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土之鹰
[主页]->[百家争鸣]->[东土之鹰]->[迟到的母亲节问候]
东土之鹰
·维吾尔人是被‘能歌善舞’的民族!/伊利夏提
·论东土厥斯坦的历史地位
·奴儿主席为门面/伊利夏提
·又是七月/伊利夏提
·《环球时报》又开始造谣了/伊利夏提
·黑暗监牢中的呼声
·无题/伊利夏提
·献给共产党建军节/伊利夏提
·中国的民主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伊利夏提
·习李新政/伊利夏提
·恐怖笼罩下的开斋节/伊利夏提
·薄熙来不会死的/伊利夏提
·维吾尔水果小贩/伊利夏提
·致伊沙姆丁∙库尔班(Hesamkam)阿卡之死/伊利夏提
·致国殇日/伊利夏提
·屠杀(外一首)/伊利夏提
·屠杀(外一首)/伊利夏提
·屠杀(外一首)/伊利夏提
·屠杀(外一首)/伊利夏提
·宰牲节/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在逃亡/伊利夏提
·黑色幽默/伊利夏提
·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日/伊利夏提
·色里布亚的绝唱/伊利夏提
·致王屠夫乐泉高升/伊利夏提
·打油诗 习二、金三俩小胖/伊利夏提
·打油诗 共产党/伊利夏提
·定风波/伊利夏提
·打油诗 致毛贼泽东生日/伊利夏提
·我为你哭泣我的兄弟/伊利夏提
·打油诗 再致奴儿白克力 外一首/伊利夏提
·中共在收获民族仇视宣传的苦果/伊利夏提
·春贤、奴儿、迪丽娜尔新形象/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托赫提/伊利夏提
·打油诗 《环球时报》又放屁/伊利夏提
·打油诗 单仁平——胡锡进/伊利夏提
·维吾尔政治幽默一则/伊利夏提编译
·又有维吾尔人被射杀/伊利夏提
·习二访喀什噶尔有感/伊利夏提
·打油诗 致习二、胡锡进/伊利夏提
·有感于胡锡进的马后炮 附打油诗一首/伊利夏提
·维吾尔自由战士/伊利夏提
·维吾尔花帽/伊利夏提
·回敬余磊:维吾尔人民/伊利夏提
·致北大教授吴壁虎/伊利夏提
·向维吾尔民族英雄伊力哈木教授致敬/伊利夏提
·颂歌王城喀什噶尔叶城县十三勇士/伊利夏提
·向和田墨玉自由战士致敬/伊利夏提
·打油诗 习二无奈只做梦/伊利夏提
· 打油诗一首/伊利夏提
·习二进平先生,正人要先正己!/伊利夏提
·黑暗中的祈祷/伊利夏提
·致‘代表们’/伊利夏提
·有感于东突厥斯坦现状/伊利夏提
·打油诗 火柴实名随想/伊利夏提
·分裂的开斋节/伊利夏提
·孤胆英雄伊力哈木/伊利夏提
·是爱国宗教人士还是卖国宗教人士?伊利夏提
·《一个南疆一线公安局长的感悟》的感悟/伊利夏提
·打油诗 习二非男儿/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判无期/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教授和习二的对话/伊利夏提
·屠夫的国庆、民族的国殇/伊利夏提
·生产建设兵团六十年/伊利夏提
·十八届四中全会/伊利夏提
·游行示威/伊利夏提
·天山雄鹰——伊力哈木∙托赫提/伊利夏提
·惊闻喀什噶尔莎车县又起烽火/伊利夏提
·别了,王∙白克力/伊利夏提
·无题/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兄弟,我们想念你!/伊利夏提
·无题/伊利夏提
·再致两会/伊利夏提
·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伊利夏提
·有感于维吾尔人全民跳《小苹果》/伊利夏提
·致和田勇士/伊利夏提
·维吾尔警察/伊利夏提
·打油诗 ‘任性’/伊利夏提
·张春贤在撒谎/伊利夏提
·打油诗 共产党祸害、习近平厉害/伊利夏提
·惊闻喀什噶尔、和田再起血案/伊利夏提
·纪念两位被中国军警枪杀维吾尔妇女/伊利夏提
·有感于维吾尔人留胡子获刑 外一首/伊利夏提
·记念巴仁乡维吾尔农民起义二十五周年/伊利夏提
·致阿克苏拜城维吾尔勇士/伊利夏提
·致‘自治区’成立60周年/伊利夏提
·给库尔班江赛买提饯行/伊利夏提
·致伊力哈木教授生日快乐!/伊利夏提
·东土厥斯坦建国日有感/伊利夏提
·家/伊利夏提
·思念/伊利夏提
·习二、金三俩小丑/伊利夏提
·一九九七年二月五日/伊利夏提
·打油诗 习二衰歌/伊利夏提
·想念伊力哈姆教授/伊利夏提
·'要嫁就嫁习大大'/伊利夏提
·帕提古丽∙古拉姆——维吾尔失踪者的母亲/伊利夏提
·打油诗 巴拿马文件/伊利夏提
·献给维吾尔花帽节/伊利夏提
·献给维吾尔花帽节/伊利夏提
·“朵帕”节之后的思考/伊利夏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迟到的母亲节问候

