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一卷149600字]
严家祺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江澤民給中國造成的四大禍害
·嚴家祺:這樣的人民!這樣的黨!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中国传统文化的五大糟粕
·转贴新编毛泽东语录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習近平用三年時間推翻了胡錦濤的共產黨
·對陶斯亮文章引文的一點修正
·中國『權貴資本』的『三個代表』
·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
當代中國政治 達賴喇嘛
·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青藏高原仍在隆起
·1996年達賴喇嘛談他希望到五台山朝聖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2009-8-16)
·《浴火袈裟》序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
當代中國政治 两岸关系
·
·两岸关系9篇文章(1989.1-2015.12)
·论台海两岸『协同外交』的前景
·和平加联邦,统一全中国
·联邦加和平,统一全中国
·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一个中国 两个政府』
·北京用行动支持蔡英文当选
·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
當代中國政治 香港問題
·
·嚴家祺:預測『佔中運動』後果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 香港普選是中國民主化的第一步
·嚴家祺:香港普選:智慧出民主
·香港『提委』選舉需體現『普選』精神
·嚴家祺談《白皮書》
·致香港立法會民主派議員的公開信
·香港『街頭政治』壓倒了『代議政治』
·北京6·18投票的兩大收穫
·20年前文章:香港的今天和明天
·严家祺: 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
书评·回憶録
·
·嚴家祺新書:前言和目錄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胡靖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徐剛在巴黎》之謎
·嚴家祺:沉痛悼念老友張顯揚
·嚴家祺:袁耀锷和《地狱河》
·《蘋果日報》王學昀: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心因”造詞者范岱年
·苏晓康人生的两个“大峡谷”
·《苹果日报》《遥感观察家》
·《苹果日报》:黎安友和路易斯•亨肯
·夏威夷之行
·《苹果日报》《在大亚湾荒岛上》
·《读南友“三驼图”》(《苹果日报》2013-6-2)
·《苹果日报》《巴黎远郊农舍》
·《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苹果日报》文章:《林豆豆和林立果》
·《苹果日报》:迷茫的异国情
·《中华儿女》社长杨筱怀对“六四”的态度
·李克强的导师龚祥瑞
·高行健的原配夫人
·《苹果日报》文章:新启蒙运动的旗手
·苹果日报:显扬心中有大爱
·“新绿书屋”主人于浩成
·“非毛化”过程的一次大转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苹果日报》: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站不完的队, 流不完的泪——学部“文革”三大派
·《苹果日报》:《文革大串联》火车上拥挤的情景
·《苹果日报》文章:“学部”文革的最初景象
·《苹果日报》文章《“二表人才”于光远》
·华尔道夫饭店晚宴的感想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赵复三二三事
·金岳霖与沈有鼎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香港《苹果日报》:晚年戈扬在纽约的生活
·七0後的金岳霖
·有眼不识李慎之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戈揚《糊涂诗》等三首
·轉貼姚監復文章:鮑彤回憶“廠橋舊侶”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一卷1496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一卷)


献给为了中国的文明、民主和进步牺牲了生命,付出了代价和正在努力着的人们。——作者


   
   红玫瑰:从盛开到凋谢

目录


第一卷 红玫瑰:从盛开到凋谢 5


第一章 胡耀邦的政治生涯 6


   第一节 从学生到职业革命家 7第二节 崭露宣传鼓动才华 13第三节 抵制“极左”政风 17第四节 选择苦难,同光荣站在一边 22第五节 中科院“百日维新” 26第六节“拨乱反正”的“人心三策” 31
   第七节 带领理论界、新闻界造反——邓胡协同的思想解放运动 41第八节 理论务虚会 58
   第九节 走向政治高峰 65

第二章 执政理念分歧与权力斗争激化 73


   
   第一节 民主墙“小阳春” 73
   第二节 分道扬镳——“四项基本原则”的提出 96
   第三节 流产的“政改” 109
   第四节 第一次基层直选 115
   第五节 “三驾马车”的“说三道四” 126
   第六节 胡耀邦的 1983危机 137
   第七节 陈云、赵紫阳是否“联手”? 150
   第八节 “自由化”欲速不达 160

第三章 胡耀邦下台—与学运的结缘 167


   第一节 胡耀邦“退居二线”的几种传闻 168第二节 邓小平“弃胡”由来 176第三节 提前交出“十三大”政治报告权 182第四节 促使胡耀邦下台的四件大事 188第五节 政改舆论催生的自由化浪潮 199
   第六节“八六学潮”天平迅速倾斜 209第七节 “倒胡”生活会 232
   注释 258
   

第一卷 红玫瑰:从盛开到凋谢


   

