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针对恐怖主义,应该倡导以直报怨的原则和大复仇的春秋精神。

   面对恐怖主义的猖獗,西方政文界流行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不要被恐怖行为激发仇恨和恐惧,不要配合恐怖分子去传播他们想制造的仇恨。甚至呼吁用宽容、包容和“爱心”来打击恐怖主义。这种观点被称为人道情怀,是对人道主义精神的误解。这种观点与老子的“以德报怨”论不谋而合。

   “以德报怨”局限性和流弊都很大,受到孔子的坚决反对和批判。《论语宪问篇》记载,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礼记表记篇》记载:“子曰:以德报德,则民有所劝;以怨报怨,则民有所惩。……以德报怨,则宽身之仁也;以怨报德,则刑戮之民也。”

   孔子认为,“以德报怨”比“以怨报德”好,但很有限,不是真的好。孔颖达《礼记正义》:“宽身之仁者,若以直报怨,是礼之常也,今以德报怨,但是宽爱己身之民,欲苟息祸患,非礼之正也。”唯孔子主张的是“以直报怨”、“以怨报怨”原则,普适古今中外,放之四海而皆准。

   其次,对于暴恐恶行,应该发扬春秋大复仇精神。对于君父大仇,可以义杀,可以义战;对于大规模杀害平民的国家或势力,同样可以发动战争。“葛伯仇饷”说的就是商汤“为匹夫匹妇复仇”的故事。葛人杀害了商国一个童子,商汤就起兵灭了葛国。你杀我一个民,我灭你一个国。

   以色列这个国家就颇有这种大复仇精神。传以的反恐国策是,对任任何杀害以色列国民的行为以牙还牙。凡有恐袭发生,以色列情报总局必展开同态复仇,哪怕凶手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杀死。其上司下线后援,只要找到,格杀无论。

   美国也不乏这种复仇精神。美国人在世界各地受到欺辱杀害,美国政府不会坐视不管。即使异国无辜平民被杀害,美国也常会有所行动。前不久川普总统下令袭击叙利亚政府军,就是因为“他们杀害了孩子”。其做法还得到了习近平的认同。习先生的表态与原官方强调主权的口径不同,但非常正确。

   打击叙利亚政府军,并不意味着放过伊斯兰国。美国国防部长强调:“我们在叙利亚的首要打击目标仍是恐怖组织”云,这个态度体现了美国正义性的一面。叙利亚政府和伊斯兰国都是恐怖主义恶势力,都是文明之敌,人类之敌。故袭击政治恐怖组织和打击宗教恐怖组织都是必要的,两者并行不悖。

   川普上台之后,美国对宗教恐怖主义的态度转向强硬,毫无疑问是正道。政治恐怖主义、宗教恐怖主义是当今对人类尊严、生命和世界和平危害最大的两大势力。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对它们就应该尽义杀义战的责任。奥巴马时代,美国过于绥靖,现在欧洲也一样,缺乏复仇精神,总是妇人之仁,对自己国民亦不负责任。

   据报道,德国6岁女童被穆斯林难民强奸,女童父亲持刀试图向强奸犯报复而被警察击毙。抢劫犯被判20个月徒刑,缓刑,不用进监狱服刑。这个判决令人厌恶,是圣母情结的政治化司法化,是文明的堕落。对难民和穆斯林的纵容有百害而无一利。以默克尔为代表的圣母们,为德国和欧洲伊斯兰化推波助澜,害德国,乱欧洲,从长远看,也害了穆斯林群体,让很多人在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害人必害己,制造恐怖等于自造灾难,宗教恐怖主义已给穆斯林带来巨大的灾难。这个群体苦难特别深重。战后,穆斯林一次次遭到种族清洗:在波黑被塞族人消灭,在车臣被俄国人屠杀,在缅甸被缅族人驱赶,在印度古吉拉特邦,被穆迪血洗……若非欧美干涉,这些地方的穆斯林或已群体灭绝。

   向乱世倡废死,对大恶讲包容,是西方白左和中国西化派的共同点。这种人自以为好自以为善,其实成事成善不足,纵罪助恶有余,对恶人恶势力起到了帮凶所起不到的作用。他们不明白一个常识:对罪恶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是对善良的犯罪!只要这种以德报怨的观点依然流行,恐怖主义就大有市场,暴恐之祸尚未有穷期。某种意义上说,流行不衰的圣母兮兮、下贱兮兮的伪人道情怀,比恐怖主义势力更可怕,这才是西方的心腹大患。

   恶有恶报是天理和因果律,它必须落实到政治和法律层面,对罪恶行为,报以公正的法律或武力惩罚。这是政治家和文化人的责任,是顺天应天、敬天保民、替天行道、道援天下的必须。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是仁政必扬善、必惩恶,不惩恶不足以扬善,不惩恶不足以称仁。

