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明初紫禁城与现在的有何不同]
詹姆斯
·摈弃传统吃喝弊端平安健康过大年
·寒假:孩子的“安全健康”不放假
·五种保健品广告违法被曝光
·选购保健品时要认清标志
·晚上吃姜真的如同吃砒霜吗?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组图)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重拳出击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组图)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美华裔夫妇杀死5岁女儿 凶手疑受李洪志邪说洗脑
·是艺术还是另有企图?
·这台演出招人烦啊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30多个私生子
·空手套白狼,借壳上市,发动“股灾”……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
·三家涉黄俱乐部或与“金融巨鳄”肖建华有关?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通奸、包养、情妇录!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马建被宣布立案侦查 习当局或一箭双雕
·肖建华涉嫌操纵中国大陆2015年股灾?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揭秘他与朱令姐姐的隐秘联系……
· “资本大鳄”的丧钟已敲响!
·大玩资本魔方,超高财技操盘
·美国之音关于肖建华虚假报道使其公信力丧失殆尽
·肖建华实为北京涉黄集团保利俱乐部的“肖亮”?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错综复杂的关系!
·“资本大鳄”命将休矣!
·是谁制造了股灾
·美国之音自己打自己的脸
·美国之音自己砸自己的招牌
·美国之音竟作出如此不负责任的报导!
·美国之音颠倒是非
·谁见过如此不负责任的媒体!
·见过颠倒黑白的媒体吗?美国之音就是一个!
·堂堂知名媒体竟然搬弄是非!
·媒体界的领头羊竟作出如此荒唐的报导!
·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顺堂摸瓜,谁也跑不了
·都来看,重磅消息!
·特朗普不得人心,终于认怂
·特朗普真是不自量力
·川普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这样的失败是早就注定的!
·自不量力,终有一败!
·这回川普有笑话看了
·自取其祸的川普
·他是美国人民的耻辱
·他给美国人民脸上抹黑了
·表面风光,暗地里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肖建华与肖亮是同一人吗?
·表面风光,实为暗娼
·神秘的金融界
·让人猜不透的神秘关系
·让人猜不透的神秘关系
·何为“肖建华”现象?
·“金融风险”难道是人为挖制的陷阱?
·“金融风险”原来是这样来的!
·原来“金融风险”也可人为制造啊!
·人为控制的“风险”
·到底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人?
·《纽约时报》为何也玩起了“三无”滥招
·“活摘”确属捏造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看看还有多少个“滕彪们”
·滕彪堪称伪君子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
·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
