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最近,钱穆之子、清华大学资深教授钱逊在全国儒学会议上做了题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华文化相结合——当代中华文化发展的核心问题》的学术报告。他说:

   “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传统文化相结合不是一个吃掉一个,或一个化掉一个,而是二者各自经过创造性的转化,在新的形态上继续独立发展。二者相结合实现了两个过程:马克思主义经过中国化的转化,成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中华传统儒学经过创造性转化,成为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儒学。中华文化在儒学的创新性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这两者是统一的,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对钱逊教授的观点,我赞同一半,反对一半。“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实即儒家化,简称马学儒化,我高举双臂赞同;“中华传统儒学经过创造性转化,成为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儒学。”此为儒学马克思主义化,简称儒学马化,我坚决、强烈反对,期期以为不可。何以赞同反对,解析如下。

   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实践各个层面,儒与马皆格格不入。哲学上,儒学唯仁,仁本位;马学唯物,物本位。仁本主义与物本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历史观皆背道而驰。政治上,儒学民本位,“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把人民放在第一位;马学党本位,把党放在人民之前。制度上,马家政治是党主制,经济是公有制;儒家是礼制和民有制(近乎西方私有制)。教育上,马家第一学科是马学,儒家第一学科是儒学……

   论基本立场、道德标准和政治原则,儒马不两立,别说儒学马化不可能,马学儒化也不可能,也是个伪命题。但是,就现实而言,马学儒化的思想取向有其重大意义,值得肯定。

   积弊深重,弃马归儒不可能一蹴可几的,任何人当国为政都不可能。质变需要量变的积累,就像革命需要一定的条件一样,弃马归儒同样有赖于量变的持续,需要具备相应的政治社会基础。在一时不能去马的前提下,立马尊儒不失为次优选择,优于马家原教旨,优于马家与法家结合,也优于马家修正主义。有志之士应致力儒家事业,为未来彻底去马、真正尊儒创造条件夯实基础,但不应否定当局局部尊儒的努力,也不应否定马学儒化之追求的进步意义。

   马学儒化,意味着马家争取进步、趋向文明的努力和向儒家接近,儒化的过程就是去野蛮、去邪恶的过程。马家若能借助儒化,最后放下唯物论、党主制及公有制三大政治屠刀,退归百家行列,那就实现无害化了。故东海曾作《儒文化和马主义》一文,表示对马学儒化的支持。

   就学理而言,儒马不相容;就学者而言,儒马会互变。学生“而立”之前,立足未稳,如果学习马学,可能堕落为拜物教徒;马主义者在彻底物化、断绝善根之前,若有机会学习儒学,也有可能逐渐上升,变为正人君子。儒学饱含着真理,诉诸于良知,对学习者自有潜移默化的力量。换言之,马学不能儒家化,不代表马党不能儒家化;马党不能儒家化,不代表马党中人和马国人民不能儒家化,不代表儒家化的努力无用。

   东海衷心赞同马学儒化,理由如上。但我坚决反对儒学马化。

   儒学是圆学,正如张载所说:“吾道自足,何事旁求。”吾道,孔孟之道、中庸之道也。理义精微,根本圆满。一是理论圆满:彻上彻下,全体大用,彻里彻外,内圣外王;二是理想圆满:人格理想为圣人,从心所欲不逾矩,社会理想为大同,群龙无首,万物咸宁,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

   儒家坚持正道和中道,追求极高明而道中庸,至广大而尽精微。在思想学术上,茧丝牛毛辨析精微,不容一点差错和混乱。如果思想学术混杂,意识形态有误,问题很大,后患无穷。《近思录》记载伊川先生语:

   “儒者潜心正道,不容有差。其始甚微,其终则不可救。如「师也过,商也不及」,于圣人中道,师只是过于厚些,商只是不及些,然而厚则渐至于兼爱,不及则便至于为我。其过不及同出于儒者,其末遂至杨墨。至如杨墨,亦未至于无父无君。孟子推之便至于此,盖其差必至于是也。”

