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谢选骏文集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谢选骏: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毛泽东不回延安害怕被老百姓质问》(马双有)说:
   

   毛泽东在中共建政后27年一直没有去过延安,“心病”可能就在于此。因为他打倒了三位陕北百姓的偶像。毛如果到了延安,老百姓会问:陕北的革命领袖都成了“坏人”。本文摘自2015年7月27云浮时刻网,作者,原题为《建国后毛泽东为何没有回去过延安?》
   
   建国后,毛泽东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大河上下。尤其是他曾经生活过工作过的地方,更是多次造访,深情怀旧。他两次到韶山,两次登井冈山,每次都是激情澎湃,诗意大发,留下一些撼动中国的诗篇。令人遗憾的是,他最应该去的延安,竟然一次都没有去过。这是为什么呢?
   
   延安是中国革命的圣地,是毛泽东留下脚印最多的地方。要评选中国革命两大圣地,非井冈山和延安莫属(遵义、西柏坡等地时间太短,交往太少),而评选中国革命最著名圣地,延安当之无愧。毛泽东在这里住了13年,和这里人们的感情最深,交往最多;他领导中国革命事业在这里发展壮大最终走向成功。他走到北京建国,享受一片“万岁”之后,最应该感恩、最应当探望的地方,必是延安。
   
