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4-1]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二节 “文王显圣”之谜(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1 遥知火情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2 易学测算的可能性(《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3 孔子慧眼所见(《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四节 穿井获羊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五节 西周古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六节 公冶长鸟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1 巨人长骨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2 孔子入定查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3 历史上巨人的真伪(《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1 小人国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2 史籍中的小人国2(《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3 海外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4 当代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九节 商羊鼓舞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十节 《论语》作者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1节 孔子之后,有若掌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2节 孔子预言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后16节简介(《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
·第15节1 儒家复仇,孔子立规?《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2 儒家复仇,经典矛盾?《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3 儒家复仇,伪经大罪《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4 儒家复仇,何为天道?(下2)《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8节1 怪力乱神,千古讹困(《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2 怪力乱神说,洞悉错中错(《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3 怪力乱谁神?孔子骤惊魂(《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三章 千载蒙谤秦始皇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上)
·第一节1 秦始皇的绝密身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2 异人邂逅吕不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3 吕不韦赠妾窃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4 现代判定 仍有漏洞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5 秦赵交兵 夹缝求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6 赵国破胆 子楚寒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7 三攻邯郸 生死大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8 乞丐的童年,苦难的砺炼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9 乞讨六年行 苦尽遇灾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1 坑“骗”变坑“儒”,诬谤溢千古《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三章
·第二节2 编造坑儒的足迹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3 始皇尊儒,汉史有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二节4 历史影像中的“坑术士”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5 东汉“高科技”,“坑儒”骗世人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6 东汉钦定坑儒说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2 句读歧义,浮出真意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3 《史记》的自相矛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4 “焚书”的千古之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5 文化浩劫?文化拯救?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6 秦始皇Vs乾隆帝《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7 杂乱版本,该不该烧?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8 文化分崩离析,还是统一?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9 儒学,始皇打造的主流文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0 除墨灭杨,尊儒为上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1 始皇尊儒,《史记》八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2 始皇的博士阵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3 儒家博士与典籍为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4 李斯与刻石之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
·第四章 千年颠倒看项羽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
·第一节1 重瞳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2 历史疑团,真伪相间《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3 追查重瞳见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4 纵穿时空 追查重瞳《遥视历史问天机》上部第四章
·
·第一部(中)《汉书》递进的伪史
·第六章 代代美誉埋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一部中)
·第一节1 千年参名胜-伪史露真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2 张良进履是真是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3 进履奇遇-循情入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4 汉史验证-刘邦哑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5 代代美誉埋张良6(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6 李白知道张良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1 决胜千里无战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2 后世谁堪比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1 武庙论功-张良亚圣?《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2 张良英迈-战绩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1 失势贵族,率先反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2 刺杀秦皇,英雄出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3 国师密计,始皇设局《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4 表面简单,层层惊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5 不会掐算,临阵傻眼《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6 大勇潜匿,十年待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1 再佐刘邦,连骗夺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2 骗下武关,羞于启齿《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3 峣关奇骗,史书免谈《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4 兵定咸阳,千古名谏《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5 佐策入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6 火烧栈道,战略忽悠?《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1 张良假信赚刘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2 下邑战略,史书见谎《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3 御将兴汉,矛盾再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4 雄辩八难,化险未然《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
·第二部 天象在循环 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系列视频:2016年凶险天象与真实历史——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荧惑守心与荧惑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火星顺行、逆行与留守(《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
·第二节 荧惑守心、在心、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4-1

第四章 错解天象,千古痛伤(1)


   
   前面通过荧惑守氐、守太微、守房三种天象,展现了 “天人合一”的精妙——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深入细致地解读过。这一章,我们开始讲述金星的一种天象:太白昼见。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4-1


   图4-1: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初一(1004年12月15日)太白昼见天象示意图。
   
   公元1004年12月15日上午,发生了太白昼见的天象。这次天象对应的历史,就是后世熟知的“澶渊之盟”。史书记载得比较详细,所以历代史家都认为讲述得很详尽了,以至讲不出什么新意来了——但是,其中的三次天象记录却含混不清,历史上也一直在回避这三次天象的解读——那才是最关键的天意所在!
   
   前面说过,天象文化在唐朝走向巅峰之后就失传了,天象绝学又回到了道家的系代单传里。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北宋天象官对天象的频频错解。正是这些错解,导致了宋真宗的决策失误,逆天意而行,铸成了北宋的千古遗憾,却成就了辽国的丰功伟业!
   
   “澶渊之盟”堪称中华历史的拐点,开创了宋辽120多年的和平发展。尽管后代赞美者居多,实际那也只是“50分”的结果——假如当时能有高人正解天象,笃信天意的宋真宗是完全有可能顺天意而为,从而开创“100分”的辉煌,那样不但能开创更灿烂的和平盛世,还能跻身千古明君之列,可惜历史不容假设……
   
   下面,我们就以这三次天象为重点,揭开那段熟悉的历史中扑朔迷离的真机所在。
   

1.太白昼见,北宋骇然

   
   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初一(1004年12月15日),太白金星在大白天骤然闪亮,天下一片惊慌。
   
   太白昼见,是一个最简单的、当时人人都能理解的天象。
   
   《史记·天官书》:“(太白)昼见而经天,是谓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
   
   《汉书·天文志》:“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昼见与日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
   
