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严家祺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赵紫阳、1989和“六四”
·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按】今天在《博讯焦点》上听到夏业良谈“李世默”,这个“李世默”就是这篇文章中的“埃里克”。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动向》2013-8-15


严家祺


   今天的世界真奇妙,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要求民主的潮流愈来愈高涨;而美国经济面临暂时困境,在美国有永久居留权或加入了美国国籍的个别中国人,起来为中国专制政治公开辩护,在美国讲坛上大肆反对中国的民主化。

在TED大会上的演说


   有一位文革时期出生在上海,在美国留学後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埃里克”的人,跑到上海金融区,做起了“风险投资“的生意。但他在政治上也大做“风险投资”,在美国一次又一次为中国的专制制度大唱赞歌,去年二月十六日,在《纽约时报》撰文声称,如果没有中共一九八九年的血腥屠杀,就没有中国的经济增长。去年四月十二日,他在《纽约时报》上又发表了一篇《中國的政治制度比美國優越》的文章。今年七月一日,他更在TED全球大会上发言,继续兜售他“选举民主制”将走向灭亡的观点。
   TED 是科技、娛樂和設計(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的簡稱,是美国的一家私有非营利机构,该机构以它组织的TED大会著称,这个会议的宗旨是“用思想的力量来改变世界”。TED汇集众多科学、设计、文学、音乐等领域的杰出人物的思想,分享他们关於技术、社会、人的思考和探索。在有充分言论自由的美国,就是反对民主的言论,也有助于人们的思考,因此,埃里克也登上了TED的讲台。埃里克是很聪明的人,他用平和的声调在TED大会上发表演说。他说:
   “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高潮时的上海。外婆后来告诉我,她当时抱着襁褓中啼哭不止的我,心惊胆战地听着‘武斗’的枪声。在少年时,我被灌输了一个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大故事,这个‘元叙事’是这样说的:所有的人类社会都遵循一个线性的发展规律,即从原始社会开始,经由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最终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人类社会自此大同,彼此相亲相爱,永远过着幸福的生活——人间天堂。但在实现这样目标之前,我们必须投身于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即正义的社会主义与邪恶的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正义终将胜利!然而,恍如一夜之间,苏联崩溃,世界沧桑巨变。我赴美留学,成为伯克利的嬉皮士。就在我成年过程中,我又被灌输了另一个宏大叙事故事:所有的人类社会,不论其文化有何异同,其民众是基督徒、穆斯林还是儒家信徒,都将从传统社会过渡到现代社会。在现代社会中,每一个个人都是理性的,一旦有了选举权,必然会选出好政府,随后就过上幸福的生活,相当于实现大同社会——又是一个人间天堂。选举民主制将成为所有国家和民族唯一的政治制度,再加上一个自由放任的市场让他们发财。当然,在实现这个目标之前,我们必须投身于正义的民主与邪恶的不民主之间的斗争。上述宏大叙事同样传播甚广。20多年来,西方精英人士孜孜不倦地在全世界奔走,推荐选举民主这一救世良方。他们声称,实行多党选举是拯救发展中国家于水火的唯一良药,只要吃下它,就一定会实现繁荣,否则,永无翻身之日。”
   埃里克的结论是:“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时代的落幕。共产主义和选举民主制,都是基于普世价值的‘元叙事’。在二十世纪,我们见证了前者因极端教条而失败;到二十一世纪,后者正重蹈同样的覆辙。”
   埃里克说,中国没有民主,经济迅速发展了,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埃里克没有说的是,在最近三十年中,中国经济发展是中国数亿农民工,在与外资结合过程中,每人平均创造了数十万人民币产值的结果,而这些农民工和他们的孩子,既没有民主和人权,也没有社会福利保障。看一看中国农民工的状况,看一看层出不穷的贪污腐败,看一看日益恶化的中国环境,看一看此起彼伏的维权运动,就会知道,在美国大唱中国专制制度的赞歌,完全是欺骗美国和世界舆论。
   苏联和今天的中国都是“一党专政”的国家,苏联斯大林对“反对派”的“大清洗”和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给人民造成了巨大灾难,这些灾难和后来的政策变化,都是用暴力和“非程序方式”改变的,这与民主制下的“政策调整”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连邓小平都说“旧中国留给我们的,封建专制传统比较多、民主法制传统很少。”“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这个“埃里克”为了说明“一党专政”有“自我纠错能力”,居然把民主政治下“有程序的政策调整”与“一党专政”的暴力镇压、政变和“非程序变动”混为一谈,他把枪毙农村地主的土地改革、导致几千万人死亡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和其後的大饥荒、文化大革命说成是“政策调整”,而且用赞美的口气说“中共已经连续执政六十四年,其政策调整的幅度超过近代任何国家。”
   “埃里克”公开反对中国走民主化道路,他连文革後中国修改了宪法,把“富强、民主、文明”作为国家的目标写进宪法序言都不知道。
   

