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严家祺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香港《苹果日报》:晚年戈扬在纽约的生活
·七0後的金岳霖
·有眼不识李慎之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戈揚《糊涂诗》等三首
·轉貼姚監復文章:鮑彤回憶“廠橋舊侶”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六四前的文章目录
·读严家其哲学幻想小说
·生命树的分叉
·敬祝達賴喇嘛79歲壽辰
· 俄羅斯印象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阮耀钟谈科大校长管惟炎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已发陈小雅《89民运史》第1 2 3 4 5 9和10卷
   http://blog.boxun.com/hero/yanjiaqi99
   文章後附《中国宫廷政治》

“六四”的 悼念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严家祺


    今年四月二十四日,“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因病去世。二十八年前的六月三日,徐珏的儿子吴向东在一九八九年在北京木樨地被军警击中颈部身亡。徐玨生前是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曾发表过有关六四事件内幕的文章,二十八年来,徐玨没有一天不是活在伤痛中。
    “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说,自去年有一百三十一名死难者家属要求平反六四事件以来,已有五人过世,他(她)们是孙恆尧、田淑玲、石峰、王桂荣和徐玨。二十八年来,已有四十六名“六四” 死难者家属离世。
    每到“六四”,我们许多人就会想起丁子霖和天安门母亲,想起成千上万“六四”受难者,想起一个个当年遭难的同事和朋友,他们的後半生无一不在痛苦中煎熬。
    与“六四”受难者境况成为对比的是“六四”受益者。“六四”的第二十八年还没有走过一半,两位“六四”受益者受到了中国和世界华人社会的关注。一是“六四”当年担任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的肖建华,二是“六四”时三十六岁、后任武警司令、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的王建平上将,今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北京沙河总政看守所用一根筷子戳进颈动脉自杀,这是罪有应得。
    一九八九年,当年肖建华的立场与他的同学王丹相反,他先后投靠陈希同、江泽民,促成了他二十八年来从一个“无产者”转变为拥有上千亿元资产的金融巨鳄。据报道,二十八年前的六月三日二十三时,王建平所在的部队从京郊驻地沙河机场出发,沿东直门桥、东坝河、酒仙桥、三元桥、农展馆窜进,沿途人山人海,军车寸步难行,王建平组织了“防暴突击队”,发射红色信号弹和烟幕罐,集中三十二支冲锋枪集体封空点射,一时枪声震天,子弹火花四射,人群被驱散,该军这才于六月四日凌晨赶到天安门广场。事后王建平立三等功,先后升任副旅长、旅长、师长、武警部队副参谋长,在周永康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期间,王建平又升任武警部队司令、中共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委员、十八届中央委员。
    “六四”受难者也包括许多香港人,香港黄雀行动的参与者羅海星,成功救助多名民運人士逃亡,在營救王軍濤時失手被捕,被判五年監禁,他和他夫人周密密也是“天安门事件”的受难者。黃雀行動歷時九個月,救助一百三十三人逃亡,失去弟兄四名,兩人是快艇完成救人任務返航時大霧中撞上水泥船,當場死亡,兩人是快艇救人遇上中國巡邏船,高速逃亡,失控翻沉,遇溺而亡。这四位都是黄雀行动的实际总指挥陈达钲的弟兄。
    “六四”受难者一年又一年发出呼声,中国的执政者始终置若罔闻。一个国家如果连光天化日发生的、成千上万人见证的大屠杀,二十八年不能在大地上恢复真相,这个国家的人心是不可能平的。上世纪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天安门事件”翻案、中国恢复了正义的的结果。只要屠杀人民不受追究,不论以“人民的名义”贪污,还是以“人民的名义”反腐,周永康、郭伯雄、王建平和肖建华就会不断产生,普遍性的贪污腐败和法制黑暗就不可能消除。
    天安门事件有两次,一次是一九七六年,另一次是一九八九年。这两次天安门事件事件,都是自发的、和平的抗议运动,反映的是民意,与文化大革命的“奉旨造反”绝然不同。第一次“天安门事件”的翻案,把邓小平推上了台,第二次天安门事件,却遭到了邓小平一意孤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六四”不翻案,中国就永远不会有正义。周永康、郭伯雄、王建平、肖建华和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正是“六四屠杀”的产物。中国大地上照不到正义的阳光,每到“六四”,相隔大海大洋,总听到远方中国传来的苦难哭泣声。二十八年来,中国政府没有做一点抚平“六四”伤痛的事,只是在后来企图淡化“六四”。“六四”不翻案,伤痛难抚平 。“六四”翻案,也只能减缓无尽的伤痛。
    我不相信,这一愈来愈沉重、悲哀、痛苦的声音,不会撼动中国,不会改变中国! (写于“六四”二十八周年前夕)
   
   

“天安门母亲”母亲节声明


   再次敦促当局追究“六四”屠杀责任
    中国“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在母亲节前夕发表声明,再次敦促当局追究“六四”屠杀责任,人道对待死难者家属。
    声明指出,从“六四”至今,已有47 位难属含恨离世,但面对多年来中国政府的无情打压,提醒她们“六四”屠杀并没有结束。
    仍健在的126位“天安门母亲”目前不但仍受到恐吓、骚扰、监控,当局就难属们提出的公平、合理、合法解决“六四”问题等诉求也依然不闻不问,甚至新一届政府的监控更变本加厉。
    “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允许家人能前往墓地祭拜、悼念遇难者;停止白色恐怖的打压、监控;并且对“六四”真相进行公开调查,追究屠杀责任,还死难者公道。 (2017-5-14)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香港《前哨》杂志2016-8严家祺