第一章 胡耀邦的政治生涯


   
   (鸣谢:本章资料主要提供者:许良英、李盛平、郑仲兵)
   宇宙时间,在我们——地球人——的生活中,是均匀分布的。或许它也有节奏,在心跳,在呼吸,但只要地球不毁灭,当今的宇宙秩序不改变,它就会均匀地存在。人类的个体,出生与死亡,对于天体运行和时间来说,不过是一次呼吸和心跳吧!
   但人类社会历史的时间,却不是均匀分布的。每当社会历史的心脏跳动节律发生巨变,单位时间内的历史也会变长或变短:有时,人类在一年中所实现的进步,可能超过过去的一千年;有时,他们在一天里遭逢的变故,可能倒退几万年。在这里,时间的单位价值,是不相等的!
   1989年 4月 15日,对于中国来说,就是这样一个不平常的日子。这一天,中国共产党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了。
   历史地看,这一天从地球上消失了肉体的这个人,并不是一位政治或思想的巨人。这一天,本来也可以是一个(对大多数人来说)平常的日子。但是,由于中国社会和中国改革及共产党内积累的诸多矛盾、危机,以及这些矛盾、危机的交叉制衡,使千百万人的目光集中到这个日子。
   就像太阳光通过凸透镜射向含碳物体一样,这一天终于燃烧了!
   一个共产党前总书记的逝世,居然成了这个党治下的国家有史以来罕见的社会运动的起点,这难道不有点奇怪吗?
   所以,要透视这场运动,不能不从这位逝者说起……
   

第一节 从学生到职业革命家


   
   1915年11月20日,胡耀邦出身在湖南省浏阳县文家市区中和乡苍坊村的一个多子女的农民家庭。这一年是农历乙卯年,所出生的孩子属兔。按照星相学的说法,这一天刚好轮到天蝎座在天空当值。不过,他母亲在分娩之日的凌晨,梦见的是一个“穿大红袍的人”走进堂屋。 族中有文化的人说,这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
   这一年在当时通行的历法中,叫做“民国四年”,也就是中国最后一个王朝倒台、辛亥革命刚刚过去的第四个年头。孩子出生后的二十多天,清廷旧臣袁世凯在北京称帝。这个婴儿家乡所在的中国南方,革命党人孙中山、蔡锷等正开展护国运动,酝酿讨袁。
   这个婴儿在胡氏宗族中属于“耀”字辈。父辈为他取名“耀邦”;字“国光”;父母家人则按照兄弟姊妹的排序,呼他为“九伢子”。
   与贫穷的农家孩子一样,九伢子从小就参与家务劳动。据说,他3岁起就跟着哥哥上山拾柴伙。他也像别的孩子一样爱打闹,但自幼便显示出一些读书识字的天分。据族中老人说,他5岁时,就跟着读私塾的哥哥偷学了一些生字,回家就坐在门前,根据记忆,用树枝在泥土地面上画出来。胡氏宗族有男子必须识字的传统,于是,九伢子被送进了族中私塾“种桃书屋”发蒙。
   1922年,九伢子7岁的时候,进入了胡氏家族所办的“兴仁小学”,在那里完成了初小学业。1926年春,他考入了文家市里仁学堂读高小。据说,从他家住的苍坊村到文家市有20里地,他每天上下学要往返40里。可以想象,这对一个10岁儿童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磨炼!而这个孩子,对这个读书的机会,又该多么珍惜!
   里仁学堂的校舍,原是文庙。受清末“维新”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先进的读书人在这里办起了“新学”。在耀邦读书时,学堂已开设的课程有:国文、算术、地理、历史、体育、音乐等。其中还有一门类似今日“政治课”的“公民教育课”,讲授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这些,都使得出身农村的孩子,有机会接受比较全面的启蒙教育。
   胡耀邦和表哥杨勇是同班同学。杨勇打架很厉害,而耀邦功课不错,这一文一武凑一块儿,谁也不敢欺负他们。
   据说,里仁的校长是一位中共地下党员,因深得他的器重,胡耀邦在高小就担任了少年先锋队队长和宣传组组长。 由于里仁学堂在高涨的浏阳农民运动中非常活跃,1927年“马日事变”后,学校一度被查封。校长和两位老师遭通缉。但以后复课时,胡耀邦仍回到学校继续学业。
   也正是在这里,胡耀邦偶然目睹了一个中共党史的重要场面——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并见到了一个后来决定中国命运的人物。据文家市文博工作者说,1927年,毛泽东将攻打长沙失败的一个团农民军拉到文家市,就住在里仁学堂里。在这里,他与师长和总指挥率领的另两团汇合,并讨论了队伍的去向问题。毛泽东主张,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应放弃攻打长沙,将队伍拉上井冈山。经过争论,意见取得了一致。队伍在里仁学堂的操场集合时,胡耀邦与杨勇就趴在矮墙上看热闹。当时,毛泽东的一番话,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胡耀邦后来曾反复回顾这个场景:
   “我12岁时,毛主席领导秋收起义的部队在文家市镇集中。那天我第一次看到毛主席给起义部队讲话,他说:‘我们现在力量还小,还是一块小石头,可是总有一天能够打烂蒋介石反动派的那口大缸!’”
   
