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苏明张健评论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2017-05-19

   

   所谓“一带一路”的这个主张,实质上完全充斥着和反映出的是习近平狂妄的政治野心,可是对于中国大陆的经济则是彻头彻尾的卖国经济。尤其在经济已完全崩溃了的今天,就更是个砸锅卖铁、大家散伙、各找活路的做法。其后果已然显现出来:就业人口失业、无业、至少就业不足,看不到希望、前途的困守现状的普遍情形,当然更是担忧下一代的生存和活路问题。

   民情如此,国旗如此,然而习近平的心和想法却不在于此。他说:“2013年我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时,分别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倡议。三年多来已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响应支持,一带一路的朋友圈正在扩大。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的是,中国人发明的丝绸之路早已今非昔比了。享誉世界的丝绸之路被意大利替代了,日本与西欧国家的瓷器淘汰了中国瓷器。习的这点见识仍停留在一千几百年前,更可笑的是他似乎不知道中国大陆早已是个假冒伪劣毒的大国。况且丝绸之路唐僧取经的故事,中国人或许家喻户晓,但外国人不知道。至于郑和下西洋的史实就更令外国人担忧了:郑和是带兵攻打和入侵东南亚国家,而不是满载丝绸货物下西洋贸易。

   管理国家的政治纲领和主张可以称之为大道。在推行这个大道的全过程中,要出以公心,体现公益、公德、公正。但在经济或贸易领域的主张则提不到大道的高度,不过是个商业道德的有无和高低的问题。中国早就有公买公卖、童叟无欺的商德。而十六两一斤的定规,是以注生的南斗六星和注死的北斗七星、再加上福禄寿三星而规定的。目的是让商人们自我提醒,少给人一两损福,少给二两损禄,少给三两损寿。如果还要少给则是注死。

   民从四业,士农工商。经商虽是末流行业,但商家注重后代读书。读了书的人经商,其道德标准就高,通常被公众称做儒商,且受人信赖和尊敬。共党颠覆传统文化,批判讥讽道德公正,并以身作则地去表现兽性物欲的贪婪劫夺的本能去示范大众,这么多年来又何曾有过天下为公的任何蛛丝马迹?

   权欲的野心是造成一个人狂妄的动力。一个不学无术之徒的政治野心所激发出的愚昧的狂妄言行,则是败家、败祖宗、败国、败民的罪犯。习近平把一带一路称做“世纪工程”,并以他的小见识断定这一世纪工程“将推动需要新动力的世界增长”。然而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6年全球经商环境报告中,中国大陆被排在第84位。在经济与发展组织发布的对外投资限制程度的报告中,中国大陆被排在了倒数第二位上。

   可是政治野心家从来无视现实。对于5月中旬习近平搞的这场不知又花费了多少个亿的一带一路大会,独立学者们批评说,面对国内大规模基础设施的债务高企,经济下滑严重,出口连续疲软,实体经济急待转型,但却不知如何转型,环境全面污染等等状况,习近平应该更侧重于制定他的经济意义。

   有共党官员说一带一路可能是个陷阱,令中国大陆卷入从无效投资到地区争端在内的各种问题。一些国家的民族、宗教矛盾和安全问题应该令中国大陆担心,应停止对他们的投资。有些共党官员还举出了实例说明问题的所在:例如已投资550亿元的中国大陆和巴基斯坦的经济走廊,因为必须穿过印巴之间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已经引发了印度的不满。

   日本的《外交官》也发表评论说,一带一路的实施将会受到沿线国家的民族和宗教的矛盾的影响,乃至政权更迭的不确定性。

   《费加罗报》的评论则是质疑“制定一带一路这个计划的经济意义”,并说“中国的外汇急剧下降,中国大陆政府已推出了限制外币出境的严格措施,令人质疑这个计划的走向。当然,政治意义在于习近平要展示中国在世界的强大,并巩固他的政治地位。”

   《解放报》分析:“68个国家同意与中国进行不同程度的合作,但由于沿途一些国家的经济、政治的不稳定,北京的大笔投资项目可能成为烂尾楼。”

   更多国家的媒体直接点出:“一带一路是中国实现崛起并进而称霸的战略设计。”其实沿途国家的政要甚至国民都看到了这一点。印度不参与一带一路的计划的理由是:“因为主权因素,我们对此严重保留态度。”

   巴基斯坦已经在中巴经济走廊地区增派了一个师的兵力;斯里兰卡已经爆发过一次大规模的民众抗议一带一路的游行。

   共党对斯里兰卡的投资已经损失了200多亿美元;在利比亚损失了300多亿美元;在巴基斯坦、哈萨克所投的1,000亿美元,都面临着恐怖主义的威胁;在委内瑞拉投入的500亿美元,基本上回收无望,另有75亿美元的高铁建设工程已经成了烂尾工程。

   在中东国家投资500亿美元;在非洲国家投入了600亿;在俄罗斯投进了1,000亿美元。从2013年到2016年,习近平政权向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发放了60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到2016年底,共党的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又向沿线国家发放贷款1,100亿美元,同时承诺将继续向沿线的二十二个国家投资3,200亿美元。

