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严家祺
·《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苹果日报》文章:《林豆豆和林立果》
·《苹果日报》:迷茫的异国情
·《中华儿女》社长杨筱怀对“六四”的态度
·李克强的导师龚祥瑞
·高行健的原配夫人
·《苹果日报》文章:新启蒙运动的旗手
·苹果日报:显扬心中有大爱
·“新绿书屋”主人于浩成
·“非毛化”过程的一次大转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苹果日报》: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站不完的队, 流不完的泪——学部“文革”三大派
·《苹果日报》:《文革大串联》火车上拥挤的情景
·《苹果日报》文章:“学部”文革的最初景象
·《苹果日报》文章《“二表人才”于光远》
·华尔道夫饭店晚宴的感想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赵复三二三事
·金岳霖与沈有鼎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香港《苹果日报》:晚年戈扬在纽约的生活
·七0後的金岳霖
·有眼不识李慎之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戈揚《糊涂诗》等三首
·轉貼姚監復文章:鮑彤回憶“廠橋舊侶”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六四前的文章目录
·读严家其哲学幻想小说
·生命树的分叉
·敬祝達賴喇嘛79歲壽辰
· 俄羅斯印象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回应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冈察洛夫等人文章


严家祺


【本文删节本〈对冈察洛夫文章的回应〉刊于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05年2月号,总第87期。】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2001年7月16日,江泽民、普京在莫斯科签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条约第六条涉及中俄边界问题。在这一条约签订前半个多月,6月29日在洛杉矶出版的《新闻自由导报》刊出了我在6月19日写的〈中俄边界和不平等条约〉一文1。在条约签订前夕,香港《动向》杂志刊出了我写的〈中俄边界:退让三百年〉一文2。这两篇文章,我提出,中俄两国如果签订「新条约」,「有必要遵守『三不』: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一切不平等条约;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不平等条约强加在中国头上的『边界』,不能从这些不平等条约为基础划定中俄之间的正式边界;不与俄国缔结任何『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
     2002年11月,我在香港《动向》杂志上发表了〈中俄边界问题必须再议〉一文,重申了上述有关不承认不平等条约问题。
     2004年10月,香港《二十一世纪》双月刊发表了冈察洛夫(Sergey N. Goncharov)、李丹慧的〈俄中关系中的「领土要求」和「不平等条约」〉一文(以下简称「冈文」)。冈文引述了我在《动向》杂志上的文章中的内容后说:「遗憾的是,类似的见解立即见诸俄罗斯和中国的有关报刊上,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两国的社会舆论,并造成了相互间不信任和疏远的气氛。」3
     冈察洛夫在刊登这篇文章时,注明了「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的官方身份。冈察洛夫以俄罗斯官方身份在香港发表的文章,也许看不到中国官方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作出回应,不仅为我遭受冈察洛夫片面引证的文章中的观点辩护,而且,以「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为基础,遵循国际法和正义的原则,为我的祖国──中国作说明和辩护。

第一个事实:毛泽东认定中俄割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冈文引用了毛泽东在1964年7月至10月会见日本、法国、朝鲜和阿尔巴尼亚人士的几次谈话。毛泽东表示,他并不要收回沙皇政府时俄国割走中国的150多万公里的领土,但毛泽东始终坚持,当时为割走这些土地而签订的中俄两国之间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1964年2月25日至8月22日,中苏两国在北京举行了第一轮边界谈判。由于苏联方面拒不承认俄国据以割去中国领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反而要中国方面承认它侵占的和企图侵占的中国领土都是属于苏联的,因而谈判未获得结果。
     对俄国沙皇政府时代割去中国领土的条约,是否承认是「不平等条约」,这是毛泽东时期中苏边界谈判能否成功的关键。赫鲁晓夫(Nikita Kruschev)在1964年9月15日在与日本议员代表团会谈时说,在历史上,「中国各个时代的帝王,是并不逊于俄国沙皇的掠夺者」,中国统治者「侵占了蒙古、西藏和新疆」,而苏联的领土「是历史上就形成了的」4。赫鲁晓夫拒不承认沙皇政府时代割去中国领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1969年3月,中苏在珍宝岛发生流血冲突。1969年10月7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说:「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要求收回沙皇俄国通过不平等条约割走的领土,相反,是苏联政府坚持要违背这些条约的规定,进一步侵占中国领土,并且还蛮横无理地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这种侵占是合法的。」1969年10月20日,中苏在北京恢复边界谈判,由于苏联仍坚持不承认造成中苏边界现状的历史上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而中国坚持要求苏联承认这些条约是不平等条约,谈判未能取得任何进展。
   

