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点滴人生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在六四前夕,中大學生會發表了「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的聲明,表示不參與六四悼念活動,甚而進一步譴責籌辦紀念活動的支聯會,認為它散佈民族感情,自認政治正確,撈取政治本錢。

   中大學生會這個聲明,一言以蔽之,是他們不承認是中國人,六四是「鄰國」的事,與我無關,你們悼念了二十八年已經足夠了,不要再煩香港人,特別是下一代了。

   六四是現代中國、中共治下的大事,在某程度上,可和五四運動比較,對於其他較小型的在國民黨治下的學生運動,其意義更過之而無不及。學生和平集會反對官倒和貪污,遭當局派出軍隊彈壓殺戮,悲劇收場。這是一場可歌可泣的運動,人們予以悼念,並且長期悼念,誰曰不然。即使外國人也不覺得不當,何況進行屠殺的殘暴政權仍在,仍然實施高壓統治,悼念除了需要勇氣之外,也有當下的意義。

   自然,參加不參加有個人的自由,事實上也有人說六四天安門沒有死人,但是對於要悼念的人,以及籌辦悼念的團體,是毋須加以責備的。中大學生會的聲明把支聯會當作敵人、一個心懷不軌的組織,「利用民眾的道德感情,以換取政治本錢」,這是過份了,而且也顯出惡霸之氣。

   筆者不是每年都參與悼念六四的行動,筆者也覺得支聯會的口號可以收起,悼念便悼念,不須這樣勇武。我覺得它仍然有很強的司徒華影子。但是我卻高興有人每年真心誠意舉辦紀念六四活動,這應該是一個永遠的紀念,即使平反了也不應該便像黑板字那樣抹去了便算,因為它不是加減正負的一盤帳,而是一個顯露正義散發浩然之氣的運動,值得永遠懷念。

   這裡,我不願意對中大學生會批評太多。他們也不覺得自己有何錯處。我只想談幾句他們這個思想和態度怎樣來。人的思想和態度是社會的產物。中大學生會的同學之有這些思想和態度一點也不奇怪,一點也不難解釋。這和九七之後中共及其代理人管治香港的政策和措施有關,是這些政策和措施的產物。

   九七之前,香港和中共有港英政府間隔。那時候,中共是下方,而在管治政策上,香港人的訴求對象是港英政府。筆者和一群爭取民主的朋友,中國人的意識和中華民族的感情特別濃厚。九七之後,中共直接管治香港,或透過代理人直接管治香港,於是各種衝突便出現了。

   首先,九七當香港一落在中共之手後,中共立即收起笑臉,以主人自居,有主意,無民意。其次,可惡的是,以主意塑造民意,毫不忌諱地露出其狡猾猙獰的面目。所有在九七前的諾言或是拖延,或是刪改,或是從新演繹,總之是煙消雲散了。此外,像針對西藏一樣,透過大量人口和資金的移入,試圖赤化香港,改變香港的特色。大陸人成為中共的籌碼,意圖把香港內地化。誰想文化和文明差別,造成香港和中共的對抗,由是滋生了本土主義。本土主義其實只是一株柔弱的幼苗,香港的土壤本來不適合它生長,可是梁振英的強硬賣港政策,替它提供了茁壯的自然條件,於是在他還未終任,便出現了驅蝗蟲、佔中、旺角騷亂等事件。北京適時把他換下來,不失是明智之舉。現在林鄭接棒,筆者希望她採取懷柔路線的軟政策,雖然不能修補社會裂痕,但起碼減少社會的火藥味,這也是對付本土主義的最佳良方,因為仇恨是本土主義的養料。

(2017/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