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谢选骏文集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谢选骏: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六四游行参与人数创9年来新低 仅1,000人》(2017-05-28 08:03:08  苹果日报)说,支联会今日举行六四游行,游行人士行至皇后大道西同西边街交界时,与警方发生争执,警方一度举起黄旗及红旗警告,指不能越过封锁线,双方僵持在该处,游行人士未能前行,双方推撞期间,警方将其中一名游行人士拉出防线,该名人士跌低后遭警方拉走,其后获释放,返回游行队伍。"女长毛"雷玉莲则一度洒溪纸,被警方警告。冲突期间,队尾有市民向警方表达不满,认为游行人士阻碍道路,更有市民向长毛梁国雄指骂。
   


   据现场消息,警方当时要求游行人士跟从原本申请的游行路线,沿行人路前往中联办方向,但游行人士认为道路太窄,与以往安排亦不同,故停在马路上要求警方开放行车线,让他们前进到中联办,但遭警方拒绝,双方发生冲突。示威者最终让出马路,让车辆先过,警方亦愿意开放一条行车线予游行队伍。最终警方分批放行,游行人士鱼贯经过中联办门外,之后陆续离开,大会公佈游行人数为1,000人,并宣佈游行结束。警方则估计游行高峰时有450人参与,是警方10年来估计的数字中,最少的一次。
   
   去年有1,500人参与六四游行,今年的数字是自2008年以来新低,亦是历来第二低,2008年仅990人参与游行。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指,是次游行共有1000人参与,与过去1、2年相若,他呼吁更多人参与维园集会,借香港回归20年向国家主席习近平争取公义的诉求。对游行人数创新低,他指人多人少都仍会举办,人少更要继续努力,又指晚集参与人数未必与游行人数有直接关系。
   
   被问到是否与年轻人减少参与有关,他只称会密切留意情况,支联会会珍惜每个支持者,做好宣传工作。他又批评张德江言论,公然指要加强对港统治,是违反一国两制承诺。
   
   谢选骏指出:人数多少不是问题,相反,人多有时候反而会把事情搞坏。尤其在见利忘义的群体之中,人多的事情往往说明有利可图,所以反倒会泥沙俱下、鱼目混珠。“革命的低潮”反而把真金显露了出来。尤其在中国,从来都是英雄创造历史的,从来都是少数决定多数的命运的。在我看来,一千人不算少了,陈胜吴广不过二人,就改写了中国历史。连刘邦项羽,都是他们的随从。
(2017/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