·穿越·像古人一样过夏天
·这些所谓生活禁忌,既不科学,也不经济
·名人被热死:苏轼暑热去世 郑成功中暑而亡
·揭秘:海南航天发射场那些看不见的秘密
·夏季如何防暑 “5多”不能少
·甘肃刘家峡:调低水库水位 腾出防汛库容
·首个医养融合养老社区在南京浮出水面
·呼铁局调整部分旅客列车运行图
·为他们点赞!防汛抗洪一线有这些动人的故事
·著名画家吴东魁捐助我省6所希望小学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图)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上)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老朋友”王友杰石发亮眼中的郭文贵
·白帝城:诗城奉节的一颗明珠
·慢游吴江 享婉转江南梦
·慢游吴江 享婉转江南梦
·慢游吴江 享婉转江南梦
·访木兰故里—延安万花山
·扬言发洪水淹没报社!盘点法轮功的狂妄之举(图)
·“法轮功”二号人物"流落街头
·看一看外国人是怎么骂法轮功的
·被老李误入歧途的“修炼人”
·撒谎是李弘自的看家本领
·古徽商与徽州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明初紫禁城与现在的有何不同

明初紫禁城与现在的有何不同
     近日,故宫公布了重大考古发现,在对慈宁宫广场长信门西北侧基建勘探坑进行考古调查时,发现一处明代早期的大型宫殿建筑基址,包含一条东西向明代早期墙基,及其底部的地钉、排木组成的桩承台、夯土夯砖层、建筑基槽等遗迹。
     
    
   故宫

     专家表示,此处大体量墙基在层位关系、施工工艺、出土遗物等方面与慈宁宫花园东侧发现的明早期大型宫殿建筑基址基本一致,是紫禁城建造之初具有宫廷分区功能的大型墙基,而且可以判定其始建年代为明早期,废弃年代为明后期。
     这一发现使故宫再度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这组兴建于明初、废弃于明后期的建筑,将人们的目光带回到了明朝永乐年间:当时的紫禁城和如今的故宫比较起来,有哪些不同?其中又发生了怎样的变故?今天就开启一段时空穿越之旅,一起看看六百多年前的紫禁城是什么模样。
     主殿规模比清朝时大一倍
     如今参观故宫,步入太和门向北望去,看到太和殿时,总会有一种“不太协调”的感觉:硕大的台基上,承托着一个体量很小的殿宇(太和殿),尤其是走到台基跟前,甚至连大殿的门窗都已经看不到了。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是有历史原因的。
     
   
   文华门的石雕是云纹,而不是龙纹,是因为明初文华殿是太子的正宫
     中国古代较高等级的建筑,都会修建精美的台基,台基的大小视建筑的大小而定。在明朝永乐年间建造紫禁城时,台基和上面的建筑规模是匹配的,而明朝中后期重建时,殿宇的规模就小了很多。如今,如果我们从空中俯视故宫三大殿(太和、中和、保和)的基座,就会发现三座殿宇相对于它们的基座来讲,都显得太小了,这与明朝中后期“巨型木材”难以寻觅以及当时的国力日衰有关。
     明朝永乐年间兴建紫禁城的时候,所选用的木材有很多都采自于我国西南边陲的横断山区,其中紫禁城主殿奉天殿(即今太和殿)更是由纯楠木建造,奢华无比。建成的奉天殿“广三十丈,深十五丈”,折合成现在的尺寸,其面阔为95米左右,而进深则达到47米左右。如今我们看到的太和殿,是紫禁城内最大的单体建筑,面阔仅为64米,进深为37米,远不能和明初的奉天殿相比。
     究其原因,与建筑的材料有关。明初的宫殿建筑都是以木结构为主,建筑之间大多又以廊庑相连接,虽然场面蔚为壮观,但这也造成了极大隐患,那就是这些建筑,一旦遇到火情,就会很容易蔓延,甚至会延烧大片建筑群组。永乐十九年(1421年)四月初八,刚建成没多久的奉天殿便因雷击而起火,结果一下子将三大殿全部焚毁。也就是说这座规模硕大的奉天殿仅仅存世几个月便“夭折”了,此后几十年,明朝的皇帝不得不将日常的朝见以及各种典礼挪到奉天门外举行,甚至几位皇帝的登基大典,都不得不设在奉天门广场。
