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是“辱华案”還是“爆真相"? ]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辱华案”還是“爆真相"?

    蒙納殊大學近日被揭露在試題中出現“醜化中國”的內容。其中一題問:“中國官員何時才會說真話?”正確答案是:“喝醉或者馬虎的時候”。
   
    該試題被大批中國留學生指存在“偏見”。中國駐墨爾本總領事館聞風而動:“立即向校方表達關切,要求調查及認真妥善處理。”校方十九號發表聲明表示:“試題撤回,進一步調查有否更多同類的事件。出題的教師以被停職處分,並對此事‘毫無保留地道歉’。”一些海外中文網站隨即跟進報導:“該試題充滿對中國的偏見,讓當地中國留學生感到震驚甚至憤怒。”
   
    又一個“焚燒中國護照”的版本;又一次華人媒體的“傾巢出動”,又一個領事館的殷殷“關切”。其實,這個試題並不是“辱華案”,而是“爆真相”;這個試題不是“醜化中國”,而是暴露“中共官員”的醜陋。


   
    把政府的權力關進籠子裡,對腐敗官員做髒事說假話的行徑進行曝光,這是全世界媒體(獨裁國家除外)的宗旨。這是媒體的命題,這是媒體的目標,這是媒體的使命。這一點,誰敢說不?誰敢說不?
   
    請問:中國官員能代表中國嗎?
    不能!
    為什麼?
    因為中國官員是用錢買來的,不是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所以不能代表中國。
    中共官員能代表中國嗎?
    不能!
    為什麼?
    中共在蘇俄幫助下,暗通日寇出賣國土,用武力推翻了中華民國。竊國篡權的中共,絕不能代表中國政府。中共的官員,也不能代表中國。
    那什麼是中國的政府?中國的官員?
    13億人民用選票選出的政府代表中国政府;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官員代表中國官員。正因為此,“中國官員何時才能說真話”的試題,不但沒有“醜化中國”,相反,這個試題卻爆光了一個真相:中國官員能說真話嗎?
   
    請問:中國官員能說真話嗎?
    全世界的豬都知道,中國官員不能說真話。當中國餓死幾千萬人時,中國國防部部長彭德懷說了真話,於是等待他的就是死亡;當中共又一次發動政治運動時,黨的總書記胡耀邦說了真話,於是檢討批判加猝死;當中共調動坦克來屠殺人民時,黨的總書記趙紫陽說了真話,於是等待他的是監禁到死。中國官員不能說真話的真相,舉世皆知。所以蒙納殊大學的試題,說出了一個至高無上的命題:說真話。
    說真話!爆真相!
    說真話,爆真相,這是民主國家的奠基石,也是民主國家的立國之本。一個不誠實的總統,下台!一個不誠實的政府,下台!一個不誠實的議員,下台!政府公佈一系列數據必須真憑實據;媒體的核心宗旨就是挖掘真相暴露真相;到福利署辦事,必須說真話;到稅務局報稅,必須說真話;到移民局辦事,必須說真話。作為學校,頒發給學生的文憑是真實的;作為學生,學習的分數也必須是真實。既然澳洲舉國上下對踐行於一個“誠”,為什麼試題談到眾所周知的事實時,蒙納殊學校要對出试题的老師停職?
   
    因為、、、、、、該試題讓當地的中國留學生感到震驚甚至憤怒。
    請問中國的留學生:當三聚氰胺危害中國嬰兒時,你們憤怒了嗎?當汶川地震局測出地震而政府瞞報以致幾十萬生靈塗炭時,你們憤怒了嗎?當中共拘捕維權律師並且酷刑時,你們憤怒了嗎?當公安抓捕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的異議人士時,你們憤怒了嗎?當中國人一個甲子沒有一張選票時,你們憤怒了嗎?當你們的同桌僱傭槍手製造假分數時,你們憤怒了嗎?當你們用父輩的贓款交學費買豪宅時,你們憤怒了嗎?你們遵守澳洲的價值觀嗎?
    一個南海仲裁,你們群情激憤翻江倒海;一個李克強訪澳,你們吃盒飯坐包車拿津貼舞血旗。你們的母國每天每分每秒都在發生慘案,你們憤怒了嗎?你們的憤怒,迎合於中共的大外宣;你們的憤怒,體現了“崛起國”的傲慢;你們的憤怒,配合於極權赤潮的浸淫。你們在李克強訪澳時,居然把澳洲自由的旗幟和中共的血旗縫在一起。好一個“暖風熏的華裔醉,直把澳洲當中國。”
    澳洲外交部文官理查德森最近指出:中共在澳洲從事間諜活動,特別監控中國移民小區,並控制了華文媒體。這一次,又借助華人學生的情緒挑起事端,製造熱點;華人媒體利用“種族偏見”這個籍口大作文章,總領館於是出面殷殷“關切”。
    夠了!夠了!動輒上街抗議,動輒聯名遊行,這樣的鬧劇在澳洲比比皆是。經年累月長期以往,澳洲國將不國,民將不民。澳洲再不警覺,披著“種族主義”外衣的幽靈,將一點點地蠶食澳洲的意識形態。嗚呼!呜呼!
(2017/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