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束脩”在古代都有哪些意思?]
詹姆斯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此时的阿贵心情如何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恬不知耻的阿贵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2天
·郭文贵的报应来了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房产被查封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4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5天
·郭文贵被骂滚出美国
·郭文贵被骂滚出美国
·政治小丑郭文贵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6天
·都来看看阿贵的圣诞节是如何度过的
·都来看看阿贵的圣诞节是如何度过的
·谢阳服从判决,当庭表示不上诉
·谢阳服从判决,当庭表示不上诉
·谢阳服从判决,当庭表示不上诉
·“超级低俗屠夫”吴淦骗术揭秘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7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7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8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8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8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这可让阿贵如何吃得消
·“设局”害人的阿贵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1天
·通缉犯郭文贵已无处可逃
·郭文贵跪地求饶
·自讨无趣的阿贵
·郭文贵是流氓无赖滚出美国
·郭文贵挨了当头一棒
·郭文贵挨了当头一棒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看看阿贵的元旦是怎过的
·郭文贵在美国继续被声讨
·郭文贵在美国继续被声讨
·不要被“神韵晚会”蒙蔽了双眼
·“神韵晚会”其实就是一个 邪恶的政治工具
·“神韵晚会”并不是真正的文艺晚会
·大雪阻挡不了众人对郭文贵的怒火
·郭文贵伪造官方文件
·纽约华人冒着大雪声讨郭文贵
·纽约华人冒着大雪声讨郭文贵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神韵是个什么东东
·缩头乌龟郭文贵
·神韵演出遭遇尴尬
·具“法轮功”背景的杀女腌尸案主犯被判22年
·神韵是个什么东东
·骗子也会被人骗
·故作深沉的阿贵
·“神韵演出”其实是一场政治秀
·阿贵被声讨第171天
·开封苹果园小学纪念“法轮功”集体自焚受害者
·美联社:天安门集体自焚案参与者接受媒体采访(中英对照)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第172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3天
·这就是所谓的“圆满”吗
·罪孽深重的郭文贵
·王进东女儿:李@洪@志是自焚事件的主谋
·“1.23”自焚事件17周年再回首
·李@洪@志是当年自焚事件的罪魁祸首
·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阿贵
·盘点郭文贵的看家本领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大汉奸郭文贵进入第176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7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8天
·濒临散伙的“神韵”艺术团
·郭文贵被声讨第179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80天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已超过半年
·神韵演出是邪教法@轮@功的宣传工具
·心灵法门敛财有术 卢军宏害人不轻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2天
·“神韵”晚会让人反感透了
·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3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束脩”在古代都有哪些意思?

   “束脩”在古代都有哪些意思?
     束脩一词虽然古老却并不冷僻,今人常有提起并训解为学费。古人也讨论束脩。但话题重点不在学费,而是考辨其词义多解以及缘由。仅本人所阅古籍文献,束脩一词存有四解。一为贽礼,即学费。二为年龄,即十五岁男子。三为修饰,即束带装饰。四为检束修德,自我约束。
   
     “束脩”一解
     束脩一词早见于经书,以《论语.述而篇》与《礼记.少仪》中两句话较为流行。《论语》云:“子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宋儒朱熹注云:“脩,脯也。十脡为束。古者相见,必执贽以为礼,束脩其至薄者。”(《四书章句集注》)脯就是干肉,脡是干肉量词。十脡儿干肉为一束,故曰束脩。朱子认为此束脩是古人见面礼中较轻者,以小礼聊表敬意而已。《礼记》云:“其以乘壶酒、束脩、一犬赐人。”汉儒孔安国注云:“束脩,十脡脯也。”乘壶酒之乘为数词,即四壶酒。束为肉脯数量词,十条肉脯为一束。此十条肉脯说最流行,可算“束脩”一解。


