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严家祺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严家祺: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刘晓波和08宪章的精神永垂不朽!
·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刘霞的诗
·
新贴文章
·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政治十年一变(东部论)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怎样看待中国金融的『世界接轨』?
·文革三大根源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敏感的文革五十周年
· 博讯网址: http://blog.boxun.com/hero/yanjiaqi99
·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资本主义的弊病要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解决
·李洪林去世标志一个时期的结束
·“红朝”的皇位更迭类同“元朝”
·关于“民阵已亡”的声明
·政治气象学
· 转发中国国内谈“人生”作品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暴风雨後的晚霞
·傍晚暴风雨後的晚霞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就纽约召开中国前途研讨会致友人的信
·给半个世纪前老同学的信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地球的全球化与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被太阳吞没的命运
·沉痛悼念白玛旺杰先生
·严家祺長期寫作計劃
·12篇经济学金融学文章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
·特朗普胜选的四大因素
·“青联”时期的胡锦涛
·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
·“权力”往往放大了人的“动物性”
· 儒家和三大宗教的极简概括
·关于文章作者的说明
· “新舊重商主义”的四个共同点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摘要
·人类史上的三大灾难
·特朗普代表谁的利益?
·赵克强文章《韩国总统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1056篇文章目录
·文章目录——为存储网上而用
·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严家祺:数字货币和全球总账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四卷 低谷与高峰


第四卷 4.26-4.27—低谷与高峰 4


第八章 警钟鸣响——“四二六社论”前后 5第一节 共识的形成与策略调整 7第二节 北高联 19第三节 江泽民与北京对表—《世界经济导报》事件 34第四节 请战—碰头会—密诏 60第五节 杀气腾腾的“四二六社论” 71第六节 西安、长沙打砸抢事件及其影响 81第七节 赵紫阳政治天平的倾斜 90


第九章 走向高峰的学生运动 105


   第一节 高潮再起 106第二节 艰难的二次出发 113第三节 大 游 行 131第四节 “导报”事件的反响 162第五节 火上浇油的“对话” 173第六节 对话团 199第七节 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213

   注释 236

第四卷 4.26-4.27—低谷与高峰


   

第八章 警钟鸣响——“四二六社论”前后


   (鸣谢:本章资料主要提供者:李进进、仲维光、封从德、张伟国、杨继绳、吴洪奚)
   
   生命在于运动。
   当社会发展停滞时,社会冲突和阶级间的斗争,是社会走出困境的有效途径。社会学家的这个理论,尤如一个中性的瓶子,它即可装入意理的毒液,也可以容纳意理的甘露。马克思主义者迷信它,所以坚持阶级斗争学说;资产阶级的政治家承认它,所以创造了现代的议会。然而,社会学家亦指出:“当人们的分歧是建立在一致的基础上的时候,共有冲突会随之发生;当人们的一致是建立在分歧的基础上的时候,非共有冲突就随之发生。”“非共有冲突被认为是破坏性的和分裂性的。相反,共有冲突,即以共同承认的基本目的为基础的冲突是整合性的。”
   当“四二二”追悼会结束以后,大会堂内与大会堂外的两拨人马, 原先共有的目标开始消退,或者更确切地说,后者凭借以与前者对抗的、牵就世俗的、公允的依据开始消失。通过一周的磨擦,政府在悼念胡耀邦问题上的确有了让步:(1 )在胡耀邦的悼词中,加进了“马克思主义者”的字样;(2)在追悼会召开时, 没有对天安门广场进行例行的清场,并容忍了学生对警戒线的冲击。在另一方面,学生也开始总结“新华门事件”的教训,规范了自己的口号和抗议方式,力图把自身的行为约束在法律范围之内。当这种情况到来时,事物存在着两种前途:
   第一种前途,冲突结束,双方关系恢复原状。这取决于两个因素:(1)学生放弃隐含目标,以在胡耀邦悼念问题上获得的阶段性成果为满足。并在行动上对遗留问题采取从长计议的态势,使这次因耀邦逝世提出的问题,在不破坏既成秩序的条件下,按常规方式解决。(2)政府承认现状,不搞“秋后算账”。 如果这两个条件均同时满足,那么,历史上就不会有“八九民运”这个名词存在了。但是,中国社会无疑的已在“悼念风潮”的名义下,取得了切实的进步。社会学家们也可把这段历史,归入“共有冲突”之列。
   第二种前途,冲突继续。这也可分为两种情况:(1)冲突持续。 既不加剧,也不消失。它取决于双方在枝节问题上的争持不休。学生不提出新的目标和要求,政府为保全面子既不对前者发出新的刺激,也不承认其合法性。(2)冲突扩大。在学生方面,可能因为有了新的动力。这种动力,可能是一种新的,在有限时期内可以看到结果的斗争目标或口号,即获得“新战略”的鼓舞;可能是在组织形式或同盟军方面有了新的增强,即在力量方面带来新的信心;也可能是受到新的刺激,在新的愤怒下滋生出的勇气。而这种原因造成的反应,其激烈程度会超过前两者,但它发起的冲击却没有前两者来得那样有后劲,一般在情绪发泄完毕之后,也就偃旗息鼓。另外,冲突的扩大也有可能来自政府方面,如果它缩小与冲突方的“一致”与“共有”性,不再容忍面对“压力”逐渐失势的事实,把先前的“让步”作为杀“回马枪”留出的转身余地,对学生实行秋后算账,那么,它也就必然会得到学生们的响应,冲突由此得以扩大。
   在这方面,读者将会看到,1989年的事物,并没有什么不同。它翻来翻去,也不能逃脱历史为人们划定的领地。
   