   图1-1:里仁学堂(选自网络)
   1929年胡耀邦高小毕业。据称,在毕业考试时,他写了一篇描述农民艰辛生活的作文,名震浏阳。 同年,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浏阳县立初级中学。据胡耀邦自述,那一年冬天,他在家乡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0年,共产党领导的红三军团攻打长沙前夕,一生酷爱学习的胡耀邦,令人意外地匆匆中止了自己的初中学业。有人说,他是受党派遣回乡担任少先队长兼儿童团长。有人说,红军兵抵浏阳前,城内施行了戒严,学校师生“被强制疏散”。胡耀邦趁学校停课,曾和同学一道前往长沙,希望能看到打仗的场面。但不巧遇到族中长辈,他挨了一通训斥后回到家乡。
   “奉派”一说出自胡耀邦的秘书高勇 ,可能是胡耀邦本人的说法;而“长沙行”一说,应该出自胡氏族中长辈。到底哪一种说法是真?以笔者之见,事情很可能是:学校停课时,胡耀邦并没有收到组织的指派。证据是他还有一箱书留在校舍,来不及取出。后来,他每每表示惋惜。 如果是有计划离开,应该不会留下这个遗憾。而浏阳离长沙近,胡耀邦很可能是和同学自行到长沙“观战”,然后遇族人被迫回乡。于是,负气的胡耀邦结束了自己秘密共青团员的身份,公开在乡里参加了农运。
   这里的问题是,事件结束后,胡耀邦为什么没有向前一次停课一样,回到学校继续深造?是胡耀邦不愿意?还是“工作”离不开?笔者认为,很可能是,日益左倾的胡耀邦,已经不能再令族中长辈满意,而他们也再不愿意出资供其念书了。
   所谓“族权”,曾被毛泽东批判为束缚中国人的“四大绳索”之一。它通常掌握在有钱有势的地方乡绅手中,在经济背景上,他们很多人本身就是地主。因没有更多资料,我们不知道胡耀邦是否参加过“打土豪”一类的阶级斗争行为。但胡耀邦家乡所在的湘东地区,正是湖南农民运动扫荡的核心地带。从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可以看出,那场“疾风暴雨式的”群众性的阶级斗争,在乡绅们眼里,是“糟透了”的“痞子运动”。胡耀邦既是少先队长,又是儿童团长,不可能置身事外。浏阳是“赤白拉锯”之地,据说他当年写的标语中有这么一条“七十二行早回家,晚上被杀莫怪他”, 表现了红军和白军暗中斗争的情景。对于一个日见“赤化”的少年,族人停止了读书费用的供给,也是理所当然。热爱读书的九伢子已经无可选择,不得不中途辍学,从此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
   问题在于,如果事情如此,胡耀邦为什么没有趁机演义一段从小就与地主乡绅斗争的故事呢?在一个少年人那里,当时的他与“族权”的决裂可能是一件义无反顾的行为。但到了老年,当了解了更多的社会发展史,当历史走过一个大“马鞍形”,重新回到它的起点时,胡耀邦回头叙述这个故事,他很可能已经有了新的看法。况且,胡是一个懂得感恩的、诚实的人:他不会忘记早逝的祖父留下的三个未成年孩子,是靠族人抚养长大成人;他自己毕竟也是依靠家族的接济,才读到了初中的。老年的胡耀邦,既不愿意伤及有恩于自己的族人,也不愿把此事上纲到“阶级斗争”的高度,同时给自己脸上贴金。他事后既然接受了组织的安排,显然,“奉派”一说也是过得去的。
   回乡后的胡耀邦,依当地当时的文化水准,已经是一个小知识分子了。所以,他参与了创办列宁学校的活动,据说还兼任了该校的政治和文化教员。 到这一年10月,他已经是中共湘东儿童局的局长了。
   1933年,经地方团组织推荐,来自共青团苏区中央局的巡视员冯文彬将胡耀邦带到了中央苏区所在的瑞金。但不久,耀邦就在“肃清AB团”的运动中受到株连,险些被枪毙。这是他一生遭遇的“十次大难不死”的第一次。 经此劫难,他与冯文彬、张爱萍结下了终生的革命友谊。 这次被审查、被冤枉的经历,对后来“四清”中胡耀邦不愿意搞扩大化,文革后大刀阔斧地平反冤假错案,留下了一个有益的教训。
   不久,胡耀邦接任中央苏区反帝总同盟青年部长,以后又转任该同盟的宣传部长和共青团中央局秘书长等职。1933年9月,他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员。
   

第二节 崭露宣传鼓动才华


   
   1934年到1935年,胡耀邦跟随中央红军参加了中共党史上以艰苦和漫长著称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他也是从江西出发,到达陕西吴起镇的七千个幸存者之一。他曾眼见一个又一个战友在身边倒下,有冻死、饿死,或被沼泽吞没的。他甚至亲眼看见一个连指导员,在绝望中掏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在著名的娄山关战役中,他曾身负重伤,经历了他人生“十次大难不死”的第二次。 接着他又患疟疾,是杨勇用马把他驮出了草地。伤愈后胡耀邦转作民运工作,又在征粮工作中做出优异成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