政治风险投资人


   有一位美籍华人赞扬“埃里克”说,埃里克“聰明之處是他沒有先在中國發表這種言論,否則他不但發揮不出影響力,並且會被國內的民主主義信仰者群起而攻之。令人贊歎不已的是,這位老兄所學不是政治理論,而是搞風險基金的,並且自己在上海還創立了一家風險基金公司。據稱非常成功。不能不説,實在是了不起。”这段话正好说明了,埃里克在崇尚民主的美国大反中国民主化,是深思熟虑的行为,是在政治上做“风险投资”。由于中国金融业处于对外开放的初期,加上中国没有民主,金融法制很不健全,存在许多漏洞。在中国上海,作为外资金融业者,只要聪明一点,就可以钻漏洞赚到比在美国更多的钱。这些钱,大部分都是上海的“散户投资人”和所有老百姓不断损失的钱。“埃里克”到中国做风险投资无可非议,但一个人在政治领域从事“风险投资”则是另一位事。在中国的“风险投资专家”在美国为“中国一党专制制度”大唱赞歌,聪明的埃里克非常清楚,中国不民主,法制不健全,金融体制的“漏洞”就可以长期存在。在专制制度下,中国加快开放资本市场,官僚买办就可以大获其利。
   索罗斯是一位闻名全球的投资人,他经常从事风险投资,他说,在金融市场投资赚钱,并非“不道德”,而是“不涉及道德”,在金融市场的决策过程中,带进什么“社会良知”,对真实世界毫无影响。而索罗斯强调,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人不能搞“风险投资”,要有正义感、要有良知,他从来认为,只有“市场”和“民主”,是“具有内在修错机制”的体制。索罗斯说:“资本主义要靠民主制衡,原因是,资本主义体系本身并不朝着均衡走。拥有资本的人都设法把他们的利润提到最高,假如我们听任这些拥有资本的人为所欲为,他们就会不断积累资本,直到局面失衡为止。”(见索罗斯:《全球资本主义的危机》)中国虽然一再说自己是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中国资本主义正在迅猛发展,正在大规模地对外开放中国的资本市场,如果中国坚持“一党专政”,不走民主化的道路,那么,这种资本主义就会是少数依靠权力和依靠金融体制“漏洞”攫取中国人民财富的官僚买办的“天堂”,也是从美国跑到上海的“埃里克”的“天堂”。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过程中,民主呼声愈来愈高,这不仅是促使中国政治改革的力量,而且是促使中国完善法制、建立市场经济法治基础的力量。当中国走上民主化道路和大力完备金融体制和法治建设时,“埃里克”的声音就会无人问津。
   民主与资本主义是两个不同问题,民主、专制是国家政治制度问题,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社会经济制度问题。当然,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也有它的缺陷,如“过度制衡”问题,但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民主”问题,而是资本主义本身需要改善的问题。美国现在正在一步步走出金融危机造成的困境,美国的民主和建立在法治和“财产权”保障基础上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仍然有强大的生命力。(写于2013-8-1)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2017/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