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 453-2018年天象揭秘4-3]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四节6 大勇潜匿,十年待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1 再佐刘邦,连骗夺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2 骗下武关,羞于启齿《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3 峣关奇骗,史书免谈《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4 兵定咸阳,千古名谏《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5 佐策入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6 火烧栈道,战略忽悠?《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1 张良假信赚刘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2 下邑战略,史书见谎《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3 御将兴汉,矛盾再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4 雄辩八难,化险未然《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
·第二部 天象在循环 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系列视频:2016年凶险天象与真实历史——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荧惑守心与荧惑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火星顺行、逆行与留守(《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
·第二节 荧惑守心、在心、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二章 前479年荧惑犯心,宋景公感天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一节 善言得寿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
·第二节 感天延寿的真相(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节 天机的警示(第二部《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章 前210年荧惑守心,秦始皇天灾降临
·第1~5节简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4节 荧惑守心,天谴降临(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五节 延寿无望,命丧沙丘(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四章 荧惑假守心,相薨帝崩(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汉书》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二节《汉书》假造的天象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2(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3(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四节 成帝先死看天机 同性恋的悲剧(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五章 荧惑守心 梁武帝先死(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五章)
·第六章 荧惑守心-唐太宗废太子(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六章)
·第七章 荧惑守心-后梁帝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七章)
·第八章 荧惑守心(房)-后唐帝先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一节 爱唱戏的开国皇帝(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二节 同性恋再造悲剧(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九章 荧惑守心-萧太后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大辽承天命-北宋失正统(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二节 天象为证:澶渊之盟,大辽继正统2(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二节 天象为证-澶渊之盟,大辽继正统3(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十章 荧惑守心-元顺帝死(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十章)
·第十八章 2016圣诞节拉开凶险天象:荧惑守心
·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016年天象古今谈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2016年天象古今谈
·習近平天難,熒惑守心可解?2:何為熒惑?怎樣守心?
·習近平天難,熒惑守心可解3:荧惑天难,真伪误传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4:荧惑犯心与宋景公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5: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上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6: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6: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7: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3-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7:南京大屠杀·秦始皇3-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8:南京大屠杀-秦始皇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假守心,帝相双亡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1:荧惑守心与梁武帝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1:荧惑守心与梁武帝先死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唐太宗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唐太宗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荧惑守心与朱温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朱温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萧太后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荧惑守心与萧太后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萧太后与荧惑守心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荧惑守心与萧太后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荧惑守心与萧太后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6萧太后延寿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7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8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9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随笔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2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 453-2018年天象揭秘4-3

   逆天而为痛悔迟 453-2018年天象揭秘4-3

   图4-6: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癸酉(1005年1月6日)下午“日晕抱珥”天象示意图。
   

第四章 错解天象,千古痛伤(3)


   

   (接前文)
   

4.“日晕抱珥”天象奇, 抽丝剥茧问真机

   
   《宋史·真宗纪》随后记载:
   
   “十一月庚午(二十日,1005年1月3日),真宗一行北上,开赴澶渊前线。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奇特的天象:‘日晕抱珥’。司天占卜后说‘日晕抱珥,中间有黄气充塞,天象昭示:宜不战而却’。[7]
   
   “癸酉(十一月二十三日,1月6日),驻跸韦城县(今河南省滑县东南部)。甲戌(1月7日),天气极其寒冷,给真宗进献貂帽毳裘……”[8]
   
   当时的“日晕抱珥”到底是个什么天象?没说。发生在哪一天?没说。严谨的判断,只能是发生在1月3日~1月6日之间。也难怪这么简略记述的天象,一直都被后世学者所回避。
   
   这个历来被忽视的天象,在真宗心理上起的作用,不容忽视。这个天象是一个极为精准的预言,含义极其深刻,可是司天监水准不行、占卜更不行,最表面都理解错了,真宗随之错解。后人或者不理解,或者一直错下去了。其实,自1004年太白昼见这个天象开始,整个宋朝的天象解读,基本都不对,读到后面大家就明白了。
   
   也正是因为司天监完全错误的解读,忤逆了天意,直接注定了宋真宗的战略错误。下面我们就根据这些蛛丝马迹,破解这个奇特天象的玄机。
   

【日晕与幻日】

   
   日晕就是太阳周围有一个类似淡虹彩的硕大的光圈,这是高空云层中含有大量冰晶,形成的大气光学现象,算不上天象。日晕多出现在春夏季节,在南方亚热带也有出现,民间有“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的谚语。
   逆天而为痛悔迟 453-2018年天象揭秘4-3

   图4-3:日晕照片。
   
   而在寒冷的南北极,由于气温更低,云层中有冰晶更多,会造成“幻日”的折射现象,天空中出现两个甚至三个太阳。这在南北极时有出现,算不上什么天象,但是,如果在温暖地区出现,因为是极其个别的现象,那就是一种天象了,比如下图。
   
   逆天而为痛悔迟 453-2018年天象揭秘4-3

   图4-4:2011年1月16日“两日并照”天象照片(幻日)。
   

【日晕背珥】

   
   比“日并出、并照”天象更常见的是日珥。天象学中的日珥,是指日晕旁边像过去的头饰中“缨珥”的光亮部位。而今天象学失传,现代科学都把日珥称作“幻日”。其实图4-4那样有明显的两个圆形的太阳,才是幻日。幻日和日珥是不同意义的天象。
   