第二个事实:《尼布楚条约》在平等基础上划定了中俄边界  


   俄国历史的曙光乍现于公元九世纪,国土仅限于基辅一带。当时,中国处于唐朝时代,库页岛已在唐朝黑水都督府管辖下。1406年,中国明朝永乐帝时在乌苏里江以东建立了双卫城,后称双城子,也就是俄国人所称的「乌苏里斯克」,当时作为俄罗斯人的中心的莫斯科公国,限于莫斯科一带,还没有台湾大。在俄罗斯摆脱蒙古统治后,到十七世纪中叶,扩张到西伯利亚,当时,中国领土包括外兴安岭一带地区,向东直至库页岛。十七世纪下半叶,俄国雇佣兵哥萨克一再抢掠侵犯中国北方领土,1650-1660年,中国军队将侵占的雅克萨和窜犯松花江口一带的俄国哥萨克击退。1665年,俄国再次侵占雅克萨,1685-1686年,中国清王朝的康熙帝下令清军分水陆两路进攻雅克萨,重创俄军,俄国要求和谈并缔结边界条约。
     1689年,中俄两国代表团在尼布楚举行谈判,签订了《尼布楚条约》。条约规定以格尔必齐河和外兴安岭为中俄两国国界,外兴安岭以南为中国领土。在外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的土地未及划分,待两国查明后,再作决定。条约还规定,俄国在雅克萨所建城堡一律撤除,俄国人全部迁回。《尼布楚条约》从法律上肯定了额尔古纳河以东、外兴安岭直到鄂霍次克海以南的黑龙江流域及乌苏里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领土,都属中国疆域。
     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Leften S. Stavrianos)在他著的《全球通史》中说,《尼布楚条约》「是中国与欧洲一大国签订的第一份条约;由于中国代表团有耶稣会会士任译员,条约用拉丁语拟定。边界确立在沿阿穆尔河以北的外兴安岭一线上,所以,俄罗斯人不得不完全地从有争议的流域地区撤走」,「以后170年中,俄罗斯人一直遵守条约规定,停留在阿穆尔河流域以外的地区。」5
     《中俄尼布楚条约》是中俄两国之间的一项平等条约,条约未及中国西北部边界,因为当时俄国势力未及中亚,也未及黑海北岸。在中国清王朝雍正帝时期,中俄之间又签订了几个界约,划定中俄在蒙古一带的边界。这些条约把贝加尔湖一带和唐努乌梁海以北的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原中国领土,划入了俄国版图。

