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徐水良文集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对特线、文化等问题讨论意见)


   

徐水良


   

2017-5-6日


   
   

一、关于特线问题

   
   谢谢一些朋友对本人《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一文的理解。
   
   对于特务问题,一般人说的抓特务,实际上只是借用国家政权抓特务职能,来比喻摸清特务问题客观情况的借用和比喻的说法。其真正含义,仅仅是是搞清民运中特线实际状况。真正抓特务,那是国家机器的职能。我们没有国家政权,不可能抓特务。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尽可能运用我们的智慧,去搞清民运特线的大致状况,然后据以找出和决定相关的民运策略和对策。这是摸清基本国情运情问题中,必须做好的极其重要的工作。否则,对这个问题两眼一抹黑,对特线状况一无所知,我们就没有对策,就只能永远失败。
   
   所以,摸清情况,主要是为了制定我们自己的正确对策。在没有国家机器,所在国政府也不采取有效政策对付中共特务的情况下,即使发现和确定了中共特务,我们也不可能去抓捕或处理他们。
   
   但是,仅仅摸清基本情况这个工作,就非常艰难,并且马上就会遭到数量众多的特线造谣,围攻,反诬,反咬。必须拥有大无畏的勇气,才能做好。
   
   我不想在这里进行低档争论,重复早已重复过无数次的关于特线问题的低档争论。但客观实际需要,以及许多人群起质疑和围攻,迫使我不得不再继续说说这个问题。
   
   所有共产党国家,都在反对派中安插那么多的特线,都是特线占反对派总人数的绝大多数,这是客观存在的铁的历史事实。但按照这里反对搞清特线问题、坚持特线只能占反对派人数比例很少数的人们,顽固坚持自己的逻辑和意见,即坚持认为特线比例占大多数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的意见,却闭着眼睛拒绝承认这种客观事实。他们的意见,各国共产党及其情报机构,不可能搞这种渗透。谁要提到和肯定这种海外几乎已经众所周知的异议人士中间,特线占大多数的客观实事,他们就骂谁是神经病。
   
   这些人,赤裸裸否认和掩盖世界上共产国家的早已披露的特线问题,达到非常疯狂的程度。
   
   在他们看来,现实各国共产党和他们的情报机构派出如此多的特线,就是傻瓜,就是神经病,就是搞既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的事情。
   
   其实,这些人,坚持把共产党国家反对派中间的特线,说成只是少数,说成只是用于收集情报这个目的,才是傻瓜、或者是假装傻瓜,或者是故意隐瞒共产党的主要目的,以便掩盖特线问题严重性的别有用心的人士。
   
   实际上,各国共产党及其情报机构,安插这么多特务,其主要目的,不是仅仅为了收集情报,而是要把表面上的反对派组织,变成实际上牢牢抓在共产党手里的特线组织,让他们起到诱捕,维稳,充当共产党特殊别动队,围攻、污蔑和抹黑真反对派,把真反对派搞得四分五裂,臭不可闻,帮共产党混淆是非,打击敌人,必要时让这支特殊别动队,起到救火队、灭火队作用,等等等等。尤其重要的是,中共向西方派遣人数以数百万计的特线,远远超出一般收集情报的需要,完全是为了准备未来一旦需要,就大打超限战的目的。
   
   为了实现这些目的,并且做到得心应手,牢牢掌控反对派,避免任何可能的意外,所以共产党及其情报机构,才会安插数量那么庞大的特线。
   
   举一个过去的实际例子。五十年代,在中共情报机构中央高层指挥下,在浙江省委书记江华领导下,由浙江省公安厅长王芳主持,在浙南组织了一个“浙南反共救国纵队”。王芳除掌控这个“反共救国纵队”,他自己还曾经三次亲自到台湾视察和指导中共在台湾的地下工作。这个事情,导致文革一开始王芳就被打倒,后来江华也因此被打倒。连毛泽东知道这个事情后,也说江华不能保了。
   
   因为这个事情在文革中被公开,蒋介石发现自己被骗,大吃一惊,把浙江派到台湾,与此事有牵连的特务抓了一大半,共产党地下势力损失了一大半。我当时浙大一个同学的父亲,国民党败退以前就是军统最高军衔少将军衔,国民党败退时,又被派到台湾长期潜伏的中共地下党负责人,被中共认为该对此事负责,并且被怀疑叛变,也被从香港抓回大陆关押审查,与我另外几个同学在浙江省看守所关在一起。按照这里反对揭露特务问题的人士们的意见,那中共情报机构,以及责任人江华和王芳,他们搞“浙南反共救国纵队”,就毫无意义的事情,无疑都是傻瓜。都是在搞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的、精神病式的事情。
   
   但是,林彪事件后,这些人都被释放、被平反,周恩来称赞王芳他们,“是了不起的公安专家”。
   
   后来王芳担任公安部长,对付民运这一套策略,正是按照王芳他们的这个思路进行和决定的。包括主动组建民运组织,“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筑巢引鸟,做窝养鱼”,领导民运,控制民运,利用民运,等等等等,许多策略,正是上面王芳这类策略的进一步发展。
   
   这里反对搞清特务问题的人们,你们能够按照你们的逻辑,坚持把他们的策略说成不必要、也不可能,是完全的傻瓜精神病策略吗?
   
