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5-1]
《推背图》归序全解
·盛世血路6-17天数两度变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8天数两度变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9天数两度变4《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0天数两度变5《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1惨烈的恶报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2惨烈的恶报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3惨烈的恶报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4沉重的警醒《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7-1逆天成大错《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3:科学犯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4:正史的死结1服毒不死?《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5:正史的死结2赴汤蹈火《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6:赏赐不公 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7:首级停战 史书混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8:尉迟恭辞令过人?《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9:赏赐不公,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0:秦琼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1:大失水准 欲盖弥彰《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2:齐王见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3:史书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错位的同情,颠倒的心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5:玄武门之变的背景《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6:李世民威震宇内《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7:太子谋反?《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8:太子巧辩,李渊信谗《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9: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1《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0: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2《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1:秦王剪羽 危在旦夕《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2:太白昼见的真机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3:太白昼见 杀气冲天《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4:灭佛灭道 节外生枝《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1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5:傅奕谤佛《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6:太白经天 吓坏李渊《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有人说她看到了“太白经天”?如是真的,请提供地点
·
·《推背圖》歸序全解(上、下) 封面
·《推背图》归序全解--千古之谜,归序得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象)开篇论循环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象)唐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7象)澶渊之盟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8象)太后垂帘 圣明气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9象)误用安石 平戎大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0象)蔡京乱政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1象)靖康耻,北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2象)南宋建 祸水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3象)蒙古崛起 南宋将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4象)崖山海战 南宋灭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元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1伐性之斧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2被文化「征服」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6象)元朝亡于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7象)明朝立国 和尚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8象)燕王夺位 帝落空门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9象)仁宣之治 明朝盛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0象)土木之变 夺门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1象)魏忠贤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2象)明朝灭于闯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3象)清朝立,传十帝
·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4象)清朝圣主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5象)太平天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6象)英法侵华 同治中兴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7象)甲午战争 弃朝割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8象)义和团与八国联军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9象)八国联军瓜分中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0象)民国立 清朝亡 袁登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1象)第一次世界大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2象)二战:抗日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3象)二战:太平洋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1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2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5象)二战胜利 内战隐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6象)内战红朝立 两岸分三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7象)氢弹问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8象)文革
·补充:《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8象 文革:台前与幕后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9象)抓捕四人帮,结束内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0象)改革开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1象)民运紫阳殇 中共现末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2象)香港回归,君臣克定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3象)江虎当政 洪水猛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4象)九九大劫 预言聚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5-1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5-1

   图4-5:日晕再重、背珥带冠天象照片(2011年1月8日)。
   

第五章 错解天象,千古痛伤(2)


   

   (接前文)
   
   上一篇讲述了“太白昼见”和“日晕抱珥”两种天象在北宋澶渊之战(或称澶州之战)时期的展现,这两个历来被人忽视的细节,却是宋真宗决策整个澶渊之战的准则。古人都知道天象是上天在向天子昭示天意,但是,由于司天监的错误解读,造成了宋真宗不能完全顺天而行,铸成了千古遗憾。
   
   下面,我们继续展现那一段人间误解天象,铸成千古教训的历程。
   

5.天象再误读,再议南巡路

   
   前文对“日晕抱珥”时间的判断,可以在时局的发展中得到印证。因为1月6日下午出现了日晕抱珥的天象,司天监的解释为“应该不战,退却”,宋真宗吓坏了,当日停留在韦城县。他避开寇准,私下和其他辅臣商量“南巡”,随后马上试着向寇准“摊牌”。
   

6.三注正能量,不再想逃亡

   
   《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记载:寇准被召见,在门口就听到真宗的妃子说:“辅政大臣要把官家(皇上)带到何处啊?为什么不尽快回京城呢!”
   
   寇准一进门,真宗就问他:“南巡怎么样?”寇准答道:“那些近臣怯懦无知,和乡佬妇人的话没区别。现在敌寇已经迫近了,四方将士没有主心骨,陛下只可进尺,不可退寸。黄河北岸的各路军兵,日夜盼望銮驾,陛下一到,士气当增添百倍。如果回銮撤退,人心就瓦解了,敌乘势进军,就是想逃到金陵(今江苏南京)也根本到不了了。”
   
   见皇上并没有听进去,可见真宗南逃之心已经比较坚固了。寇准毫无办法,退出来找帮手,正碰见门口的殿前都指挥使高琼,对他说:“太尉受国厚恩,今日愿意报国么?”高琼说:“作为武将,琼愿效死。”
   
   寇准带高琼进谏,对真宗说:“陛下如果不信臣言,可问高太尉。”然后又慷慨激昂地把北上的意见说了一遍。
   
   高琼进言:“寇准说的对。何况护驾的军兵,父母妻儿都在京师,他们肯定不愿意丢下家小去南方,半路就得逃亡了。愿陛下驾幸澶州,臣等效死,敌不难破。”
   
   寇准又说:“机会不可失,应该起驾了。”
   
   皇上还在犹豫,看了看在一旁带剑侍卫的王应昌。王应昌说:“陛下奉天意讨敌,必能克敌制胜,如果逗留不进,恐怕敌人气势更嚣张。就是到黄河南岸驻扎也行,诏王超等大军集结,敌寇当自退。”真宗这才下了决心[1]。
   

7.辽帅死床弩,天机呼欲出

   
   再看契丹一方。大军的先锋、一路元帅萧挞览(或译为萧挞凛、萧达兰),带兵攻打北宋的小城德清军(今河南清丰县西北),十一月二十日(1005年1月3日)攻克。二十二日(1月5日),萧太后和辽圣宗带大军驻扎在了澶州城的北面[2]。二十三日(1月6日),辽大军逼向澶州城。北宋大将李继隆等在城外安营扎寨,分兵坚守营门,以强弓劲弩控扼要害[3]。
   