第三个事实:十九世纪下半叶的中俄边界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中俄两国签订《尼布楚条约》后171年,俄国首次破坏条约。1850年,俄国侵占了中国领土──位于黑龙江口的庙街。
     1853-1856年,俄国与英国、法国、土耳其等国为争夺近东霸权,爆发了克里米亚战争。1854年,俄国以防英法海军进攻为借口,出动七十余艘舰船武装航行黑龙江,横穿中国领土两千多公里,占领黑龙江下游地区。俄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遭到惨重失败,1856年通过的《巴黎和约》,使俄国在巴尔干和黑海方向长期侵略、扩张的成果全部丧失,封死了俄国从黑海出入地中海「两海峡」的大门。当俄国从欧洲大陆霸权顶峰上被推下来后,俄国立即把侵略、扩张的矛头转向中亚和远东。1857年底,俄国非法在中国领土黑龙江流域设立以庙街为中心的「滨海省」。1858年,俄国用武力恫吓中国清政府,签订了《中俄瑷珲条约》。条约规定,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中国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割给俄国,但居住在黑龙江北「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人照旧「永远居住」,仍由中国管辖,俄国「不得侵犯」。条约还把乌苏里江以东直至海边的中国领土,划为中俄共管之地。
     俄国早期是一个像阿富汗一样的「内陆国」,为了夺取出海口,可以说是不顾一切。为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在第一次失败后,等待160多年再次用武力夺取,终于如愿以偿。为了实现南出地中海的宿愿,在长达二个世纪的时间内,一次又一次发动战争。海参崴一带(包括纳霍德卡)是中国北部海岸唯一不冻港区域,1860年夏,俄国人却强行侵占,并把海参崴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即「统治东方」。这一年,在英法联军攻到北京时,俄国又用武力威胁,迫使清政府签订又一个「不平等条约」──《中俄北京条约》。《中俄瑷珲条约》签订后,当时清政府并未批准,到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确认了《瑷珲条约》,同时,把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强行划归俄国。在划分边界时,俄国把中国的图们江和图们江以北的数千公里海岸线全部划归俄国,完全封死了中国通向日本海的出海口。
     《中俄北京条约》还涉及中俄西段疆界。1864年,沙俄又迫使中国清政府签订条约,割去中国西北4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十九世纪下半叶,俄国与中国签订的多个边界条约,都是不平等条约,俄国割去了中国14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相当于今天两个法国与一个波兰面积的总和。

第四个事实:十月革命后俄国曾宣布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苏联政府多次宣布废除沙皇政府强加给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宣布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
      1919年7月25日,苏俄政府发表了《至中国国民及南北政府宣言》。宣言表示「废除沙俄与中国、沙俄与第三国所缔结的旨在奴役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和密约。」
     1920年10月,苏俄政府发出《致北京政府外交部备忘录》,提出「八点建议」,其中一点是「苏俄政府废除俄国各前政府与中国所缔结的一切条约,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与租界」。苏俄政府希望以这些建议,作为缔结中俄新条约和建立正常关系的基础。
     1924年5月21日中苏两国正式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中规定,协定签字后一个月内,双方举行会议,商订解决所有悬案的详细办法。两国政府同意在上述会议中,将中国政府与前帝俄政府所订一切条约概行废止,根据相互平等原则及苏俄两次对华宣言的精神,重新订约6。这里所说的「两次对华宣言」,就是1919年7月25日的「宣言」和1920年10月的「备忘录」。
     这里要指出的是,苏俄政府先是提「废除不平等条约」,后来提「废除一切条约」,但苏俄政府在这样说时,都没有改变「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与租界」的说法。

第五个事实:北洋军阀政府没有放弃索回被帝俄侵占领土的权利  


   在中华民国历史上,1912年到1928年,北洋军阀的各个派系先后控制着北京政府。这一时期,中国政局极端混乱,北京政府内阁总理更迭频繁,1916年至1928年间就有三十八届内阁。《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是在「贿选总统」曹锟时期的北京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的。苏联谈判代表是代理外交人民委员卡拉汉(Leo Karakham),中国的谈判代表是中俄交涉督办王正廷。王正廷主张先解决中苏两国间的「悬案」,然后承认苏联。卡拉汉则表示,在中国未承认苏联前,不能正式谈判。1924年2月,王正廷与卡拉汉进行「非正式谈判」。谈判中,苏方同意先签订一项「草约」,其中详细规定日后商订「正约」的原则,并规定中国立即承认苏联。1924年3月16日,王正廷以北京政府「全权代表」的身份会同苏联代表,签订了《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十五条等草案。王正廷签字后,遭到当时担任外交总长的顾维钧的强烈反对。顾维钧认为,草案未声明取消苏俄与外蒙所订条约,指责王正廷未经政府同意擅自在草案上签字,拒绝承认草案有效,要求惩办王正廷。1924年3月16日后,北京政府撤销了王正廷职务和「中俄交涉督办公署」,由外交总长顾维钧直接与卡拉汉交涉和会谈,1924年5月21日正式签署了《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