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詹姆斯
·“1.23”自焚事件17周年再回首
·李@洪@志是当年自焚事件的罪魁祸首
·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阿贵
·盘点郭文贵的看家本领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大汉奸郭文贵进入第176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7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8天
·濒临散伙的“神韵”艺术团
·郭文贵被声讨第179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80天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已超过半年
·神韵演出是邪教法@轮@功的宣传工具
·心灵法门敛财有术 卢军宏害人不轻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2天
·“神韵”晚会让人反感透了
·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3天
·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3天
·神韵演出在纽约遭呛
·神韵演出在纽约遭呛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7个月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7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8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9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1天
·郭文贵性侵多名女下属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图)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一:夏业良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二:章立凡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三:西诺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四:韦石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六:刘刚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七:唐柏桥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瑞典驻华大使馆演技真差
·瑞典驻华大使馆演技真差
·桂敏海写给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的信
·桂敏海被得了渐冻症
·桂敏海拒绝获奖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193天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193天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4天
·神韵晚会是李洪志和法轮功敛财的工具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5天
·法輪功邪教大搞神韻晚會真相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6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7天
·“心灵法门”2月19日在香港亚博馆的法会流产
·“心灵法门”2月19日在香港亚博馆的法会流产
·郭文贵是骗钱大王
·郭文贵是骗钱大王
·阿贵春晚再遭打脸
·强奸犯郭文贵的百变嘴脸
·郭文贵佛面狼心
·郭文贵佛面狼心
·郭文贵得了妄想症
·郭文贵只会造谣抹黑
·九江一男子在微信朋友圈宣扬邪教法轮功被判刑四年
·李主佛专干伤天害理之事
·好“戏”连台
·好帅的“小公仔”
·郝慧君是如何迷上了法沦功
·哗众取宠的“神韵演出”
·谎话连篇的“神韵”
·看看西方人是如何看法沦功的
·看看邪教多有哪些特征
·看看又一位西方人怎么评价法沦功 
·看你邪教哪里逃 
·暖家防邪过大年
·华春莹被抓系谣言
·华春莹正常履职 造谣者情何以堪
·华春莹正常履职 造谣者情何以堪
·华春莹正常履职 造谣者情何以堪
·华春莹正常履职 造谣者情何以堪
·华春莹正常履职 造谣者情何以堪
·重磅!!!持枪举办婚礼
·重磅!!!持枪举办婚礼
·重磅!!!持枪举办婚礼
·恐怖的“统一教”
·乱打电话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披着“演出”外衣的神韵
·山东招远杀人案凶犯现身说法
·一个不懂历史的诈骗犯
·一个不懂历史的诈骗犯
·揭开民运人士王丹“哭穷”的假面具
·邪教法@轮@功莫猖狂
·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将加强
·中国拟对这些美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
·中国有秘密武器在手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要打贸易战,中国奉陪到底
·今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美国须为无理莽撞之举担责
·中美贸易战开打
·厉害的教科书
·这些“礼”你敢收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鹧鸪天
   画毂雕鞍狭路逢,


