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徐水良


   

2017-5-4日


   

   
   关于特线问题,本文在后面还要详细谈。不过,这里先要回答一下有人就这个问题对本人的批评或攻击。
   
   任何国家,反对间谍和特务,都是事关国家安全的大问题,是一项伟大的工作。反对抓特务间谍,是极其荒唐的谬论。
   
   但是,中国民运没有国家机器、国家政权。当然没有能力、也不可能抓特务。
   
   然而,狭义民运圈的特线状况,是一个基本国情及运情的问题,是我们制定正确路线和策略的基础,又必须要搞清楚。否则,我们搞不清这个问题,对这个问题两眼一抹黑,那我们就不可能制定正确的路线和策略,就只能永远失败下去。
   
   尤其是,中共打败国内民运,靠的是镇压和特线。至于海外民运,中共不可能派出军队来镇压,只能纯粹靠他们在海外的特线和亲共地下势力,把海外民运打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在这种情况下,还说特线问题不重要,不需要搞清楚,这种意见,不是极端白痴,就是特线故意掩盖特线问题严重性,故意混淆是非而制造的谬论。
   
   事实上,海外就这个问题经过几十年大论战,继续掩盖和抹杀特线问题严重性的,对搞清楚特线真相动不动表示反感的人,基本上已经只剩下带有掩盖和隐瞒任务的特线人物。
   
   国内,此类人物中,也许还有极少数糊涂人物,但也已经不多了。继续掩盖和抹杀特线问题严重性的,对搞清楚特线真相表示反感的人,也主要剩下特线人物们本身。
   
   只是,特线人物数量众多,凭着人多势众,似乎还有很大的舆论市场。
   
   根据我们长期研究,断定狭义民运圈和其他反对派中,特线人物占了极大多数。这样说,我们是有明确根据的:
   
   第一、我的统计,中国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75%以上。后来随着真相的进一步暴露和客观实际的进一步发展,这个比例达到80%。
   
   第二,共产党国家的事实,异议人士中特线都占了绝大多数。
   
   即使就全国范围而言,共产党特线的比率,也大得惊人。全德学生学者联合会(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先生介绍:“东德的间谍、线人信息绝大部分都是在两德统一后,从史塔西(国安局)的档案中查出来的。几乎占了东德成年人的三分之一。”
   
   中共历来搞人海战术,中国异议人士中特线的比例,只会高过东欧,不会少于东欧,不可能是共产党国家反对派人士中特线只占少数的例外。
   
   第三、即使在情报机构的渗透活动受到法律严格限制的美国,美国共产党中FBI探员的比例,也达到绝大多数。
   
   第四、中共内部泄露出来的统计数据,说民运中特线比例超过80%以上,中共提供民运的经费,超过80%以上。去年的数据,更是接近于90%。也印证了我们的统计和判断是正确的。
   
   第五、根据十多年前美国情报机构公开的数据,中共每年进入美国的特务就有十多万,而且这数字,似乎还没有计入线人人数。而现在的数量,显然应该远超十多年前。这些特线中,必然会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留在美国。这些特线,只要有千分之几进入民运,就足以彻底淹没民运。
   
   第六、对于了解情况的朋友,这特线占狭义民运圈绝大多数的事实,早已经是经过几十年无数次实践检验的事实。不再是纯理论判断和逻辑推理。
   
   可是,反对上述数据的人们,自己连一个最基本最粗糙的统计数据也没有,仅仅靠自己怕怕脑袋,就对本人和其他人类似的数据加以污蔑攻击,说这些数据没有根据,要我们提供进一步根据。
   
   他们先是不断攻击本人是麦卡锡,后来在我们揭露真相,证明民麦卡锡虽然由于无能打了败仗,但他实际上是美国揭露共产特务间谍的英雄,他们这一污蔑攻击吃不开了,就又转把民运摸清中共特线情况的艰苦努力,与中共打击异己的延安整风混淆起来,而攻击我是毛泽东,是康生。就像中共特线长期污蔑反对派和中国广义及狭义民主运动,是中共狼文化的产物,是大小共产党和毛泽东一样,纯粹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把反对中共专制的民主运动,与中共混为一谈,来污蔑和抹黑民主运动。(可惜,王若望先生受骗上当,接受了特线说法,使得中共特线不断冒名王若望来污蔑民主运动。)
   
   实际上,我和其他人提出上面数据的根据是明明白白,我上面写了六条。相反,没有根据,只有拍脑袋武断说法的,是他们,是污蔑攻击我们的那些人。
   
   我们的数据是报告实际情况,不是上法庭起诉。人们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我们的报告,只能诉诸于人们的理性和判断。我们只是行使我们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我们没有进一步提供秘密证据的义务。
   
   相反,这里是他们攻击我们的数据和说法,应该提供证据驳倒我们说法和证据的,是他们。如果没有证据驳倒我们,那是他们应该闭嘴。而不是坚持他们长年累月,靠拍脑袋来造谣污蔑,用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办法,来给人洗脑,来对我们进行污蔑、攻击和抹黑。
   
   一、关于自由主义和革命
   
   对国内许多人迄今仍然自称自由主义者感到奇怪。我已经有无数文章批判自由主义。日前那一篇关于免费上大学文章,也顺便批判了。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伪右派,是一批不知道自由主义为何物的骗子。邓左权贵私有化掠夺的吹鼓手和帮凶。与毛左一起,成为权贵的左右两群唱双簧的走卒。与马列毛一起,是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
   
