精神》一书中有详析,兹不赘。其次,独尊的思想文化必须正确,正确性越高越好。

   东海察遍古今中外,可以用以立国即作为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的文化只有两种:儒学和自由主义,即仁本主义和人本主义。其它任何思想文化体系,包括佛本主义、神本主义、物本主义及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等各种集体主义,统统不行。也就是说,所有政治学中,儒家外王学品质最高,其次是自由主义。其它学说都不良,马学和纳粹最不良,一旦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必有大难。

   至于三民主义,虽非邪说,品格低下,立不起国,可谓不好不坏。国党政治凝聚力、社会控制力低下,就源于三民主义的不坏不好。不坏,对于刁民暴徒盗贼黑社会恶势力,都没有吸引力;不好,没有形上信仰和道德根基,团结不起、更培养不出君子;国民党对于民众,无德以导之,无礼以齐之,对人民不负责任,负不起政治领导、文化启蒙、道德教化的责任,根本原因在此。

   一味顺从民意,甚至逢民之恶,这是国民、民进两党的共性,也是当年国民党丢失大陆的重要原因。国民党领导层包括蒋介石父子,不失为正人好人,但距离儒家士君子还差得远,作为政治家大大不合格。

   西南联大堪称国民党一大教育成果,实质上也很有问题。学校当以儒家经典为第一学科,在读通儒经、学有所成的前提下,研究古代诸子和西方百家。西南联大自由过度。联大学生汪曾祺回忆说:“老师讲课绝对自由,讲什么怎么讲,全由自己掌握。”教授们“都以开创性见解为荣,以照本宣科为耻。”这种无限度的自由,为异端邪说进入学校大开了方便之门。

   宗教有正邪之别。但无论正邪都不能指导政治,不能政教合一,否则必有大患。佛教是正教善教,是古往今来最好的宗教,同样不能指导政治,否则流弊深重。例如,割肉喂鹰舍身饲虎,佛陀可以,佛徒也可以,但不宜向社会倡导,不宜引导官民贵物贱身、贵畜贱人。历史上佛教过于兴旺、佛理渗入政治精神的国度和王朝,如梁朝、武则天朝和元朝,无不问题严重。

   西方古代独尊耶教(神本主义),导致了漫长的中世纪黑暗;现代独尊自由主义(人本主义),文明度才迅速上升。然复须知,自由主义正而不中,非中道,故现代文明虽好,能够抵达的高度终究有限。唯有儒家,大中至正,最适合独尊。唯有独尊儒术,才能建设礼乐制度,实行王道政治。

   思想信仰不妨自由,立国思想必须一元。自由主义就是现代西方各国的立国思想。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作为西方普世价值,其实就是自由主义五常道、五原则。其它任何主义学说,享有言论信仰自由,但都不许在政治上违反自由主义原则。

   自由主义在西方享有实质性的独尊地位,即指导思想地位和宪位,这是东海二十年前提出的观点,或许是东海的独见。盖二十年来,所有听闻这个观点的自由派,或不认同,或有疑虑。这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自由政治必然独尊自由主义,这么浅显明白的道理,这么彰明昭著的事实,怎么他们就看不见呢?

   摆在中国面前有三条路:马路、西路和中华路。马路是老路,无论怎么改革,无法改变极权主义的本质;无论怎么学习,很难学到传统文化和西方文明的精华。西路、中华路都是新路。走西路,需要儒家配合;走中路,必须儒家作主。

   我认为,力推儒家化,比追求民主化更重要,更有意义。儒家化纵然未能化出礼乐王道,一定程度的儒家化也可以大大提升民主的质量。在中国,没有儒家的复兴,纵使侥幸民主,必然质量堪忧,台湾就是殷鉴。

   反掉了儒家,新礼制固然不可能,民主制也会丧失立足之地。五四反孔反儒反传统,恶果累累,最大的恶果是败坏了人性,恶化了社会。反掉了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让朝野各界都丧失了辨别是非、正邪、善恶、华夷、人禽的基本能力。异国的好东西百学不会,坏东西一学就会。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百年流行的一句老调。殊不知,取精去糟,需要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还需要一定的择法之眼,也就是《大学》的格致能力,《中庸》的明辨功夫。如果立场观点方法错误,或者缺乏法眼,就会是非颠倒,黑白混淆,去其精华,取其糟粕,把坏东西看成精华拼命吸收,好东西当作糟粕凶猛排斥。这就是反孔反儒的成果之一。

   马邦人喜欢骂人辱华,殊不知,反儒才是最严重的辱华。侮辱中华文化和文明,侮辱孔孟和历代圣贤,这种辱华运动发端于五四,高潮于文革,至今余波荡漾。大量辱华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批判清算,反而成为名家大师,饱受世人尊崇。最可笑的是鲁迅,一个学问无头、文品低劣的杂家,居然被抬举为民族魂。

   我称百年启蒙为负启蒙、倒启蒙,开始由反孔反儒的劣人领衔,居下临高,高人皆边缘化;后来由无产阶级愚民挂帅,居邪临正,正人亦邪恶化。马相伯说:“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有叫醒中国人。”太谦虚了,岂止没有叫醒而已?本来不多的觉醒者也被你们催眠啦。

   有人反掉儒家,反对以儒立国,出发点不错,是反对家天下君主制。殊不知,儒家同样反对制度复古。三代不同礼,古今礼制更不同。“礼,时为大”,要合乎时宜和具有时代性;“礼以义起”,古代没有的制度,只要合乎仁义原则,可以新制。若有现代周公,可以制礼作乐,参照古代禅让制和西方民主制,建成中国特色的新礼制。

   儒学作为指导思想,对政治制度有一定的要求和规定:政治必须是敬天保民、以民为本、仁民爱物的仁政,制度必须是德主刑辅、礼乐刑政兼备的礼制。至于具体形式,因时而异。古代有过公天下的禅让制,家天下的君主制,家天下又有封建制、郡县制之别,清末儒家群体还差点开出君主立宪制。

   晚清高度赞扬西方政治、主张学习西方文明的都是儒家。如果康有为集团变法成功,赶超西方并不难。可惜受到朝野的夹击,回天无术,终归失败。慈禧牝鸡司晨,颟顸短视,自侮自伐;孙党私心作祟,爱国无实,捣乱有术。当然,康有为德智不足,难当大任,也是变法失败的内因。

   清末至今,百年倒退,百年邪路,中华民族又到了改邪归正、重新上路、重上正路的时候了。这是时代的大势,历史的必然,天理的必然,不以任何人物、势力的意志为转移。

   不过,独尊儒术还有一个过程,目前的条件还远远没有成熟,民德民智还颇为低下,反儒实力还根深蒂固。所以,期望当局去马尊儒,以儒立国,完全不现实。无论习先生真实想法如何,有限尊儒的做法最合乎中国之宜、时代之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