   《乙巳占》:“太白昼见,为兵丧,为不臣更王,强国弱,弱国强。”
   
   《史记》、《汉书》是学者的必修课。上面太白昼见的几种天象意义,具体到当时到底是哪一种含义呢?在古代需要占卜来确定。但是不管哪一个意义,都把凶险指向了当时的华夏天子宋真宗。
   
   北宋国都东京汴梁(开封),皇宫之中,三十七岁的宋真宗赵恒焦头烂额,如坐针毡。宋景德元年闰九月初八(1004年10月24日),契丹[1]国母萧太后和国君耶律隆绪亲率20万大军御驾亲征,已经打下了祁州(今河北保定安国)。幽燕正面战场上,尽管传来不少捷报,但都是守城的防御胜利,凡是出战的都败了。
   
   别看北宋前期战功卓著,灭了南方列国,结束了五代十国的乱世,但是对契丹的战争就没怎么赢过。真宗的父亲宋太宗赵光义,25年前(979年)亲征北方,欲一举收复幽云各州,在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门外)惨败,太宗中箭堕马,化装成百姓坐上驴车才逃得性命。18年前(986年),三路大军北伐,西路、中路军连胜,东路主力军大败,坐镇京城遥控指挥的太宗,急令全军裹挟百姓撤退,结果被契丹军各个击破,还丢掉了易州。西路军的名将杨业孤军抗敌,重伤被俘,绝食殉国。契丹大军乘胜南下,大败宋军于望都(今河北望都)、瀛州(今河北河间)次年又攻克深州(今河北深州)、祁州。宋军士气低落,从此就开始全面转入防守。
   
   随后契丹年年入侵劫掠,去年(1003年)还侵略望都。朝廷最重要的依靠,就是杨业之子杨延昭,自从杨延昭镇守三关[2]以来,威震敌胆,局部捷报频传。但是,北宋景德元年(1004年)闰九月,契丹率倾国之兵伐宋,绕过三关,20万大军南侵,长驱直入,快打到黄河边了。真过了黄河,那就直逼汴京了。
   
   尽管真宗早就得到情报,事先就做了准备,但是,还是没想到契丹的攻势如此生猛。当时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王钦若密请真宗到金陵(今江苏南京)避难,枢密院的陈尧叟请真宗去成都。真宗向宰相寇准征求“南巡”之谋,寇准当众说:“谁为陛下画此策?罪可斩!今天子神武,将帅和协,如果陛下御驾亲征,大敌自当败逃。契丹如果不逃,我们就出奇兵扰乱他们的部署,固城坚守使敌人疲惫,以逸待劳,胜算必在我方。怎能丢弃祖宗社稷?远逃江南或者蜀地?”[3] 王钦若当众出丑,由此和寇准结怨。
   
   后来真宗的主心骨、首席宰相毕士安力挺寇准,真宗只好勉强决定了。安排亲征具体事宜之际,却出现了太白昼见的凶险天象——举朝惊慌!
   

2.太白昼见与太白经天

   
   在宫廷氛围中长大的真宗,本来就胆小,看到太白昼见的天象,更害怕了。他战战兢兢地等待着这个天象的结束——何时结束?万一持续到中午,就太可怕了!
   
   因为如果大中午还能看见太白金星,那就有一个更恐怖的名称:“太白经天”,它比太白昼见还要凶险。《汉书·天文志》说:“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太白昼见,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这是两种凶险是有区别的。
   
   不了解这个天象的现代人,会笑话古人愚昧迷信,其实现代科学对“太白昼见、经天”的解释都是错的,经不起深入推敲[4]。这个天象的最确切的意义,由美国前总统林肯之死做出了证实。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4-1

   图4-2:美国总统林肯遇刺前41天,1865年3月4日中午,美国首都太白经天。 (天文软体类比图:左上方标注金星的位置和亮度。)
   
   令宋真宗庆幸的是,中午之前,金星隐去——天象不是最凶险的太白经天,而是昼见。那么,“太白昼见,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到底是哪种天意呢?真宗在焦急地等待着司天监的到来。
   
   (未完,待续)
   
   ----------------------------------------
   
   [1]辽国原名契丹,916年耶律阿保机建契丹国。947年定国号为辽,983年复名契丹,1066年又改为辽,1125年被金国所灭。至今欧洲的俄罗斯等国家称中国的发音,还是源自“契丹”一词。如今 “契丹”与“辽”通用。
   
   [2]北宋三关,一般指瓦桥关(河北保定市雄县)、益津关(廊坊市霸州)、淤口关(霸州),是北宋防备契丹的边境要隘。民间传说杨六郎(杨延昭)镇守三关,其实杨延昭防卫的边关很多,不只这三关,山西的雁门关也驻防过。
   
   [3]清朝毕沅,《续资治通鉴·卷二十五》。
   
   [4]现代科学曾把“太白昼见、经天”天象,用科学的语言解释为“金星凌日”、“金星大距”、“大气透明度高”,这都是禁不起深入推敲的,自相矛盾的。就用最经典的“大气更透明,所以大白天能见金星”来说,如果真是这个原因,太阳亮度会更大,更亮的金星,会同样淹没在更强烈的日光下。
   
   “太白昼见、经天”天象真正的机制,我们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中有详细的阐述。
(2017/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