    文化大革命中,周恩来创造了一个词汇——中央政治。一九六九年中共九大以后,林彪手下的军事将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进了政治局,并参加政治局的日常工作。邱会作在他的“回忆录”里说,周恩来对黄、吴、李、邱讲了几次,“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关系”。
    邱会作新到中央工作,以为中央政治是很高深的东西,起先对周恩来的话不大理解,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乘飞机逃离中国,摔死在蒙古温都尔罕后,邱会作才认识到周恩来话的高明和深刻。
    中央政治在不同时期主角不同,文革结束后的几年中,主角是华国锋、汪东兴、叶剑英、邓小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政治的主角是邓小平、陈云、薄一波、胡耀邦、赵紫阳,邓力群算得上是一个“配角”。今天,中国中央政治的主角是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江泽民,对张德江、汪洋来说,中央政治,就是要小心翼翼地处理好他们与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江泽民的关系。
   
    小群体政治和非程序更迭
    按照参与政治的“行为主体”多寡来区分,可以分为“小群体政治”和“大群体政治”。一个海域中几艘舰艇、航空母舰和许多游轮,主角就是航空母舰和几艘大舰艇。小船和游轮对航母的喊话,航母可以置之不理。国际政治是大国的“小群体政治”,小国在国际政治中无足轻重。中央政治和宫廷政治是几个人的“小群体政治”,民主政治则是“大群体政治”,美国总统大选,英国公投,每一个人的投票都影响结局。英国六月二十三日公投退出欧盟,对英国、欧盟和全世界将产生长远影响。
    中国几千年历史,农民战争是“大群体政治”,除了战争和改朝换代时期外,宫廷政治从来就是“小群体政治”,就是皇帝、皇后、太子、几个权臣,有时加上宦官、外戚几个人的关系。周恩来关于“中央政治”的说法是他一生经验的总结,几千年来,许多宰相都有周恩来一样的体会。
    宫廷政治的主角只有几个人。在宫廷政治下,皇后、皇子、公主、外戚都想夺取皇位,互相倾轧。朝廷的大批官吏分别依附他们,并协助他们从事秘密攫取皇位的勾当。一个王朝,经过几次皇位更迭,到“红二代”、“红三代”时,没有人有赫赫战功,争夺皇位的圈子扩大了。阴谋诡计、拉帮结派,皇帝也很难弄清下面的派系。在南北朝时期,公元四九三年,南朝第二代皇帝齐武帝死后,为争夺皇位,皇室内部互相残杀。“红二代”萧鸾连杀两个新立的皇帝,夺得了皇位。他在位五年,几乎把开国皇帝和第二个皇帝的子孙都杀光了。齐朝在萧鸾死后四年被地方军阀萧衍所灭,萧衍建立了梁朝,称梁武帝。
    现在在中国广受欢迎的电视连续剧《琅琊榜》,就是描写梁武帝时期的宫廷政治。这是一部虚构故事,把不同历史时期的人物、官职、事件糅合在一起,但大背景是梁武帝时期。梁武帝的三个皇子为争夺皇位继承权而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斗争。《琅琊榜》剧情可以分为两大段,前一段宫廷政治的主角是梁武帝、东宫太子萧景宣、皇五子萧景桓、宁国侯谢玉,后一段是梁武帝、皇七子萧景琰、皇五子萧景桓、悬镜司夏江。这个悬镜司,是捏造出来的官职,悬镜司的首领有点像周永康,相当于今天的中央政法委书记。看完《琅琊榜》的人,不少人都想到,那个谢玉,与李鹏有些相似,六四就是大屠杀,六四一案,非翻不可。
   
    【图1】电视连续剧《琅琊榜》广告
    在唐朝,皇后武则天能够登上皇位,皇室成员和权臣就敢于推翻她。从公元七0五年张柬之推翻武则天起,到七一三年太平公主谋废唐玄宗止,前后八年半时间,政变就发生了七次,皇帝就更换四次。
    康熙皇帝儿子众多,他立胤礽为皇太子,因胤礽不断扩展自己势力,康熙皇帝两次废立胤礽。在康熙皇帝在位的最后十年中,不立皇太子,几个皇子为争夺皇位,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斗争。毛泽东先后把刘少奇、林彪、王洪文立为继承人,三个继承人都没有好下场。毛泽东死后,“粉碎四人帮”,实际上是宫廷政变,是最高权力的“非程序更迭”。
   

中央政治与宫廷政治的三个共同点


    看一看《琅琊榜》,对比一下历史上的宫廷政治和周恩来所说的中央政治,可以发现有三个共同点 : 第一,政治的主角,只有几个人,是“小群体政治”;第二,最高权力的更迭是“非程序更迭”,充斥阴谋、暗杀、背叛、政变,复杂多变,不可预测;第三,小群体政治的主角,大多数没有好下场,不是家破人亡,就是坐牢流放。
    毛泽东是今天红色王朝的“开国皇帝”,毛泽东死后,邓小平废黜了毛的接班人华国锋,并把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判处无期徒刑,江青因绝望而自杀,伟大领袖事实上成了“反革命家属”。林彪是皇位继承人,最后的结局是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
    中国宫廷政治历史悠久,周恩来说的中央政治就是当代的宫廷政治,故宫换成了中南海,“家天下”换成了“党天下”,皇室权臣换成了中央政治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