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最近,钱穆之子、清华大学资深教授钱逊在全国儒学会议上做了题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华文化相结合——当代中华文化发展的核心问题》的学术报告。他说:

   “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传统文化相结合不是一个吃掉一个,或一个化掉一个,而是二者各自经过创造性的转化,在新的形态上继续独立发展。二者相结合实现了两个过程:马克思主义经过中国化的转化,成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中华传统儒学经过创造性转化,成为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儒学。中华文化在儒学的创新性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这两者是统一的,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对钱逊教授的观点,我赞同一半,反对一半。“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实即儒家化,简称马学儒化,我高举双臂赞同;“中华传统儒学经过创造性转化,成为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儒学。”此为儒学马克思主义化,简称儒学马化,我坚决、强烈反对,期期以为不可。何以赞同反对,解析如下。

   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实践各个层面,儒与马皆格格不入。哲学上,儒学唯仁,仁本位;马学唯物,物本位。仁本主义与物本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历史观皆背道而驰。政治上,儒学民本位,“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把人民放在第一位;马学党本位,把党放在人民之前。制度上,马家政治是党主制,经济是公有制;儒家是礼制和民有制(近乎西方私有制)。教育上,马家第一学科是马学,儒家第一学科是儒学……

   论基本立场、道德标准和政治原则,儒马不两立,别说儒学马化不可能,马学儒化也不可能,也是个伪命题。但是,就现实而言,马学儒化的思想取向有其重大意义,值得肯定。

   积弊深重,弃马归儒不可能一蹴可几的,任何人当国为政都不可能。质变需要量变的积累,就像革命需要一定的条件一样,弃马归儒同样有赖于量变的持续,需要具备相应的政治社会基础。在一时不能去马的前提下,立马尊儒不失为次优选择,优于马家原教旨,优于马家与法家结合,也优于马家修正主义。有志之士应致力儒家事业,为未来彻底去马、真正尊儒创造条件夯实基础,但不应否定当局局部尊儒的努力,也不应否定马学儒化之追求的进步意义。

   马学儒化,意味着马家争取进步、趋向文明的努力和向儒家接近,儒化的过程就是去野蛮、去邪恶的过程。马家若能借助儒化,最后放下唯物论、党主制及公有制三大政治屠刀,退归百家行列,那就实现无害化了。故东海曾作《儒文化和马主义》一文,表示对马学儒化的支持。

   就学理而言,儒马不相容;就学者而言,儒马会互变。学生“而立”之前,立足未稳,如果学习马学,可能堕落为拜物教徒;马主义者在彻底物化、断绝善根之前,若有机会学习儒学,也有可能逐渐上升,变为正人君子。儒学饱含着真理,诉诸于良知,对学习者自有潜移默化的力量。换言之,马学不能儒家化,不代表马党不能儒家化;马党不能儒家化,不代表马党中人和马国人民不能儒家化,不代表儒家化的努力无用。

   东海衷心赞同马学儒化,理由如上。但我坚决反对儒学马化。

   儒学是圆学,正如张载所说:“吾道自足,何事旁求。”吾道,孔孟之道、中庸之道也。理义精微,根本圆满。一是理论圆满:彻上彻下,全体大用,彻里彻外,内圣外王;二是理想圆满:人格理想为圣人,从心所欲不逾矩,社会理想为大同,群龙无首,万物咸宁,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

   儒家坚持正道和中道,追求极高明而道中庸,至广大而尽精微。在思想学术上,茧丝牛毛辨析精微,不容一点差错和混乱。如果思想学术混杂,意识形态有误,问题很大,后患无穷。《近思录》记载伊川先生语:

   “儒者潜心正道,不容有差。其始甚微,其终则不可救。如「师也过,商也不及」,于圣人中道,师只是过于厚些,商只是不及些,然而厚则渐至于兼爱,不及则便至于为我。其过不及同出于儒者,其末遂至杨墨。至如杨墨,亦未至于无父无君。孟子推之便至于此,盖其差必至于是也。”

