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逃亡纪事
[主页]->[新会员区]->[逃亡纪事]->[西诺逸事(7):胜利在望]
逃亡纪事
·第2章 暴政标准
·第3章 南澳海面
·第4章 枪杀国母
·第5章 逃亡香港
·第6章 最初计划
·第7章 偷渡天骄
·第8章 梦碎边陲
·第9章 魂断汪洋
·第10章 暴风骤雨
·第11章 月明星稀
·第12章 四大天王
·第13章 奇情难诉
·第14章 旷世艳遇
·第15章 烛光晚餐
·第16章 恋爱季节
·第17章 晚餐祷词
·第18章 离别午宴
·第19章 贪官之恋
·第20章 媚眼如丝
·第21章 性爱魔咒
·第22章 颠倒鸳鸯
·第23章 帝皇之恋
·第24章 附录:越南照片
·第25章 茶档闲坐
·第26章 海滨雨夜
·第27章 情敌对决
·第28章 鱼排风光
·第29章 珠宝展览
·第30章 回归祖国
·第31章 蝴蝶翩跹
·第32章 再次越境
·第33章 天涯孤旅
·第34章 何处是家
·第35章 殉道圣徒
·第1章 圣家逃亡
·An assertion
·郭文贵是真的汉子!
· 郭文贵,我该如何感谢你?
·赵威(考拉),我在白宫等你!
·求助书
·彭丽媛,你准备做江青吗?
·关于开展“自由战士杯骊歌大赛”的倡议书
·关于开展“自由战士杯骊歌大赛”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党何时回国掌权?
·西诺逸事(1):中国乡愁
·西诺逸事(2):一亿欠条
·西诺逸事(3):痴心男妓
·西诺逸事(4):抢劫方案
·西诺逸事(5):篡国阴谋
·西诺逸事(6):高山仰止
·西诺逸事(7):胜利在望
·习近平,我们定能送你去见鬼!
·《逃亡恋者》情书之一:
·《逃亡恋者》情书之一:
·The wonderful music
· 24,葬礼
· 25,救济食物
·A Chinese refugee and two American female soldiers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诺逸事(7):胜利在望

   
    西诺逸事(7):胜利在望
   
   就这样,我在纽约玩了几天,便决定打道回府了。星期五,中午我做了午饭,与西诺一起吃了,便离开了他的家。
   那时,他正因为腰痛,躺在床上,一边呻吟着,一边拿着手机,与全中国的网友打电话。那些网友正在质问他为什么要做中共特务?为什么要祸国殃民?为什么要为虎作伥?他正在苦口婆心地解释着。