     “束脩”二解
     “束脩”不仅载于经书,汉代以后又常见史书。《汉书.王莽传上》:“窃见安汉公自初束脩,值世俗隆奢丽之时。”这句话是大司徒陈崇称颂王莽所言,安汉公即王莽。唐儒颜师古注云:“束脩,谓初学官之时。”束脩在此表示年龄。《后汉书.伏湛传》:“南阳太守杜诗上疏荐湛曰:……臣诗见故大司徒阳都候伏湛,自行束脩,讫无毁玷,笃信好学。”唐李贤注云:“自行束脩谓年十五以上。”李贤明确束脩意为十五岁以上。此二处“束脩”不再是十脡肉脯词义,皆喻意年龄。此可谓“束脩”二解。
     “束脩”三解
     西汉桓宽《盐铁论.贫富》卷四云:“余结发束脩,年十三幸得宿卫。”这句话是桑弘羊说自己十三岁得宿卫之官。《史记.平准书》载有此情节:“弘羊,洛阳贾人子,以心计,年十三侍中。”此条“束脩”意为修饰,非指十五岁之年龄,桑弘羊十三岁即任侍中。《后汉书.延笃传》:“且吾自束脩以来,为人臣不陷于不忠。”李显注云:“束脩谓束带修饰。”桑弘羊与延笃皆自言“束脩”,此二处用法既非十脡肉脯又非十五岁之年龄,意为束带修饰。此可谓“束脩”三解。
     “束脩”四解
     《后汉书.皇后纪上》:“先公既以武功书之竹帛,兼以文德教化子孙,故能束脩,不触罗网。”李显注云:“言能自约束修整也。”这个束脩表示自我约束修养。《晋书.虞喜传》:“内史何充上疏曰:伏见前贤良虞喜天挺贞素,高尚邈世,束脩立德,皓首不倦。”此处的束脩立德与前款意思一样,亦为检束修德。此为“束脩”四解。
     上述四种“束脩”,其词义显然存有区别。由是引发古人对“束脩”诸多考辨。
     古人考辨
     宋人吴曾《能改斋漫录.束脩义》卷三:“束脩其义不一。《论语》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前人多引《礼》‘男贽玉帛禽鸟,女贽榛栗枣脩’以为束脩者,束,脯也。用束脯以为贽尔。……又按《后汉.马援传》注云:‘男子十五以上谓之束脩。’不可以束脩之问不出境一概论也。《檀弓》云:‘古之大夫束脩之问不出境。’乃知以束脩为束脯者为非是。《后汉》杜诗薦伏湛曰:‘自行束脩。讫无毁玷。’注:自行束脩谓年十五以上。《延笃传》注:‘束脩谓束带修饰。’”
     吴曾首先认为束脩一词多义,不可一概而论。其后列出贽礼、男子十五岁、约束德行、束带修饰等词义场合。
     宋王楙《野客丛书.束脩》引述吴曾《漫录》说法。王楙云:“观《盐铁论》,桑弘羊曰:‘臣结发束脩得宿卫。’此正明验汉人之语,以束脩为束带修饰矣。且在马援诸人之先,无可疑者。然又观《北史》,‘刘焯不行束脩,未尝有所教诲’,此又可以验程门诸先生之说。要之二说皆通,不可谓束脩为束脯非也。”他后面又列举了《唐六典》及《通典》,认为束脩之肉脯说是对的,同时束脩另有束带修饰之意。王楙认为“束脩”二说皆通。
     明高拱《问辨录.论语》卷五云:“束脩未详,不可强解。若以为执贽相见,则断乎不然。圣人教人之心无穷无往非教,岂待执贽以来而始教耶?”高拱此条训解有一定代表性,认为孔子有教无类,不是非以十脡肉脯为贽礼才教诲。比如元代学者陶宗仪《说郛.述而》卷三中:“人能奉束脩于吾则皆教诲之,此意失也。吾谓以束脩为束羞则然矣,行吾而教之非也。仲尼言:小子洒扫进退,束脩末事,但能勤行此小者,则吾必教诲其大者。”陶宗仪认为把束脩当十脡肉脯可以,但不能认为孔子非此不教。小孩子勤快懂事,孔子即教授他大道理。
     这一说法姑且可解《论语》,但不适用他处“束脩”。比如前述《礼记.少仪》及《唐六典》“国子生初入,置束帛一篚,酒一壶,脩一案为束脩之礼”等。《唐六典》明确为“束脩之礼”。所以高拱之说似亦有些强解。
     清程大中《四书逸笺.束脩》卷一云:“束脩解有二,《邓后纪》云:‘故能束脩,不触网罗。’注:以约束脩整释之。他如郑均束脩安贫,恭俭节整。《冯衍传》:‘圭洁其行,束脩其心。’……朱子据经释经不得取史传相诋。《论语类考》主集注:脩脯义独疑,十脡为束之说,古今不相通。……延笃云:‘吾自束脩以来为臣子,忠孝不谄凟。’解者谓,十五以上。此又一义。”程大中罗列了“束带修饰”、“修养德行”、“十脡肉脯”、“十五岁以上”,亦大体四说。
     结语
     以上几位古代学者对“束脩”词义作了大致考辨,而问题出在哪里皆未能详解。本人阅得清段玉裁《说文注》中一句话,即“经传多假脩为修”。段玉裁馀外虽再无他言,但提供了一条考辨线索。其所言“经传”应泛指古代典籍。古人在著述或传抄文献时,把“脩”与“修”相混淆了。修、脩皆为古字。按《说文》部首分法,修在彡(shan)部,意为修饰。脩在肉部,意为肉脯。大致自汉代以后,脩、修混用。学者未刻意区分或流传中误抄,以致后世用法、训解不一。若辨别词义,惟以语境不同而各自意会。《王力古代汉语字典》:“修是修饰,脩是肉脯。汉隶以后,修饰的‘修’多混作‘脩’,但肉脯的‘脩’决不作‘修’。”
     明人周祈《名义考.束脩》:“汉和帝诏束脩,良吏《伏湛传》:‘自行束脩,讫无毁玷。’二束脩皆谓检束脩饰。《檀弓》‘古之大夫束脩之问不出境’与《论语》‘束脩’二‘脩’字当从‘肉’。《史》‘束脩’之‘脩’当从‘彡’,今亦从‘肉’。《易》脩辞立诚,《书》慎阙身脩,皆从肉。乱已久矣,不独史也。”
     本人颇认同周祈的概括。经书之“束脩”多作贽礼肉脯解;史书中“束脩”常作修饰约束解。而古籍文献皆写作“脩”。所以在训解束脩时,经书之脩取肉部,史书之修为彡部。如此则皆可说通。惟何时何人把修脩混淆,已无法考证。《周易.乾传》“脩辞立其诚”、《尚书.皋陶谟》“慎阙身脩”(本人按:《四库》本此二脩已写作修。史书修、脩混用)之“脩”皆为“修”义,古人却皆写作脩,从肉。而经书地位崇高,历代学者轻易不改动。其始作俑者已不可知。大体判断经书混用在先,史书混用其后。如周祈所言“乱已久矣,不独史也。”
     本人曾与一位做古籍文献整理的年长朋友言及此类事。朋友系专门家,乃曰:“古籍整理最忌讳随便改字,即便讹字亦不可乱动,可以在后面作注或校勘记。保留原字是为至要。”束脩之修、脩也许就是一例,以致后世诸多学者为此大伤脑筋,而终不得其根由何在。
(2017/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