   汪东兴等参与了“浙南反共救国纵队”这个事情。当时浙江省革委会,大概像这里反对搞清特务问题的傻瓜、或者假装的傻瓜一样,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周恩来当时很生气,对浙江革委会及其公检法负责人勃然发怒,说:“我已經说过多次了,你们还不相信,我叫汪东兴作证!”
   
   其实,我有无数文章早已经说清楚这些问题。现在非常不想进行此类低档争论。这里随便发其中几篇文章给你们: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https://twishort.com/pHYlc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https://twishort.com/WHYlc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https://twishort.com/wHYlc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https://twishort.com/slQlc
   

二、关于文化问题

   
   当代中国的问题,不是传统文化的问题,而是外来马列教问题。把马列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头上,是为马列和共产党的党文化开脱罪责。
   
   实际上,事情其实很简单。东、西德,南、北韩,大陆和台湾,传统文化方面,东西、南北,两岸,几乎没有差别。差别只是在二战后,由谁占领这个不同因素造成的。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
   
   日本原来落后于东欧,包括捷克,东德等等。但由于美国占领,很快超越苏联占领的东德、捷克等东欧国家。
   
   传统文化儒家文化主要是伦理学说,支持温和专制,属于一般性专制文化。它不是没有问题。但是,在马列统治下,它一直被批判被毁灭,是被迫害者。所以中共统治产生的问题吧,与传统文化也无关。
   
   有人说中国历史上是极权专制,那是完全不懂什么叫极权专制。我的文章许多次定义过什么叫极权专制。日前刚写的《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一文中,再次重申了这个定义。中国历史上是儒释道,甚至诸子百家并存,多元文化,没有信仰专制。中国历史上的专制,一般都是单一的政治专制,不是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甚至多种专制合一的极权专制。不是毛泽东说的“全面专政”。这个“全面专政”,才是极权专制概念的本质含义。
   
   儒家支持政治专制,一般不支持极权专制。极权专制是西方一神教世界的产物。其最早发明人是神棍摩西,他创立了一神教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一神教极权专制的神权政体。这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极权专制思想,当然也成为摩西创造的一神教及其圣经等等的教义。这种政信合一极权专制政体,为马列教、纳粹教所继承。
   
   中国的极权专制,则是俄国的马列教送进来的。
   
   再说一遍,东西德,南北韩,大陆和台湾,传统文化是一样的,其差别,只是由占领者及其实行的文化和制度的差别造成的,是外因不同,与传统文化这个内因,没有关系。东德,北韩,大陆的落后,是马列教和共产党造成的,与他们统治下被批判,被打击,被毁灭的被害者传统文化,没有关系。把马列和共产制度造成的问题,推到传统文化头上,与老毛把它们推到四类分子阶级敌人头上,一样荒谬。
   
   西方这种极权专制政体,始于摩西创造的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神权政体。到马列教纳粹教,已经延续三千五百年。
   
   没有政教合一,政信合一,就没有极权专制。
   
   在中共统治下,儒家文化与四类分子阶级敌人一起,不断被批斗,被踏上一只脚。毛共把中国问题的责任,一股脑儿推到四类分子,阶级敌人和儒家头上。现在攻击传统文化的这些人,还要延续毛共观点,那才是真正的毛共流毒和余孽。
   
   有网友说:“把一个文化上升到宗教,把一个宗教上升到国教,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话说得很对。现在的问题,就是主张这种最可怕的极权专制的马列教,原教旨一神教信徒,非要把他们极权专制的罪责,推到别人头上,包括推到中国传统文化和其他信仰头上。
   
   极权的最大特点,就是搞信仰专制、信仰迫害和信仰屠杀,信我的进天堂,不信我的下地狱,容不得任何不同意见,容不得其他不同信仰。这也是马列教,一神教原教旨信徒的最大特点。
   
   从这些原教旨信徒对其他信仰的不断攻击、仇视和诅咒,包括对中国传统文化,传统信仰的不断攻击中,从对儒释道和其他无神论,有神论的信仰的不断攻击中,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偏执和专制。
   
   把马列教,共产党和共产制度的罪责,说成被他们打倒批判,再踏上一只脚的被害者——阶级敌人和儒家文化的罪责,包括责备他们不敢反抗,只能服从等等,实在荒谬,纯粹是为马列教颠倒是非,推卸责任。
   
   儒家和阶级敌人,也许都存在问题,他们都不敢反共产专制,甚至献媚和支持共产专制。但是,我们不能把共产专制本身的罪责,推到他们头上。我们不能坚持毛共谬论,说中国的问题,是由四类分子、阶级敌人和儒家文化造成的。
   
   此外,攻击中国传统文化的洋教徒,把中国正统正派传统文化一直鄙视的江湖文化、江湖骗子、江湖神棍、江湖武术和骗术,与中国传统文化混为一谈,用这些骗子和骗术来冒充中国传统文化,这有失公允。
   
   这些骗子及其骗术,在中国,一直是不入主流的低档江湖垃圾,根本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尤其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精华,没有关系,是纯粹的低档垃圾。
   
   对那些拼命宣扬与理性对立的一神教、马列教信仰的人,把信仰说得无限美好和伟大的那些人,大家必须特别高度警惕。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https://twishort.com/Ghrlc
   
   都是信仰惹的祸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519985268182556&id=100005132613761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