   二程认为圣学无偏。若过或不及,就会出问题,甚至流为异端。杨墨也并非全然无父无君,但其流弊就会无父无君。故慎思明辨、择法之眼非常重要,故韩愈称赞孟子辟杨墨“功不在禹下”,孟子也以大禹治水、周公兼并夷狄驱赶猛兽和孔子作春秋自喻并宣称:“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孟子滕文公下》)东海学舌曰:能言距马列者,圣人之徒也。

   儒学贵纯不贵杂,不宜杂染异端外道。孟子辟杨墨,宋儒排佛道,原因在此。比起杨墨佛道来,马学毛思错误更严重,危害性更大。为了维护儒学理义上和根源处的纯洁,凡我圣人之徒,不能不予以严厉的批判。岂好辩哉,不得已也。

   马学的错误是双重性的:将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圆满结合。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与极权主义一体两面,相反相成。平等、民主一旦扩大化主义化,就会从自由的价值从属演变为自由的敌人,往往有极权主义相依而起。古今中外造反派,或以民粹始以极权终,或一开始就是民粹、极权双轨并行,原因在此。

   马学中也有很多美妙的承诺和所谓的理想,但只能是永远不可能兑现和实现的巧言。原因很简单:马家的唯物主义三观、社会主义道路、党主制和公有制的制度模式,都与其承诺和理想背道而驰,为南辕北辙作了最深刻的注。马家越真诚,奋斗越努力,离它们的承诺和理想就越远。

   我说过,宗教极端主义是现中国一大祸源,但不是最大的,最大的祸源仍非马学莫属。政治之祸、社会之祸、宗教之祸最大也有限,文化之祸则具有潜在性和无限性。而且,政治、社会、宗教之祸往往植根或引发于不良的主体文化。占据宪位的马学是中国内忧外患和人道灾难的源头。

   近年来一些官员和知识分子开始承认腐败是全方位系统性的,但论及原因,仍多不着调,不老实。其实腐败两大根源在此:一是马学,二是马制。我在旧作《文化性腐败》中开宗明义指出: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的,更是文化性的。若不剑指马学马制,反腐只能是锯剑式的外科手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在马家政治中,修正主义比原教旨好,“不争论”比旗帜鲜明好,即右比左好,邓小平比毛氏好。但是,这种好非常有限,无改于本质的坏。所谓的改革开放,无非外科手术,治标不治本。要治本,必须把手术刀指向马主义,彻底切割马学毛思,全面回归中华文化。那才是真正的好,真正的拨乱反正。

   当年邓先生主张在意识形态问题上“不争论”,作为一种权宜之计是可以的,但不能一直苟且下去。意识形态问题是政治核心问题,从根本上决定了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基本品质和架构。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事不成、礼乐不兴、刑罚不中、民无所措手足。意识形态就是最大的名。

   马学作为意识形态,已经成为中国政治改革和社会转型最大的拦路石。这块硬石头迟早要搬走。豺狼当道,莫问狐狸;恶石挡道,莫捏软柿。捏软柿也是好事,比万马齐喑和道路以目好,但儒生和公共知识分子更应该顶硬上,勇敢地面向并把手伸向拦路石。

   摆在中国面前有三种制度选择:党主制,民主制,新礼制。一是马路,二是西路,三是中路。反道统之本,开中华之新,依据仁本主义道统开出来的新礼制,可以汲取上古禅让制、传统君主制、西方民主制等优点。无论是选择民主制还是新礼制,都必须从宪位上驱逐马学,或换上西学,或改为儒学。

   或谓批毛批鲁迅也罢了,现在批马克思过早。我知道,或许十年内驱逐毛氏可以,驱逐马学需要更长的时间。但要复兴儒家重建中华,必须驱逐马学。要驱马,又必须将它批倒批臭。万事开头难,但总要有人开头的。先知先觉者必须负起觉后知、觉后觉的责任来,儒者自当当仁不让。

   钱逊教授“儒马结合,相互转化”的观点,在学界和体制内儒学界颇为流行,东海有同意也有异议,特此分解如上。钱逊教授乃钱穆先生公子,大贤之后,纵然不同意,听不进,至少有容人之量,能容忍我剖肝输胆的真话。2017-6-6余东海 首发北春

(2017/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