     正统五年(1440年),重建三大殿,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的一场大火,又将三大殿以及奉天门(今太和门)、午门以及周边建筑烧了个精光。
     后来三大殿多次重建,也多次被毁,到了清朝初年,重修了三大殿,并将奉天殿(嘉靖时称皇极殿)改为太和殿,只不过,此时已经找不到粗大的楠木了,所以三大殿的规模只好缩减。
     另外,如今我们看到的太和殿两侧的红墙,便是当年康熙皇帝为了防止火势蔓延而将原有的廊庑拆除后修造的“防火墙”,毕竟砖墙能够有效地阻止火势的蔓延。
     明初未设太后宫
     明朝初期兴建的三座皇宫(分处于凤阳、南京和北京),最初都没有“太后宫”的设置。理由很简单,明太祖朱元璋父母早逝,因此他所兴建的南京和凤阳皇宫都没有设置太后宫的必要,而明成祖朱棣取得皇位的时候其母亲马皇后(一说为碽妃)也已经不在人世,因此明初北京紫禁城也同样没有设置太后宫。如今我们在紫禁城中所见到的太后宫——慈宁宫,是明朝嘉靖年间才修造起来的,在这之前,这片区域曾经存在过一座名为“仁寿宫”的宫殿区域。
     有关仁寿宫的史料记载并不是很多,对于这座建筑的功用,我们仅能从明初重臣杨荣所写的《皇都大一统赋》中窥得一二:“谨身翼乎其(指乾清宫)前,仁寿屹乎其右。”按照古人写作讲求对仗的模式,仁寿宫应该是和谨身殿具有类似的功用,即是一座用于皇帝使用的“便殿”。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兴建的皇宫中,位于乾清宫西侧曾经有一座名为“西宫”的建筑,这组建筑同样也曾经出现在他所规划的明中都(凤阳)的皇宫中。而其功用,大致是皇帝在处理政务之余读书学习之所,既然为御用,其建筑规模也应该是相当可观的。
     当时,仁寿宫附近还有一座名为“大善殿”的殿宇。关于这座殿宇在《皇都大一统赋》中的描述是:“又有奉先之祠,大善之殿。”奉先殿是皇宫中用来奉祀祖先的场所,因此大善殿的设置也一定是和祭祀活动相关,考其名称“大善”应该源自于佛教用语。在嘉靖年间裁撤大善殿兴建慈宁宫的史料中,发现了如下的记载:“禁中大善佛殿内有金银佛像并金银函贮佛骨、佛头、佛牙等物,上既敕廷臣议撤佛殿,即其地建皇太后宫。”因此基本可以确定,大善殿是永乐年间在皇宫内兴建的一处礼佛场所。
     至于大善殿和仁寿宫的布局,由于史料缺乏记载,已经难言其详了,但根据南京宫阙及凤阳宫阙的布局,我们推测有可能是采用仁寿宫在西,大善殿居东这样的排列方式。
     太子正宫文华殿后成皇帝便殿
     明初紫禁城的东南部,是皇太子的专属“特区”,因此位于这个区域内的城门东华门,每个门扇上只有七十二颗门钉,比午门、西华门和神武门分别少了一排门钉(一排九颗)。这一区域最为主要的建筑是文华殿,这座殿宇就相当于是皇太子的“奉天殿”,太子在这里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当时为了区别皇太子和皇帝的地位差别,特意将文华殿屋顶设置成了绿色琉璃瓦,而和文华殿东西相对的武英殿,是皇帝平时斋戒的场所,因此采用了黄色琉璃瓦,并且大殿周边配有象征地位的栏板。即使从今天的地图上看,武英殿的占地面积也要比文华殿大。嘉靖年间将文华殿改为皇帝御用的便殿,不再作为太子专用场所,文华殿殿顶的琉璃瓦也被更换为黄色。后来这里便作为皇帝举行经筵日讲的场所了。
     说起这经筵日讲,其实就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课堂,在这个课堂里面,皇帝是学生,他要洗耳恭听饱学之士对于儒家经典的理解以及对于重大历史事件的点评,如果不认真听讲或者态度不谦恭,老师可以直接批评作为学生的皇帝。因此在这座皇帝专属的国学大讲堂里,即使是万乘之尊也要恪守尊师重教的传统。