   如何对待穆斯林群体,美欧态度不同,日本与美欧又不同。日本的态度最有正确性,颇有中华范,可资借鉴。既不纵容,也不迫害,有所防范,略予限制,也可以说是轻微的歧视。这种轻微的歧视是合情合理合法的,理所当然又礼所当然,是真正文明的表现。至于难民,日本根本就不接收。

   或问,西方暴恐事件层出不穷,像伦敦这样的文明城市也堕落了。若是儒家当政,对待难民有何良策?答:对难民统一严管,令他们自证安全,不能自证则驱逐出境。在如何区分难民与极端分子这一难题得到有效解决之前,最好的办法是把难题抛给他们自己。要进入文明国度和非伊斯兰社会,就要为自己提供无害的证明。

   必要时还可实行联保法,在严惩恐怖分子的同时给予其家人适当的限制和惩罚,具体做法参照王阳明十家牌法。株连有良性、恶性之别。秦法夷三族,一人有罪,诛杀三族;行什伍之法,一家犯法,其他九家不检举者腰斩。这是恶性株连。王阳明的十家牌法则属于良性连坐。

   或谓这种做法涉嫌侵犯难民的自由和人权。儒家的态度是,爱有差等,先本国人民后异族难民;自由有度,自由和人权不是恐怖主义的挡箭牌。维护本国人民生命安全是最大的人权。也就是说,国人的安全比异族的自由更重要。如果国人安全无保障,对不起,难民的自由也得不到保障。

   难民不等于恐怖分子,但这个群体中恐怖分子层出不穷。如何对两者作出有效辨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泛泛而谈保护难民,很容易变成寓言中的东郭先生和农夫。中国若是儒国又需要接纳难民,可以,前提是所有难民必须发誓遵守中国法律,与宗教极端势力和暴力恐怖信仰划清界限。这是入境中国的必要条件。

   其实,假如是儒家当政,道统在上,政统中正,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可以防范于未然,不必事急才设法。至于怎样防患于未然,办法很多,不外乎文化教育、舆论引导、道德教化和严肃法律。文化教育方面,回族和各种宗教徒从小都要接受义务教育。而义务教育的第一学科是儒家经典。十年教育下来,纵然还有人会堕落为恐怖分子,多乎哉不多也。

   还有,对伊斯兰教的教义和教法开展实事求是的批判,也是防范和对治宗教恐怖主义的重要措施。信仰自由不能成为侵犯言论自由和人身安全的借口,宗教批判并不构成对信仰自由的侵犯。打击暴恐犯罪,不能撇开其宗教背景。

   罗马教皇方济各认为,把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是不公平的,社会不公、追逐金钱是恐怖主义之源。(梵蒂冈电台讯)社会不公和拜金主义或许对恐怖主义有促进作用,但显然不是恐怖主义的直接和主要原因。方济各这么说,显然不符合事实,避重就轻,指鹿为马。任何暴政恶制后面,任何成气候的恶人恶势力、恐怖主义势力后面,都有相应的文化信仰。

   方济各认为:“不是所有伊斯兰教徒都是暴力分子,也不是所有天主教徒都施暴;但有一件事乃千真万确:在所有的宗教内几乎总是有一小撮原教旨分子。”西方宗教或许如此,原教旨和正宗佛教道教,都没有极端主义。历史上有些附佛附道的外道有极端倾向,皆不为正宗佛道所认同。佛教道教越原教旨,就越和平。如果某教原教旨分子即等于恐怖分子,必是其经典教旨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这是一个世界级的谎言:几年来,奥巴马、卡梅伦、默克尔和众多西方政客,还有众多西方主流媒体和知识分子,纷纷重复一个观点是:“伊斯兰教与伊斯兰国没有关系,伊斯兰教是一个和平的宗教。”自欺欺人如此,堪称世界奇观。大量伊教信徒则不断以血淋淋的事实,猛掌这些圣母分子浅薄丑陋的嘴脸。

   或谓“再好的文化也难免出极端主义”,这是没见过真正的好文化,不懂得儒家的好。儒门中从来没有也永不会出极端主义、恐怖主义。

   也因此,鼓励伊斯兰教儒家化,激活明清回儒传统,不失为对治伊教恐怖主义的一大法门,一剂良药。回儒以儒释回,回儒格义,可以有效化解消除伊斯兰教义中的极端主义戾气,是伊斯兰教文明化和融入现代社会最佳乃至唯一的方向。只可惜,这个建议对于西方纯属对牛弹琴。西方无儒,也不知儒,自身尚且不能儒化,又如何能儒化伊斯兰教耶?2017-6-5余东海,首发儒家网

(2017/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