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杨银波:搞滕彪、李和平,我看不过去]
滕彪文集
·我们对北京律协“严正声明”的回应
·网络言论自由讨论会会议纪要(上)
·网络言论自由讨论会会议纪要(下)
·Well-Known Human Rights Advocate Teng Biao Is Not Afraid
·法眼冷对三鹿门
·北京律师为自己维权风暴/亚洲周刊
·胡佳若获诺贝尔奖将推动中国人权/voa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
·Chinese Activist Wins Rights Prize
·我无法放弃——记一次“绑架”
·认真对待出国权
·毒奶粉:谁的危机?
·不要制造聂树斌——甘锦华抢劫案的当庭辩护词
·“独立知识分子”滕彪/刘溜
·经济观察报专访/滕彪:让我们不再恐惧
·人权:从理念到制度——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公民月刊: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历史的转折点
·抵制央视、拒绝洗脑
·公民在行动
·Charter of Democracy
·阳光茅老
·中国“黑监狱”情况让人担忧/路透社
·《关于取缔黑监狱的建议》
·用法律武器保护家园——青岛市河西村民拆迁诉讼代理词
·关于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仅仅因为他们说了真话
·再审甘锦华 生死仍成谜
·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星星——为六四而作
·I Cannot Give Up: Record of a "Kidnapping"
·Political Legitimacy and Charter 08
·六四短信
·倡议“5•10”作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谁是敌人——回"新浪网友"
·为逯军喝彩
·赠晓波
·正义的运动场——邓玉娇案二人谈
·这六年,公盟做了什么?
·公盟不死
·我们不怕/Elena Milashina
·The Law On Trial In China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
·你也会被警察带走吗
·Lawyer’s Detention Shakes China’s Rights Movement
·我来推推推
·许志永年表
·庄璐小妹妹快回家吧
·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Summary Biography of Xu Zhiyong
·三著名行政法学家关于“公盟取缔事件”法律意见书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石化上访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搞滕彪、李和平,我看不过去

   搞滕彪、李和平,我看不过去
   
   杨银波
   
   發表時間:3/15/2008


   
   滕彪、李和平的遭遇,无论是被绑架还是被撞车,都让我一下子将历史拉入2005年的夏天。那是广东“太石村事件”爆发前的时刻,郭飞雄与一位农民维权代表专程前来拜访我。郭飞雄一见面即说:“银波,我们今天先来谈点‘务虚’的事情。”可这“务虚”之中,也带着实例。他曾提到,在北京,有太多的异议人士和维权者遭受了不可想象的威胁,当时他提出了余杰。他说:“有人就是想把余杰开车撞死。”今天看来,李和平就是另一个余杰。只要敢叫板的,都可以给他点颜色看看。有没有人反抗呢?有!郭飞雄就是一个。他可不是一个懦弱胆怯的书生,相对于许多只能温和、压抑地愤怒的人来说,郭飞雄不一样,他必须“以眼还眼”,照样以拳头来回击对方,哪怕对方是受过专业体能训练的警察。这不是袭警,这是自卫。滕彪、李和平没这样干,在他们身上,书生气太浓,下不了手,不象那种特别“江湖”的手法。广东人喜欢把社会上的混混、痞子、杂皮称为“烂仔”,带点黑道的色彩,我若是遭遇那样的暴力威胁,估计也顾不得什么“知识分子”的身份了——在那一刻,我他妈就是一个“烂仔”。一般秀才遇到兵,都是受欺负的;但武秀才则不同,多少能够挽回一点尊严。