     在文华殿西北,明初紫禁城还有一处非常奇特的建筑:“省愆居”,之所以说它奇特,是因为其建筑形制是“用木为通透之基,高三尺余,下不令墙壁至地,其四围亦不与别处接连。”这样看来,它是一座独立的、用木头做基础而建起来的小宫殿,这里是皇帝在遇到极端天气之时,在此进行反思和自省的场所。古人相信极端天气的造成都是因为为政者不仁,因此祈求好天气也成了皇帝的一项本职工作。
     清朝时,只有康熙皇帝公开册立过皇太子,其他的皇位继承人要么是通过秘密立储制度确立,要么是直接由皇族内部商议后确立,因此文华殿在清朝失去了作为“太子正宫”的功用。不过,如今我们参观故宫里的文华殿,还是能从建筑的细节上看出其最原始的功能,如整体上院落的东西宽度比皇帝御用的武英殿窄;御路石雕没有采用武英门的龙纹,而是采用了云纹……种种现象都体现出了太子和天子之间礼仪制度的差异。
     “东西七所”发展出清朝御花园
     说到东西六宫大家一定并不陌生。明朝的东西六宫布局和今天大体类似,只不过各宫的命名经历了几次调整。“六宫”的含义源自于《周礼》,本来指的是王后居住的宫室(天子的宫室则称为“六寝”),后来渐渐衍生成泛指后妃了。
     明朝至清中叶,东西六宫一直都保持了高度对称的格局,但从清朝咸丰年间开始,清廷对西六宫的部分格局进行改造,如咸丰九年(1859年),为了方便皇帝往来于养心殿和西六宫,将太极殿(启祥宫)后殿和长春宫宫门一并拆除,并在此基础上兴建了一座穿堂殿:体元殿。光绪十一年(1885年),为了庆祝慈禧太后五十大寿,清廷又将翊坤宫后殿和储秀宫宫门拆除,并在原有基础上兴建了穿堂殿:体和殿,作为自己在储秀宫居住时用膳和饮茶之所。西六宫的格局也随着这两座穿堂殿的修建而被彻底打破。
     相比之下东六宫倒是保持了明初的格局。不过东六宫中位于东南部的延禧宫,在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被火焚毁,从此一直荒废。到了末代皇帝溥仪当政的时候,他计划在这里修建一座西洋风格的钢筋水泥建筑,用以养鱼。清廷还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灵沼轩(由于计划中这座建筑要大量使用玻璃,所以俗名也称“水晶宫”)。可惜这座建筑还没有完工,清王朝就灭亡了,这座半成品灵沼轩也就成为了烂尾工程,直到今日。
       
   “水晶宫”所在的延禧宫是明初紫禁城的东六宫之一
     除了东西六宫,明初的紫禁城中还有“东西七所”的说法。在杨荣的《皇都大一统赋》中的描述是“六宫备陈,七所在列”。七所在如今的御花园一带,紫禁城在初建的时候并没有御花园,明朝皇帝如果想要欣赏园景,第一可以去景山,第二可以去东华门外的东苑和西华门外的西苑。因此,明初时,七所这里是地地道道的具有宗教特色的建筑。其主殿就是钦安殿,它是北京城中轴线上唯一的一座宗教建筑,供奉的是明朝的护国大神——玄武大帝。在钦安殿两侧,还建了七组相对独立的院落,这便是“东西七所”,作用就是用以象征玄武七宿(玄武是二十八星宿的总称。古人将夜空中能够见到的星分成二十八个区域,又将这些区域四等分,以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象来代表天空南、北、东、西四个区域,并且给每个区域下辖七个星宿)。
     因此明代初年帝后寝宫乾清、坤宁二宫以北,是一个完全为玄武大帝营造的宗教区域,而紫禁城北门也因此被命名为“玄武门”(清康熙年间为避康熙皇帝“玄烨”讳而改称为神武门),并且玄武门内的两处值房,也依照北方星宿所属颜色而设置为黑色琉璃瓦顶。
     明朝弘治年间,西七所发生火灾,重建后不久,嘉靖八年(1529年)再次被焚毁。嘉靖皇帝再次重建时,更改了方案。为了突出对于玄武大帝的尊重,新的方案中增加了一个为钦安殿修筑一道围墙的项目,并且在新形成的院落南端设置一道“天一门”(取“天一生水”之意,同样代表玄武所在的北方)。这样一来,东一所和西一所的位置就被围墙侵占了。所以在这套方案中干脆将西一所、西二所以及东一所和东二所拆除,钦安殿东西两侧形成了仅各保留五所的新格局。永乐年间在紫禁城北部所营造的“玄武空间”就这样被改变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