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近两个月前离奇夜梦,记于日记当中,本不欲公布,但心不能安,及至今日仍栩栩如生,遂追叙以安己心,并慰彭明在天之灵。


   
    三月十七日小阳春,中午可弃大衣皮帽,但晚间仍零下三度,西风微寒,莫名难以安睡,凌晨如厕之后再睡,忽觉已然天亮,身在一处明朗的教室,教室中的人皆着夏装,明媚的阳光,从敞阳的大窗户簇簇泄入,那窗户式样,竟是折叠式样,九十年代的中国教学楼常用的那种;那地方不知何处,既象广州般夏意浓浓,又象昆明似阳光灿烂。
   
    只见讲台桌前,一个男人在演讲,三四十岁的样子,板寸头发,精干潇洒,方额长头,下颌微尖,略深的双目炯炯有神,身着绿格子短袖衬衫,米白色西裤、、.
   
   “啊!这不是彭明吗?”余不禁脱口而出。“不是彭明,这是彭明的替身”,坐在我右边一个男的说。
   
    “怎么可能呢?这明明就是彭明嘛!”我仔细端详讲台上的那个人明明确确就是彭明本人。
   
    终于,我等到一个机会对那人说:“你就是彭明,你不是替身!”那人以略带湖北口音的国语笑着答:
    “我就是彭明呀,老弟你有什么事?”
    “彭明兄啊,总算找到你了!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被他们毒死在监狱里了吗?”
   
    “没有,我没有死;我在监狱里死去,是为了迷惑他们的。”彭明笑着说。
   
   
    不知不觉,彭明领着我进入了一幢奇怪的塔楼,我们两个人在楼梯间往上爬,我不经意望塔楼的窗户外一看:天呐!珠穆朗玛峰居然在下面,象小山一般!这里是哪里?我未及问,彭明已领着我上了一座天桥,天桥的一端接塔楼,另一端看不到尽头,不知通往何处,桥的上方,天空湛蓝非常可爱,一丝云都没有,桥下云雾弥漫、翻滚,如惊涛恶浪一般,狰狞可怖。彭明忽然一纵身跃了下去,在空中飘飞了起来,并对我说:“你也来试试!”
   
    我本来就有恐高症,这时紧张得两腿发软,说:“不行呐!我不会飞呀!我跳下来不会摔下去吗?”
   
    彭明说:“怕什么?就象游泳一样!你只要这样动,就不会摔下去。”说着,他做了几个游泳的动作,“你会游泳吗?”他问。“我游泳可以。”我说。“那绝对没问题!”彭明说。
   
    我害怕彭明笑我是懦夫,就硬着头皮一跃而下,并努力做游泳动作,竟真的漂浮了起来!那种省力和空灵的感觉,舒适得难以用语言形容!“成功了!”彭明说。
   
    突然间我往上浮得厉害,并疾速地向天边的亮处飘飞,一转眼进入了一个更亮的世界。
    “彭明你在哪里?怎么停下来?”我慌得大喊。这一喊,就醒了,窗外已经是阳光明媚,上午九点多钟了。
   
   
    人做的梦,大抵忘记,即使记住也多朦胧,但此梦清晰异常,迄今仍栩栩如生,显然非比寻常。
   
   
   曾节明 于2017.5.15丁酉乙巳壬寅凌晨于夜雨纽约州
   
(2017/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