   逆天而为痛悔迟 453-2018年天象揭秘4-3

   图4-5:日晕再重、背珥带冠天象照片(2011年1月8日)。
   
   图4-5中的日晕,是双晕,注意外边还有一个大光圈,照片没有拍摄全,这在天象学上叫做“日晕再重”。第一层日晕上面的像帽子一样的光影,叫做“冠”。第二层日晕上方,背离太阳的短弧形光影,叫做“背气”,更多的时候,背气出现在第一层日晕的位置。如果短弧形光影朝向太阳,就叫做“抱气”。所以,图4-5的天象,整体可称为“日晕背珥”。
   
   这个“日晕背珥”和上面的“两日并照”,是9天之内的事,都是有天象学意义的,准确地预言了当时中国政坛的一个大事件,后面的当代篇会讲到。
   
   日晕、并照(幻日)、日珥、背气、抱气等等,都是不同的大气折射现象,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特定的形状,而且有不同的预示意义呢?这就完全超出了现代科学的认知范围了。
   

【日晕抱珥,何时?双珥?】

   
   《宋史·真宗纪》记载的日晕抱珥天象,时间只能锁定在十一月庚午~癸酉日(1005年1月3日~6日)之间,也不知道是几珥展现——但是,深入解读,可以还原真相。
   
   居住在寒冷地区的人都知道,冬天太阳有日晕同时出现双耳,民间俗称“太阳俩耳朵,天寒打哆嗦”,当天气温就会骤然下降,出现极寒,一般气温会降到零下二十多度以下,这是云层冰晶不多(与南北极相比),造成折射角度不大,光影重叠而出双耳。
   
   再看《宋史·真宗纪》:“癸酉(十一月二十三日,1005年1月6日),进驻韦城县。甲戌(二十四日, 1月7日),极其寒冷,给真宗进献貂帽毳裘……”,由此,根据酷寒,可以判定为“双珥”,而且发生在1月6日的下午。
   
   为什么判定为1月6日?因为如果6日前发生的日晕抱珥,降温就会在6日,而不是7日。
   
   为什么判定为6日下午?根据上面民间经验“太阳俩耳朵,天寒打哆嗦”来推断:假如是6日上午出现,下午就会极寒,下午赶路中的宋真宗一行都能感觉到,但史料记载的是次日极寒冷;如果6日下午出现,晚上和次日会极寒,因为隆冬的傍晚夜间本来就应该冷,那时真宗一行已经进驻韦城县驿馆了,不会觉得骤冷,但是次日能感到酷寒,这和史料记载的“甲戌日极寒”是吻合的。
   
   这样我们就可以根据史料的记述和深入剖析,大体上绘制当时的“日晕抱珥”天象示意图了。下图是在现有图的基础上PS出来的(原图断缺不全)。
   逆天而为痛悔迟 453-2018年天象揭秘4-3

   图4-6: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癸酉(1005年1月6日)下午“日晕抱珥”天象示意图。
   
   抽丝剥茧地还原出这个天象,我们就可以展示它蕴含的精妙天意了。
   
   (未完,待续)
   
   ------------------------------------
   
   [7]《长编》:“(十一月庚午)车驾北巡。司天言日抱珥,黄气充塞,宜不战而却。有和解之象。”比正史的本纪多了“有和解之象”。清朝人毕沅的《续资治通鉴》照此抄录。
   
   本文以《宋史·真宗纪》为准,不采信《长编》冒然出现的“有和解之象”,理由有三
   
   <1> 李焘在这里有双重标准的价值取向。尽管李焘被认为是严谨的史学家,他写《长编》傍采家集,不遗野史,“宁失于繁,无失于略”,但毕竟在判断真伪中有历史的局限性。《长编》对正史记载的十一月初一“太白昼见”的史料完全丢弃,表明他对天象史料的判定,并不公正,有很强的倾向性(因为这次太白昼见天象的人间意义,过去粗浅地认为没有实现),所以在日晕抱珥的天象上,也难以相信李焘的公允。
   
   <2>“宜不战而却”与“和解之象”相矛盾。既然有“和解之吉象”,为什么还要退却逃跑呢?
   
   <3> 《长编》的“有和解之象”是泛泛之谈,没实质内容。很有拿后来的“澶渊议和”成功的结果,来附会天象之嫌。
   
   <4> 如果当时真有“和解之说”,真宗就不会那么害怕了。而实质上,真宗很害怕,不但停留,还重新拿出南逃计划,跟寇准商量。
   
   由此可见《长编》收录的“日抱珥,有和解之象”,在逻辑上不通,很可能是后来附会的传闻。
   
   [8]《宋史·真宗纪》:(十一月)庚午,车驾北巡。司天言:“日抱珥,黄气充塞,宜不战而却。”癸酉,驻跸韦城县。甲戌,寒甚,左右进貂帽毳裘,却之曰:“臣下皆苦寒,朕安用此?”@
(2017/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