第一节 共识的形成与策略调整


   
   三双支撑男子汉尊严的膝盖\在你面前悲壮地跪下\撞开了共和国自尊的伤痕。
   一份血写的谏书\在国徽前高高举过头顶\牵动着阵阵悲楚的哭泣。
   哀乐低徊 悲风凝滞 春日暗淡 长空悲泣\你 睡意尤浓 梦眼迷离\吞吐着几缕龌龊之气息\默默不语。
   
   邪恶的皮带 抽红了长安街的黎明\抽碎了中国人善良的梦境。
   阴险的铁蹄 踢残了四月的鲜花\践踏了人权的绿意。
   却唤不醒你沦落风尘的舆论工具\玷污了学生的清白 蒙骗了市民的感觉\傲慢的官吏 强奸了纯朴的民意。
   
   人民将理想砌进你公正的石壁\希望公正在你这儿诞生;
   人民用爱心为你栽花种树\希望博爱永远温馨碧绿;
   人民用信任为你铺成世界最大的广场\希望自由像风一样开明\你却酣睡不醒。
   ……
   
   浩荡的春潮\震醒了夜寒凛冽的大街\干枯的老眼\涨满了灼热的义愤\失望的桅杆\重扬起斩浪的风帆\你却酣睡不醒。
   
   纯情少女\写下了无泪的遗书\孱弱的书生\擎起了罢课的新旗\V 形手势\在英雄乐章中找到了新的和谐\平平安安回家\是慈母凝炼的祝愿\你却酣睡不醒。
   
   莫非你威严的大理石已被贪婪蛀空\你正直的台阶已被特权踏破\你豁达的胸襟已被淫欲填满\你耀眼的国徽已被卑鄙腐烂\人民将忠诚注进你平等的地基\希望平等 从你这儿发源。
   ……
   
   醒来吧!人民大会堂\假如你还属于人民。
   醒来吧!
   假如你愿意\一代精英用坚强的膝盖支撑\中华的信心 民族的荣誉\在世界上永远自豪地屹立!
   醒来吧!
   假如你还属于人民!
   