   一声肠断绣帘中。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栊,
   车如流水马如龙。
   刘郎已恨蓬山远,
   更隔蓬山几万重。
   这首小词的作者,叫做宋祁(998~1061),是北宋著名的大才子,与兄长宋庠“俱以文学名擅天下”,时人称“二宋”。天圣二年(1024),宋氏兄弟同年进士及第,殿试之时,小宋文采更胜大宋,因此礼部原拟宋祁为状元,宋庠为第三名。但垂帘听政的刘太后认为,弟弟应该让兄长一头。便将宋庠擢为第一,而置宋祁于第十。不过坊间还是将宋祁视为状元,以“兄弟双状元”相誉之。
   宋庠、宋祁虽是同胞兄弟,但性格却大不相同。宋庠老成持重,“俭约不好声色,读书至老不倦”;宋祁却风流潇洒,很会享受生活,喜欢举办文艺沙龙,常与宾客“会饮于广厦中,外设重幕,内列宝炬,歌舞相继,坐客忘疲,但觉漏长,启幕视之,已是二昼”。不知不觉一夜就过去了。小宋还给他们的文艺沙龙起了个名字,叫“不晓天”。他与欧阳修合作修《唐书》,伏案疾书时也极讲究享受:“垂帘燃二椽烛,媵婢夹侍,和墨伸纸。远近皆知为尚书修《唐书》,望之如神仙焉”。
   相传有一年元宵节,宋庠在书院内秉烛读《周易》,听说宋祁“点华灯,拥歌妓,醉饮达旦”,不由皱眉。次日,宋庠便托人给弟弟递话:“相公寄语学士:闻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虀饭时否?”当时宋庠为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宋祁为翰林学士,所以才说“相公寄语学士”。
   宋庠问宋祁:兄弟,你还记得咱们未发达之时,呆在州学内就着咸菜喝稀粥的苦日子吗?这是提醒弟弟:做人不可忘本、贪图享受;要忆苦思甜,才懂得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但宋祁给哥哥的回复,却让宋庠一时无语:“寄语相公:不知某年吃虀饭是为甚底?”当初我们就着咸菜喝稀粥,发奋读书,为的是什么?不就为了过上今日这种舒服的生活吗?
   对于兄长的告诫,宋祁颇不以然,但有一回,他却被一名老农教训得心服口服。话说某年孟冬,京郊田园一片丰收景象,宋祁带了随从、乘着马车,来到郊野视察,见到田野里稻谷堆积如山,收获的农民欣然自得,面无感恩之色。
   宋祁便上前向一位老农作了一揖,慰劳说:“老丈辛苦了!今年看来收成不错啊。感谢老天爷眷顾,感谢天子洪福,让子民共沾雨露。”
   老农看了宋祁一眼,笑得前俯后仰,说道:“何言之鄙也!子未知农事矣。”阁下这话何其鄙陋!一听就知道对农事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宋祁赶紧请教。老农说:我依时劳作,在春气萌动的时候犁地、播种、浇灌、除草,“以趋天泽”;冬天,万物蛰伏,养精蓄锐,我又整治土地,“以复地力”。今日每一粒稻米的收获,都得自我每日辛勤的劳动,怎么成了老天爷眷顾?我自食其力,依法纳税,官府不能剥夺我劳动的权利,也不可以抢走我税后的余粮,今日的收成与欢乐,都是我应该享有的,哪里是皇帝的恩赐?我年岁已高,“阅天下事多矣”,吃过的盐多过你吃过的米,走过的桥多过你走过的路,从未听说过自己不劳作而等老天爷保佑、自己不努力而靠皇帝恩赐的道理。
   老农说完,丢下宋祁,扬长而去。
   宋祁“引车而归”,回到家,将老农的话老老实实记录下来,篇名《录田父语》。随从问他:“先生为什么对那个山野老农这么客气?分明是我们有道理,他说的没道理,回去找他辩论。”宋祁说:“不可。老丈说得很好。”
   这件轶事,显示出宋祁的见识与胸襟,非一般俗吏可比。至于小宋的文学才情,更是没得说了。他写过一首《玉楼春?春景》,其中一句“红杏枝头春意闹”,非常惊艳,坊间万人传诵,宋祁也因此获得一个雅号:“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宋祁官至工部尚书),简称“红杏尚书”。
   《鹧鸪天》是宋祁另一首传世的佳构。此词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二句,一字不改地引用了唐诗人李商隐的《无题》诗;“车如流水马如龙”这一句,则是集自南唐词人李煜的《望江南》词;“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也是化用了李商隐《无题》诗的“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在古典诗词创作中,这不叫抄袭,而是集句。至高境界的集句,要做到“妙合无痕,自然浑成,一如己出”。
    
   说起来,宋祁的这首《鹧鸪天》,还藏着一个有趣的故事。说话有一天,宋祁路过汴京繁台街,恰好遇见几辆马车驶过,原来是大内的嫔妃、宫女出来行街。宋祁来不及回避,只得站得街边。却见其中一辆马车掀开了帘子,一位漂亮的丽人探出头来,对着宋祁轻轻唤道:“小宋。”宋祁“惊讶不已”,一时也看呆了。等恍过神来,车队已经远去,丽人消失于茫茫人海。
   宋祁怅然若失,回家便写下这首《鹧鸪天》。他用“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描述与深宫丽人街头邂逅的情景,借用“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诗暗示这一次偶遇生出来的微妙情愫,最后借“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诗,表达了对这场注定要无疾而终的邂逅的失落与无望之情。
   你想啊,对方可是深宫之内的女子啊,“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怎么可能跟他宋祁有结果呢?
   但事情尚未结束。
   宋祁为街头偶遇的宫女写了一首《鹧鸪天》的故事,很快在京城流传开来,还传入了宫禁,连宋仁宗都听说了。
   仁宗皇帝便问宫人:那天是“第几车子,何人呼小宋”?一名宫女说:“是我叫的小宋。以前曾在内宴见到翰林学士宋先生,左右内臣都叫他小宋。那天恰好在路上遇见了,便向他打声招呼。”
   仁宗心里有数。又叫来宋祁,不动声色地说:听说宋学士写了一首《鹧鸪天》,“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宋祁一听,大惊失色,“惶悚无地”,心道:这下完了。
   仁宗笑道:“其实,蓬山也不远。”当下,将那位宫女许配给了宋祁。正是:一场艳遇引出一首小词,一首小词引出一桩姻缘。
   
   清初的大文人王士祯,对宋祁的艳遇非常羡慕:“蓬山不远,小宋何幸得此奇遇。……此老一生享用,令人妒杀。”但你再“羡慕嫉妒恨”也没有用,首先,你得有小宋那样的才情;更重要的是,世间得有像宋仁宗那样开明、有人情味的君主。
(2017/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