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陈泱潮文集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陈泱潮
   
   2017-06-07
   
   

   希哲先生:
   
    1、我们都知道,计划比变化快,形势比人强。但是,即便如此,窃以为你我【不能以今日残酷的现实来否定曾经有过的青年时代的激情、志向和奋斗】!
   
    2、我1980年秋冬已经正式到胡耀邦亲信智囊团工作,并且正式代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这个青少年研究所在胡耀邦下台後被指控为“事实上的团中央”遭到撤销),出席了全国人才学、未来学、科学学联合学术讨论会。能够深入到当时胡耀邦任中共党中央主席的这样的体制内高层机构受到信任展开工作,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推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为什么不能把握这样的机会?因此而不能在当时明显是反体制的全国民刊协会露面有什么错?
   
    3、关键是我在中央机关工作有没有放弃和背叛民主革命的初衷?为此,敬请你认真阅读《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一文,了解一下我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工作情况。
   
    4、【民主国际】之事,因为我再次被抓遭到重判而没有实践。但是,这是符合历史规律的事,不是什么要不得的妄想。1989-1991年苏联东欧的巨变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我的《特权论》英文版能够在苏联东欧巨变前5-7年在伦敦以精平装两种版本由著名的奥威尔创办的出版社出版发行,我本人亦被国际笔会中心授予世界在狱作家委员会成员,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也由中国人王炳章先生後来在海外创办《中国之春》的活动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5、我1991年刑满出狱後,因为等待一个大军区起义的机会,而创办“权宜”公司,滞留国内,为此几乎丧命!
   
    6、由于失去了在海外推进民主革命的先机。所以,我逃出国後没有再进行组党等激烈的政治活动,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创立和完善【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等宗教信仰思想理论体系上。
   
    7、我现在依然视你为朋友。希望你不要和【中共苦肉计战略特务】败类徐水良混在一起。
   
    8、感谢你在泰国出具证明给联合国难民署,证明我是“因为挑战中共而遭到迫害”的事实。而我也履行了我当作的事。
   
    9、理解你今日的感受.
   
    10、建议你余年认真专研信仰,有问题可以问我,我会无保留地与你交流。希望你千万不要与魔鬼撒但徐水良无神论同流合污!
   
    附: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


   陈泱潮(陈尔晋)
   
    (2005-11-20)
   
    ~~~~~~~~~~~~~~~~~~~~~~~~~~~~~~~~~~

目录


   引言
   
    上篇
   
   1、我的“或从王事”(推背图47像讼卦爻辞)传奇经历
   2、中共决策层赋予筹建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的任务
   3、张黎群先生概况:完全可以说是胡耀邦先生的心腹股肱重臣
   4、中国青少年研究所名副其实是“庙小神灵大”
   
   中篇
   
   5、我被物色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缘由
   6、深刻难忘的第一印像
   7、不耻下问,虚心追求新知
   8、热情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竞选人民代表
   9、改革开放后鲜为人知的第一次学潮
   10、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11、“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12、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下篇
   
   13、又经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14、“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15、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16、泪撒耀邦书房
   17、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18、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19、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20、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21、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22、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宪政民主万世基业的桃子?
   23、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24、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25、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

引言

   
    胡耀邦最难能可贵之处,体现在他生前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爱戴,身后更受到愈来愈深切的怀念。原因就在于,他有1颗真心诚意把人当成人来尊重、以人民利益为最高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心,实践具有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在取缔西单民主墙后的1979年6月,胡耀邦在5届人大2次会议上,不顾高层人士对他支持民主运动的指责,义正词严地说:“我始终支持任何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希望大家都在宪法的保护下享有最大的自由。”“我奉劝同志们不要抓人来斗,更不要抓人来关。敢于大胆提出这些问题的人,恐怕也不在乎坐监牢。”他坚持言论自由,反对以言论治罪,理直气壮,掷地有声!他要从这些具体的、典型事例着手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给专制与独裁敲丧钟,给和平民主鸣锣开道、铺路搭桥。这是他多彩人生中十分耀眼之笔,也是人们对他最为怀念之处,同时也是对中国社会最有现实意义的思想和理念。
   
   ——引自张黎群、张定、严如平、李公天、唐非:《胡耀邦传》前言
   
   http://static15.photo.sina.com.cn/orignal/4982b628t5b6b3b44f21e&690
   
   胡耀邦和胡锦涛及温家宝等人1986年在贵州留影

1、我的“或从王事”(《推背图》第47像讼卦爻辞)传奇经历

   
    我的传奇经历,不仅在于毛泽东时代就写出了四篇14章的《特权论》,深刻论证并且上书建言在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推行民主革命,建立三权分立、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民主制度,而且在于我虽然有准备发动大军区起义结束专制独裁暴政的行为(详见《陈泱潮事略》),并且一度落入死囚牢笼,自分必死,却意想不到奇迹般获得释放、平反,甚至于紧接着因为《特权论》,早在1980年,就从云南边疆基层,直接奉调进京,而且是到可望影响中共决策的理论政策研究机构,从事理论政策研究工作。
   