   我不理会他了,便向他挥了挥手,告辞了。于是,我驾车到了叶荣的家,把他的一家四口接到华盛顿市度假。
   叶荣是中国民主党党员。这一段时间没有事,他便决定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到华盛顿市玩几天。
   从纽约到华盛顿市,需要花掉7个小时来驾驶车辆。这样一来,我们在路上,有的是时间,便不禁讨论起郭大亨这朵奇葩了。现在,郭大亨有意愿要组织一个新的在野党,中国民主党也愿意与他合作,许多民运大佬也开始投入他的怀抱,似乎,一切也都顺理成章了。那么,未来的中国民主之路如何探索呢?我觉得,郭大亨的加盟,会令中国民主党蜕变成一个暗杀集团,那么,重新在中国建立一个新的流氓政权,仍然是可行的。
   这,是无法绕开的前进道路,是必须穿越的独木桥。当年,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都在开国路线图上,曾经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暗杀集团,才能站稳脚跟。
   大家想一想吧。习近平本来就是一个大流氓,而唐荆陵和胡石根把自己打扮成君子,魏京生和王军涛把自己打扮成绅士,大家一起跑去找习近平讲道理。我——呸!跟流氓讲道路?还有比这更可笑的吗?现在,郭大亨本身也是一个大流氓,那么,沿着流氓路线推进,无往而不利。
   大家想一想吧。中国民主党如何在中国展开暗杀活动,全中国的酷刑行为会立即中止。我们若杀了几个警察,全中国的警察就再也没有勇气在监狱里搞酷刑了。然而,郭大亨有勇气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来对抗习近平吗?会的。否则,他也无路可行。
   私底下,许多的民主斗士其实是完全看不起郭大亨的。他们都把他喻为昙花一现的跳梁小丑,仿佛热锅里的蚱蜢,蹦蹦跳跳,过一会儿就没戏了,死了。
   民主斗士和郭大亨如何能够合作到一起呢?这,主要是品格的问题。魏京生和王军涛,一生都在付出生命为中国人民而牺牲自己,品格崇高;而郭大亨,一生都在付出诡计去算计朋友,品格低劣。这两种人能够合作到一起吗?许多人都表示怀疑。
   但假以时日,魏京生和王军涛能不能改造郭大亨,让他也变成一个品格崇高的人物呢?大家拭目以待吧。
   郭大亨一出场,就有三件糗事,表现出他的人品极其低劣,难当大任。他无法领导这一场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的民主运动。他没有任何政治领袖的人格魅力。当初大家对他期望太高,尊敬太重,感恩太深了。
   他的三件糗事,就是今后的中国民主运动的三大政治原则。希望大家日后能匡护这三大政治原则。
   我们必须要建立的第一项政治原则是,程序正义,才是真正的正义。动机正义,不是真正的正义。
   大家不要怀疑郭大亨的政治动机。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他的崇高理想就是要为14亿中国人民谋取幸福。是啊,他已经这么有钱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也是时候该流芳百世了。那么,做一个新中国的新国父,肯定会流芳百世!
   而魏京生、徐文立、王军涛,似乎都没有道德洁癖。不问出身,不问手段,谁能推翻中国共产党,谁就应该成为新中国的新国父。所有的民运大佬都愿意协助郭大亨。
   但我必须提醒大家,动机正义不是真正的正义。当年,列宁、孙中山、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哪一个暴君不是动机正义的?他们都誓言要令到国家和民族变得更加强大。结果,他们全都使用了流氓手段。最后,他们全都令到国家和民族生灵涂炭,死伤枕藉。
   反而是美国的先贤们,从来不使用流氓手段,却令到国家和民族如此强大。
   水门事件是这样的。其实,在那些国会议员的身上安装窃听器,不是尼克松总统下令的。然而,事情发生以后,尼克松觉得很羞耻,就自己辞职了。但郭大亨,却在炫耀自己的特务技术,一点羞耻之心也没有。所以,我100%肯定,如果郭大亨夺取了中共江山,那么,会建立一个更加邪恶的独裁政权。
   但同时,我也相信,如果魏京生和王军涛与他合作了,他们会规劝、感染、引导他。他要做一个乾纲独断的独裁者,也做不到。
   我们必须要建立的第二项政治原则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韦石和西诺,都曾有愿意向郭大亨出售博讯新闻社。但郭大亨盛气凌人,自以为了不起,居然动手要去抢劫博讯。韦石生气了,也发下了狠话:“那些政治流氓如果为了取悦姓郭的土豪,要闯入我的办公室去示威,那么,我就把他们全部枪杀了!”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如果我们再建立一个可以侵犯私有财产的新中国,搞什么土改运动,搞什么公私合营,搞什么斗私批修,这,有什么意义呢?
   重重复复地犯着一些不该犯的历史错误,太劳民伤财了。
   我们必须要建立的第三项政治原则是,不要侮辱穷人,不要欺压穷人。
   我们打下江山,就是要为穷人服务的。我们打下江山,不是要侮辱穷人和欺压穷人的。
   只要你是富人,你就已经站在不义的位置上了。在美国,是富人向穷人点头哈腰的。我从来没有看到哪一个美国富人形同郭大亨这样的生活态度,嫌恶穷人。
   你不要侮辱穷人。你把自己家中的小狗称之西诺,目的是要侮辱西诺。但是,这跟深宫怨妇的为了抒发嫉妒之情,而施行厌胜之术,有何分别?
   你准备做一个深宫怨妇吗?那么,你这么小器,怎么能成为国家领袖?
   西诺,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这样的仇恨他?
   你不要欺压穷人。郭大亨一见到韦石和西诺,就指控他们俩人为中共特务,这种骄横和胆怯的品格,根本就不堪大任,难以成器。
   即使他们俩人是中共特务,你就不能与他们俩人平等相处吗?
   你骄横,因为你自己是中国国安部的高级特务,就要求韦石和西诺这些小角色孝敬你?
   你胆怯,到了美国,你还害怕中共特务窃听、偷窥、绑架、暗杀你?
   而中共特务,基本上是我们这些民主斗士的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谁也无法摆脱与中共特务相随相伴地度过余生的命运。
   魏京生,时常与中国国安部的特务头子进行茶聚,言笑晏晏。
   王军涛,对于那些潜伏在中国民主党的中共特务,仍然以礼相待。
   我自已也有过许多类似的经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4年那一次。香港雨伞革命爆发了,中国国安部的特务要赶往香港镇压,他们在路过深圳时,记起了我,就请我外出吃晚饭了。我们是在沙头村的一个江西菜馆吃饭喝酒的。他们以前在北京抓捕过我几次,然后大家都变成好朋友了。
   那么,中共特务为什么要包结我们呢?每一个中共特务,都深信中共马上要完蛋了,所以,他们都很佩服那些敢于挑战中共的人,便也都惺惺相惜吧。
   我觉得,中国民主党的党部决议仍然是英明的,那就是,团结一切力量去推翻中共。如果郭大亨想做新中国的新国父,有何不可?我们应该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接纳他,帮助他,拥戴他,令他美梦成真。
   还有,我觉得大家应该体谅他。他刚脱离北京的官场,完全是从一个黑暗的地狱走入了一个光明的天堂,他完全不知道中国的民主斗士是如何奉献和牺牲的。于是,他一下子无法适应海外民运界那种光明磊落的行为规则。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们不是在挑选圣徒,而是在挑选国父。我们要有信心,魏京生和王军涛会监视着他,会把他改造成一个全新的人。
   中国的民主斗士,为了民主事业,牺牲了毕生的时间、精力、金钱、健康、性爱、家庭、幸福。这些牺牲,郭大亨从来闻所未闻,不相信是真的。我们要留出足够的时间来让他慢慢地被我们所感动,从而改变他的人生观。
   郭大亨,现在他还没有完成组建在野党的工作,因此,他仍然不是政治人物,而是商业人物。如此,我就不能公开他的真实姓名了,不然,就是侵犯他的名誉权了。但是,一旦他成为了政治人物,我就会公开点名批评他。民主政制,是需要有人监督的。
   全世界,也只有我在率先鞭笞他。因为,他来自于中国国安部的高层,精通窃听、偷窥、绑架、暗杀等特务技术。大家都怕死,不想惹他。那么,这件苦差事,也最终落到了我的肩上。我会为大家监视着他,严防他时常行差踏错。
   祝福中国。祝福大家。
   
    陈士胜。
    05/17/2017.
    Washington,DC.
(2017/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