   这段时间上微信,看了国内许多人都意见。包括双方的意见,觉得连国内坐过牢的许多朋友,理论上都停留在海外十多年前的水平,深感震惊。
   
   海外,已经进行了许多场大论战。看来国内朋友对这些论战相当不了解。
   
   关于辛亥革命和孙中山,孙文孙中山确实有很多问题。而且他的问题很多,不仅仅是二次革命。他不是民主革命理想的领导人,否则,辛亥革命后也不至于出现那么大的历史反复。但是,袁伟时,以及告别革命派攻击革命,否定辛亥革命本身,却是完全错误的。
   
   蒋介石也有很多问题,但是,把他与中共暴君及暴政相提并论,也是很错误的。
   
   台湾的独派,是由中共最早发起的,属于左派。与大陆右派民主派,差别极大。
   
   台湾独派把中共叛乱分子全部被平反了。这是大陆民主力量很难接受的。
   
   国内一些人迄今仍然在不断攻击革命。但是,没有启蒙运动和欧洲民主革命,就没有现代自由民主。没有英国的两次暴力革命,包括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光荣革命,就没有英国民主。没有美国的暴力革命,即独立革命或独立战争,就没有当代自由民主的美国堡垒。
   
   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自由民主制度,尤其是独立大国的自由民主制度,都是由革命或者比革命更加惨烈的战争,包括世界大战这类战争,来建立的。通过改良建立民主制度的国家,第一、寥寥无几;第二、一般都不是重要的独立大国;第三、往往都是国内及国内革命压力在特殊情况下的副产物。没有国际国内的革命压力,连这几个寥寥无几的改良,也不可能。
   
   全世界都赞扬革命,美国每年国庆前后,美国媒体都要大力回顾和赞扬美国革命。
   
   只有中共极权专制的中国,最最需要革命的中国,才由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伪造历史,不断制造弥天大谎的谎言,炮制告别革命的谬论,把革命与共产党左倾复辟大倒退混为一谈,不断丑化和污蔑革命。
   
   经过三十年大论战,中共情报机构炮制的污蔑攻击真正的革命的历史谎言,以及告别革命的荒唐谬论,早已经臭不可闻。但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仍然用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给人洗脑。
   
   本人发起并投身民运,已经四十多年。这四十多年中,一直鼓吹革命。近三十年来,本人有数百篇文章,批驳告别革命谬论,为革命呐喊。有的朋友曾经帮助大量群发这些文章。可惜,国内很多朋友仍然没有看到。
   
   在我看来,凡是适合历史需要的进步,无论是革命以及改良的激进进步,还是非革命,非改良的缓慢进步;无论是暴力的革命还是和平的革命,无论是暴力的改良,还是和平的改良,甚至是国际上不得不进行的维护文明的暴力战争,我们都支持。
   
   一定要砍掉激进一条腿,只用温和一条腿走路;激进进步中,非要砍掉革命一条腿,只用改良一条腿走路;在暴力非暴力问题上,非要砍掉暴力(包括暴力革命,也包括日本明治维新和美国南北战争那样的暴力改良),只留下和平一条腿(包括只要温和进步,和平革命,和平改良),不顾客观历史的客观需要,是非常荒谬的谬论。
   
   马列毛一定要砍掉缓进,改良,和平一条腿。相反,自由主义一定要砍掉激进,革命和暴力一条腿。两者都非常荒谬。
   
   国内有的可疑人士仍然在攻击污蔑我们海外人士鼓吹革命,就是躲在安全的地方,当口炮派。并且攻击我们,说不回国就不能鼓吹革命。
   
   我是首先在国内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为之命名的人,我在国内鼓吹革命二十多年,坐牢三次十三年几个月。我的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驳回申诉通知书等等,也指控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后来被中共强行驱赶出国。又在海外为革命奋斗近二十年,“躲在安全的美国玩口炮党”的帽子。恐怕戴不到在下头上。
   
   互联网时代,全球化时代。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给为任何国家的革命出力。中共想用驱赶我们出国的办法,封杀我们的革命努力,那是痴心妄想。历史上的革命者,包括中国的辛亥革命,往往在海外准备。在互联网时代,还要拼命污蔑我们在海外鼓吹革命,说人在海外就不能鼓吹革命,当然更加是闭着眼睛污蔑革命,攻击鼓吹革命的革命民主派人士的胡话胡说。
   
   革命和告别革命这场大论战,是在真民运与特线之间进行。因此,论战表现出特别激烈的程度,也就毫不奇怪。
   
   我与有的先生在这些问题上,早有过节。他们的态度毫不奇怪。你们坚持要我回国,但中共不让我回国。能不能请你们与中共联系,取消不让我回国的限制?否则,海外真正的民运人士非常艰难。本人由于特殊原因,更加艰难。我们真民运很穷,没能力白化机票参与可疑分子曾经许多次组织的、没有意义的、或者是用闯关来掩盖特线述职的闯关秀。
   
   至于策略问题的讨论,在方向确定之后,就必须确定策略。同时,随着客观情况的不断变化,策略也需要不断变化。所以,具体策略,就会不断讨论。这不奇怪。奇怪的是有人不管任何客观情况和客观历史条件,一定要砍掉其中一条腿的策略,这显然很荒谬,且别有原因。
   
   未来中国革命,和平非暴力的天鹅绒革命可能性最大。但很多因素不确定,其他可能并不排除。尤其,如果一次革命天鹅绒以后,改头换面的中共地下势力掌权,还需要二次革命颜色革命来完成建立和巩固民主的任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