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谢选骏文集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谢选骏: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美国专家如何看待习近平的 “世纪工程” ?》说那2017年5月15日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领导人圆桌峰会曰,中国高调主办了首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会议。分析人士认为,这个被称为“世纪工程”的项目不仅是中国输出其过剩产能的手段,也是中国重塑全球经济秩序的一个工具。尽管美国并不认为这个宏大的工程对美国构成战略挑战,但是有关专家认为,美国政府与企业对这个工程的参与将是有限的。
   
    


    中国在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2013年9月提出了称为“一带一路”的海外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后,于上个周末在北京举行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会议。这次会议吸引了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其中包括近30个国家的政府首脑。
    
    美国提升出席论坛的官员级别
    
    美国本来计划派遣即将上任的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的儿子、商务部官员埃里克·布兰斯塔德(Eric Branstad)出席这个会议。后来,在美中两国宣布了百日贸易计划取得的初步成果之后,川普政府提高了出席会议的美国官员的级别,改派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博明(Matthew Pottinger)出席,以显示对习近平的尊重。
    
    分析:一带一路是中国重塑全球经济秩序的工具
    
    美国的分析人士认为,被习近平称为“世纪工程”的“一带一路”倡议不仅是中国向海外输出过剩产能的手段,也是中国重塑全球经济秩序的一个工具。
    
    陆克(Philippe le Corre)是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与欧洲中心访问研究员。他日前在一个研讨会上说:“‘一带一路’项目还在进行之中,我们不知道十年后它会是什么情况。显然,它是有关影响力的,有关制定议程的。我觉得这很有意思。它也是中国在全球崛起的一部分,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说是一个工具。”
    
    前国务院官员:美应积极参与
    
    美国欧亚集团的前董事长、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的政策规划主任戈登(David Gordon)说,他对这个项目持怀疑态度,但是他认为美国应该积极的参与进来。他说:“我看不到中国走向西部会对美国构成任何战略上的挑战,而在西太平洋水域则有这样的挑战。我认为,美国参与进来、采取更为积极的态度、参加亚投行,都是做正确的事情。”
    
    博明:美企业做好参与工程的准备
    
    博明在北京除了强调项目的透明度以外,也表达了美国政府支持美国公司参与这个项目的态度。他说:“美国公司在国际基础设施开发有长期、成功的业绩记录,已经准备好参与‘一带一路’工程。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和美国公司合作组建的美国‘一带一路’工作组将为这一领域的合作发挥连接点的作用。”
    
    拉迪:美国的参与将是有限的
    
    华盛顿经济研究机构彼得森世界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Lardy)认为,美国可以说这个项目的好话,但政府与私营部门在其中的参与有限。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也许对于中方来说,派遣博明是向前迈出的一步,这样他们可以正确的宣称,美国在这次会议上也有代表。美国可以说一些积极的话,强调将要推出的一些项目对一些国家可能带来的潜在好处,但是我认为,在美国公司进行私下投资或是美国金融机构提供贷款方面,美国的参与可能是有限的。”拉迪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正在向“一带一路”项目中的发电厂销售很多涡轮机和其他设备。其他美国企业也会参与这些项目的竞标。在他看来,这是美国最重要层面的参与。他说:“除此之外,很难看出美国如何成为一个所谓的‘参与者’。我们没有这样的借贷项目。我也不认为美国的私营企业想要在这些国家进行投资,尤其是在被认为是政治不稳定以及腐败的中亚国家。”
    
    “一带一路” 项目引发诸多疑问
    
    对于这个“世纪工程”,研究中国经济并著有多部专著的拉迪有很多的疑问,包括这个项目的总规模。他说:“我首先要说的是,这整个项目没有什么透明度。我们对这个项目或是那个项目有一些零星的信息,人们提到了不同的金额。有的提到在今后若干年会投入一万亿美元,到目前为止投入的金额是5百亿美元,但不清楚的是整个项目的规模究竟有多大。”他指出,在这些提到的金额里,你不能确定它们是已经花费的还是承诺的金额。他的疑问包括:这些金额主要是中国金融机构提供的贷款还是丝路基金已经做出的投资?哪些是贷款,哪些是股权投资?哪些资金是来自中国的?哪些资金是来自这些项目所在国?中国是否对“一带一路”项目进行过详细的项目评估?搞这些项目的目的究竟是要获得商业上的成功还是它更多的是一种外援而不指望获得一定的投资回报率?
    
    拉迪:项目给中国金融体系带来额外风险
    
    除此以外,拉迪认为,在中国当局试图减缓信贷增长的规模以减少金融风险的情况下,实施这个庞大的项目会影响到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定。他说:“如果这是他们右手做的事情,他们的左手却对质量不确定的工程提供贷款,这对中国国内的金融体系是一个额外的风险。”拉迪认为,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项目中,唯一的亮点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他说,该银行的负责人金立群明确表示,亚投行不是一个援助机构,只会投资于那些商业上可行的项目。
    
    孙韵:前景不明朗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孙韵认为,“一带一路”项目能否成功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她说:“这里有安全方面的因素,也有这些项目在商业上是否可行的问题。的确,中国希望通过这个项目来推动贸易,为贸易提供方便,但是这些都是耗资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有很长的偿还贷款周期。”这位分析人士说,长远来看,中国能否从这些投资中获得应有的回报或者是否认为这些投资是值得的,目前并不清楚。
    
    谢选骏指出:习近平需要一个 “世纪工程”可以理解,那是他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但是,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 “世纪工程”呢?显然,这是企图拉拢习近平。中美双方,虽然都视对方狼子野心,但都舍不得放下对方的好处,所以不得不与狼共舞。与狼共舞,或者被狼吃掉,或者是把狼吃掉,与狼同化的可能远远高于把狼感化的可能。全世界资产者,势必要联合起来!
   

此文于2017年05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