   
   发表于五月 15, 2017由Shamseden, Zubayra
   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亲爱的母亲您好!儿子在遥远的异国他乡祝您母亲节快乐!


   
   事实上,我不知道您是否能收到我的这一祝福;我不仅担心您是否能收到,而且还担心我这一祝福是否还会再给您带来骚扰、凌辱;这也是我犹豫再三、等母亲节过了才决定书写我这一祝福,无论如何表达一下对母亲问候和思想之原因。
   
   亲爱的母亲,在我写这篇母亲节问候的时候,母亲节已经过去了;昨天,也就是5月14日,星期天,是向您一样无数伟大母亲的节日——母亲节;全世界的儿女们都在祝福母亲节,然而,作为您现在唯一还活着的儿子,我却无法向您发去我的致意问候,无法向您转达儿子真诚的问候思念。
   
   我周围的朋友们、邻居们都在庆祝他们母亲的节日;而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您,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念您。我多么想和大家一样,哪怕是能给您发一个母亲节贺卡,能大早晨给您打个祝福的电话,听一听您温柔、慈祥的声音!
   
   但非常无奈,非常悲哀;我不能给您打电话,即便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讯息、通讯都极为发达的现代社会,物质生活无忧无虑,但我却不能给您打电话!因为您处于独裁政权的淫威下,处于殖民政权的监控下;每次我打电话,您都被他们骚扰、凌辱,被他们折磨、欺侮。
   
   我不能给您打电话,根本原因是因我选择了独裁者不喜欢的一条艰难、漫长,而又崇高的自由、尊严之路,选择了一条追求自主、民主之路!这,不仅使我、父母、弟妹、亲戚,也使无辜的您,生育、养育了我的一个普通维吾尔母亲,一个无私、无畏,思念儿女心里流着血的普通维吾尔母亲,成了独裁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还记得去年最后一次给您打电话,您哭着告诉我:“儿子,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不要给任何亲戚打电话了;我祈求真主保你平安,儿子!因为你,你父亲、你几个妹妹、你舅舅及其儿女什么苦没有受,入狱、被拘押欺辱,太多了儿子;你父亲也是因为骚扰、欺侮而心里受伤而过早地走了;儿子,我会平安,你自己保重!”
   
   为了您的安宁,为了您不被那些无能而又无耻的中共国保、警察骚扰、欺侮;为了您不被那个崛起大国的淫威压垮倒下,我得忍着思念不给您打电话,不给您发信!每天,我抱着侥幸心里安慰自己,只要没有坏消息传来,母亲一定是平安的!
   
   其实,不仅仅是母亲节,母亲!我每天都想一大早给您打个电话,想向你致以问候,想问一问您的身体如何,想问一问你是否孤独,想问一问您是否梦到了我!
   
   我经常梦见您,母亲!无奈,我也只能在梦里和您见面!
   
   特别是近一年来,我经常在半夜里梦醒,发现自己的泪眼打湿了枕头;常常,因思念您而久久不能入睡!
   