   二程认为圣学无偏。若过或不及,就会出问题,甚至流为异端。杨墨也并非全然无父无君,但其流弊就会无父无君。故慎思明辨、择法之眼非常重要,故韩愈称赞孟子辟杨墨“功不在禹下”,孟子也以大禹治水、周公兼并夷狄驱赶猛兽和孔子作春秋自喻并宣称:“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孟子滕文公下》)东海学舌曰:能言距马列者,圣人之徒也。

   儒学贵纯不贵杂,不宜杂染异端外道。孟子辟杨墨,宋儒排佛道,原因在此。比起杨墨佛道来,马学毛思错误更严重,危害性更大。为了维护儒学理义上和根源处的纯洁,凡我圣人之徒,不能不予以严厉的批判。岂好辩哉,不得已也。

   马学的错误是双重性的:将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圆满结合。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与极权主义一体两面,相反相成。平等、民主一旦扩大化主义化,就会从自由的价值从属演变为自由的敌人,往往有极权主义相依而起。古今中外造反派,或以民粹始以极权终,或一开始就是民粹、极权双轨并行,原因在此。

   马学中也有很多美妙的承诺和所谓的理想,但只能是永远不可能兑现和实现的巧言。原因很简单:马家的唯物主义三观、社会主义道路、党主制和公有制的制度模式,都与其承诺和理想背道而驰,为南辕北辙作了最深刻的注。马家越真诚,奋斗越努力,离它们的承诺和理想就越远。

   我说过,宗教极端主义是现中国一大祸源,但不是最大的,最大的祸源仍非马学莫属。政治之祸、社会之祸、宗教之祸最大也有限,文化之祸则具有潜在性和无限性。而且,政治、社会、宗教之祸往往植根或引发于不良的主体文化。占据宪位的马学是中国内忧外患和人道灾难的源头。

   近年来一些官员和知识分子开始承认腐败是全方位系统性的,但论及原因,仍多不着调,不老实。其实腐败两大根源在此:一是马学,二是马制。我在旧作《文化性腐败》中开宗明义指出: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的,更是文化性的。若不剑指马学马制,反腐只能是锯剑式的外科手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在马家政治中,修正主义比原教旨好,“不争论”比旗帜鲜明好,即右比左好,邓小平比毛氏好。但是,这种好非常有限,无改于本质的坏。所谓的改革开放,无非外科手术,治标不治本。要治本,必须把手术刀指向马主义,彻底切割马学毛思,全面回归中华文化。那才是真正的好,真正的拨乱反正。

   当年邓先生主张在意识形态问题上“不争论”,作为一种权宜之计是可以的,但不能一直苟且下去。意识形态问题是政治核心问题,从根本上决定了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基本品质和架构。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事不成、礼乐不兴、刑罚不中、民无所措手足。意识形态就是最大的名。

   马学作为意识形态,已经成为中国政治改革和社会转型最大的拦路石。这块硬石头迟早要搬走。豺狼当道,莫问狐狸;恶石挡道,莫捏软柿。捏软柿也是好事,比万马齐喑和道路以目好,但儒生和公共知识分子更应该顶硬上,勇敢地面向并把手伸向拦路石。

   摆在中国面前有三种制度选择:党主制,民主制,新礼制。一是马路,二是西路,三是中路。反道统之本,开中华之新,依据仁本主义道统开出来的新礼制,可以汲取上古禅让制、传统君主制、西方民主制等优点。无论是选择民主制还是新礼制,都必须从宪位上驱逐马学,或换上西学,或改为儒学。

   或谓批毛批鲁迅也罢了,现在批马克思过早。我知道,或许十年内驱逐毛氏可以,驱逐马学需要更长的时间。但要复兴儒家重建中华,必须驱逐马学。要驱马,又必须将它批倒批臭。万事开头难,但总要有人开头的。先知先觉者必须负起觉后知、觉后觉的责任来,儒者自当当仁不让。

   钱逊教授“儒马结合,相互转化”的观点,在学界和体制内儒学界颇为流行,东海有同意也有异议,特此分解如上。钱逊教授乃钱穆先生公子,大贤之后,纵然不同意,听不进,至少有容人之量,能容忍我剖肝输胆的真话。2017-6-6余东海 首发北春

(2017/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