   然而毛泽东就是不去延安。最遥远的杭州毛泽东竟去了40多次,并不遥远的延安一次也未去过!
   毛泽东在建国后20多年为何一直未去延安,成了不少好事者深入研究的问题,也成了一道难解的谜题。笔者搜索了一下,答案五花八门,几乎都不得要领,一些解说近乎胡言乱语。
   有人说,毛主席工作太忙,日理万机,无法抽身去延安;有人说,毛主席坐了江山,忘了根本,有点“忘恩负义”;有人说,毛主席离开延安渡过黄河求一道士“指点迷津”,道士说:“过了黄河,就不要走回头路,一回头就失败!”所以,毛主席就再也没有回头去延安……
   种种说法,均为主观臆断,胡乱猜测,有些近乎荒诞。毛主席再忙,大江南北到处视察,杭州就去了40多次,难道就不能抽空去延安一次?毛主席是最知恩感恩的,这有大量事实为证。至于听信道士之言,不能走回头路,更是无稽之谈,不值一提。
   那么,毛泽东建国后27年,为何从未回过延安呢?
   愚以为,毛泽东有难言之隐,有一种无法言谈的心病,想起来就让人尴尬、难堪的心情,使他心里想去却无法成行,最终一次也没有去过延安。这个“心病”,牵涉到毛泽东亲手打倒的三个陕北人民最崇敬最怀念的人物。
   一是打倒高岗。高岗和刘志丹都是陕北根据地的创始人。刘志丹牺牲后,高岗就成了陕北的一号领袖。当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中央红军艰难长征到达陕北时,是陕北人民收留了他们,毛泽东和党中央由此扎下了根,不断发展壮大,四面出击,纵横驰骋,最终竟打出了一个新中国!
   毛泽东知恩图报,在酝酿第一届中央政府领导人名单时,竟然力排众议,将排名靠后的高岗一下子提拔为政府副主席,而功劳远在高岗之上的周恩来仅是政府委员。接着又让高岗出任东北党政军一把手,成了名副其实的“东北王”,在抗美援朝时又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一马当先”,被毛泽东调入北京任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权力在周恩来之上。毛泽东对陕北领袖高岗的宠信和重用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毛泽东破格重用高岗,一是感恩图报,一是为了制衡刘周。当高岗得知毛泽东对刘周有不满情绪时,野心便悄然膨胀,到处煽风点火,欲“拱倒”刘少奇周恩来,自己取而代之。高岗反对刘周的一些言行,大都源于毛泽东。而当刘周邓陈联手向高岗发起反击时,毛泽东却突然变脸,支持刘邓打压高岗。高岗明明知道自己攻击刘周的言行大都代表了毛泽东的意思,而面对强大的批判却有口难辩,竟然选择了自杀。中央将其定性为“畏罪自杀,自绝于党”,一顶“反党集团头子”的帽子便死死扣在头顶。
   高岗沦为“反党集团”自杀身亡,自己当然要负一定责任:野心勃勃、要“拱倒”德高望重的刘周、头脑极左、私生活糜烂等等。但是毛泽东的纵容、暗示和“变脸”也是发生高岗案件的主因,可以说高岗之死毛泽东应负若干责任。可能他对高岗一直心中有愧,于是对高岗的妻子儿女予以妥善安置,使其几十年生活无忧,甚至也说过“如果高岗不死,还可以当延安地委书记”的话,但他自感无法面对陕北人民,他对高岗前后态度的巨大反差无法予以合理解释。这可能是毛泽东在50年代没有去过延安的主要原因。
   二是打倒彭德怀。彭德怀虽说是湖南人,却是陕北人民心中的大英雄,一曲保卫延安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传遍天下。国民党大兵压境之时,身为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的彭德怀,亲率3万兵马连战皆捷,将胡宗南的30万强敌打得落花流水,接连收复延安,收复陕北,解放陕西,解放大西北。彭德怀和毛泽东一样在陕北战斗了13年多,和延安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正在筹划建设西北之时,被毛泽东点将为抗美援朝总司令,率领百万大军打败了世界头号强国,成为国际上驰名的军事家。
   陕北人民谁不知晓、谁不崇敬、谁不怀念大名鼎鼎、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
   然而,就是这位彭大将军,就因为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給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对大跃进的混乱现象提了点意见(这些意见被后来的实践证明是完全正确的),竟引起毛的雷霆之怒,发动全党,将彭德怀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头子。由过去的头号功臣一下沦为头号“祸首”。令人遗憾而又奇怪的是,彭德怀后来经过调查研究,发现自己所提的意见是正确的,而庐山会议给他做的反党结论是完全错误的,他就奋力向毛和中央写申诉信。然而他越申诉,越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对他的打击就越厉害,对他的批判就越升级。大跃进的问题扣不到头上,就给他扣上“里通外国”“组织反党小集团”“翻案风”的大帽子。彭德怀越是喊冤,大帽子就扣得越紧,一直到在监狱里被摧残致死。
