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陈泱潮文集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陈泱潮
   
   2017-6-14
    就陈泱潮(陈尔晋)自己的主观意识而言,
   


    今日陈泱潮(陈尔晋)与徐文立先生之争,根本不是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中国民主运动教父】之争,而是还原民主墙运动历史真相之争!

   
    首先是事关中国民主革命思想理论、路线、方针、政策、策略、政治道德品质之争!

   
    其次是事关能否结束中国民运群龙无首、散沙一盘状况之争;
   
    再其次是事关能否整合中国民主革命队伍,能否切实推进中国民主革命进程之争!
   
    请读者特别注意到这才是《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所在。

   
    徐文立先生长期极力抹煞和否定《特权论》作者,但其实在其近作《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中,就已经身不由己不得不白纸黑字承认了:
   
    1、陈尔晋(陈泱潮)除了以其理论著作《特权论》 “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之外,
   
    2、还确确实实主导做了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这三件大事:“陳尔晉確反其道而行之,上躥下跳,公開、半公開地組織什麼「《中华民刊协会》、《中华公权大同盟》、《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
   
   
    今天,世人可以思考:

   
   A、《特权论》本质上是不是【民主墙运动的标志性理论建树】?

   
   B、而徐文立先生所指控陈尔晋“上躥下跳,公開、半公開地組織什麼「《中华民刊协会》、《中华公权大同盟》、《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这三件事,本质上是不是【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重大事件】?

   
   C、以上两项(【民主墙运动的标志性理论建树】和【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重大事件】),是不是整个中国民主墙运动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不可磨灭不可抹煞的标志性代表性大事?

   
    值得注意的是:
   
    徐文立先生一方面,身不由己地白纸落黑字承认《特权论》作者陈尔晋主导做了这几件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重大事件;
   
    另一方面,又为了维护其【中国民主运动教父】的桂冠,而长期完全不顾事实,背後大力散布了严重伤害陈尔晋的话:“我早就對一些知己的朋友說過:「本質上,他(陳尔晉)和中國真正的民主運動沒有任何關係」”(见徐文立《痛答陈尔晋》)自陈)!
   
    为了成就中国民主化事业,我将实事求是总结民主墙历史真相,客观如实评述徐文立先生不仅致使中国民主革命丧失了及时取得成功的最佳时机;而且,又导致了中国民主革命队伍长期四分五裂、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的状况。
   
    徐文立先生自己在《痛答陈尔晋》一文中,其实就已经作了如以上这样前後极其矛盾的自陈。
   
    可悲哀的是,徐文立先生对他自己这样的历史作用,至今还毫不自知。
   
    所以,我深感有责任帮助他和所有民运朋友提高这方面的认识。我也希望徐文立先生能够善意地帮助我改正自己身上存在的错误和问题。
   
    为了大家的共同进步,请读者看看徐文立先生重复上贴到独评网如上如下的观点
   
   ---------------------------------------------------------
   
    作者: 高玉秋(徐文立) 兩廂對照,觀者自明 2017-06-13 07:25:51
   
    duping.net/XHC/、、mp;post=1384706
   
    1979年10月1日我參與領導的「星星美展」遊行,取得了完全的勝利:1,「星星美展」被扣藝術品盡數退還;2,「星星美展」連續三年分別在北海「皇家畫舫齋」和中國美術館展出;3,「星星美展」看展者人頭攢動,讚不絕口;4,「星星美展」畫派聲名遠播,「星星美展」畫派紛紛成為世界級藝術家;5,「星星美展」並無一人因遊行事入獄。然而,陳尔晉卻斥之為「蠻動」。
   
    此一時,彼一時。
   
    1980年下半年至1981年初,風雲突變,烏雲壓城,我通告全國同仁「緊急下潛」(傳達中共九號文件的北京市文件有記載),陳尔晉確反其道而行之,上躥下跳,公開、半公開地組織什麼「《中华民刊协会》、《中华公权大同盟》、《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事實上加速了中共1981年4月開始在全國範圍,對已經保存下來的異議人士的大搜捕。這就是陳尔晉所謂的他「长于理论,长于战略谋划」嗎?!
   
   --------------------------------------------------------------
   
    我对徐文立先生以上《兩廂對照,觀者自明》观点和错误说法,持有不同意见,请读者参看以下二文:
   
    1、《这就是投机政客徐文立唤醒中共立刻取消宪法“四大”的罪孽!》
    duping.net/XHC/、、mp;post=1384705
   
    2、《你徐文立对中国民主革命是有罪的!!!有罪的!!!!!》
   duping.net/XHC/、、mp;post=1384712
   
    注:
   
    重发本文时纠正了原来文风语气上的气愤凌厉语气。
   
   
   

此文于2017年06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