   现如今,康有为、梁启超式的人物,在中国是“海了去了”,即使在国内公开发行的刊物、报纸上,也能列出一长串的名字。但是,谭嗣同、黄兴式的人物很少见,一般人都没有这种血性,豁不出去。在我眼中,滕彪、李和平具有两种印象:在海外,他们是真正的人权律师,对于言论自由、宗教自由、酷刑死刑以及其它社会公共事件,都总是能够站在第一线维护公益民权,推动时代进程;在大陆,他们是一流的法学人士,有威望,有影响。可能不熟悉大陆媒体的人不清楚这些,我如何形容呢?好比一个“圈子”,这个圈子的人力量非常大,他们之间有着坚固的友谊和坚定的理想,他们的行为习惯也非常相似。如果大家有机会,可以到如下媒体去寻找他们:《南方周末》、《新京报》、《南风窗》、《中国改革》、《了望东方》、《财经》、《市民》、《新现实》、《读书》、《书屋》,滕彪、李和平就经常活跃于此。这些媒体,在中国意味着实实在在的论证、呼吁、揭示,全是脚踏实地的深度言论,虽然过于“规范”了,得常打些“擦边球”,然而毕竟也是深藏不露的人总会露出来的那么一部分,不容易啦。
   在人权律师的范畴里,现在已是越来越多,每个省都能找到那么几位。北京可能更活跃一些,那里涉及的公共事务更为频繁,背景更深,牵涉面更大,因此影响力也往往越大。律师的角度与一般人不同,与我们常说的持不同政见者也不同。在他们的法学视野里,自观念到言论,自言论到行动,都是有标尺的,可以有非常准确的理解和把握,知道这当中的具体边界在哪里,而这恰恰是冒失而勇敢的许多维权者所不清楚的。比如说,同样是对执政党的批评,他们批评起来就是以具体案件的违法性而论的,究竟哪里违了法?哪里缺乏合法性?应该如何来惩罚和制约这种违法行为?这样的思路,在任何时代都行得通,可以被更多人承受,因为它是以证据为核心的。这是以法治手段来追求民主自由,与一般的武力革命或者民主运动有所区别。在台湾国民党的暴政时期,陈水扁的努力与李敖、柏杨的努力是不一样的,可能前者更务实一些,而后者则是历史性的努力,于当时而言,是鼓动风潮、留下先声,却不一定能真正解决具体问题。
   在滕彪的简历里,我看到了这样一段叙述:“近年参与的人权案件和公益案件包括:孙志刚事件、《一塌糊涂》网站事件、临沂暴力计划生育调查、陈光诚案、蔡卓华案、陕北石油案调查、江西乐平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死刑冤案、奥美定事件、王天成诉周叶中案、青岛河西拆迁及错埠岭拆迁案、王博信仰自由案、廖亦武护照案,等等。”这全是我们熟悉的经典案件,每一起案件的影响力都是一般案件所不可比拟的。处于这当中周旋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态呢?是大声疾呼、公告全球、声嘶力竭式的吗?不是。滕彪的选择,是纯粹将之当作法律案件,他理性、沉着、务实,没有任何高谈阔论,每一句话都带着以具体证据和具体法理来支撑的色彩。从其他人对他的评价来看,他简直就是一个“单纯”到儿童般不懂半点世故的人,管它有没有危险,管它是什么后果,管它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荣誉、称赞、批评、攻击,这些都可以不计较。他的低调,低调到了“可爱”(浦志强语)。这有点象摇滚歌手祖小左咒,口头禅就一句话:“你说了算。”看似酷得不一般,又憨厚得不一般,其实那都是胸襟、雅量、修为,是老子、孔子式的,而非孟子、韩非式的。
   这里面,有一起案件很多人都不清楚,但我非常熟悉,它就是奥美定事件。回想起来,已经是两年半以前的事了。有一天,有一位女士从深圳给我打来电话,流了许多泪,说了许多话。这位女士是奥美定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也是勇敢地维护权利的极少数人之一。当时的她,已经丧失了家庭,连孩子也丧失了,其缘由是因为“丰胸”——来自奥美定的药品让她们倒了大霉,那药品对她们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伤害,全身是病。很多女士都在这种伤害下,遭到丈夫、男友的抛弃,钱损失了不少,生活也进入了黑暗与绝望。可是她们告来告去,遭遇的却是具备一定黑社会背景的奥美定后台。这不是简单的假药问题,而是明摆着有巨大的保护伞、巨大的利益驱动,那是一张黑网,一个黑洞。我当时能做的是,将这起案件的一系列资料,全部通过电子刊物编辑发行。很快,那位女士发来电邮,说她们的案件有人代理了,这在她们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而这位代理人,就是奥美定事件原告律师滕彪先生。纯粹把“事情”当“事情”来看和来做,撇开任何后果,这是很多人要向滕彪学习的。恐惧或者敌意,往往会影响我们对事情的基本判断,也就不容易做成任何事情。