   有时,梦醒之后,我又刻意赶紧闭上眼睛,希望那梦境能继续,希望即便是在梦里,能再多看您一会儿,再稍长一点点在梦里和您相聚。
   
   不知为什么,在梦里,每次您都离我很近,近到似乎我一举手就能拥抱您,但似乎又离我很远,我再怎么努力,也扑不倒您的怀抱,走不到您的身边,每次都是在试图扑倒您的怀抱,拥抱您不成之后的“母亲、母亲!”哭喊中惊醒。
   
   我知道您非常想念我,我也非常想念您,母亲!但是我们非常不幸;不幸,我们是亡国的维吾尔人,我们是一块儿肥沃土地——东突厥斯坦不幸的主人;不幸,我们是东突厥斯坦这块儿土地既无权又贫穷,而且行将成为无家可归的主人!
   
   不幸,我们的父辈轻信殖民者的虚假诺言,拱手让出了千千万万个东突厥斯坦各民族英雄儿女流血牺牲建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使我们在不幸的血泪苦难中,不得不义无反顾地选择重走父辈走过的艰难的自主之路!
   
   我知道您作为母亲,每时每刻都在牵挂着我;我也一样,母亲,作为家里的长子,自离家流落异国他乡,特别是自父亲去世后,我也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您、牵挂着您!
   
   不幸,我们如同千千万万个维吾尔人一样选择了民族自豪,而不是屈服于独裁者的淫威而敢当奴才;不幸,我们如同大多数维吾尔人一样,选择了一条不亵渎造物主意愿的信仰生活;不幸,我们如同世界上大多数人类一样选择了有尊严的生存,而不是苟且偷生;因而,我们成为了独裁者的敌人!
   
   母亲, 您的音容笑貌就在我的眼前,您的声音还在我耳边!我不会忘记2003年11月17日当我突然来到家里,突然告诉你们我必须离开,要出国时;您久久地将我拥在怀抱里,眼含着泪水,鼓励我不要放弃追求的那句话:“儿子,你是我的雄鹰,你一定能飞得很高很高,不要放弃!儿子,你是我的雄鹰,你能实现你的理想!”
   
   我还记得在哈密火车站,在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您喊着:“Ilshat, Ilshat(伊利夏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朗朗跄跄地举着双手、气喘吁吁地跟着火车跑着,试图最后一次、再拥抱一下您儿子的身影。
   
   是的母亲,我们不幸,可能这一生再没有相会的日子,可能我再也无法在您怀抱中聆听您慈祥、温柔的声音,享受您温柔的抚摸!我们十几年前的离别可能是永恒的离别,我们可能只能在天堂相遇,如果真主赐予的话!
   
   每天,我想象着您孤零零地坐在家里临街窗前,望眼欲穿地看着门前的小路,希望出现奇迹;希望突然间,我和被暴徒杀害的弟弟一块儿出现在那条小路上!您就可以将我们拥抱在您温暖的怀抱里,再不会让任何命运夺走我们。
   
   每天,我想象着,是否有一天会出现奇迹,我们能再相聚;尽管已经走了的父亲和弟弟不可能再回来了,但我们剩下的母亲、三个妹妹和我带上儿女再相聚,剩下的一家人一起拜访父亲和弟弟的坟墓,互相拭去眼中的泪水、再苦中作乐!
   
   其实母亲,我也特别想躺在您温暖的怀抱里休息一会儿,我很累!我也特别需要母亲您那宽大温暖、能消除一切疲劳和世事纷争的怀抱!
   
   我非常、非常地想念您,母亲!我多么想躺在您怀抱中,紧紧地拥抱着您,亲吻您因操劳而布满皱纹的脸庞、花白的头发,像小时候一样向您撒娇,拂去您的眼泪,拂去您的忧思!让您再开心地哪怕只笑一次!
   
   母亲,尽管我们骨肉分离、母子不能见;但您和我、和那些因反抗非法占领者而在街头被枪杀维吾尔儿女的父母、儿女相比,又算是幸运的;那些儿女在街头被中共军警枪杀的维吾尔父母,连儿女的尸首都没有见到;和他们相比,因为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有做梦的机会,有等待再相会之奇迹出现那一天的机会!
   
   母亲,请您别悲伤,请您别哭泣,保重身体,等待儿子的归来;请您千万、千万别放弃希望和梦想;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可能出现奇迹!我们就越有可能再相聚、再团聚,永不分离!
   
   http://chineseblog.uhrp.org/?p=358
(2017/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