   ——这是1989年4月24日,北京师范大学大字报栏里新增的一篇文字。题目是《醒来吧!人民大会堂》,署名“野夫”。它用诗的语言,表达了学生的心愿、纯情、意志、不平与疑惑。
   “四二二”以后,伤心、失望、悲愤与寻求发泄的情绪在校园里空前地聚集着。
   4月23日暨胡耀邦追悼会第二天,北京科技大、理工大、北师大、化工学院、邮电学院、北方交大、中央民院、北农大、北京机械工业管理学院、二外等10所学校的学生均举行了校内游行。天津南开、天大、外贸学院、纺织工学院等学校也有一万人上街游行,声援北京学生。要求“严惩‘四二〇’惨案凶手”,“打倒官倒”、“消除腐败”,“公民言论、出版、结社、集会、示威游行自由”。在人大校园里,贴有记述“四二二事件”经过的大字报,宣布“对当局彻底失望”。北大贴出了《北洋军阀尚且接见北大请愿学生代表》的大字报。
   当天,在北大三角地,语言学院教师、著名诗人陈明远爬到东侧一个有三米高的广告栏上,从一位正在演讲的北大学生手里接过了一个小喇叭,开始了他那后来传遍全国各高校的著名演讲。刘刚和封从德都对他的演讲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二人的记忆各有侧重。封从德认为,陈明远的讲演是理性、温和而激动人心的:
   “陈明远首先磊落地报出姓名,讲给便衣们听,博得同学们热烈的掌声。……陈先生说,昨日下跪请愿 那耻辱的一幕令他难以忘怀。他以贵宾身份参加大会堂里面的追悼会,见没一个领导人出来接受请愿,他悲愤不已,走去与下跪学生拥抱。他说,‘这是中国人民的良心在向他们拥抱!’接着,他抨击中共宣传机器对学运的扭曲报导,建议大家联名公诉。他又提到新闻自由,赞扬《科技日报》近来真实报导的勇气。然后他讲到官倒,讲到当前的经济形势。他以肉价从八毛涨到四、五元,来证明官方公布的通货膨胀率的不可信。一个知名教授月工资才120元,现在连衣服都买不起!这让我想起我的一个教授的感叹﹕一个月工资只能买两筐苹果!陈先生如此平凡的例证,深刻揭露了社会的黑暗,令同学们激愤地跟着他振臂呼喊﹕‘打倒官倒!铲除腐败!’最后同学们齐声高喊‘向陈老师学习!向陈老师致敬!’结束了近一小时的即兴演说。
   从此,陈明远在同学中树立起崇高的威望。他常来我们学生组织中,提醒我们凡事要谨慎、周密,不给政府中的顽固势力抓住借口和把柄。24日,他的威望还帮助筹委会渡过难关。他是一只公开的‘黑手’。”
   据刘刚回忆: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陈明远在演讲中曾经讲:‘同学们,现在官方的喉舌《人民日报》在指责你们是煽动。我要说同学们确实是在扇动。’听到这里,三角地的人群中没有耐心的同学发出了些许嘘声,以表达对陈明远这番话的不满。‘可是什么叫扇动呢?所谓扇动,就是用一把扇子把奄奄一息的火又扇动起来了。同学们,我要再一次地感谢你们,因为是你们把我心中的希望之火又扇动起来啦!’听众中随即又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
   陈明远还讲过:‘闻一多在北大演讲后就被一小撮卑鄙的特务给谋杀了。那时闻一多年仅48岁。我今年49啦。我演讲后,今天我前脚跨出北大校门,后脚也不准备再跨出去了。’人群中又爆发出热烈掌声。
   在演讲最后,陈明远带领大家反复高呼:‘不自由,毋宁死!不自由,毋宁死!不自由,毋宁死!’”
   在罢课继续的情况下,各校还提出成立学生自治组织,北大、清华、人大、师大等校废除原学生会和研究生会,及抢占校广播站的要求。同时,北师大、清华、北京经济学院、中央美院学生也开始了募捐活动。下面是一位新华社记者目睹的一个募捐场面:
   在积水潭地铁出处,墙壁上贴着一张大字报和一张4月23日的《科技日报》(《风一程,雨一程,壮歌送君行》)大字报写着:“我们团结必胜,援助我们!!!我们早已欲哭无泪,现在只有一腔热情和无限勇气。我们现在血也流了,跪也下了,但我们丝毫没有使统治者麻木的神经得到一点刺激。我们决不罢休,我们已经罢课,用你们的钱和我们的勇气和行动结合在一起……”
   有一位女青年从摩托车上下来,拿着面值100元一张的人民币,塞进募捐箱。从18∶20—18∶50,半个小时内37位围观群众捐款。除那位女青年,最多的给了50元,最少的一元,大部分是5元或10元, 旁边卖饮料的小贩不时送汽水、雪糕给学生。
   当天下午2∶30,人大校园还出现一则“最新消息”,称“当局已调王牌军38军入京”。
   在进行上述活动的同时,校园里对一周以来学运也进行了反思,其中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对目标和手段的重新认识。4月24日,北大“五四”操场上甚至发生了学生领袖互相攻击的事件。师大也贴出了《当心被收买的学生贵族》的大字报。
   “四二二”以后,作家郑义在与北大学生的交往中,也提供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
   “暴力往往导致新的独裁……我提请他们注意:尽快通过全校大选,成立合法的新学生会,尽快出版自己的报纸,以事实上的组织与出版物来争取宪法上一纸空文的结社出版自由;稳定领导核心,不要搞书生气十足的大民主,走马灯似地撤换领导核心……我们谈得十分融洽,除绝食外,其他各项他们都已开始考虑、落实。王丹、熊焱走后,我留郭海峰(北大国际政治系研究生)多坐了一会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