    这可望影响中共决策的理论政策研究机构,就是张黎群先生主持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

2、中共决策层赋予筹建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的任务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成立于胡耀邦先生刚当选为华国锋任党主席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不久。
   
    当时是由共青团中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筹办。任务是三个:
   
   ◆起到美国智囊机构兰德公司那样的给中央决策提供重要参考的作用;
   ◆做情报中心;
   ◆出栋梁人才……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正组长张黎群先生,副组长钟沛璋先生,都是和当时的中共总书记、不久即完全取代华国锋,作了党主席兼总书记的胡耀邦关系很深的思想很开明的领导干部。
   
    筹备组基本上是在原来团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基础上成立的,钟沛璋先生就是当时的团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谢昌逵,是副主任。其他从党中央机关调来的几位主要成员,都是原来团中央资深干部。用今天的话来说,是地地道道的胡耀邦嫡系团派中坚力量。

3、张黎群先生概况:完全可以说是胡耀邦先生的心腹股肱重臣

   
    张黎群先生,1918年5月出生于四川成都蒲江县一户书香门第。18岁步行到延安,投身革命。曾和宋平等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周恩来手下工作。上个世纪40年代,新华日报在蒋管区高举民主的旗帜,反对国民党蒋介石专制独裁统治的时候,他曾经担任新华日报研究室主任。应当说,他在那里,就接受了民主思想的洗礼。
   
    张黎群先生与胡耀邦关系十分深厚。他们年龄相伯仲,早在延安就认识,彼此都有很好的印像。50年代初期,胡耀邦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时,张黎群先生即出任中国青年报社长兼总编辑。
   
   1957年反右,中国青年报很多优秀人才(包括副主编钟沛璋先生),都被冤冤枉枉打成右派。张黎群先生因为说过不能把报纸办成广告牌传声筒,几乎也被打成右派,材料已经上报,幸得胡耀邦亲自去向邓小平力保,邓小平发话,才得以幸免带上右派帽子。用张黎群先生的话来说,耀邦之于黎群,有生死之交、见危力救、消灾免难之义。
   
    张黎群先生虽然没有被带上右派帽子,但是因为邓小平说:“既然糊涂,就不能再办报纸了……”所以反右后,被调离中国青年报,下放到陕西做了一段时间的县委副书记,1960年以后又到四川任中共西南局办公厅副主任,中共绵阳地委副书记等职。
   
    文革初期,张黎群先生因为发表文章,在四川被打成西南“三家村”首犯,关押达七年之久。使他从反面再次接受了民主思想的洗礼。
   
   1973年张黎群先生获得“解放”后,任过一个大型企业的领导。
   
   1978年中共11届3中全会前后,获平反任浙江大学党委第二书记兼第一副校长。
   
   1980年任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组长、中国青少年研究所所长。
   
   1982年创立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任会长。
   
   1983年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教育室第一任主任。
   
   1986年离休后继续担任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会长、名誉会长。
   
    除此之外,在2000年,我离开大陆前,他还精力充沛,老当益壮,主持着东方文化研究会(下辖【东方】杂志)和名人协会(下辖【名人】杂志)两个官方社团的常务工作。
   
    并且正是在此之际,以对国家对人民和对胡耀邦先生的高度忠诚,积极主持编写了今日影响甚大的《胡耀邦传》。

4、中国青少年研究所名副其实是“庙小神灵大”

   
   1980年秋,胡耀邦当选中共主席制下的总书记后不久,中央决定成立负有上述三个使命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遂将张黎群先生从浙江大学党委第二书记兼第一副校长任上,调任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组长。
   
    由此可见,胡耀邦对青少年研究所的高度重视和寄予厚望。
   
    可以说,中国青少年研究所,其实是牌子小,使命大。
   
    如果胡耀邦不被废黜,而得以一路顺风巩固了接班人地位,中国青少年研究所一定会发挥出对中国历史的积极的进步的重大影响。
   
    这从胡耀邦遭到废黜后,中国青少年研究所被王兆国指控为“事实上的团中央”,而被撤消,也可看出端倪。

5、我被物色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缘由

   
    我是因为《特权论》即《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而被借调(当时用人制度还不能从不同系统尤其是不能从边疆基层外单位一下子把人调到中央机关)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的。
   
    《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于1979年6月1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5届2次会议开幕当天,由北京《四五论坛》以大字报和油印本两种形式,公开张贴上北京西单民主墙,并且分两次发行了油印本。当时产生了极大的轰动响应。人称这一天是民主墙的复活节(详见《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