   如此倾家荡产的做法,似乎仍不能满足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欲望。这次大会伊始,习就兴奋地宣布将向他成立的“丝路基金”再增加1,000亿美元。这个“丝路基金”可以说是习近平的基金。在成立之初,他就把中国大陆纳税人的钱投进了400亿美元。且不提国人民众是同意还是反对,当宣布新增1,000亿美元给这个基金后,会场上并没有反应出习近平所期待的热烈掌声。

   据不少的报道和评论文章说,两天的会议几乎全是习在说话,就连记者会上也是习一个人在说话,却没有记者提问。但是共党的小兄弟朝鲜的反应却是热烈得很。就在习的这个会议召开的同时,朝鲜再次违反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试射了一枚导弹。据媒体报道,这次的试射居然是成功的,而习政权全然视而不见:既不谴责,也不为小兄弟道贺。这种立场和态度就更加引起国际社会的怀疑和不待见。

   据说此次来参加会议的有29个国家,总人口有14.7亿,占全球人口的20%,年GDP占全球的13.8%。把中国大陆的人口和年GDP加进去,那么总人口可以占到全球的40%,可是总的年GDP却占不到全球的20%。中国大陆的人均GDP在世界排名不过是第140位左右,人均GDP只不过是几千元。

   由于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和动荡,昔日世界加工厂的热闹已经不复存在,工业企业急待转型却又不知向何处转;失业、无业人口占应就业人口的百分之五十,生活在贫困线上下的人口有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之多;尤其房地产业和工业生产的劣质产品的大量积压,占据了巨额资金无法收回和周转。所谓的二、三十年的辉煌强大,让一个原本是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国家,硬是背上了182万亿的国债,各地方政府所背的债务还不计算在内。仅就中央政府的这笔债务,就成了占到人均负债11万元的吓人的高负债率国家。

   在这样的国破民穷的状况下,习近平竟然帮助乌兹别克斯坦100亿美元,去修建一条铁路隧道。这条隧道全长19.2公里,为的是连接国内两个区域之间的铁路,与习的一带一路根本不沾边。难怪网上有文章痛斥习近平“是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中最败家的主子”。

   早在四、五年前,就有独立学者发表评论说,如果在中国大陆实行义务教育和免费医疗保健的话,一年的总开支是8,000万人民币。政府不必煞费苦心地去找这笔钱,仅把胡锦涛或温家宝任何一个家族财产没收充公,就足以使全体国民享受这两项福利达百年之久。现在我们也可以说假如将习近平家族三个多亿美元的资产没收充公,就足以使全体国民享受这两项福利达25年之久。

   中国人几十年来所受的最大的苦难,就是共党体制的无官不贪。现在又上来个宁赠友邦不给家奴的习近平,就更加剧了中国人的苦大仇深了。习上台共送给了外国一万多亿美元,这笔钱折合人民币7万多亿。摊到十七、八亿中国人身上,就是人均4,000块钱。想想饥饱劳碌了一辈子的多少国人同胞,老来领取的退休金或社保金,每月才七、八块钱,十几块钱,几十块钱,一、两百块钱 、、、、、、。 在日新月异的高物价下,老来的生活岂不凄惨?

   不知习近平从哪里学来个“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可能是莎士比亚的书读得太多了,所以自作主张地加上个“也”字,使得中国大陆的社会更加不公不法了。共党坚持极权,反对民主宪政也有它的理由,目的就是为了让盗匪、流氓、痞子之辈,以及大字不识者,肖小之徒,贪污者,腐败者,助纣为劣者,吹牛拍马者,出卖人格灵魂者,不齿于人类者等等的人渣子都能有机会当上党国的大小领导人,借此改变出身,光宗耀祖。殊不想想,三代圣贤的尧也有丹朱这个不肖子,更何况盗匪出身的共党们了。

   极权政体为这群东西提供了出人头地的方便:无论想做官,想当领袖,想伟大,想英明,甚至想当神,想给全国人民当爹等等,都是有渠道可以实现的。不同于正常的普通人,为人行事上首先要考虑到国与家的利益,民族与人民的福利,人的价值理念,个人的道义,良知,灵魂和感情等等。

   毛泽东当政二十七年,把中国人活活整死、饿死上亿的人,于是自我与伟大得不得了,又想当太阳,还想当世界的太阳。在当时的十亿人口中,被它弄死了十分之一。即便它有雄才大略,堪当世界领袖,这个世界有没有这个胆量,让一个杀人狂的魔头去领导呢?

   习近平步毛的后尘,也想当太阳,也想去领导世界。可是毛、习都忘了的是,得要把国家治理得海晏河清,人民生活得富足,政治社会环境清平,国民无忧无虑,普遍认为这个政权是个为民服务和谋利的好政权,然后再考虑世界领袖这个职位。

   个人的欲望和野心也有受人尊重的价值在内,但要获得多数民众的认可和支持。国内民众怨声载道,民愤沸腾,无以聊生,政权已如人人喊打的老鼠。这个鼠王却想买通世界,去做世界鼠头,岂不是用心左矣。

   家不齐想去治国,国治不好又想去平天下。斯大林、毛泽东、卡扎菲、金家祖孙三代都是这种疯子,现在又加上个习近平。或许中华民族该遭这一劫。或许是天意,其实是民意。但盼这一劫快些过去。难道真要等到习近平败光了祖先留下的家当,撒尽了国人们血汗挣来的钱,这个劫才算过去吗?

(2017/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