   毛泽东明知道彭德怀在庐山会议是提的意见是正确的,无数的事实已经充分证明,真理掌握在彭德怀的手里,对彭德怀的一系列批判打击是完全错误的,但就是不予平反。因为这只善于咆哮、出口伤人的猛虎只能圈在笼子里,如果放出来,他要翻庐山会议的案,怎么办?他要追究大跃进和三年大饥荒饿死3000多万人的责任,怎么办?所以一不做二不休,非把你彭德怀永远囚禁起来,批倒批臭,至死方休!
   所以毛泽东一提起彭德怀,一方面又恨又恼,一方面又羞又愧,又有点发虚发慌。由此他不愿去怀念彭德怀的陕北和延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试想,毛泽东若去延安,陕北老百姓就要问:彭老总现在在哪儿呀?他在庐山会议上提的意见,一条条都错在哪儿呀?彭老总在您领导下打了那么多胜仗,一心为老百姓,怎么会是反党反您老人家呀?说彭老总里通外国,你们查清楚了吗?……
   面对老百姓的这些疑问,英明伟大的领袖该如何回答?所以为了避免尴尬,还是不去陕北为好。
   三是打倒习仲勋。习仲勋也是仅次于刘志丹高岗的陕北著名农民领袖,20出头就担任陕北苏维埃主席,被毛泽东称为“娃娃主席”。由于他善于解决少数民族问题,毛泽东赞其“比诸葛亮还能干”。后担任第一野战军副政治委员,成为彭德怀的得力助手,颇有建树。建国后,任西北局主要领导。刘志丹早逝,高岗自杀,习仲勋就成了陕北的一面旗帜,50年代中期被毛泽东调任中央宣传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
   1962年,厄运降临。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刘志丹》,被康生抓住把柄,污蔑该小说编造事实,把刘志丹写得比毛泽东还高明,且有为高岗和彭德怀翻案的嫌疑,称其是“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毛泽东予以肯定。就因为这部小说由习仲勋审阅过,并批准发表,且他在西北地位最高,于是就有了“习仲勋为首的反党集团”,紧跟其后的陕北著名领导人贾拓夫、刘景范(刘志丹弟弟)等人也囊括其中,西北、陕北和延安的一万多地方干部都被牵连进去,都成了“反党分子”,一时间大西北风声鹤唳,几乎是洪洞县里无好人。
   原本,毛泽东对习仲勋印象不错,有意提拔重用,为何到了1962年就突然变脸,将习仲勋打翻在地?
   根子还在彭德怀身上。这一年彭德怀多次要求中央为庐山会议翻案,毛泽东大为恼火。在加大对彭德怀的审查力度的同时,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哪怕有一丁点儿同情支持或者为彭德怀翻案迹象和苗头,就要抓住不放,大做文章。习仲勋是彭德怀的亲密战友,二人肯定藕断丝连,现在他竟然支持发表为高岗彭德怀翻案的小说(尽管小说的语言是暗示的)这便是触犯了毛泽东最大忌讳!于是习仲勋便在劫难逃了(1974年彭德怀刚去世,习仲勋便被释放出来)。
   不仅如此,陕北领袖刘志丹也被当作“大叛徒”予以批判,坟墓和纪念馆被毁坏。其弟弟刘景范和贾拓夫也被打倒。而且在康生的指挥下,深查细挖,广为株连,罗致一万多人。为了彻底扳倒彭德怀,并消除其影响,毛泽东宁可错判一千,不可放过一人!
   在这种情况下,毛主席他老人家如何到陕北回延安?
   可以说,“高岗反党集团”“彭德怀反党集团”“习仲勋反党集团”这三个反党集团的证据都显得不足,尤其是彭、习“反党集团”,几乎是捕风捉影,无端捏造,随意株连,落井下石的结果。毛泽东心知肚明,却对捏造的证据十分欣赏,予以拍板定案,支持严惩不贷,且绝不给予平反。这些冤案时时萦绕心头,一想起来就心虚发慌……
   刘志丹、高岗、彭德怀、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这些陕北根据地的革命领袖,一个个被打成了“反党分子”,有的竟因此死于非命,成千上万的陕北基层干部都成了“反革命”。毛主席如果到了延安,老百姓会问:陕北的革命领袖都成了“坏人”,你们中央红军当年如何能进了陕北?如何能在陕北扎下了根?陕北的基层干部都成了坏人,您老人家如何能在这里生活了13年,在这里打出了新中国?……
   毛泽东建国后27年一直没有去过延安,“心病”可能就在于此。这当然也是一种推理,不知这种推理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正是:
   梦里几回趋延安,
   又恐陕北起长短。
   刘高彭习今何在?
   领袖苦衷对谁言!
   
   谢选骏指出:上文似乎在批判毛泽东,其实还是在歌颂毛泽东——试想,毛泽东其人,为了夺取半壁江山的最高权力,连自己的亲弟弟和亲儿子都可以哄骗、出卖、牺牲,其黑心厚皮,古今不多,还会对老百姓无言以对?在我看来,还是老道士的胡言乱吓死了毛泽东,因为毛最害怕的就是重蹈李闯王的覆辙。毛这个自称几亿鸡毛蒜皮的伟大领袖,这个没有一点胡子的鸟毛人物,其实很迷信,虽然不怕害人,自己充满了死亡恐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