   从案件的受理,看上去我是在谈维权的观念,其实不是,我甚至已经在谈政治运动。这种教训是从“戊戌政变”就有的,当时很多人都在谈准备、万一、后果、后路之类,都了后期更在思索关于“去留”的两难选择,但是这批知识分子还是做了,他们做定了。中国从鸦片战争开始,很少人有人醒过来,可是已经醒过来的极少数人,他们把自己交给了历史,就算不成功也要做,而且纯粹把“事情”当“事情”来做,哪里去顾虑哪么多?有人说,改良是走不通的,其实说这话的人未必就真的为时代的变迁付出过什么。好比火已经烧起来了,你在想是用桶装水,还是叫消防车?那都是没什么价值的事情。能扑灭一些就扑灭一些吧,总之是要扑灭的,这才是做事的态度。如果等你都想好了,想彻底了,想得觉得已经没什么可想了,再去扑火,那么可能只能看见已被彻底烧成灰烬、再无任何生机的家园了。我们就需要这种“良,则上!”的气魄。如果总是在那里东思西想,而不赋予迅速的行动,届时可能什么都太迟了。我最感无奈的,就是听见有人说:“我不行了,我老了,还是留给你们下一代去争取吧。”难道我们浪费的时间还少吗?从器械到制度的改革,从文化到观念的改革,我们每一次都在拖,都是自己拉自己的后腿。
   滕彪、李和平是中国踏实做事者的缩影,他们的踏实行动从狭义说是职业楷模,从广义说则是良知运动。搞知识分子,用暴力、威胁、恐吓的手段,是能一时奏效的,但就怕你遇到的是“非暴力不合作”的信徒。这种人的精神世界里生长着极强的韧性,他们的思想高度可以达到对施暴者同情到连你自己也傻眼、害怕、忏悔的地步。他们是大隐隐于市的人,你们现在看到的他们,也许不到十年,就完全是另一种人,那时的他们可以抛开更多的束缚。他们也在等待啊,一点点地变,一点点地等,这种规律是历史性的,永远斗不垮他们。放在当下,可以这样说,哦,奥运来了,国家动了,机会来了,情况变了,我抓点人,试探试探你们的行动。看,你们上钩了吧,一个个都忒急了,抓一个胡佳就把你们牵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同志,我懂这些,不用演了,我都看腻了。这跟电影《窃听风暴》有什么区别?一个抗议现行文化制度的导演自杀了,作家急了,诗人急了,所以你们的任务又有了,监控、软禁、搜查、拘捕,这些伎俩简直太原始了。敌人其实是假想出来的,这是一个需要敌人才能生存下去的政权。可是你们控制不了所有良善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控制,无论下达的任务必须确保稳定到何等程度。
   滕彪、李和平的遭遇,在中国媒体、组织、机构的失语,是时代的讽刺;而政府的失语甚至完全不用任何解释的状况,更是可悲、可恨。假如我是滕彪、李和平的上司,就算只长了一个脑袋,也非说破嘴不可。如果只是普通的“谈话”,ok,没有关系,大家可以开诚布公,很平常嘛。我就经常当作“接受采访”一样,跟我们的国家机器对话,这没什么问题,完全正常,很不错的机会,很不错的交情。但是,你不能拿袋子蒙我的头,不能使劲撞我的车,不能跟黑道似的,强迫我消失我就得消失。你的权力,包括你执行任何任务的权力,不是用来惩罚良善。如果说彼此考虑事情的角度不一样,那么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们最起码可以用最能够被人接受的方法来解决冲突:思想对思想,言论对言论,法律对法律,政治对政治——当然,万不得已,暴力对暴力,两败俱伤,鱼死网破。千万不能够把脑袋里面的事情,当作现实紧急案件来对待,更不能无限拔高——象胡佳那样纯洁的知识分子,跟危害国家安全有什么关系?象滕彪那么憨厚的人,又何必拿这套来吓唬他?按市井的说法,这不就是欺负老实人吗?别人看得过去,我就偏偏看不过去。罢了,不说了,费劲。
(2017/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