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在六四前夕,中大學生會發表了「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的聲明,表示不參與六四悼念活動,甚而進一步譴責籌辦紀念活動的支聯會,認為它散佈民族感情,自認政治正確,撈取政治本錢。

   中大學生會這個聲明,一言以蔽之,是他們不承認是中國人,六四是「鄰國」的事,與我無關,你們悼念了二十八年已經足夠了,不要再煩香港人,特別是下一代了。

   六四是現代中國、中共治下的大事,在某程度上,可和五四運動比較,對於其他較小型的在國民黨治下的學生運動,其意義更過之而無不及。學生和平集會反對官倒和貪污,遭當局派出軍隊彈壓殺戮,悲劇收場。這是一場可歌可泣的運動,人們予以悼念,並且長期悼念,誰曰不然。即使外國人也不覺得不當,何況進行屠殺的殘暴政權仍在,仍然實施高壓統治,悼念除了需要勇氣之外,也有當下的意義。

   自然,參加不參加有個人的自由,事實上也有人說六四天安門沒有死人,但是對於要悼念的人,以及籌辦悼念的團體,是毋須加以責備的。中大學生會的聲明把支聯會當作敵人、一個心懷不軌的組織,「利用民眾的道德感情,以換取政治本錢」,這是過份了,而且也顯出惡霸之氣。

   筆者不是每年都參與悼念六四的行動,筆者也覺得支聯會的口號可以收起,悼念便悼念,不須這樣勇武。我覺得它仍然有很強的司徒華影子。但是我卻高興有人每年真心誠意舉辦紀念六四活動,這應該是一個永遠的紀念,即使平反了也不應該便像黑板字那樣抹去了便算,因為它不是加減正負的一盤帳,而是一個顯露正義散發浩然之氣的運動,值得永遠懷念。

   這裡,我不願意對中大學生會批評太多。他們也不覺得自己有何錯處。我只想談幾句他們這個思想和態度怎樣來。人的思想和態度是社會的產物。中大學生會的同學之有這些思想和態度一點也不奇怪,一點也不難解釋。這和九七之後中共及其代理人管治香港的政策和措施有關,是這些政策和措施的產物。

   九七之前,香港和中共有港英政府間隔。那時候,中共是下方,而在管治政策上,香港人的訴求對象是港英政府。筆者和一群爭取民主的朋友,中國人的意識和中華民族的感情特別濃厚。九七之後,中共直接管治香港,或透過代理人直接管治香港,於是各種衝突便出現了。

   首先,九七當香港一落在中共之手後,中共立即收起笑臉,以主人自居,有主意,無民意。其次,可惡的是,以主意塑造民意,毫不忌諱地露出其狡猾猙獰的面目。所有在九七前的諾言或是拖延,或是刪改,或是從新演繹,總之是煙消雲散了。此外,像針對西藏一樣,透過大量人口和資金的移入,試圖赤化香港,改變香港的特色。大陸人成為中共的籌碼,意圖把香港內地化。誰想文化和文明差別,造成香港和中共的對抗,由是滋生了本土主義。本土主義其實只是一株柔弱的幼苗,香港的土壤本來不適合它生長,可是梁振英的強硬賣港政策,替它提供了茁壯的自然條件,於是在他還未終任,便出現了驅蝗蟲、佔中、旺角騷亂等事件。北京適時把他換下來,不失是明智之舉。現在林鄭接棒,筆者希望她採取懷柔路線的軟政策,雖然不能修補社會裂痕,但起碼減少社會的火藥味,這也是對付本土主義的最佳良方,因為仇恨是本土主義的養料。

(2017/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