   我们看下面的地图。德清军是澶州东北方的小城,是澶州的右翼。契丹斩断澶州的右翼还不够,只有再斩断澶州的左翼的小城通利军(今河南浚县东北),才能形成合围之势,才有可能打下澶州要塞。为此可以判定,辽军当前逼近澶州是虚张声势,分兵取澶州的左翼通利军是真。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5-1

   图5-1:北宋澶渊之战地图。
   
   果然,契丹分兵扑向通利军。通利军的“知军”王固,夜里弃城而逃[4],辽军二十五日(1月8日)攻下了这座小城[2]。
   
   辽军大帅萧挞览以轻骑前来视察地形和宋军阵营。宋军悄然发动了床子弩[5],萧挞览被巨箭射中头部,栽落下马。辽军争相跑上前来,用车把他拉回营寨,当天傍晚(或夜晚)就死了。萧太后在萧挞览的车前恸哭,为此辍朝五日……辽军士气被夺,从此只有议和了[3]。
   
   萧挞览被射的时间,《辽史》记载的时间范围,是在十一月二十二日~二十五日(1005年1月5日~1月8日)之间;《宋史》记载是在二十四日~二十六日(1005年1月7日~1月9日)之间。因为萧挞览之死是宋辽两国共同见证的,而《宋史》的史料记录水准远高于《辽史》,所以可以在两者之间“取交集”,认定萧挞览死于1月7日~1月8日之间。
   
   《宋史·寇准传》把萧挞览之死记在了寇准的功劳之下,说寇准带真宗到澶州之后,被授权总揽军权,辽军进攻被打退,十几天后萧挞览出来督战被宋军床子弩射死。这样就把萧挞览之死,推后了半个多月。这样突出了寇准的战功,但是与《辽史》、《宋史·真宗纪》等相差太远。北宋著名史学家刘攽(音:班)所做的《寇准传》就是这样的时间序列,李焘在《续资治通鉴长编》中已经做了纠正[6],但是元朝在修《宋史·寇准传》时,还是沿用了上述错误。
   
   抛开这段伪史的干扰,回到正题,进一步辨析:因为萧挞览是被强弩射中头部,几乎是当时毙命,不会拖延多久。从《续资治通鉴》记录的当夜死,能看出,中箭的时辰应该是接近傍晚的时候,在午后,也就是1月7日下午或1月8日下午。
   
   读者可能会问:不厌其烦地剖析萧挞览中箭的时间细节,有什么意义?
   
   其实,这个细节,正是被历代忽略的关键所在!因为这和“日晕抱珥”的天象是有因果关系的,解不开它,就看不出“日晕抱珥”天象的精妙!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5-1

   图5-2: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癸酉(1005年1月6日)下午“日晕抱珥”天象示意图。
   
   ---------------------------------
   注释:
   
   [1] 《续资治通鉴长编》:上驻跸韦城,髃臣复有以金陵之谋告上宜且避其锐者,上意稍惑,乃召寇准问之。将入,闻内人谓上曰:“髃臣辈欲将官家何之乎?何不速还京师!”准入对,上曰:“南巡何如?”准曰:“髃臣怯懦无知,不异于乡老妇人之言。今寇已迫近,四方危心,陛下惟可进尺,不可退寸。河北诸军,日夜望銮舆至,士气当百倍。若回辇数步,则万觽瓦解,敌乘其势,金陵亦不可得而至矣。”上意未决。
   
   准出,遇殿前都指挥使高琼门屏间,谓曰:“太尉受国厚恩,今日有以报乎?”对曰:“琼武人,诚愿效死。”准复入对,琼随入,立庭下,准曰:“陛下不以臣言为然,盍试问琼等。”遂申前议,词气慷慨。琼仰奏曰:“寇准言是。”且曰:“随驾军士父母妻子尽在京师,必不肯弃而南行,中道即亡去耳。愿陛下亟幸澶州,臣等效死,敌不难破。”准又言:“机会不可失,宜趋驾。”时王应昌带御器械侍侧,上顾之,应昌曰:“陛下奉将天讨,所向必克,若逗遛不进,恐敌势益张。或且驻跸河南,发诏督王超等进军,寇当自退矣。”上意遂决。
   
   [2]《辽史·圣宗纪》。
   
   [3] 清朝毕沅《续资治通鉴》卷二十五:“辽师既陷德清,壬申,遂进抵澶州,围合三面。李继隆等分伏劲弩,控扼要害。辽统军使萧达兰恃其勇,以轻骑按视地形。时威虎军头寿光张瓖掌床子弩,弩潜发,达兰中额仆,辽众竞前舆曳至寨,是夕,死。太后临其轊车,哭之恸,辍朝五日。以萧巴雅尔代掌南面事,旋下通利军。达兰通天文,屡著战功,首倡南侵之谋,至是死,军中夺气,滋欲议和矣。”
   
   [4]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八:“滑州言契丹引众攻通利军(今河南浚县东北)。知军王固弃城宵遁,契丹掠城中民众而东。”
   
   [5] 床子弩,当时北宋发明的世界最先进的武器,又称三弓床弩,又称“八牛弩”,用三张特制的大弓做成的床弩,需要多人绞辘辘,才能拉开上好弓弦,瞄准之后,用大锤猛击扳机,三箭连发,可将巨箭射出三里多远。
   
   [6]《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八:“挞览死时,上犹未至澶州。刘攽所作寇准传及他书皆误,今不取。”
(2017/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