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106)]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 (106)

   2017/6/5

   憤怒青年

   我在上一篇的日記裡談到大陸人,說他們沒有禮貌,不守規矩,並引了兩個親自見到的例子。我希望讀者不要以為我是一竹篙打一船人,也不要以為我認為香港人都很有禮貌,很守規矩。這絕對不是的,我只是指一般的印象而已。

   就在我發表了上述日記幾天之後,我便見到了,而且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個香港人在公眾地方沒有禮貌的例子。

   這是在地鐵列車上,我從調景嶺到觀塘,這只是幾個站的一個短程路途而已。我從調景嶺上車,這是終點站,有許多座位,我“對號入座”,坐在一個“有需要人士”的座位上。“有需要人士”座位是相連的,主要是給老人、孕婦或不良於行的人坐,一般人是不坐的。所以,開車時,我旁邊的位置是空著的。

   列車到了第一個站 -- 油塘站,湧進了許多人。一個年輕小伙子一個箭步搶佔了我旁邊的座位。其實他之前有一個老婦,也是想坐這個位置,但是這個年青人動作較快,坐下了。我見到這個老婦先現出驚詫之態,進而見到這是一個年青人時,便顯出怪責的神色。然而由於這只是第二個站,車上仍有很多空位,這個老婦便在我對面覓得一個位置坐下了。但仍然以不滿的眼色瞧著我旁邊這個小伙子。

   這個青年相當高大肥胖,穿著隨便,肩上跨一個大布袋,這個布袋已相當殘舊。他面容繃緊,一坐下後,完全不理會左右旁人,立即拿出他的手機看。至於我,當列車開動後,也繼續看我的手機。

   列車到了第三個站 -- 藍田站,又進入了好些人,這時已經沒有空位,好些人要站立了,其中不乏“有需要人士”,可是我這位年青朋友無動于衷,繼續看他的手機,完全沒有讓座的意思。而列車開動之後,我也繼續看我的手機。

   當我正在聚精會神閱讀手機上的文章時,我突然覺得右膝有東西輕輕碰了一下。我低頭一看,原來我右邊這人架起二郎腿,他的鞋底正碰著我褲子的右方。他似乎不知情,也不在意在地鐵列車上的擠迫環境裡,根本是沒有空間讓他架起腿的。我當然不能忍受這個情況,我可以叫他收起腿,但由於我下個站 -- 觀塘站 -- 下車了,無謂發生糾紛,於是我霍地站起來,走到車門準備下車。這個情況對面那個老婦是留意到了,也知道我為什麼霎然跳起來,她的面上是多了一層不愉之色。

   由於列車開動不久,還有好些時間才到站,我站在車門前,出於防衛的目的,我用眼角留意這青年的舉動,因為有些變態的人,當他欺負到你頭上而你避開不讓他欺負時,他是認為你向他挑戰而繼續進迫的。我留意到他移到我的座位上,繼續看他的手機,顯然對我沒有理會。這樣,我也再沒有注意他。

   不旋踵,列車到站了,我出了車門,幾步之後,突然發覺這個小伙子走在我的旁邊。由於不知他是不是想狙擊我,我放慢腳步,讓他在我旁邊走過。他沒有理會我,也沒有碰我,只是越過我繼續前行。他似乎沒有惡意,於是我也在他後面走我的路。我們一先一後站在扶手電梯上落到地鐵大堂,我跟著他一同出閘。出閘時,閘的小屏幕打出百達通的餘額,我無意地瞧一下,居然對這小伙子同情起來,他剛纔鞋底沾污我的褲子我也原諒他了。

   原來他的餘額只有四元半。資料顯示,他上車時百達通只有八元,這程車扣了三元半,餘額四元半,只夠他搭乘一個短途回家,去遠些地方也不行。可以想像,這青年經濟十分拮據,社會上的許多享受和消費都與他無緣了。我青年時也嚐過無錢的苦況,曾經月底的時候袋裡只有幾元錢,等候出糧,如果糧期不準的話,便吃飯也有問題。不過,那時我們沒有抱怨社會,只是默默工作和期待。但現時香港的青年心態並不這樣,他們只覺自己的失敗是社會的錯,是社會欠他的。難怪這青年朋友是滿面怒氣了。

(2017/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